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談無欲二十周年賀文——似是故人來
拖了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啊……

當然沒有其它的拖的久……ORZ

唉……

為毛我就是更的這麼慢…………………………

是說……補上個談談生日快樂……

現在的霹靂就是狗血+收人……
乃再出要謹慎啊啊啊!!!

----------------------------------


上部


為了與幾位好友的火鍋之約,閒到無聊時號昆侖便會離開昆侖山,於尋美食之名順便溜達雲遊。

今年之行已達到目的,三百年一結的加納果便在袖中。時逢滂沱大雨,恰山頂有一野湖,湖雖小,卻有許多蓮花生得,號昆侖看准一片荷葉,取了竟也足以遮身擋雨,便不急化光飛回昆侖山,乾脆以葉為傘,恣意而行。

至半山腰時,雨勢有增無減,一片單薄荷葉必是抵擋不住。號昆侖本想就此收步,可心中飄來莫名思緒,抬頭觀雲,唯滿目烏黑混沌,便撫過銀白長鬍,用內力護住荷葉,仍繼續前行。

不多時,前方似乎有一條倒臥的人影,號昆侖上前觀瞧,那人靠著碎石,頭顱低垂,滿身泥濘,一頭銀白長髮幾乎全被污泥蓋住,衣袍破碎,應是被山賊洗劫,還挨了頓打,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泥水橫流。

“朋友,吾知道附近有山洞可以避雨。”

號昆侖靠近他,伸出手想給予幫助,誰知待白袍進入那人視線,一臂突然甩起,泥水頓時飛濺。

“滾!”

以號昆侖的功力,無論擋下還是躲開泥水皆是輕易之舉,但他不擋也不躲,欣然接受。其實那人的情況,他一眼便看出了。曾在武學頂峰,如今功體儘廢,被山賊羞辱之後又遇暴雨,會有這般行為也不奇怪。再次舉目觀雲,只見混沌未開,卻有絲縷光明若隱若現,號昆侖細細觀察那人,又撫撫長鬍,笑容即生。

過了半晌,人緩緩抬起頭,透過雜亂污髮,看到一片荷葉於他上方,擋下冰冷雨水,而為其撐葉的老者正慈祥笑著,沒有同情,非是憐憫,不過隨緣而至。
頭顱再次垂下,已堅持太久的身心終於崩毀。只是這次,他倒在溫暖懷抱中。


中部


談無欲覺得他睡了很久,也很久沒有睡得這樣安穩。

幽幽醒來,入目是極簡單的農舍。身上所穿已經換過,還可感到作為新衣的粗硬。撩開被子勉力起身,便見加上綿長銀髮,一身雪白的自己。

扶著床沿試走出幾步,卻腳下發軟連站立也不得,待連連撞上地上雜物後,木門開啟,一名老者進入,手裏還捧著半個南瓜。

“正好你醒了,喝些南瓜粥吧。”

談無欲可不管什麼南瓜或者南瓜粥,他奮力坐回床上,用全部餘力警戒來人,並厲聲質問老者身份目的。

號昆侖還是笑眯眯的樣子,悠悠回答說這是昆侖山,吾名叫號昆侖,你身在此地很安全,吾帶你回來療傷只是因為你吾二人有緣。說完轉身出去,再回來時手上多了兩碗粥。

談無欲當然不能滿意這種答案,當時他對幫助的觀點是必有利圖,像這般因為什麼有緣就拉個麻煩回家的事情簡直就是天方夜譚。眼見老者把其中一碗粥放到他身前,然後坐到一旁喝起另一碗粥的時候,談無欲是把什麼結果都想到了,不能不說是天馬行空。等人喝完出去,談無欲瞅瞅那碗南瓜粥,心想吾就看你到底是耍什麼花樣,反正如今的吾也毫無利益可圖,便豁出去吧。

這樣想,談無欲便喝了那碗南瓜粥,亦在昆侖山住了下來。


一開始談無欲就像受傷的烈性野貓,對號昆侖的關心溫暖皆用尖牙利爪擋回去,沒准還得讓對方帶上點傷痕,但號昆侖對這樣的回應毫不在意,談無欲覺得這個看似閒散的老者好似看穿他這隻野貓的心思性子,總也溫溫暖暖悠悠淡淡的,冷眼冷語沒關係,抗拒戒備也沒關係,反正他總能用耐心與笑容化解。

如號昆侖預想的,一段時日後談無欲漸漸放下戒心,也漸漸的不再冷語相向,小野貓不再炸毛,更後來甚至能主動伸出爪子讓老者換藥觸摸。

談無欲的臉皮極薄,面對號昆侖無微不至的關懷照顧與有意無意的開解,漸漸他也不好意思再冰冷相對,等昆侖山上的花草盛了敗敗了盛反復不知多少輪後,小野貓和閒散老頭成了彼此心中重要的家人。

號昆侖與談無欲的生活方式很簡單。一開始談無欲傷重行動不便,號昆侖一日三餐按時送上,外加藥草補品不嫌多的吃著,剩下就是幾乎與自說自話無異的聊天。後來傷好了,不管人有無生氣,好歹是能活動,號昆侖依然一日三餐按時送上,補品升級為修復功體之藥,並且有時他會交代一些諸如剝豆澆花的輕活讓談無欲幹。再後來人有了正常的生氣,能撅嘴哼哼,能講往事調侃了,做飯變成輪流加合作式,號昆侖開始往外跑,這名山那仙洞的溜達,每每所謂的飯後溜神結束,他都會帶回極珍貴的精進功體的藥物。到名山仙洞跑了差不多,他重撿起放下不知幾百年的煉丹術,弄得很長一段時間昆侖山都飄著煉藥香。

