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終點——章五
這章是個神奇的產物
之所以神奇是因為它在被產生時的環境

這麼複雜的環境,它居然還真出現了……

神奇……強大……

我都佩服自己啊………………


-------------------------------------



章五


越入冬人們便越難離床,連軒轅城主亦是。沒有急重城務的時候,知道總管馮德會料理好一切,軒轅嘯月也就不急著起來,比平日多睡些時刻。

與夫君不同,尹莲翩出身武門,做事隨性,加上沒有城務掌管,莫說睡覺是想睡到幾時便睡到幾時,就連她這一生,也是想怎樣便怎樣了。

“嘯,嘯!真是越來越懶啦,快起來!”

軒轅嘯月已經醒了,只是還不想離開暖被,這下被妻子一喊,他也只能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看向十足活力的愛妻。

“我都在市集溜一圈了你怎麼還在睡,起來啦,我有好消息告訴你。”

軒轅嘯月溫柔笑著,用肘支起前身,隨便道:“什麼好消息?”

尹莲翩也學軒轅嘯月的樣子,以肘支床,離近人,壓低聲音,故作神秘道:“靜雪派人通報,說他們最多再有半日就到了。”見丈夫還沒聚起精神,尹莲翩哈哈大笑,一下子聲音極是清脆,“兒子和小三就要回來了,還不下床準備迎接呀,呵!”

神是完全醒了,軒轅嘯月卻沒有妻子那般興奮,只有柔和笑容轉瞬即逝。

“也是時候了……”

“什麼是時候了,你無所謂,我可是很擔心靜雪呀,擔心這個擔心那個的。”

“他需要歷練。”軒轅嘯月起身穿衣,“我不擔心是因為他的武功不弱,就算不是一流,也是二流上等,一般竊賊足以對付。”

“是是是,你不擔心你不擔心,那不擔心還不想念麽?”一邊說著,尹莲翩一邊服侍丈夫換衣洗漱,“兒子我是天天想,小三麽,以前天天在眼前晃悠,走了還真有點不習慣。還有蘭和千影,都是很好的孩子。要是條件允許,還是按靜雪說的,讓他們在軒轅城定居下才好。喂!我說了半天,你聽著沒呀?”

“嗯?”軒轅嘯月將毛巾遞給妻子,“什麼?”

“你到底醒了沒?”尹莲翩撅嘴。

“嗯,聽著。”如往日一般,軒轅嘯月走到窗邊,推開窗,冷風夾雜寒氣很快將他臉上剩餘的水汽吹乾,使難得紅潤的臉龐單薄了顏色。“靜雪說希望小三在軒轅城定居?”

知道丈夫的習慣,尹莲翩逕自收拾。“閒聊時提過,不過只是個想法,沒有幾分認真。”

“是麽……”

城還是同樣的城,軒轅嘯月淡淡望著。所有人都說軒轅城變了,在城主大人的帶領下變得越來越富庶強盛,然而在軒轅嘯月眼中,城還是那座城,與他的父親軒轅風息掌管時,與大戰過後百廢待興時,與自己於十二歲成為城主時沒有區別。

“小三是什麼反應?”

“他呀,也知道靜雪沒有認真,玩笑似的說看這次收益如何,要是大賺,他就在城裏住下,設分號,一地收貨一地周轉,倒真是方便。”

“是麽……”

“是呀是呀!真是的,當初還說什麼不要他們過分親密,結果天天綁在一起,看著真誰也離不開誰似的,這靜雪也不知是聰明還是什麼,一個結義就堵了所有人的嘴,又看不出什麼超過的事,就連我們也不好干涉。我可是想開了,若他們真要在一起我也認了,反正小三乖巧可愛,對我們又恭敬孝順,身為京城首富也算門當戶對,我是習武之人,沒那麼多規矩講究,斷袖那便斷袖吧,只要兒子快樂幸福就行。”

“再看看吧,也許真只是兄弟情誼。”

“哈!就是兄弟也沒有那樣寵溺的,你也看過靜雪看小三時的眼神,明眼人可都看的出。”

“順其自然吧。”軒轅嘯月強迫自己不將此事想的太複雜,亦強迫自己認定那夜的投懷送抱不過是三月酒後混亂,沒有任何意義。

再過稍時,室內飄起一股奇異香氣,軒轅嘯月尋香望去,只見妻子正自一精製小盒中抹起一點紅香,點在胸頸間,其後又取出另一飾有玉石的精製小盒,打開盒蓋,自內取出一對紅寶石耳墜,撩開紅髮小心帶上。

“好奇特的香料。”

“呵呵,喜歡嗎?是蘭和小三送的,來自西域哦,正好之前的用完了,不然我還不想用呢。”尹莲翩走到軒轅嘯月身前,探出脖子讓對方聞,“這對耳墜也是他們送的。”

“嗯……”軒轅嘯月抬起妻子左耳下的紅寶石,細細觀瞧。“都是很名貴的東西。”

“是呀,他們參見時就獻了一份厚禮,後來斷斷續續也送過不少東西呢。”尹莲翩走回鏡前,繼續梳理打扮,“不過你派嚮導派軍隊,又降低繳稅,我們還搭了個兒子進去,也算是扯平啦。”

軒轅嘯月聽到這話,只得無奈苦笑。


天白鑲金之時,三月一行在軍隊的包圍下,浩浩蕩蕩進入軒轅城。

商隊歸來的消息早傳開了,幾乎全城百姓都前來迎接。圍觀之人有的是護送軍人的家屬,有暗戀隊伍中人的姑娘小夥,有尋找商機的商賈,有純粹來看熱鬧的閒人,場面熱鬧非常,整個軒轅城除了自城門通向軒轅宮的道路外,一時萬人空巷。

三月與軒轅靜雪騎馬在前,蘭與千影並排在後,行到軒轅宮前,已有馮總管在等待,安排將士們歸家休息,商隊人馬入宮安頓,三月等人則在總管帶領下面見城主。

“父親!”

