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孤憶夜店(副標:衝啊!霹靂倒貼團!)——章四十一
果然想寫就是會很快呀……

果然內容都想好就會很快很快呀……

嗯……
這章很順~
難得

難得呀呀呀呀~~~

-----------------------------------



章四十一


談無欲回到506時蒼正在看孤憶的介紹冊,雙方禮貌性的打了招呼。

蒼一邊翻看書冊一邊道:“月才子,一起去吃飯嗎?介紹冊上說三樓有家餐廳很不錯。”

談無欲本來正在換衣服,聽到這句趕緊走到蒼面前,“弦首要出去?”

“怎麼,不行嗎?”蒼微笑回問。

“當然不是。”談無欲搖頭,隨之欠身,“感謝弦首的邀請,我換下衣服,還請稍等片刻。”

白色肅穆禮服變為黑色優雅長服後,談無欲引領蒼來到三樓餐廳。領位員見是談無欲來了,特意在座位緊張時領兩人到靠窗的上等位置,其後耐心等待並熱情介紹特色菜點。

兩人翻看菜譜,談無欲經常來這家餐廳,很快想好要點什麼,但見蒼還在翻看,為不造成催促之感,便不說話,等蒼先點完,這是陪客的基本常識。

點餐後菜很快上齊,這讓臨桌先來卻仍在等待的客人們紛紛投來不滿的目光。當然在發現座上兩人實是驚為天人後,不滿目光也便紛紛轉化為花癡光線了。

席間無非是些閒談,談無欲沒話找話的向蒼介紹孤憶的遊戲房健身房浴場等等,蒼禮貌聽著,不時回應,氣氛總算融洽。

當談無欲的筷子正夾上一顆魚丸時,餘光中閃入一道白色身影,分神掃去,只見一名身著緊身白衣的男子坐在了不遠的位置,此人全身包裹得很是嚴實,白色鴨舌帽壓得低低的,加上口罩,完全隱去面容。然而即使是背向而坐,談無欲也一眼將人認出。認出同時,筷間的魚丸亦滑了下去。

“小心。”

談無欲再回過神時,蒼看著他,下方筷子穩穩地夾著那顆本該掉落的魚丸。

“分神了?失禮,我怕濺起的湯汁弄髒你的禮服。”說著,蒼將那顆魚丸放到談無欲的碗內。

“啊我分神了,突然想起一件事,抱歉,不好意思,呃……謝謝。”談無欲低頭繼續吃飯,用餘光去看那名白衣男人,那人點好菜,拿出手機瀏覽。手機屏幕的方向正對著他與蒼的桌子。因為不敢久視,談無欲看回蒼,想找新話題,卻突然想到能在瞬間用筷子夾住光滑的魚丸,蒼的反應能力與手腕功夫實在了得。思及此,談無欲心中更加複雜。好在蒼一直慢悠悠地吃飯,間或欣賞窗外夜景,直到那名白衣男人拿著打包好的飯菜離開,他也沒有注意。

晚上照樣是互道晚安後和衣而眠,平穩的呼吸音驗證短暫和平。


古來有言,紅月是為凶兆,雖然在現代都市看到天生紅月之景全無可能,但在這名自孤憶天台順繩索滑下的白衣男子眼裏,今日的月有種莫名的魅紅妖豔。

距離位置皆事先測定,男子順利滑至五樓506房間的陽台,輕穩著陸並環視四周後,取出配有消音器的手槍,一手拉住繩索重新浮空,腳尖輕點牆壁,一個巧力後滑至506的臥室窗外,其後稍作停留,小心窺視。

手本要舉起,不料一道黑影忽從天降,鬼魅般赫然出現在他上方,男子驚訝抬頭,只見一人全身黑衣,飄長黑髮,臉上有半邊金屬面具遮掩,搭配陰冷唇色,肅殺十足。

不及反應,黑影便抓住男子的繩索,大力一搖,將他搖回陽台上空,並在其身軀未定之時同時滑近其身,一腳踢掉他手上的槍。

男子低聲咒駡,隨即反擊,拳腳格擋,使黑影無法將他拉回天台。而黑髮者見對方如此反擊更加憤怒,引領之意變為純粹攻擊。兩道身影一黑一白,便在高樓浮空幾無聲息的對打起來。

雙方皆想返回天台,所以一邊拳腳過招也雙雙借力向上移動。待到達天台,雙腳踏上地面的一刻,兩人同時用盡全身力氣揮拳猛擊,氣血上湧之下防禦盡失,這積壓許久的一拳的結果,便是雙方同捂胸口,後退三步。

對視,黑髮飛舞,白色帽檐被抬起。

“回去!”