談無欲不是傻子,或者說本不愚昧的人在愚昧之後只會更加聰慧,不過開悟為界。
他知道號昆侖一趟趟出山是為什麼,他知道聊天時那些似乎不著邊際的話語暗藏何意,他知道衣間繡有兩儀圖案的老者不時吟唱的非是雜言小調,他知道那套被戲稱為老年版康康舞的動作裏所含為何。
其實他都知道。四季變遷,日升月落,在那一次次起落之後,烏雲早已散盡,月華早已耀潔。然他同樣知道,他心中有結,此結非靠一己之力可解。


下部


一日雲淡風輕,談無欲坐在樹下剝豆,過不多時突來冷風撲面,談無欲心中頓生熟悉之感,瞬間抬頭,只見前方走來一道人影,初時模糊,惟有紅光圍繞依稀可見,待人影走近至身前,談無欲看清人,驚得手中蔬菜落地,出口驚呼。

“素還真!”

“哎呀師弟,原來你在這裏,可讓劣者好找。”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

毫不誇張的說,素還真就是化成灰談無欲也認得。所以看著這個血污滿面,衣衫碎紅,亂髮浸血的素還真,談無欲很快就從驚訝轉為疑惑,最後眼神中乾脆寫出“你什麼意思”。

素還真大大一笑,像極了小時候每每捉弄完談無欲後得意的笑容。

“我死了。”

談無欲一邊怒吼你居然來消遣我一邊如兒時一般伸手去掐那張圓潤臉龐,卻什麼也沒摸到。

素還真喜歡看談無欲被自己捉弄之後氣急敗壞的可愛模樣,可很不喜歡對方仇恨自己或因自己而傷心的樣子,於是他趕緊補上句“之後還活呢”。

談無欲撇嘴,使特大勁哼哼以示不屑。
人來得唐突,本來他們皆有許多話要向對方講,但談無欲輕易講不出,素還真趕著複生,連沉默以沉澱的時間也無。

“賢弟,劣者被欺負得好苦。”這樣說著,浴血身影更加暗淡,“得日月之名時即約定各掌半邊天,劣者從不敢或忘,但求賢弟亦未違約矣。”

談無欲有點咬牙切齒,有點心安氣沉,那些沒說出的言語化成一聲歎,再相望仍是琉璃明目,純粹依然。

素還真笑了,他好好看了看談無欲,淺淡身影隨之消散。

即有萬語千言,對他們來說,一個眼神足以。


日沉之前號昆侖歸來,臉上透著喜悅,五百年一結且一結只得一粒的乘仙果總算摘得,此果性溫和,屬陰,與談無欲功體最是相合。時前號昆侖觀察,談無欲熬粥時腕上動作顯示其已領悟太極心法至少七成,連腿腳招式也頗有幾分得道,如今有乘仙果做引,佐以自煉藥丹,便可為修復內力打下堅固基礎,爾後積聚,分分扎實,時時精進。

踏步向內走,無人相迎,號昆侖心中蹊蹺,暗暗警戒。待走到院後,身子頓時停住。看過少時,人靜靜走開,慈祥笑顏更顯歡喜。

籃子裏裝著剝好的豆,菜葉攤開,談無欲靠著樹,睡得正香。
夢中他見到一名衣著簡單黃衫的孩童,也是由遠及近走來,提著細長鳳眉,睜大一雙圓眼,怔怔看著他。

夢短,不過一瞬,然談無欲的嘴角自來到昆侖山後第一次微微含笑。
心結非是心結,而是一條牽引的線。

輕風吹送,嫩翠鼓鳴,銀白作架,香眠隔世。


慢慢醒來,談無欲便又聞到一股煉藥香。起身去往煉丹之地,見號昆侖正催動內力煉製,談無欲停步頓身,於後方靜等,不敢驚擾。

等號昆侖收勢轉身,撫撫鬍子笑笑,談無欲才緩步走上,躬身行禮。

雖然情分到了,但談無欲不可能真叫號昆侖爺爺,更不可能是義父,幾季流轉,他才磨開面子,叫出前輩。

“前輩,談無欲感謝您再造之恩。”

號昆侖呵呵笑,又撫撫鬍子,慢悠悠道:“吾離山之間可有奇事?”

談無欲抬頭看著老爺子,欣然接受對方的幽默。

“吾遇到故人,蒙垢時久,吾以為吾失去他了,幸而得見,還是相同模樣。”

“哦哦……”號昆侖繼續呵呵笑,繼續撫他的鬍子,只是這次更加心滿意足。

“前輩,談無欲感謝您不吝相教,在下想就此明正求學。”

號昆侖請談無欲起身,又拍了拍他的肩膀,笑著說:“不急,你悟性極高,單憑領悟就學得七成。先吃藥,吃完藥吾來驗招,看看你的拳腳如何。”

談無欲開始正式修習,也開始關心武林動向。
到後來日月才子合敗地理司,一蓮托生品破聖蹤陰謀,力抗魔界等等,月才子複又聲名鵲起,然談無欲對此並不看重,他所重者,是故人失而復得,是謂返璞歸真。




全文完
單篇完結 | 12:24:36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