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終點——章九
我要突破不在寫文狀態的窘境啊啊啊!!!
要突破要突破要突破啊啊啊啊!!!

老子是不更新會死星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想不到……
那麼多寫了一半的坑……
結果居然是更了這個……
從頭寫的呀……哎……

-------------------------------------



章九


遙望無限延伸的黑暗,仿佛絕望無限延伸。
每當靈魂瀕死,一點燭火都會出現,暖光照上凍僵的臉頰。
那微弱光亮並沒有帶來溫暖,真正驅走寒意的,是那溫柔笑容。


“怎麼還不休息?”

軒轅嘯月將燈籠更靠近人影,被凍得通紅的臉頰便更加明顯。

“我喜歡在這裏坐坐。”

三月微笑回答,更拉緊黑袍的同時還不忘加上句,“不要用風寒剛好趕我走。”

面對看穿心中所想的笑顏,軒轅嘯月一時語塞,此時情景便如商隊歸來的那夜相同,同是靜坐宮頂之上的等待,同是提燈而來後的對談,軒轅嘯月想,此夜,最後情景是否會再現?

“叔叔,你在想我會不會像上次一樣突然親你吧?”這樣說著,三月甜甜微笑,身體更靠近暖源。

原就語塞的軒轅嘯月聞言更是一頓,他想,他是否希望三月如此做。隨後,他驚訝他居然會有這般疑問。

在人張口前,三月再次搶先:“叔叔,又要說不要胡鬧了嗎?”手慢慢抬起,覆上了執燈的手。“你應該已經知道,我不是胡鬧了吧。”

等待回應之時,手亦離開。

等待了很久,靜默之人極輕極輕地,發出一聲“嗯”。

三月也習慣了這樣似乎冷淡的回應,別過頭,他重新望向遠方,無限黑暗的延伸。

“今天是我第一次看到你動武呢,原來你真的很厲害,不是江湖謠傳啊。”

“我沒想到你會來。”這城,這景,這黑暗,軒轅嘯月已看了幾近一生。如今他依靠手中微弱燈火,看著黑暗下散發淡淡憂鬱的人影,竟是如此清晰。

“我不來,結果會不同嗎?”

軒轅嘯月想起韓山老鬼狂吼復仇的面容,想起鮮血飛濺的刹那。“……不會。”

“嗯……”三月又再微笑起來,“我想也是。”

軒轅嘯月依然安靜凝視,呼嘯風聲與旗幟翻動的聲音不斷迴響,然一切聲音卻皆因那清冷嗓音下的細弱呼喚停頓。

“叔叔。”

“嗯?”

“講講你以前和長孫他們遊歷江湖的事吧。”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再說江湖生活打打殺殺,不全是趣事。”

“講吧,我想聽。”

“……好吧。”軒轅嘯月抬手按上三月的手腕探脈,確定對方病癒後便開始講起年少之時軒轅四傑闖蕩江湖的經歷。

他們一個講,一個聽,時而歡笑,時而憂鬱,時而感傷,時而憤怒。直到軒轅嘯月以太晚必須休息為由結束,並答應三月,明日繼續。

接下來的每晚,三月都會在軒轅嘯月登城巡視時出現在那座宮頂,迎風靜坐,望著無限延伸的黑暗,等待那一點微弱燈火的來臨,靠近。在喊出一聲“叔叔”後,延續故事進行。

半個月過去了,那夜,軒轅嘯月望著三月離去的背影,他突然發現每晚與三月相會,交談已經成為他的習慣。而當他發現,每天生活在各方壓力與枯燥城務下的他唯一期待的,他的唯一慰藉是夜晚與三月相處的短短幾個時辰時,他腦中的警鐘被徹底敲響了。

今夜的暴雨來得突然。

深冬的雨水像冰刃一般,打在依然等待的三月身上。衣袍已然浸透,視線也漸漸模糊,寒氣於周身騰散,愈發艱難的呼吸讓白氣的出現愈發急促雜亂。

已是將近天明。

漆黑暗夜因為暴雨而清明起來,三月抬起頭,任雨水打在臉上,額前黑髮遮蓋雙眼,遮蓋一絲堅持。

不知又過多久,眼前所見是一把傘內的樣子。

三月瞬間轉身,伸手抓住腦中身影。

“我不是他,放手。”

