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梦魇──怪路
對於一個從小就經常做惡夢的人來說,某天醒來對把自己嚇到一身汗的惡夢太過憤怒而決定將其記錄是非常正常的

就是那特定的一天,因為真是前所未有的新奇惡夢,我決定把它寫出來

事實證明,還挺有意思的

哈哈哈哈哈哈


-----------------------------------


今天提前放学了,大家都很高兴。谁,或什么,组织?我们可以到湖里游泳!

有人迫不及待的脱光衣服跳进清澈湖中,有人还在和伙伴儿嬉闹游戏──管他呢!这里只有野鹅,没有男人

天空蓝到看不出颜色,水是凉的,从半高的崖壁落下,却是一条温柔的瀑布,一点也不吵闹

湖水越到远处越深,但我们一点也不害怕!

即便到深处,也还是那青山绿水

我在水里扑腾,一会躺着一会潜下去翻滚。岸边妙龄少女的裸体和白纱下的身姿让空气更加柔和

舒适,美好,我享受这一刻

远处有白色的泡沫飘过来,我知道那个时代我们都不知道泡沫是什么,但大家看到它们都惊慌的向岸边游去

她们尖叫,失了魂魄一样。我感到害怕,我也和她们一样

泡沫是纯白色的,缓慢却持续前进,扩大

我感觉到不对劲

全身没了力气,但我依然向岸上奔跑。因为不上去我可能会死

我想呕吐,几乎就要趴下。但我依然向岸上奔跑,因为不上去我可能会死

终于爬上岸,大家和我的情况一样。嚎叫和哀鸣盖过了瀑布的声音。喂!已经没有声音了!

一个男人走过来,可能是我们的老师。穿着标准的运动服,脖子上套着深蓝色的哨子,手里拿着记分表

他看着这情况,然后说话。手指一个地方,告诉我

“你看,她们死了。”

我顺着他指的地方看,是一个女孩的身体

她没有穿衣服,前一刻还在享受游水的乐趣

她的眼睛很大,很漂亮,她的死因为美丽令我更加恐惧

身体被水波推的一动一动的,水不停拍打她光滑的小腹

我们的身体都发生了变化

我的脑子想到

我们的身体都发生了变化

我们就要死了

我们就要死了

怎么办,谁能阻止?

怎么办,谁能阻止?

男人又指了一个地方,说

它能告诉你

我看见它,它离那死去的女孩很近

一只野鹅,张开翅膀,做了两套动作,然后在保持站立姿势时脖子倒下去

垂直的倒下去

两套动作结束了,它变成烂泥

那只白鹅,它死了

白鹅告诉我,我要死了

白鹅告诉我们,我们要死了

为什么是白鹅发出通知?

我不理解

浅滩上已经浮出许多尸体,而垂直倒下脖子的白鹅却夺走所有焦点

我们的身体都发生了变化

我的脑子想到

我们的身体都发生了变化

我们就要死了

我们就要死了

怎么办,谁能阻止?

怎么办,谁能阻止?

大家都傻了,没人知道该怎么办

人群慢慢倒下,我看着身边的人减少,倒下,变灰,萎缩

我也害怕

我想去抱我的朋友,可她们都一个个死了

我只剩下三个伙伴,一边叫一边胡乱喊着什么,鼻涕口水流的到处都是,就算平时梳子不离身的家伙也不在意

我们都害怕

这太突然了,为什么我们就要死?

绿色被灰色替代。没有人吐血,她们只是逐渐倒下──横七八竖,女人

我害怕

我害怕

我害怕

我不想死

我不想死

我不想死




没有知觉,我和几个朋友被带到一个房间里

男人安排我们依次坐到一个老女人面前,好像是询问某个案件嫌疑人

老女人扳着脸,眼睛是个小三角,脸是向下拉并且黑黄的

她看起来像我的奶奶(我甚至曾兴奋的要上前扑住她,求救),但又不是。她看我的眼神冰冷,说出的话像旧仓库里发了霉的皮鞋

她认识我吗?她是吗?

