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XLA簫醉同盟09年活動文——下半局
關於這篇說來真是不好意思

本來領題之後有很長的時間寫
但無奈期間居然一直雜事不斷
截至截稿日前居然還生病……

結果不得不拖延交稿……
好在舉辦大人們延長了截稿期限……

好在好在…

然後,不想說這篇是趕的,因為就算有再多時間故事內容也還是一樣

不過如果再有時間,也許會有延續……

當然只是也許……

於是……敬可愛的小醉……


-------------------------------------



上半局我已經輸了,那,下半局呢?


第一次看到那孩子時,是在一個陽光燦爛的午後。
再一次整理西裝,檢查束成馬尾的銀白長髮後,他想,這應該是個適合自我介紹的時間吧。

“你好,我是簫中劍,你的新保鏢。”

好不容易打通冷霜城的手下,卻被分派保護冷家少爺,對於這份完全脫離計劃的差事,簫中劍一開始並沒想要盡心盡職。

“你好呀,我是冷醉,爸爸又換保鏢了,真是的……”

但當他看到這孩子的笑容後,他就認定,把這份工作做好非常重要。

什麼時候,下起雪了呢?

冷醉還是被限制在這座與城堡無異的府宅中,簫中劍不明白,為什麼他從不要求自由?

白雪落在紫髮上沒有馬上融化,使那層淡淡的紫色變得明亮起來,像琉璃一樣,美麗無暇。
也許有點像……困在城堡中的紫雪公主?

簫中劍問自己,他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其實,答案他早就知道了。

他微笑著,看著那道背影默念,我還是為你撐傘吧。

“少爺,小心感冒。”

“簫中劍。”

“嗯?什麼事,少爺?”

“你不會走吧?”

“嗯?為什麼問這個?”

“爸爸他總是換我的保鏢,最長的也不超過三個月,現在你來到這裏已經很久了……”

簫中劍彎下身子,讓自己與冷醉視線平行,儘量笑得和以往一樣。

“冷府的薪水這麼好,我怎麼可能想走呢?只要……只要少爺不趕我走……”

“我怎麼可能趕你走!還有!說過多少遍了,沒有別人的時候叫我冷醉!”

“是是是,冷醉冷醉,呵……”

手指被很溫暖的東西抓住了。
那是冷醉的手,小小的,嫩嫩的,簫中劍還是認為那是很像公主的手。

掌心傳來的溫暖讓他直起身子,不敢再看那雙紫瞳。
那是純淨的紫色,不曾受過任何污染的紫色。
對簫中劍來說,那是刺痛靈魂的純真。

簫中劍總想,如果冷醉凝望圍牆外的景色的次數減少是因為我,那我又能為他做什麼?

忘記嗎?坦白嗎?

告訴他我是警局派來的臥底,為取證而混入冷府?
告訴他他的父親是依靠賄賂政府官員而快速崛起的黑幫首領?
告訴他我的到來是為將他敬愛的父親送上死刑場?

冷醉是我的紫雪公主。
也許,當這個想法出現時,我就已經無法再前進。

我不會走。
只要你還在這裏,只要你還需要我。

有時簫中劍會恍惚,他覺得冷醉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他的銀髮騎士。
無論這是否是出於妄想,他都決定成為冷醉的銀髮騎士,因為他想守護冷醉的純真,他想守護冷醉的笑容。
他想守護他的紫雪公主。


“簫中劍,馬上撤離冷府!”

通訊器中的低吼讓簫中劍一時茫然。

“長官你在說什麼?”

“你當初收買的那名手下被亂刀砍死在澳門,按照屍體的腐敗程度看恐怕至少死一星期了!你現在處境非常危險,給我馬上回警局待命!”

“可是長官!”

“執行命令!!!”

“是……”

告別的話怎麼才能說出口?
不告別,就沒有分別。簫中劍認為這是他的私心,他沒想過這是他的軟弱。

他想他終會繼續前進,他想這一切終會結束,所以他許下歸來的諾言,默默離開冷府。


因為沒有進展,在警局待命的日子變得緩慢甚至是無所事事。這對簫中劍來說簡直就是折磨,即便他想放鬆,神經也會懲罰一般抽痛,大腦像被置於真空的密閉容器內,每一刻都煩悶的讓他發狂。

突然有一天,上司發佈最新消息,本市另一名黑幫首領被殺了。
所有人都感到奇怪,多少年一手遮天的人物,怎麼會突然被殺?

