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寂殷]執傘,偕行
寂寞侯是有味道的美人
俺對他還是有愛地……

俺對寂殷是更加有愛地~~~

不過感覺這對一般不會HE

沒有歡快感啊淚……

----------------------------------

淒狸暗夜,細雨無聲,寂寞侯慢步前行,愁眉依然深鎖,腳步卻是輕鬆。

他原以為鬼不過是一團透明的東西,沒有溫度,什麼也感覺不到。但他發現他錯了,雨水不斷從臉龐滑落,他只感覺很冷。

自己曾無數次猜想此時情景,親臨其境時才發現相異之處。
不過倒也大同小異,無多差別。
想到如此,寂寞侯輕笑一聲,盡情於清冷夜色之中。






行不多時,一抹紅黃身影突然出現。

那人坐在一塊山石之上,手中撐著油傘,隨意靠在肩頭,頭微微垂著,似乎在等待什麼。

腦中用慣常的思維模式猜想一切可能,然轉念坦然,寂寞侯靜靜走上,離近之時,油傘微抬,人影也緩緩站起。

“寂寞侯?吾等你很久了。”

確是昔日法門教祖殷末簫無錯。

“教祖,為何等吾?”

殷末簫一邊走到寂寞侯身旁,舉傘罩上兩人,一邊回道:“還有些時日,便想見見能有天下止武之目標的無敵智者。”

“咳……無敵?這樣的形容配上這樣的場景,真是引人不勝唏噓啊。哈哈……”

教祖抬步,寂寞侯便也同行。

“那麼,看過之後有什麼感覺?是不是很失望。”

“非也。說實話,與我想象中十分相似。”

“哦?教祖想象中的寂寞侯,生作什麼模樣?”

“吾只是想……應是寂寞一生吧。”

寂寞侯習慣性的捂著嘴,不是咳,而是輕笑數聲。

“難怪教祖會如此肯定的認出吾。哈哈哈……”

“確實。見到你,吾便見到了答案。”

“何種答案?”

“現在咯。”

兩人同笑,雨水順著傘面滾落,再打不濕白衣絲毫。

“教祖,你的死,寂寞侯並非毫無關係。”

“立場不同,怨不得他人。”

“哈……教祖果然一向如此。”

“若你亡於吾手,此時會在意嗎?”

“哈哈哈……”

紅白並行,徐緩悠然,塵埃儘落過後,是難得的寧靜愜意。


“行完這條路,再無法回頭,寂寞侯可有未盡之事?”

“铡龑功成,皇朝覆滅,寂寞侯已無掛礙。”

“天下止武之目標呢?”

“教祖希望寂寞侯承認失敗嗎。”

“非也,那已經毫無意義。”

“咳……確實,倒是吾狹隘了。哈哈哈……”

“太平盛世,江湖平靖,原只是可望不可及的美好理想,你吾身處漩流,為各自理想不遺餘力,這便足夠了。”

“咳……這可有違教祖往常之言呀。”

“哈,現在開始瞭解,尤未晚也。”

“呵呵……說的也是。”


“教祖心中,可還有牽掛?”

雙手負後,寂寞侯眼轉身側。

“法門雖亡,小女帶領殘餘門人鑽研經典,傳揚法學,從此避開江湖紛爭,安穩度日,亦不失為圓滿。”

“但那畢竟有違教祖心願。”

“眾門人因吾而亡,這心願尤應隨吾一同離開。吾所重者,乃在法學,在以法解民之疾苦。”

“咳……教祖還是習慣將一切責任歸於自己啊。”

“哈……事實如此。”

“那無名呢?此人應是教祖最為牽掛之人吧。”

“無名啊……”

殷末簫抬首望向遠方,深吸一口氣,緩緩呼出而又回轉。

“他有他的選擇,也有他的路要走。無論他選擇為何,吾都尊重且為之祝福。”

“能遇上教祖,真乃無名之幸。”

“哈……如果沒有立場對立,能遇上寂寞侯,殷末簫也深感幸運。”

“寂寞侯亦相同。”

兩人對視一笑,繼續前行。

“六禍蒼龍呢?吾以為你們仍有君臣之情。”

“不是所有的人都與教祖同樣看重感情。六禍蒼龍啊……可以說打一開始,我們便是互相利用的關係。”

“吾卻以為寂寞侯曾希望成為第二個誠心輔佐劉備光耀漢室的諸葛孔明。”

“曾經希望嗎……哈,極目冷眼笑蒼雲,寂寞一生傲天穹啊。”

“可歎臥龍居之名。”

“教祖可是欲解寂寞侯之寂寞?”

