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無殷]我的愛人——章二
終於……終於……終於啊啊啊啊!!!!!

真不容易……

哎呀……

教祖你應該保佑我讓我快點產嘛…………………………

咳……


-----------------------------------



章二


一所房間,一台攝影機,一名導演,一個帶著手銬的男人。

到現在,也沒必要再有什麼防護措施,最瘋狂的一夜後,殷末簫再沒抵抗過,因此拍攝時不再有持槍警戒的保鏢,拍攝時也允許將他的手銬取下。

幾名男人進入房間,走到床邊向在發呆的殷末簫打招呼。
這些人在一開始對這名被稱之為“用身體抵押欠款”的傢伙毫不留情,幾乎是與虐待無異,但在交往過一段時日後,也許是良心發現,能混過導演的眼睛時他們也儘量讓殷末簫不至於太受傷害。

“在想什麼呢,阿南?”其中一名壯漢問道。

“嗯?”殷末簫恍過神,擠出一絲微笑,將身上的浴巾又裹緊了些。“呵……沒什麼……”

這些被雇傭來的人與導演並不知道殷末簫的真實身份,加上他本人在被抓來後被強制的剃掉短鬚,留長軟髮,剛毅姿態又被消磨殆盡,也確實與深存公眾心目中最高法官的形象有所偏差。
最重要的是,既為最高法官,既是殷末簫,又怎會淪落至此,又怎會在一群男人的輪姦之下射精高潮呢。

對於即將來臨的事情,殷末簫已經麻痹。他安靜坐著,腦中閃過許多畫面。
幾乎每一個畫面都與一名男子有關,也是最高法官會淪落至此的原因——無名。

二十多年前的警局,一個衣衫破爛的小男孩因為偷竊被捕。當警察拖著不斷掙扎的他前往臨時監獄時,一名青年突然自接待室走出,攔下警察,問及男孩所犯為何。在知道這個孩子是因為太過饑餓而試圖偷一塊麵包後,這名看起來還是高中生的青年進入局長辦公室,三言兩語後便讓那孩子重獲自由。

那是十六歲的殷末簫。在其他同齡人還在忙於考試與戀愛時,他的人際圈裏已經出現諸如警察局局長,議員,執法代表和市長這樣的名字。

那是也不知自己是幾歲的無名,他不知自己來自哪裡,將要去何方。為了活下去,他乞討,盜竊,加入偷盜集團,為販毒者跑腿,哪怕最低下最卑賤的工作他也做過。這不是他第一次被抓,只是這次他將被送進監獄而不是挨一頓毒打了事。他不懂那對他而言意味著什麼,他只知一位有著溫暖笑容的青年給了他自由,也許,那時的他並不瞭解,那位青年亦給了他光明。

殷末簫安排那個小男孩進入孤兒院,並賜他名暫為無名,直到有人收養再更改。之後,除了一年一次的捐款外,他再沒想起那孩子。

得名為無名的孩子漸漸長大,他知道那位青年叫殷末簫,知道他在向最高法官的位置邁進。自此,他的生活全圍繞殷末簫展開。為了殷末簫,他研修法律;為了殷末簫,他收集關於他的所有新聞製作剪報;為了殷末簫,他進入司法廳工作;為了殷末簫,他最終成為最高法官的第一秘書。

男孩成為男人,多年以後,他成為他今生唯一目標的左膀右臂,近在咫尺的距離,卻更是刻骨折磨。

又一個多年以後,是夜,殷末簫回辦公室取東西,推門而入的瞬間,所見是無名坐在他的辦公椅上,緊緊抱著他的大衣,一手按在褲內,呼吸粗重的念著他的名字。
他們都喊出彼此名字,都在腦中回憶彼此身影。看著那張羞愧痛苦的臉,殷末簫想起了,想起了那個男孩,想起了他所賜予的名字,想起了那男孩對他渴望的目光。

許多個多年以後。
無名小心翼翼到過分,工作上不出任何錯誤,所為只是殷末簫不驅趕他,只為他能依然是最高法官的第一秘書,依然能時時刻刻守護在他的唯一身邊。每一個多年以後,殷末簫都會稍有改變,這是無名的希望。然後,在許多個多年以後,殷末簫自抗拒轉為默許,轉為接受,走過誤解,猜忌,痛苦,憂傷,又再走過許多個多年以後,在最高法官的形象幾乎深刻於每一位公民心底之後,他們成為了戀人。

導演進入房間,聚光燈被打開,耀眼白光照映在殷末簫回憶的面容上。

“阿南,工作了哦,你好好努力我們也好早點收工。”

殷末簫微微轉頭看了下導演,然後躺上床,將浴衣扔到一邊,赤身裸體的擺出一些撩人的姿勢。

他不想,也不能放棄。因為太難,他們之間太難了。
他還什麼也沒有做,他還沒回報他的愛,他還沒說出……我也愛你……

照過相片之後是正式開拍,之前進入的那些男子脫下衣服,來到床邊,準備好只等導演一聲令下。

然而那一聲開拍還沒喊出,房門突然被踢開,一名男子進入房間,巡視過後直接來到床前,看向殷末簫。

“喂,你叫什麼名字?”

男子一頭垂直灰髮,額前兩縷細長流絲因屋內突然流通的空氣而微微飄動,腦後長髮被系為一條馬尾,身上所穿是黑色皮衣,腰間別有武器,看上去十分兇悍。

看著那雙盯視自己的暗紅眼瞳,殷末簫只覺肺中氧氣全被抽空,很久之後,他才喃喃念出:“你……你……你是無名……是無名嗎?真的是……無名嗎?你沒死……你沒死……”說著,兩行熱淚瞬時下落。

而灰髮男子絲毫不為所動,依然是淡漠面容,生硬語氣:“我當然是無名,我在問你名字,回答我!”

一時間殷末簫什麼也聽不到,他怔怔看著,用手捂住嘴,以免哽咽聲漏出。

“喂!你小子怎麼回事啊?我們在拍戲你知不知道!”這邊導演可是急了,生氣大喊起來,“阿南,你和他認識?快把這個人趕走!”

男子聽見,不發一言,撿起地上浴巾將殷末簫包了個嚴實,包完抱起人便走。

“這個人我要了。”

“靠!你他媽的到底是誰啊!老子是紫耀的導演你知不知道!惹我你他媽的找死!”

這邊導演發火怒喊,那邊人早沒影了。幾秒鐘之後,寂寞侯快步走入房間,詢問男人行蹤。

“我怎麼知道!那小子抱著阿南就走,說什麼這個人我要了。靠!他當他是誰啊!?”

寂寞侯緊鎖眉頭,不禁又咳數聲,“那人是無名,是直屬六禍的第一殺手,好了,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你們拍的也足夠了,我會轉告六禍,去領錢收工吧。”

導演還在低聲咒駡,寂寞侯趕緊追到大樓外,正好看到無名將被浴巾緊裹的殷末簫塞進車,關上車門。

“無名!你在幹什麼!?”

聽到呼喊,無名轉過身,看到追趕而來的寂寞侯。

“無名,你這樣太魯莽了!”

在對方走上之前,無名進入車內,將車發動,“唯有他,我不可能妥協。”說完,車子行駛。

寂寞侯看著車子駛遠,又是一陣咳。




待續
我的愛人 | 05:27:22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