我全身没半点力气,但我努力全神贯注的听。听她讲的,听那男人讲的,听他们交谈的

我知道了一部分

是污染。人们正在死去

很快,就什么都没了

他们说的平静,我想如果不是我正在死的话我也会平静──就好像别人告诉你不能把饭塞到鼻孔里一样

那么,我们都知道了?

我想哭,不管她是不是我的奶奶,不管她是否认识我。我使出全身仅剩的力气将手臂端上桌,靠近她

我说

救救我,我不想死

她说

好,我打个电话问有什么药没有

我有些缩回身子,但依然张嘴去问

药?管用吗?我能不死吗?

她没有变化的回答我

我打电话问问

其实你们也在死

我知道

什么都完了,我们都在死

可是不公平。我看到她摆弄那条电话线

我有些发狠,我恨她。

你,那男人,你们,你们你们。你们都活够了。

我还没有,我还没达到那程度!我还没准备好,我还不知道如何面对死亡!

没有人教过我!学校里不教这个!教科书里也没有!

嘿!我还没学这部分!这不公平!

我们的身体都发生了变化

我的脑子想到

我们的身体都发生了变化

我们就要死了

我们就要死了

怎么办,谁能阻止?

怎么办,谁能阻止?

在我身边不远处,我的好朋友还在哭泣,而我也只是刚刚停止流鼻涕。我们都需要安慰,我们都傻,疯狂,无助,绝望

我知道那电话没用!我知道那电话没用!

你想说什么?反正所有人都要死了?

我想去拥抱我的朋友,她们的脸很红,涨涨的,她们,啊不,我们。我们都要不行了。我想加入她们,抱在一起,让鼻涕继续流淌,作为我还活在这一点点时间里的印记。




男人带我去一个地方,我不知道为什么,他带我去,我就去了

那是一条走廊,里面摆放各种机器

我一边感受自己在死,一边跟在他后面

突然我停下脚步,没原因

正自奇怪时目光转换,我看到一台机器。随即我大叫,甚至要蹦跳起来

这台机器!这台机器!我知道!我认识!我知道它!我知道它是做什么用的!

我在兴奋?为了一台我认识的机器?

男人有些不屑一顾,但还是为了我的情绪转过身子,瞟了一眼那机器,笑了笑

他,我终于看清,他是没有脸的

我快死了,我正在死,所以我没有能力想清。我知道他笑了笑,但他只是他,一身运动衣,蓝色哨子──没有脸,只有一个头在那里

我不奇怪,也不奇怪为什么不奇怪。已经没什么比自己正在死可怕的了

一会儿,也许几小时,也许几分钟,我就会死。躺在那,失去一切,和那个漂亮的女人一样。睁大眼睛,维持死亡的表情

我们继续行走

有味道出现,我再次大喊

有人皮!有人皮!有人皮在那机器里!

这一次他没理我

我闻着那味道继续前进

我们的身体都发生了变化

我的脑子想到

我们的身体都发生了变化

我们就要死了

我们就要死了

怎么办,谁能阻止?

怎么办,谁能阻止?




为什么我要到学校里取东西?我不知道

我一个人,站在大门前。哪里都是黑色的,现在是晚上吗?为什么比晚上还黑?

有风吗?我闻到沥青的味道。好像还是烧焦了的,但这里明明是冰冷荒凉

我抬头看,是黑影。我害怕起来,心脏都在颤抖。我不敢进去,我害怕

这里是死亡的墓地,但墓地比这里美丽!比这里让我安心!墓地是安全的!这里不配!不配盗用这名号!

卑鄙的小人!即使我要死了,也要诅咒你!

似乎有铁丝网罩在墙壁上,让学校看起来是施工中正在腐烂的失败品

这里以前是没有这些东西的,我肯定。但是为什么我不惊奇反而熟悉?

或者,它本就该是这样子?

本就该是这样子

我摸索着进去,逃命一般。上楼梯,转弯,穿过走廊,我就要死了!我正在死亡!我不知道要找什么东西!

