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MZ]永夜——章三
嘖嘖~
突然就想更新這個了呢

神奇呀~

唉~下次更新不知在何時……


-------------------------------------


章三


Felix一邊擦拭茶具,一邊裝作隨意問道:“Zoro大人,您還要看Mihawk大人的背影看多久呢?”

Zoro轉過頭,看向慈祥老者,出於禮貌的“嗯”了一聲。然後他又扭轉回身體,靠坐窗沿,透過層層落雪,望向遠方佇立墓園中的一道暗影。


那束百合仍握在手中。
Mihawk凝望墓碑靜默時久,竟也忘記了來時目的。
距離上一次踏入墓園應有十數年之久,Mihawk從不需要眷戀,所以他從不去回憶什麼。
然而現今,因為一名綠髮血族的突然出現,他被拉回到久遠前,回到那時常空空遠望的神情與溫柔笑容仍存在的童年,並第一次真正瞭解它們的意義。

夜晚太過靜謐,不停掉落的雪絨亦吸收了全部聲音,以至於當Mihawk走出回憶,他才猛然意識到身後那人已陪伴他許久。

身上沒有任何積雪,Mihawk抬起頭,看到上方黑羽盡可能的展開來,為他擋下所有落雪。而同是靜默佇立的Zoro赤裸上身,一臂優雅搭起衣物,只是看著他。

相比那一隻巨大的黑色羽翼,精壯美麗的身軀與因冰冷而泛紅的膚色更讓Mihawk驚異。

“Zoro!”

“你仍是人類,會生病。”這樣說著,黑羽微微搖擺,大片積雪便掉落在Mihawk腳邊。

“你想凍死自己?”Mihawk走上前,拿過Zoro臂上的衣物,用它們快速將人盡可能地包住。

“血族不會這樣就死。”儘管如此,Zoro仍向溫熱胸膛靠近一步,使得他們兩人再一次近得沒有空隙。Mihawk的雙手原本握住大衣,現在卻是擁著Zoro。他毫無餘地地看向下方那三枚金色耳墜反射出微弱月光,感受身體被巨大羽翼包覆的觸感。

他開始懷疑這是單純的父愛,又或是殘酷誘惑。

“回去了。”Mihawk退後,退出羽翼所能包覆的範圍。

“嗯。”Zoro收起黑翼並穿好大衣,然後拿過Mihawk手中的百合,將它放在墓前。

“你不用……”話說一半又咽了下去。Mihawk看著Zoro,看那有太多沉澱亦太過寧靜的雙眼凝視片刻,片刻之後它們離開墓碑,轉回自己。

Mihawk幾乎說出,她其實愛你。
然而,他看著Zoro的背影,只是將記憶深鎖心底。

夜晚依然靜謐,儘管緩慢而有力的踏雪聲蜿蜒並行。


在兩人歸來前,Felix便準備好點心和酒,他甚至將鮮少使用的壁爐點燃,火焰夾雜木柴燃燒的劈啪聲為歸者儘速驅走寒意。

Zoro脫下大衣與禮帽,將它們與漆黑手杖一同交與Felix,然後走到壁爐前,盤腿坐於地上,目光轉向橙黃焰火。

他的動作很緩慢,亦沒有任何力度,然他的一舉一動,甚至只是存在都帶著無盡霸氣。

Mihawk喝著Felix遞上的萊姆酒,從他站的地方看去,正好能看到Zoro的側臉,被火光渲染,有暗黃跳躍而菱角分明的剛毅臉龐。模糊剪影映在牆壁上,似乎成為靜坐之人的虛幻外衣。

他還是走了過去。
放一瓶萊姆酒在Zoro身前,Mihawk同樣坐下來,看向爐火。
同時,Felix告退離開房間。

“你的衣服都被雪浸濕了,脫下來烤吧。”

Zoro“嗯”了一聲,將上衣全部脫下,展開放在壁爐前。然後他拿起酒,一口一口喝著。“介意嗎?”

Mihawk不解道:“介意什麼?”

