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終點——章八
為什麼……
究竟為什麼……
究竟為什麼我無法不更這篇啊啊啊!!!!!!
著魔了啊啊啊!!!!!!!

瘋了瘋了……
要瘋了………………

------------------------------



章八


長孫骨擅醫理,有他的藥三月恢復得很快,翌日退燒後,他便向也不知在何時醒來,一直靜坐己旁的軒轅靜雪告退,返回宮中居處。

黃昏時分,三月半臥在床翻看賬簿,雖聽到極輕緩的腳步聲,還是裝作專心閱讀的樣子。

於是當軒轅嘯月推門而入,三月驚喜的笑臉便格外醒目。

“叔叔!”

軒轅嘯月步入屋內,將手中藥品放上桌。他看著三月歡喜的笑容,挨近床邊。這不是他第一次看到三月在一些事情發生後仿佛記憶空白一般的笑顏,也許因為這樣,在內心深處他總是對三月隱有戒備。

“我拿了些上好藥材來,恢復得如何了?”

“謝謝叔叔。都沒大礙,只是傷口有些發癢,長孫說這是癒合的關係,不用在意。”

軒轅嘯月“嗯”了一聲,他本沒想探望,而讓他前來的唯一目的卻因猶豫而醞釀在嘴角。他想嘲笑自己為何變得如此不乾脆,卻不得承認原因。“軒轅城不似京城,凡事要以自身安全為上。”話說出的同時,他便如預想中的看到三月滿懷期待的眼神瞬間黯淡,並添上一股怨怒。

“我是走南闖北多年的人,用不到你這樣刻意強調。”

頭微垂,目光在遊移後凝然,軒轅嘯月盡可能地誠懇道:“靜雪既對你有情,你有意便罷,若不然,望你能直言相告,以免他……”

“相告什麼?”

軒轅嘯月沒想到三月會打斷,亦沒有想到乖巧面容下的暴怒是如此攝人心魂,他愣愣站住,看三月側趴過身怒視於他,用清冷嗓音似自暴自棄一般怒喊。

“難道你要我告訴他我在他身邊的唯一目的是為接近你!?難道你要我告訴他我對他從不拒絕只為你能看我一眼!?難道你要我告訴他我愛的是他的父親!?只有他的父親!”

軒轅嘯月只是愣在那裏。三月喘息著,等待。
“我還有事,先走了。”似乎突然想起什麼,軒轅嘯月麻木地轉身離去,他聽到後方有一聲急促的呼喊,他能想象出三月掙扎著伸出手的樣子,但他的腳步卻沒有半分遲疑。

關門音結束時,手中賬簿已被攥成一團。左手緊緊按住身旁黑刃,三月終也忍耐不住,右臂猛揮,一本厚厚的帳冊便於拋出的瞬間爆裂粉碎,細微碎紙像白雪般於他重而平靜的冷顏下悠悠飄落。

蘭與千影相繼推門而入,看到一地碎屑與床上垂目之人的暗影,便知軒轅嘯月走前發生何事。蘭拿起桌上藥材看了看,調侃道:“這可都是極珍貴的藥材啊,只一樣就價值萬金,你這點小傷哪至於用上這般珍貴的藥品,說明他還是挺關心的呀。”

三月依然手握黑刃,冷冷道:“那是為了他兒子,沒有靜雪,我於他什麼也不是。”

向來沉默的千影靠住牆壁,突然開口:“也許這方法唯獨不適合軒轅城主。”

“也許吧。”三月隨意應承。

“哎呀哎呀小三不要沒信心呀,對方畢竟是有家室的人,難些也不奇怪嘛。”蘭放下藥材,第一次說出如此寬慰言語。

“哈!”不屑輕哼,三月下床同時將長刀別回腰間,“裝什麼清高!蘭,千影,我們來此已經大半年,不能繼續耗下去,決定了,如果一個月後結果不變,我們就回去,宣告任務失敗。”

“喂!”蘭一手拍桌,千影亦走出幾步來到三月身旁。“你考慮清楚。”

“這有什麼可考慮的,失敗就是失敗,凡事總有第一次麼,也許……這樣我就可以結束這一切了……”

“有沒有彌補的方法?”千影自問自答道,“刺殺?”

“呵呵……不需要命令,我第一次如此想殺一個人。”穿好黑絨長袍,三月推門緩緩步入院落,仰望青空流雲,“忍吧……忍……然後……真忍不住了,那就血洗軒轅城!”


午後的陽光明晃和暖,尤在冬日引人絲絲倦意。三月靠坐樹下,靜賞滿園紅梅綻放,雖無白雪映照,斑斑紅豔亦令人陶醉其中,一時忘憂。

忽來風急,朱紅飄擺,紅雪漫天。三月緩緩垂目,將懷中黑刃上的梅瓣放入手掌,放它再隨風去。刀仍是一樣的刀,三月靜靜端詳這把如女劍般纖細流長,亦如深潭般漆黑陰冷的黑刃。“侍君。”輕輕地,他下意識地念出,念出這把刀的名字,念出曾經過往,念出自己是誰。然後黑瞳返回紅海,隱入風景。

有人踏紅雪而來,勒馬駐足,微笑傾身,擋下半分醉意。

“喂,還想染上風寒嗎?”