“根據部下的口供,他們老大那天是和冷霜城談生意,生意談好之後冷霜城招待他們老大喝茶,並且把他的兒子叫來招呼客人。茶喝到一半時冷霜城說有事離開一會兒,就把客人和他的兒子單獨留在一起。可是等人再回來時,卻看見他的兒子衣衫不整,神情慌亂恐懼,手裏緊緊攥著一把沾滿血跡的匕首,而這位黑幫老大則倒在他腳邊,死的徹底。”

同伴們議論紛紛,簫中劍卻什麼也聽不到。

他先是呆呆的立在那裏,等上司開始說接下來的工作時,簫中劍像失去理智一樣,沖出警局,開車一路橫衝直撞,疾行到冷府,然後也不管門衛就往裏沖,直到他被一群人包圍壓制。最終,他被保鏢們押到大廳,冷霜城隨即自二樓房間走出,居高臨下地看著這個冒失鬼。

“就那麼想讓我殺你嗎,簫警官?”把嘴裏的雪茄拿出隨便扔掉,冷霜城用很大的聲音陰笑問道。他確實沒想到他的計劃會這麼成功,得意神色中難掩狂喜。

“冷霜城!為什麼!冷醉不是你的兒子嗎!你把他當作什麼?!”幾把槍一齊頂在後腦,簫中劍卻毫無感覺,現在他腦中除了這個問題之外就是想打爆冷霜城的頭。

讓他沒想到的是,狂笑聲爆炸而出,冷霜城像是聽到一連串的經典笑話一般哈哈大笑,甚至要擠出淚來。等好不容易止住笑聲,他才繼續陰冷說道:“冷醉不過是我隨便撿來的野種,把他養大就是為了助我剷除勁敵。那個老頭我早就想殺了。不過我可沒有指示冷醉做什麼,我只是給他一把匕首防身而已。可憐的老色鬼,自招殺身之禍,也是活該呀。”話說完,又是一陣狂笑。

如果行動自由,簫中劍早就不顧一切地沖上去將冷霜城撕成碎片。

“別生氣呀簫警官,你應該感謝我才對,你剛混進來的時候我就知道你的身份了,我留你一命,又把那麼好的玩具給你,你是不是該稱我聲岳父呀,哈哈哈哈哈。當然,我本來希望你和冷醉能有更緊密的關係,想不到你的自制能力這麼好,居然只是看著連碰也不碰,那麼愛惜我的兒子麼,嗯?”

看著冷霜城陰險醜陋的面孔,簫中劍很想吐,他努力壓下內臟翻攪之感,努力恢復理智。

“讓我見他。”

再一次讓簫中劍沒想到的是,此句一出,冷霜城馬上誇張喊出“沒問題”。他指示手下們放開簫中劍,然後說出他在腦中念過千萬遍的話語,搭配詭異笑容。

“我們來玩個遊戲吧簫警官,如果冷醉願意跟你離開冷府,那麼你就贏了,我會斷絕與冷醉的關係,權當從沒撿過這個野種。如果他不願意和你走,那麼你就是輸,我要你辭職,永遠不能再當警察。如何,接受嗎?”


簫中劍沒有勇氣打開那扇門,但他的手還是顫抖著扶上門把,推動。

他就在那,背靠窗前,沒有看向窗外風景,美麗紫瞳如蒙上一層迷紗,心靈靜止。

“冷……醉……”

那是他的紫雪公主,簫中劍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站在此地的,他想沖過去抱住他的紫雪公主,吞噬一般將他抱在懷裏永遠不放開,然而蒼白臉龐卻連驚恐也無法掩蓋。

“簫……中……劍……”

那是他的銀髮騎士,冷醉慢慢抬起頭,看到他曾給予全部信任的摯友,那天也下著雪,沒有人為他撐傘,他看著他的銀髮騎士的背影,一點一點縮小,消失。

“冷醉,你必須離開冷霜城!”簫中劍想邁出步伐,然身軀卻僵硬得陌生,話語未盡時冷醉已早他一步慢慢靠近。“簫中劍……原名簫無人……臥底警察……”

“冷醉……你聽我解釋……”

“你得到你想要的了嗎?”冷醉青澀的嘲諷面容逐漸扭曲,變形,趨向崩毀。“離開爸爸我能去哪?我害怕得喊你的名字時你在哪?現在你又出現,是我還有什麼利用價值嗎?”

簫中劍終於伸出手,沒能抓住什麼,唯有血液自掌心下落。

“別過來!走!你走!我不想再見到你!”緊握匕首的雙手在顫抖,加劇那條紅線的下滑,冷醉不斷後退,他只是害怕。

銀髮騎士背叛了他的紫雪公主。
紫雪公主驅逐了他的銀髮騎士。

這是誰的錯呢?