“與你何干!”

前一秒,冰冷來自低沉話語,後一秒,冰冷來自互擊的匕首。

力量比拼很快結束,非是雙方體力不足,而是他們無法在這般情景下對視太久。

相持,離開,再相持,再離開,火星自寒光中迸射,伴隨混亂思緒同被夜風吹散。

鐵門吱呀響起時,纏鬥的身影瞬間停頓。

定時上天台修繕的管理員邁著慢悠悠的步子走出大門,剛一抬頭卻看見一條黑影將一名白衣藍髮之人壓制在牆壁,姿勢曖昧。

“好小子,竟然讓爺追到這來,說吧,等下怎麼懲罰你,嗯?”黑衣人一手捏著鴨舌帽,一手鉗住藍髮之人的下顎,唇貼耳畔。

從管理員的方向看只能看到濃墨黑髮覆蓋的背影,聽到如此言語,以為是客人,趕緊回身離開。

門一被關上,鉗制下顎的手立刻揪上白色衣領,力道之強幾乎要把對方整個提起。

“你以為你是在哪!你以為風老闆是什麼身份!你以為孤憶牽連多少勢力!你以為蒼死就萬事皆休,你們就安全了?你以為你能在違反第三法令之後全身而退?你以為你的行為將招來多少事端危險!”手中的白色鴨舌帽被扔出很遠,“你知道你不是蒼的對手更何況是對付我們兩個!”

“所以才要突襲啊!”藍髮被吹散開,尤然是夢幻般的色彩。“你什麼都知道!連法門也是你的情報源,可我呢?我被關在這!關在716!一切都是未知!你是月才子,你有強硬的後台,人際網。可我呢?我什麼也不是!我唯一的依靠,我在這的唯一意義現在又開始質疑我!我還能怎樣?乖乖坐著等死嗎!?”

喊聲停止後是一段不短的沉默,再然後,瘦弱身軀被緊緊抱住,美麗藍髮的主人終也抓住衣角,任憑自己將額頭抵上對方肩頸。

“還記得沐會計之事後我對你說過的話麼,凡事慎而又慎,事情或許就能出現轉機。會有轉機的,一定……我已經派太一去查……去查……會有轉機……會有轉機……”


從回到506到進入臥室,談無欲幾乎沒有發出絲毫聲音,但當他向睡床走去時卻聽到足以讓他心血凝固的淡雅聲音。

本能拔出槍的瞬間一件硬物飛來擊中手腕,手槍霎時脫落。

“以後有人來找我,請不要阻攔。”

句子說完,手槍在地板上滾落的沉悶音響亦結束。

蒼打開床頭燈,昏黃光亮慢慢增強,為談無欲灰白的面色增添一股難以言狀的憂鬱。

“失禮,我只是不喜歡被槍指著。”

道歉是真誠的,蒼接下來所說的話全都是真誠的。

“我說過我來此是為玄宗的家內事,事情辦妥後我會即刻回義大利。”說著,蒼站起身向前幾步,撿起地毯上的手槍和那件硬物——一個領帶夾。“我住在孤憶,住在506的另一原因就是希望當地看到我的誠意,從而提供應有的理解與支持。”

說完,他將槍反轉,遞給談無欲,禮貌微笑。

有一瞬間,談無欲認為這幾天來他和蒼共同努力維持的和諧氣氛被徹底打破了,哪怕它從一開始就是虛假。

“去餐廳吃飯是故意,是故意引他出來,是不是?”談無欲接過槍,努力不去看那個讓他的手腕仍在劇烈疼痛的領帶夾。

談無欲想,如果蒼不代表義大利黑幫,不代表玄宗,那麼現在他一定會殺了他。

也許是談無欲隱藏得不足,也許是蒼太擅察人心,他輕易讀出了那雙美麗紅眸中的意思,笑容難得明顯起來,並同是真誠十足,隨即輕輕地撫過談無欲的肩膀,這是他來到孤憶後的第一次主動接觸。

“雖然失禮,但是……月才子,單論武力,你與我還有差距。”

談無欲想大吼,但他覺得他的喉嚨像是在被火燒,他就那樣被生生堵在那,什麼也說不出。

“月才子,我非常尊敬你,不僅僅因為你所代表的勢力。希望你的行為不會辜負這名號的意義。”說完,蒼走回床邊,躺倒後關上燈,一如微弱光亮從未出現。
孤憶夜店 | 15:02:11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