伴隨冰冷話語出現,羽慕的冰冷面容清晰起來。

“怎……怎麼會是你……”

羽慕看著驚訝中緩緩放開手的三月,依然是冷言:“城主不會來,你們的夜晚相會結束了,這是他本人的意思,我只是轉達。”

“為什麼……”下意識地低喃,這是此時三月唯一能說出的句子。

“三月,不管你有什麼目的,我不會讓你傷害大哥,傷害這軒轅城一分一毫!你已經得到夠多了,停止吧。”

油傘被放置在腳邊,羽慕轉身離開。暴雨依然持續,三月癱坐在那裏,不知道望向哪,不知道在看什麼。身旁的傘漸漸被風雨卷起,最終摔落在城外荒野。

在油傘破爛散架後不久,三月終於慢慢起身,離開他已然熟悉的地方,展開笑容。


驚雷爆響,柳霧瞬間睜眼,驚見人影而運拳防禦之時,黑影向前,進入月光照射的範圍。

“柳霧,是我。”

待人完全顯現,柳霧亦是完全清醒。“三月?你,你怎麼會在這?這種時候來,是有急事?”揉揉眼睛,柳霧將人看清。

“啊……我來找你……”微笑著,三月挨近尚迷茫的青年,脫下因浸滿雨水而濕重的長袍,一指挑上單衣領口,露出大片前身。

柳霧已是完全呆住,他驚訝三月的詭異笑容,驚訝他全身濕透冰冷,最驚訝的,當然是他現在的動作。

“喂三月啊,你……到底是怎麼了……你該不會是要……和……和我……”

“呵……”爬上床,三月貼近柳霧,幾乎就要吻上他的唇。“怎麼,不行嗎……”

雖沒有碰觸,柳霧卻能感到三月身體的冰冷,寒意仿佛是自骨髓發出。水珠不斷掉落,染濕被褥,與敞開的白衣。

“不管你出了什麼事,我只是不喜歡被利用的感覺。”話才出口,柳霧就感覺到一股冰涼附上他的前胸,脖頸亦隨之被抱住。“喜歡靜雪的,是你吧,柳霧……是你……”

驚訝終在甜笑親吻下消失,冰冷身軀被火熱包容。


“柳霧!柳霧!你又到哪鬼混去了!二叔和三叔都要被你氣死了!”帶著等待長時卻見不到人的怒氣,軒轅靜雪一路進至柳霧房外,“你還在睡是不是!?給我起來!”聽屋內沒有回音,一氣之下軒轅靜雪推門而入,眼前之景讓他徹底愣住。

只見三月未著片縷,依偎在柳霧懷中,身上到處都是歡愛過後的痕跡,與床單上大片猩紅對應的,是自股間蜿蜒的血線,與依然明顯的濕漬。

兩人被吵醒而起身時,軒轅靜雪的手已經按上腰間彎刀。

“靜……靜雪……不是你想的那樣!你你!你聽我解釋!”慌忙用被子蓋住兩人裸體,柳霧並不知他此時和將來該說什麼。

無視身體的疼痛,快速伸手攔下柳霧,三月神情堅定,看向面上無波,手卻緊抓刀柄的軒轅靜雪。“靜雪,和柳霧無關,是我主動找他。”說完,準確說等他看到軒轅靜雪的手離開刀後,他便昏了過去。

軒轅靜雪摸上三月的額頭,是燙手的熱度。柳霧想起三月來時渾身濕透,加上那股寒氣,應是淋了很久的雨。顧不上別的,軒轅靜雪脫下外袍將人裹緊,讓柳霧速請長孫骨。

三月被軒轅靜雪抱在懷裏,回到他的居所,很快長孫骨便到達醫治。他沒想到他竟然會高燒不退,昏迷不醒,也沒想到他這一睡就是五天五夜。





待續
終點 | 08:03:34 | 引用(0) | 留言(3)
留言
No title
啊……总之我很喜欢。[喂喂]
2009-11-23 月 12:48:32 | URL | 老关 [编辑]
No title
無論如何都想打你
2009-11-23 月 13:34:08 | URL | 三月 [编辑]
No title
…想你的一切。
2009-11-23 月 17:20:41 | URL | 老关 [编辑]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