“……哈……”


“說起來,吾設想過你的諸多結果,卻怎樣也料想不到你竟然會選擇如此。”

“咳,咳咳……吾沉屙已久,皇龍計殺傷體更重,本也時日無多。況且三口劍因吾而亡,吾該給月神一個交代。”

“令人哀傷的結果。”

殷末簫閉目搖頭。

“教祖,你該希望寂寞侯儘早伏誅才對呀。”

“就算如此,吾仍感到惋惜。”

“……因何?”

“本意相同,只是手段太過極端。如果當初有其他選擇……”

“教祖,寂寞侯尤寂寞侯也。”

“哈……說的也是……”

道路泥濘,二人翩然而行,不染半分塵污。


“吾本以為人死之後,會鐵鏈加身,鬼役壓行,尤其吾滿身罪惡,想不到卻是這般悠然自得。”

“是呀,還記得以前,芊妘芊嫿幼時,總喜歡讓吾給他們講牛頭馬面,地獄閻羅,現在想起,恍如隔世。”

“但也只有這一時了啊。”

“嗯……”

殷末簫偏頭,展開笑容。

“寂寞侯,若有來世,你想做什麼?”

“這……咳……來世……若有來世,吾至少不會血洗神州了吧。哈哈……”

苦笑兩聲,寂寞侯看向身旁。

“教祖呢?若有來世,教祖會做什麼?”

“吾嘛……”

轉回前方,殷末簫撫了撫鬍子,臉上是暖暖笑意。

“應該還是會修習法理吧,畢竟法學是吾之摯愛,若靈魂不變,吾對法學的追求就不會改變。”

“然後繼續定紛止爭嗎?”

“哈哈~也許下一世,殷末簫只是一名教書先生。”

“做一名教書先生,簡單生活,亦或是逍遙山水,遊歷錦繡山河,也未嘗不可呀。”

“哦?寂寞侯曾想過這樣的生活?”

“咳……又有哪一個江湖人沒想過這樣的生活。”

“說的也是……”

殷末簫回憶著他的一生,想起他牽掛的人們,嘴角掛著彎彎的弧度。

“只是我們都沒這樣選擇。”

“咳……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又有多少人能真正放下。”

“至少你吾皆不後悔。”

“哈,寂寞侯從不做後悔之事。”

“吾看,寂寞侯來世就算不會血洗神州,也依然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哈哈哈……教祖讚謬了。”

寂寞侯閉目沉思,片刻之後,綿細聲音再出。

“來世若有機會,寂寞侯一定傾聽教祖宣講法理。”

“寂寞侯當真玩弄人心於鼓掌嗎?”

“咳……也許吧。”

“那……若有來世,殷末簫願與寂寞侯交個朋友。”

“不怕遭吾算計?”

“怕呀,要是算不過,也只有認栽了。”

“世間一切皆可算計,吾連自己的死法都算計了,教祖竟然……”

“所以。”第一次打斷對方,殷末簫看著前方漆黑深淵,沉緩音調徐徐而出。

“所以,來世作為朋友的吾,會好好管教你。”

“吾當珍惜萬分。”

“哈哈……寂寞侯尤寂寞侯也。”


一路行走,雨勢漸大,雨水擊打油傘的聲音也漸漸分明急湊。殷末簫單手舉傘,亦感到所受力量逐漸增多。

“換吾撐傘吧。”

寂寞侯站定,伸出手。

“欸?”

“吾這一生甚少真正為別人做什麼,也許,這是最後一次機會。”

殷末簫微笑著點了點頭,將傘交到寂寞侯手上。
寂寞侯撐起傘,更挨近殷末簫一些,左右觀視,確認完全罩上兩人後,複再起步。

“什麼時候你累了,再換吾來撐。”

殷末簫看過寂寞侯,單手負後,行走落足,節奏與身旁別無二致。

“咳……好啊,吾絕不會客氣。”


越趨朦朧的油傘,越趨朦朧的兩人。
緊挨的身影,一路談笑天地,執傘偕行。




全文完
單篇完結 | 07:48:48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