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終點——章七
這個……雖說前面一半是早寫好的了
但是……
明明不在寫文狀態的呀呀呀呀呀
為毛還是把後面的補完了……
因為此文是受“某人”影響的
所以原本有一半幾率會出現H的本章非常之純良了……

嘛……
還是純良好呀……

(俺現在處於非寫文狀態但是非常想寫文看文的狀態啊啊啊!!!痛苦啊啊啊啊!)
-------------------------------------



章七


“你們說找不到是什麼意思!?”

軒轅靜雪對待下屬一向和善,此時卻勃然大怒,從來微笑的面容甚至趨向扭曲。

“三月先生的馬太快,我們實……實在是追不上,他要我們自行行動,我們想既然是追城主大人而去,應該會和城主大人在一起,沒想到……”

幾名被軒轅嘯月下令保護三月的兵士瑟縮成一團,現今全然陌生的少主令他們不解亦更加懼怕。

“住口!城主的馬豈是一個不會武功不擅騎術之人能追上的!分明是你們失職的開脫之辭!”

“少主大人!真的不是啊!”

見軒轅靜雪之態,之前一直沉默的軒轅嘯月邁出幾步來到兒子身邊,按其肩頭示意冷靜,並說些安慰兵士的話。正說時,下人通報蘭和千影求見,欲尋其主。

兩人進入大堂見到這般情景便知事情不妙。軒轅嘯月問二人是否去三月有可能去的地方找過,蘭看著軒轅嘯月,溫潤嗓音淡然道:“三月說要用他親手獵來的獵物作為謝禮送給城主和夫人,以答謝幫助建分店免地稅之情。他現在只該在這裏。”

“馮總管取我的馬來,眾人帶上火把信號彈隨我搜山。”沒有思考的間隙,軒轅嘯月一聲令下,帶領比圍獵人數多出數倍的人馬進山尋人。


待人馬出動已是深夜,本該漆黑的崇山峻嶺此時卻如被火點燃一般,大隊人馬穿梭於山石林木之間,叫喊聲此起彼伏。

軒轅城主與少主一起,從來鎮靜的面容開始漸露擔憂之色,而少主軒轅靜雪則焦急非常,不停喊著三月的名字。

正找尋時,天空中突有紅光爆射,“是信號彈,找到了!”軒轅靜雪大呼,即刻向信號彈射出的方向奔去,軒轅嘯月緊隨其後。

軒轅靜雪的輕功不差,很快便到達眾人包圍之地。只見三月昏倒在地,右腳被斷木壓住,隱有血跡。

“三月!”瞬間奔至三月身前,軒轅靜雪推開斷木的同時竟一掌將其擊得粉碎,爆裂聲響與軒轅靜雪的呼喚令三月緩緩蘇醒,一臉迷茫地看著眾人。“靜雪……還有……”他慢慢轉移視線,看到站在一旁,返回平常面容的軒轅嘯月,“叔叔……?”

“還好你沒事……還好你沒事……”一把將人抱在懷裏,軒轅靜雪口中喃喃,卻引來懷中人一陣輕顫。

“啊……”

“怎麼!?”軒轅靜雪緊張道。

“我的腳……”三月看了看自己尚在流血的右腳,心下暗道:不是吧,居然這樣……天啊……

“別擔心,我馬上帶你回去醫治!”點住三月右腳穴道止血,軒轅靜雪將人抱起,縱身一躍坐上下屬的馬,向其父示意。

“眾人辛苦了,回去吧。”軒轅嘯月亦上馬,與靜雪義弟等人先行回城。


“唔……”

長孫骨小心地處理傷口,三月半靠床背,強忍疼痛的同時看向站在離床兩步的軒轅城主。

“真是不好意思,麻煩大家了。”

“這種時候客套話就省起來吧。”軒轅靜雪坐在三月身邊,雙眼盯視著長孫骨的雙手。

“以後遇到類似情況不要單獨行動。”這是三月清醒後,軒轅嘯月說出的第一個句子。他沒有想到,三月在聽到此句之後面露怒色,其後低沉一語:“丟的馬我會以加倍價錢賠償。”

軒轅嘯月皺眉,“我在說你的安全!”

“人生總是無常。”三月露出只有軒轅嘯月能讀懂的鄙夷神色,“人活在世,不怕無常,只怕遺憾。”

在所有人皆注目於那一片血污時,三月與軒轅嘯月於沉默下對視。最終,軒轅嘯月別開目光,三月再一次失望,就算憤怒亦無用。

“小三,我要用刀剖開皮肉放出淤血,你忍耐一下。”長孫骨拿出匕首,示意三月做好心理準備。

“我沒問題,麻煩你了。”三月現出一抹慘笑,雙手抓住床單。

雖然心有準備,可當刀尖入肉,三月還是低低地呻吟出聲,他咬住下唇,雙手緊緊抓住床單,額頭上很快浮現一層細密汗珠。就在下唇即將被咬破時,一旁的軒轅靜雪突然把住三月的下顎,低頭吻上了他的唇。