猛然警醒,頭未抬起,只見一隻手撫過耳際,摘下一點梅紅放於掌心。“靜雪,你怎麼騎馬來了?”三月摘下兜帽,柔軟黑髮隨風微拂。

將手中梅瓣拋入空中,軒轅靜雪笑道:“一是探望,二是相邀。如何,腳傷怎樣了?”

“沒問題了,只是還不能行動自如。相邀是?”

“父親和寒山老鬼的生死決就要開始了,要不要去看?”

“什麼!?”三月聞言大驚,“生死決?要決出生死嗎?叔叔會不會危險?之前他怎麼都沒和別人說?”

“父親一向如此,有人找他比武決鬥是極平常之事,若是單純請教,就在城內較場比試,若是尋仇決生死,則在比之前圍獵更遠的封雪峰去,那裏終年風雪封山,埋屍體也比較方便。”

“也不能連家人也不說呀!”

“說了啊,他都是在決鬥前一刻才說的。他和母親午睡完穿上衣服就說去封雪峰,大家都習慣了。”

也不知道為什麼,三月覺得自己氣得牙根直癢癢。“我要去看!”

“好。”靜雪甜甜一笑,伸出手,示意三月上馬。

“我也可以騎馬去……”

“傷口還在癒合,你覺得呢?時間緊迫,萬一我們還沒趕到父親就贏了那可是什麼都看不到了。來吧。”

“嗯……那……麻煩你了。”慢慢伸出手,隨之搭上,三月感到一股柔和力道將他包覆托起,再回神時,他已靠入靜雪懷中。

“坐穩,我要加速了。”

鞭策身揚,騰飛萬里,伊人在懷,扶韁且行。


狂風呼嘯,冰雪不絕,銀白之中兩點人影對立,另有一隊人馬靜於外圍,正是其餘軒轅三傑,柳霧與尹蓮翩。

“趕上了,看來父親仍在勸說呀。”

“可不是麼。呦,三月也一起來了呀。呀,真親密。”柳霧過來一頓調侃,其餘眾人亦紛紛側目。

“兒子和小三來了啊。”尹蓮翩對其子的選擇已釋然,看到親密動作也不再在意,仍是一派豪爽之態。“小三的傷口怎麼樣了呀?”

“勞煩叔母惦念,好很多了。”三月恭敬頷首道。

“怎麼,還沒開始嗎?”

“還不是你爹老毛病又犯了,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退一步海闊天空之類的說半天,真是的,也不想想真能聽進去的不就不來封雪峰了麼。”

“叔母,對方是什麼人?”

“韓山老鬼,你知道韓山七鬼麼,兄弟七個以韓山為據,仗著武功高強燒殺搶掠無惡不作,正義之士屢屢圍攻不敵,於是請來嘯為民除害,以嘯的功夫自然是不在話下,七個殺剩下一個,也就是這個老大韓山老鬼,當初被他脫逃,這些來一直揚言為兄弟報仇,喏,這不就來了麼。”

“原來如此……”眼神移去,三月打量這個膽敢向軒轅嘯月報仇的韓山老鬼,標準江湖打滾之人的粗糙裝扮,長相也是兇神惡煞,此時大刀在手怒目圓睜,滿目殺氣。這邊軒轅嘯月剛剛放棄勸說,雖決心應戰,卻神態自若,一派輕鬆。

風雪中,人影漸漸模糊。

“叔叔……”

不知為何,三月喃喃出口。不知為何,軒轅嘯月側目,因見懷抱之景一時失神。而那瞬間,刀尖已進至身前。

“叔叔小心!”

三月第一次得見曉風殘月出鞘,那一瞬的冷冽他想他這輩子也不會忘記。

眾人回神時,韓山老鬼的頭顱已滾落在地,而當身影清晰,曉風殘月回鞘,那沒了頭的身軀也倒下,與頭顱一起漸被粒雪覆蓋。

“啊呀,父親從來都不一招至命的呀,怎麼這次換了風格了?”

“欸?欸?”三月仍暗暗驚訝之時,旁邊卻傳來諸如“好歹也打上個十幾招讓我們過過眼癮”和“真是白爬山上來了”之類的言語。他不明白,從韓山老鬼的進招速度看,那人分明是強敵,難道軒轅嘯月真就如傳聞一般已達頂峰之境?真就是天下無敵?

“我本想再給他一個機會……他能為兄弟情義拋捨性命,也算一條漢子。”又看了看屍體,囑咐埋葬之事後軒轅嘯月便獨自騎馬歸行。眾人知他心神有異,也不多話,任他而去。

三月將兜帽更壓低,他遙望那漸漸隱入風雪的背影,不知那背影的主人此時與自己相同,心中茫然。




待續

終點 | 05:37:26 | 引用(0) | 留言(1)
留言
No title
唉……
2009-11-06 金 13:00:25 | URL | 老关 [编辑]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