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孤憶夜店(副標:衝啊!霹靂倒貼團!)——章四十
哎呀……想不到呀……

如果是想寫的話……

也是很快的麽~

嗯嗯嗯~~~

這章還是很快地地地~~~

米有大糾結~還好還好~~~~~~

哈哈哈哈哈~~~~~~~~~~~~~~~~~

-----------------------------------



章四十


蒼只是彈琴。

屋內有血腥氣,一時難以除盡,談無欲點了香爐,放到琴邊。

香爐是古式銅質的,閻魔旱魃知道談無欲喜歡這類物件,特意去古貨市場淘來送他,花錢是小,關鍵是讓對這些老式東西一竊不通的總裁先生沒少費心思。

香爐放上後,白煙繚繞,更顯彈琴之人的優雅脫俗,也令他說出今日的第一個句子。

“這香爐與我慣用的那隻很像。”

談無欲看過去,蒼還是微微笑著,看不出心思,但也不知為什麼,這樣一句話竟讓他一直緊繃的心有所和緩。

與之前同樣,談無欲給蒼沏好一杯茶,放在他可以拿到也不至於感覺礙事的地方,然後坐到對面隨便拿本書閱讀。

就這樣一個彈琴一個看書,自做自事的過了許久。

期間談無欲想,這些琴曲該是蒼自創而成,因為它們雖曲調迥然,但卻通向相同終點。

幾曲輪換,蒼用一點斷音作結,收指沉弦,抬起頭來。

“月才子,你的書似乎沒怎麼翻過頁。”

談無欲又再看過去,突然很想打人。

“弦首妙音,要忽略實是不可能。”

“月才子過讚了。”蒼禮貌性額首,隨後說道,“既肯定,何不隨意欣賞?”

談無欲搖了搖頭,“我不能。”

兩人對視,談無欲思慮少時,還是開口:“弦首,請恕我冒昧……”

“既是冒昧便不該繼續。”沒等對方說完,清冷音調便阻斷可能。

談無欲不是沒想過這種結果,只是複沉默對視,看蒼依然微微笑著,他就非常非常想打人。不是走拳路行劍式的打,而是扔磚頭砸酒瓶的打。

感覺臉皮發酸,談無欲乾脆起身把書收了,準備審核文件。然電腦剛開啟,手機卻響了。他趕緊拿起手機,看到來電顯示是劍子先生。

幾分鐘後,蒼看到談無欲欲問詢的神色,微笑道:“有事便去吧,不用顧及我。如果是今日便回,我可保證在你回來前不會離開506。”

談無欲想了又想,最後還是換了衣服,囑咐劍雪一些事情後走了。

幾個月前閻魔旱魃給談無欲買了一輛車,固定停在孤憶停車場。路途上談無欲先是打電話給慕少艾,得知無殷被風老闆接走,暫住其處,然後打電話給紫宮太一,確定這幾日情況,最後他打給龍宿。


療養樓前的花園有一大片草坪,不少病人在這裏散步休息。

在其中一處,一個身穿紅衣的小女孩蹲在地上,用雜草撥弄螞蟻玩耍,離她不遠有一架輪椅,輪椅上坐著一名閉目休息的男人。

男人原是一頭粗硬短髮,現在長了許多,臉上還帶著些鬍渣,搭配大號病服,顯出很是鬆散模樣。但如果看過其眉間,便知此人剛正性格,而在小女孩起身後,男人睜開雙眼,堅毅正氣瞬時罩身,鬆散之態全無。

“傲笑紅塵。”

“談無欲。”

他們用很低的聲音念出彼此名字,仿佛是念給自己。

“呀呀,呀……漂亮的……漂亮的叔叔……”小女孩很高興,跑過去睜著一雙大眼睛使勁瞧談無欲。

談無欲低下身子,溫和笑著,摸了摸女孩的頭,“你就是小紅吧,你好呀。”

被叫做小紅的孩子大大的“嗯”了一聲,她感覺到撫摸她的手很溫暖,讓她身心都舒服起來。

談無欲把懷中花束遞給她,“替我把這束花送給他好嗎?”

孩子又大大的“嗯”了一聲,小心翼翼的捧著花束,走到輪椅前,將之遞上。

在花束被送到眼前後,傲笑紅塵的目光自談無欲轉至那一團白色。

“卡薩布蘭卡。”有些驚訝的,雙手接過花束,其後同樣撫摸小紅的頭,讓她去旁邊玩耍,傲笑紅塵看回眼前,慢慢說道,“卡薩布蘭卡的花語是偉大的愛。”

“嗯……”越過那三米間隔,談無欲走到傲笑紅塵身前,他沒有笑,而是一貫抿著嘴的冷然模樣,風吹起純白禮服的下擺,吹散臂彎中那束卡薩布蘭卡的淡淡甜香,牽引他們共同刻印的記憶。

傲笑紅塵問著,“談無欲,現在你……有愛了嗎?”

手指繞起被風吹亂的流絲,他已然用微笑作答。
純粹,自然。

傲笑紅塵真正釋然了。
他沒有想到,多年以後,他會看到月才子的笑。他更沒有想到,他曾經的宿敵竟然這般美麗。

“這……”沒想到傲笑紅塵居然會問出這種問題,談無欲略低下頭,聲音更小了,“我想……也許……有吧……”

自花束中取下一枝卡薩布蘭卡,傲笑紅塵將它舉到談無欲眼下。

“嗯?給我的?”

傲笑紅塵“嗯”了一聲。

談無欲收下那枝卡薩布蘭卡,更燦爛了笑容。

卡薩布蘭卡的含義——幸福。

然後他們又聊了很久,談無欲祝賀手術成功,傲笑紅塵說起劍子與佛劍一同排解龍宿之事,然後他們說起天外方界,說起方界六弦,說起愁月,說起無忌,說起八陣灘,說起很多很多曾經,並最終在卡薩布蘭卡的花香下回到現在。

小紅很喜歡談無欲,談無欲臨走前她拉住她“漂亮叔叔”的袖子,含混不清的說著“再來看,看小紅,看他……”

開車回孤憶的路上,腦中仍不免有畫面流轉,然心中大結得解,談無欲只感無比輕鬆。
他想和他的朋友們熱鬧一番,卻想到蒼,便無法真正高興起來,只是一聲歎息,急急趕回。
孤憶夜店 | 23:02:54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