Zoro面無表情的回答:“翅膀很冷,想烤一烤。”

Mihawk的冰山臉微微垂下,“只要不烤熟就行了。”

Zoro並沒有笑,他稍低下身子,瞬間黑色羽翼突現並隨之展開,伴隨黑色羽毛的飄落,一半羽翼圍住了爐火。

“想不到血族還有翅膀。”Mihawk故意沒有去看。

“只是種族與身份的象徵而已,不能用來飛的。”

Mihawk“哦”了一聲,繼續喝他的酒。過了一會兒,他再次開口。“血族的翅膀都是單翼?”

Zoro也喝著酒,繼續面無表情的回答。“不是。我的一半羽翼被砍掉了。”

Mihawk瞬間轉移視線,他轉至Zoro身後,只見一道巨大傷疤自Zoro的左肩胛骨一直延伸至腰間,刺目,殘忍。

“為什麼?”

“久遠前的事了。”Zoro仍然喝著酒,仍然面無表情。“想聽?”

“說。”Mihawk的聲音開始更趨向低沉。

“永夜是被血族支配的世界,血族之中有眾多種族派系,彼此爭奪最高統治權。我本所屬一位王者血族的直系後代,他雖然未曾受封,但被同族寄予厚望,是最有可能成為永夜首領的血族之一。但吾主禁止濫殺作為血族食物的人類,被同類排擠,最後遭同族背叛,在戰亂時因保護人類被燒死。血族的等級制度嚴格,吾主既死我也不能再殺死同謀的繼承者,但我和另一位效忠吾主的血族力量太強,我與他如果合力將對爭奪者們造成巨大威脅。於是他們設計抓住了另一人,以此試探我的動向。我表明立場聲明不會復仇並參與爭奪,但不被取信。眼見他同樣要被燒死,我只能砍掉一半代表身份的翅膀,以此證明我的承諾。”

Zoro看向酒瓶中的金黃酒液,看它們因自己指間的動作而微微晃動。

“他得救了?”Mihawk現在滿腦子都是Zoro毫無表情地拔出劍,向自己身後砍去的畫面。也許旁邊,還有另一名被制服,同樣驚訝的男人。

“嗯。他們也不敢逼我超出底線,所以放他自由了。”

“後來?”

“不知道。永夜是沒有和平的世界,戰爭應該還在進行吧。”

“為什麼不和同伴一起為主人復仇?”

“這是我對吾主的承諾。我答應他會回到我的綠城,等待你降生。反正就算沒有我,那個傢伙也一定會贏。”

“然後就是被她封印?”

Zoro仍是“嗯”了一聲。

Mihawk沒有意識到他抬起手,極輕極輕,似乎不想被發現一般觸上了那道傷痕。緩緩地,緩緩地撫摸著,感受粗糙觸感,仿佛這樣他就能看到幾百年前那一場殘酷血腥的戰爭,與美麗黑羽被撕裂的瞬間。

“為什麼來找我,Zoro?你從不解下武器,你的靈魂仍是戰士。”

即便是最輕微的動作也因為身後手指的移動而停止了,Zoro如凝固般等待觸感的消失。然而,在它消失前,他轉過頭,極慢極慢地,看向那對金瞳。

“我想要的,只有你而已。”

身軀隨話語延伸,一如那道巨大傷疤的下落。
Zoro最終讓自己靠入Mihawk懷中。

劈啪的乾裂聲仍在繼續,火焰像舞者般跳躍,為麥色肌膚染上暗紅流影。

Mihawk很想問如果我不成為血族,不跟你走,你會如何?
但最後他用擁住火熱身軀代替話語。




待續
永夜 | 09:29:24 | 引用(0) | 留言(2)
留言
No title
……为虾米我会想到传说中的美剧《真爱如血》呢?
2009-10-22 木 09:42:48 | URL | 路然 [编辑]
No title
= =啥米東東?除了用來練英語的老友記之外我不看美劇……
2009-10-22 木 10:17:45 | URL | 三月 [编辑]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