太過突然的動作讓在場所有人都驚愕不已,長孫骨甚至忘記注意淤血,而三月亦完全呆住,他任靜雪的舌探入自己口中,緊抓床單的雙手下意識地抓住靜雪的手臂。

“長孫!”就在所有人仍訝異時,軒轅嘯月大喊一聲,對方猛然驚醒,見流出的血液再無青紫,連忙將傷口清理乾淨,上藥包紮。

“那個……小三……我給你用的是我配的創傷藥,絕對不會留下疤痕。”收拾完畢,長孫骨趕緊站回到軒轅嘯月身邊,以眼神探查三位兄長的意思。

軒轅靜雪放開人,他看著三月微微咳嗽著,驚訝神色未退,終成對視。沉默中他抬起手撫上三月的額頭,溫柔的力度,溫柔的話語。

“有點發燒呢,今晚就睡在這吧,我好照顧你。”

“少主,讓侍從來就好了,你也要休息呀。”柳徹這樣說著,沒有發現他身旁的愛子眼中有著莫名情愫。

“不,我來就可以了,讓侍從們都去睡吧。”軒轅靜雪轉過頭,明明是溫和笑容,卻給人以不得抗拒之感。“蘭和千影也是,辛苦你們了,放心,我會照顧好三月的,請先回去吧。”

“是。”蘭和千影躬身行禮後即和其餘侍從們離開,只留下幾位幹部,和就連一向豪爽也不知此時該說什麼,只揪住丈夫的衣袖,尷尬笑著的尹蓮翩。

“既然如此我們先走了。”依舊面無表情,軒轅嘯月帶領眾人離開了少主寢室。


再回來時,軒轅靜雪端著一盆熱水,放到床邊,亦一併將暖爐移近。

“藥正煎著,很快就好,我先給你擦擦身,等吃了藥你就睡,父親曾說染上風寒最重要的就是休息,這幾日你都要好好休息知不知道?”

“嗯……”三月緩緩起身,“真是麻煩你了……”

“再說這種話我可真生氣了。”一邊說著,軒轅靜雪擰幹泡在熱水中的毛巾,“把衣服脫了吧。”

三月驚訝抬頭,下意識的更拉緊被子。“不用了!我自己來就好……”

看對方模樣軒轅靜雪忍不住輕笑出聲,其後道:“怎麼?你可比我年長呀,男子漢大丈夫難道還像姑娘家一樣害羞不成?”

“那……那個……不是……”

“哦?那是什麼?”

“那個……那個……”完全語塞,三月乾脆低頭不去看軒轅靜雪似乎單純等待答案的面容。然想起軒轅城主轉身離去時的冰冷,他慢慢解開衣扣,大衣與內裏一同被扒落,白皙細弱的身軀一覽無餘。

軒轅靜雪說著諸如小心注意多休息之類的話,語氣像深交多年的摯友,又似結髮長時的愛人。三月默默聽,默默感受毛巾擦拭身體的觸感,燭光暗淡飄忽,遮掩了水汽蒸騰,卻無法冷卻緊貼之人的溫度。他看著靜雪的手逐漸下移,褪下他的裏褲,即便是全身赤裸,溫柔擦拭的手卻無一絲異常,連眼神亦自然得仿佛這一切皆是天經地義。當三月看到靜雪擦拭傷口周圍時小心翼翼,雙眼流露出心疼憐惜,他突然想到,是否能有一天,軒轅嘯月為他露出這般神情。

將被子蓋好後軒轅靜雪取來湯藥,遞給三月前還吹了吹,並喝一小口試會不會燙。等三月將藥喝完他便吹熄燭火,坐在床邊的椅子上。

三月要他去睡,軒轅靜雪說等你睡了我自然會睡。三月堅持不讓靜雪這樣坐一夜,對方卻再次摸上微熱的額頭,微笑說不用管我,我自然不會委屈自己。

黑暗加重靜謐,三月蜷縮在被中,聽身旁那道輕緩的呼吸音,於腦中勾勒軒轅嘯月沉睡的側影。




待續
終點 | 11:22:27 | 引用(0) | 留言(4)
留言
No title
是我的错觉么?怎么在BO上看就会觉得字多了?一篇幅了~
2009-11-02 月 11:01:25 | URL | 老关 [编辑]
No title
因为BO的字小~版面也小~
是说
你的名字怎么回事……
为了配合我的突然感慨么……
(还挺可爱……)
2009-11-02 月 12:36:10 | URL | 三月 [编辑]
No title
啊?不是,因为有些人觉得这样叫更符合我大叔?的形象(我觉得根本是懒的打啸月俩字)所以我近一年犯懒时候也用这个…是吧?挺可爱的。
2009-11-02 月 16:12:36 | URL | 老关 [编辑]
No title
……鄙视你鄙视你鄙视你……切……
2009-11-02 月 22:19:14 | URL | 三月 [编辑]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