最终,一无所获。我迷失了

我迷失了

过了很久,我看到有光亮的地方

我再也承受不了这黑暗。这孤独,冰冷,潮湿,恐惧。还有还有,不知道从哪里传出的读书声,朋友间的交谈,对某道题的疑问。这里什么都没有!我恨透了这声音!

我害怕

我害怕

我害怕

我不想死

我不想死

我不想死

它们是黑暗中的影子阴魂不散。你们到底是什么东西?

看在我还在走,还在走的份上,别招我去你们那里!

光亮处是楼梯

终于有路了,我不顾一切的下楼梯

走到中途,一个中年女人叫住我,让我进入她的办公室

我认识她吗?她认识我吗?

她的态度虽然温和,脸色依然是严肃无情

我站不住,我想告诉她,我的脑袋随时会垂直倒下去,我随时会变成一滩灰泥

她对我说

你有一门不及格,记得来重考

我们的身体都发生了变化

我的脑子想到

我们的身体都发生了变化

我们就要死了

我们就要死了

怎么办,谁能阻止?

怎么办,谁能阻止?




我走在街上,哪里都一样

很多人挤在一起,然后消失

我们都在死,你们上班下班照顾老婆孩子做饭洗衣。

我们都在死,因为我什么都没有,所以我一边死,一边走在街上

没有人了?

没有人了

几个光球飞过来,虚幻的,偏淡粉色,挺漂亮,它们能杀死任何生命?

污染?光球?

我正在死,我害怕

前面是高地,有栏杆,我可以爬上去──逃

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所以它们追我

奇怪,我明明正在死,但却跑的飞快

我惊讶第一次翻越栏杆的动作竟是这样麻利。到路的对面,再翻回来。我们像是打游击

我害怕,我不想死,但我飞快

它们似乎有感情,嘲笑玩弄我

我知道以它们的速度能轻易杀死我,可它们不。它们看我跑的飞快,傻傻的在低空追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知道。我不满,我想大吼,冲它们

嘿!还怎样!我已经在死了!我已经在死了!

我跑累了,停下来扶着腿大口喘气。它们也不追了,好像有些丧气

怎样?耍够了?滚回去!

滚!

它们消失了,我又变回一个人,和死亡在一起

我们的身体都发生了变化

我的脑子想到

我们的身体都发生了变化

我们就要死了

我们就要死了

怎么办,谁能阻止?

怎么办,谁能阻止?




大脑似乎逐渐清醒,我开始思考

它们既然会追,那我就应该逃

怎么逃?

我抬眼看──是一块地铁牌

荒凉──我好像来到毁灭过后的未来世纪

好!我一直在列车上不停运动!它们就抓不到我!

打定主意,我下到地铁,全部都是人

挤满了人,但上面却一只也没有!

我顺着人潮进去,突然一个性感的美女出现,迈着催情的步伐,大声说着

老人,孩童,孕妇,坐特殊席!

老人,孩童,孕妇,坐特殊席!

老人,孩童,孕妇,坐特殊席!

我最终还是转头看向她,下意识的

她有一头乌黑微卷的长发,漂亮的黑色大眼睛

我冲她笑了笑

然后,我犹豫自己坐到哪里

我算是哪一部分?

进到候车室,我看她

我们好像认识一般,各自笑了笑

我走到她面前,看到一个男人正躺在她怀里

那男人很漂亮,又秀气,看起来也很时尚

他的脸色惨白,有些出汗,双眼眯着,奄奄一息

他努力冲我努了下嘴角,我知道他想对我笑

他说

你好

然后他死了

我看着他,变成灰色,一团,蜷缩的肉

我很遗憾,也伤心

我对那女人说

抱歉,他死了

女人看向我,我从未见过这样美丽的笑容

她亲吻我

将手搭上我的脖子,问道

你就要死了,什么时候?

我们的身体都发生了变化

我的脑子想到

我们的身体都发生了变化

我们就要死了

我们就要死了

怎么办,谁能阻止?

怎么办,谁能阻止?




THE END
單篇 | 20:25:04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