軒轅靜雪剛喊出父親,就被尹莲翩抱在懷裏。

“我的兒啊,快給娘看看,瘦沒瘦?哎呀哎呀黑了黑了,嗯?好像個子也長了?怎麼大了一圈?”

看見叔伯長輩們在一旁偷笑,軒轅靜雪趕緊逃出母親的懷抱,不好意思的說道:“唉呀娘,大家都看著呢……我就走了一個多月,哪能有什麼變化呀。”

“怎麼沒有啊!明明就是有嘛!”尹莲翩拉住軒轅靜雪的袖子,一句話更引得哄堂大笑。

“好了好了,不要耽誤正事。”軒轅嘯月剛要發話,沒想又被愛妻搶了先,放下兒子,尹莲翩一把捏住三月的臉,頑皮拉扯好幾下,直到三月喊出“唉呦疼呀疼呀”,這才放手,轉而撫上額頭,輕揉黑髮。“怎樣,累不累,回來好好休息吧。”

“叔母,我可是經常跑商的人,感謝叔母關心啦。”摸著微紅的雙頰,三月向尹莲翩做了個鬼臉。當他將目光轉向王座之上的軒轅嘯月時,神情卻是瞬間肅然。手勢做出,千影與蘭合抬的木箱呈上。“按照當初的約定,這是回禮。”

馮總管將箱子打開,露出整箱白銀。

“這……”軒轅嘯月根本記不得曾有這樣的約定。“你們行商不易,這就不必了。”

三月搖了搖頭,語氣很是堅決,“若沒有城主大人政策上的支持,成本將增數倍,這是應該的,也代表我們的一番心意。”

見對方心意已決,軒轅嘯月只好收下,吩咐馮總管將這些銀子分給護送的士兵與窮苦百姓。

接下來三月向城主報告貨賣詳情,確定這是極賺錢的方式,軒轅城這條商線開闢成功。

晚上照樣是接風宴,更加熱鬧非凡。宴席間軒轅靜雪向大家講述這一路的奇聞軼事,心得體會,說起因經驗不足而做下的錯事時,當然也沒少被人們取笑調侃。

軒轅嘯月發現,三月雖也平常說笑,可每當自己看向他時,他都會故意移開視線,如果看久些逼得急了,他便會惡狠狠的轉回頭,很是憤怒的盯著自己,直到自己下意識的別開視線為止。如果是在因心虛而別開視線後再去看,便會看到三月既得意又不屑的樣子,加上明顯的不服。

軒轅嘯月是覺得尷尬了,可三月卻一點沒覺得,他甚至有些故意引他的叔叔發怒的意思。


身為一城之主,軒轅嘯月對守戍未有一絲懈怠,每每居家燈斷之時,他都會身臨護牆,扶垛遙望,久觀,見無有祟影,其後歸寢。

今夜照例巡視時,見遠方宮頂之上有一人影,長時凝然,唯黑袍迎風鼓動,朦朧不清。待細細觀瞧,便有熟悉之感,似乎這姿態早已存於記憶深處。

三月坐在城牆上已有些時候,至涼氣浸身睡意襲來時,自遠及近,一點暖光慢慢染亮周身,他側目望去,便見軒轅嘯月提著一展紅燈籠,小心翼翼的看著自己。

那時的三月,還無法理解那一點小心的眼神是為何意。

燈光橙黃,濃厚且暖,軒轅嘯月看著火光照出白皙臉龐,於黑瞳中映顯反色。

“這麼晚了還不休息?”

三月沒有馬上回答,他斂起目光沉思片刻,片刻之後,視線複起。

“遙望北城自敬賢,扶乞薄利器難尖,飛來杜宇尋衣伴,醉夢殘音何曾延。”

軒轅嘯月有些發愣,腦中所思勸說休息之言便被攔截下來,沒能即刻說出。而三月則趁其一時思考之機,伸出手拉上暗藍衣領,使上猛力將人拽近,揚頭便吻。

軒轅嘯月更是愣住。

步步進逼,靈舌欲探,卻如竊焚朽木,無以為聚。緩緩睜眼,三月便又見到亦疑亦定之色。憤恨即生,一把將人推出,不待只言,豈等片語,黑袍揮甩,人逕自走。

尤提著燈籠,至暗影消失後很久,軒轅嘯月猛然醒悟,莫非,這便是親了就跑麼?




待續
終點 | 19:28:52 | 引用(0) | 留言(2)
留言
No title
环境怎么复杂了?…
2009-08-11 火 15:32:23 | URL | 关山啸月 [编辑]
No title
诸事缠身啊……心神不宁……鸡飞狗跳……
2009-08-11 火 17:45:02 | URL | 三月 [编辑]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