之後他們會瞭解,你和我,這是我們一手造成。
那麼痛苦,那麼不堪,尤然是我們回憶的一片。


簫中劍回到他的家,孤獨清冷的氣氛因為主人的回歸更加重延伸。

配槍與警徽放在桌上,辭職信寫出了開頭,還在等待繼續,執筆的手卻失了支配。

眼神非是空洞,而是充滿了紫髮身影,那麼真實,那麼溫暖,每一個笑容都痛徹心扉。

簫中劍開始喝酒,開始自言自語,開始看看不懂的書,開始徹夜遊蕩。

直到他如遊魂一般行走時看到坐在豪華轎車後座的冷醉,他被一個男人抱在懷裏,沒有表情。

車只停留了幾秒,很快就繼續行駛。簫中劍站在原地縱聲狂笑。

回到家中,還是相同景色。傳說當人們有煩惱時,如果閉眼伸出兩手大力拍擊,心誠就會有精靈出現賜予幫助。簫中劍緩緩閉上眼,再睜開,打開抽屜,取出槍,裝滿子彈。

他的心很誠,他的眼中是純粹紫色。所以當他轉身欲走時,一道黑色身影擋在了他身前。

“你好呀,簫先生。”

簫中劍嚇得差點坐到地上。

“哎呀呀,有這麼驚訝嗎?哈哈哈哈……”一身黑色西裝禮服的男人摘下很高的黑色禮帽,為這不小的驚嚇而鞠躬致歉。“真是不好意思簫先生,這是我的壞習慣。”

“你是誰?你,你是怎麼做到的?”要不是本能的出於禮貌,簫中劍早把槍舉起來了。

“哎呀呀,我是魔術師。”男子帶回禮帽,一雙小黑眼加黑眼圈將慘白臉龐襯托的更加病態。“我是來幫你的哦,簫先生,幫你贏回下半局,給紫雪公主和銀髮騎士的故事一個Happy Ending。”

“什……什麼……”簫中劍還在不可置信的驚訝時,魔術師已經搖晃他的黑色手杖,笑嘻嘻的準備行動了。“簫先生,你軟弱,優柔寡斷,就算你有槍,但當你看到他的時候也依然是止步不前。”魔術師伸手按上簫中劍心臟的位置。“其實很簡單,你只要想在你心中什麼是最重要的就可以了。不要迷惑,不要猶豫,不要退縮,不要讓自己永遠後悔。”

魔術師繞到簫中劍身後。“人類不會飛翔,卻可以奔跑。讓我來幫助你跨出那一步,然後放足奔跑吧。”說完,慘白的手指推動茫然身軀,瞬間,時間似乎停頓又再快速流轉,當簫中劍睜開眼時,他發現自己就站在冷醉面前。

“冷醉!?”

“簫中劍!?”

最先是驚呼,然後他們的神色都開始轉變。

簫中劍聽到魔術師的聲音,“放心奔跑吧!跑呀!”雖然他看不見那個奇怪男人,但現在他的心裏只有一個念頭。

既然沒有選擇,那便瘋狂到底。

“簫中劍!你是怎麼進來的?我不是說我不想再看見你嗎!?”

前一秒冷醉還在怒吼,下一秒他感覺自己被抱了起來,輕飄飄的,像風一樣穿過房間,躍出窗戶,似乎他們都沒有重量,在幾十米之上的高空如細雪般下落時,他聽到一聲耳語。

“冷醉,我愛你。”

奔跑吧,奔跑吧,穿過雲層,穿過城市。

奔跑吧,奔跑吧,穿過風塵,穿過星火。

呼吸,因為你心臟的跳動,所以奔跑吧,奔跑吧。

旅行,因為我們愛的起始,所以奔跑吧,奔跑吧。


多年以後,魔術師曾看到簫中劍和冷醉。他們在一個加油站裏排隊等待,簫中劍在調試車裏的空調,坐在副駕座上的冷醉說著什麼。

魔術師站在天空中,病態的面容嘻嘻笑著,他摘下黑色禮帽,向前鞠躬。

“簫先生,下半局你贏了。那麼,這是屬於紫雪公主與他的銀髮騎士的Happy Ending,謝謝觀賞。”




全文完
單篇完結 | 07:55:02 | 引用(0) | 留言(2)
留言
No title
好狗血……………………………………………………
2009-09-09 水 14:51:49 | URL | 路然 [编辑]
No title
這篇本來就是要狗血的……
你不知道當時我有多努力的要擠出狗血來……
把我急的啊……
目前這樣已經是我努力的極限了……

其實腦子裏的原本更狗血更狗血啊啊啊啊
2009-09-10 木 03:17:57 | URL | 三月 [编辑]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