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孤憶夜店(副標:衝啊!霹靂倒貼團!)——章四十五
嘛,沒想到這麼快就能再次更新這篇
神奇了

小餅乾你給了我靈感啊……

-------------------------------------------------------------



章四十五


“我在利用你。”

血腥味已被藥水的味道覆蓋,急救室的陰冷被隔開,無法挨近彼此對視的身影。

“錯,是互相利用。”

唇再次交疊,約定生成。


風之痕站在巨大的玻璃牆前,越過玻璃上的倒影,看著下方被各式光芒籠罩的都市夜景。他維持這樣的姿勢站了很久,直到身後傳來一聲微弱的呻吟。

殷末簫感到有一滴淚水自左眼滑落,而他仿佛被那滴淚牽引,漸漸地又回到這個世界。

“做夢了?”

風之痕冰冷低沉的聲音飄過,讓殷末簫更感到幾分真實。“嗯,我夢到……所有人的願望……都會實現……”

把此句歸為囈語,轉身走到床邊,風之痕按住尤然無力的手腕探脈,確定一切正常後又走回玻璃牆前,“你記住,一步蓮華不在了,再受重傷就去死。”

“會小心。”雖是面對背影,殷末簫還是認真地微笑點頭。

“慕少艾徹查了你的左眼,沒有任何異常,我也感覺不到什麼,沒有辦法了。”

“嗯,多謝你。”

“左眼這個,是意料外?”

“是。”隔過幾秒,殷末簫下意識地抬手撫上自己的左眼,亦下意識地開口,“除了這個,其它全部都在你意料之中吧,利用我,就像利用月才子一樣。”

風之痕沒有轉身,只是淡言道:“我說過,有些事情只適合聖母去做,對你而言,這是互相利用吧。”

“確實,你太瞭解我。”殷末簫有些苦笑,“一步蓮華多次動用能力,必然會比襲滅天來更早死亡,他一死,魔心不可能改變的襲滅天來就再無牽制,當然你也沒自信能完全壓制襲滅天來,所以你讓我去,你知道我們必然相合,也知道我會在確定無其它方法後認同你,讓襲滅天來與一步蓮華同時死亡。其實,襲滅天來早就知道一步蓮華和你的共識,最後我的出場,也只是讓本就沒有選擇的他甘心而已。”

“所有人心知肚明的東西說出來沒意義,襲滅天來死了,對我而言這就夠了。”

“是啊……對你而言這樣就夠了……”殷末簫瞟過略顯朦朧的白色,微仰起頭,自言自語般說道,“事實上,一步蓮華,你,還有我,自以為將襲滅天來逼到絕路的我們,都是在被襲滅天來保護著啊……”

風之痕維持沉默,他自玻璃的倒影看到殷末簫未曾改變的笑容,最終他轉身,想要去扶試圖第二次站起的教祖,卻被自然地躲開了。

對於殷末簫的躲避風之痕沒有任何回應,他從衣兜裏拿出那把刀柄示意,“把這把刀的所有相關資料給我。”

“時間有限,這是唯一的成品,沒有備份。”

“只要資料就夠了。”

“等研發部把所有相關資料整理好後我會讓無名拿給你。”殷末簫站起身,看向一旁玩笑似的問道,“可以問是做什麼用麼?”

風之痕隨即冷言:“你不需要考慮。”

殷末簫擺了個“果然是這樣啊”的笑容,開始向門口走去。“那麼我走了,無名該是等在門外吧。”

“一步也沒有離開過。”風之痕無視掉滿佈血跡的床單,走回玻璃牆前。

打開門之前,殷末簫的溫潤嗓音再次響起。

“你認為如果黑衣和白衣看到你現在的樣子他們會做何感想?會做出什麼?不久前洛子商和我聯絡過,他就要回來了,屆時你又要如何向他解釋?”

房門關閉後,空間瞬時回歸冰冷和靜謐。風之痕依然站在那,讓一切歸於停滯。


百朝臣對談無欲說:“我看到了哦,你摸了骨簫大姐的胸部吧!”

在談無欲做無語狀時,百朝臣又說:“不用狡辯了!我看到了哦!你還偷看骨簫大姐的大腿!”

因為流言出於百朝臣,不到半日整個孤憶就上上下下傳了個遍。

眾人聽到後的反應也各式各樣,以下為部分總結:

蒼的版本:“不愧是月才子,請加油,我看好你。”

劍雪的版本:“再去摸一次吧。”

尹秋君的版本:“呦,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

白無垢的版本:“骨簫大姐嗎?可以理解呢。”

慕少艾的版本:“呼呼,生活當然是需要調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宵的版本:“胸部?為什麼要摸胸部?大腿?大腿裏藏了什麼?”

殷末簫的版本:“不是犯罪吧?”

風之痕的版本:“……”

流言居然傳到風老闆那裏,連正巧要離開的殷末簫也聽到,談無欲忍了;每個人見到他都猥瑣笑做出“Good Job!”的手勢他也忍了;可是骨簫穿著高叉緊身旗袍向他拋媚眼放電並挺胸嫩聲喊“親愛的小無欲呀呀呀呀”,他,不能忍了!

於是他拉住百朝臣告訴他真相是這樣的:上午他和螣赦兄弟去找骨簫拿樂器預購表,誰知正說話時赦生懷裏的雷狼被骨簫身上的香水嗆到,意外暴走波及四周,自己一個重心不穩正好倒向面前的骨簫,本來以當時兩人之間的距離他可以什麼都不碰而重新站穩,可是骨簫突然向前走出一步,於是他的手就正巧按在了她的胸部上。至於大腿,是因為當時太尷尬想轉移視線,誰知低頭卻是對上裙子外面的大腿。

百朝臣聽了之後很天然地說,“所以說哦,你果然就是摸了嘛。”

默默攥拳的談無欲想他早晚會撕了百朝臣,既然是早晚,不如提前吧。

然後百朝臣又說:“談仔啊,其實你摸的不是胸部,是寂寞吧?”

於是談無欲真的差點撕了百朝臣。

506內開研討會討論如何快速平息流言,百朝臣一邊摸著紅腫的臉頰一邊繼續天然屬性說道:“不是有句話叫流言止於智者麼,談仔你不做任何反應就好啦。”

剛從“親愛的小無欲呀呀呀呀呀呀”死裏逃生的談無欲於是再一次差點撕了百朝臣。

撫著兩邊紅腫臉頰的百朝臣乖乖坐表示不會再插話後沒多久,劍雪突然拍手,做恍然大悟狀向談無欲道:“約會吧。”

……

在經歷了一番“你確定你不是想惡搞我麼”與“信我者永生原地復活HPMP全滿”的眼電波交流後,談無欲決定聽取劍雪的意見,找人約會。

但是找誰約會談無欲卻完全沒有方向,就在大量名單被一一否決之後,蒼適時提議,不如按土方法,和出門第一個見到的人約會,至少是有緣。

百朝臣大喊“這個好!有趣有趣!”時談系必殺死光眼波瞬間發射,百朝臣頓時禁聲HPMP銳減至1。

劍雪看了看始終淡笑的蒼,順便撫摸百朝臣使其HPMP返回安全值後手指向門,“就現在吧。如果開門沒有遇到人,就坐電梯,還沒遇到,就去大堂。”

其實談無欲是抱著無聊玩笑的心情去開門的,只是他沒想到,在門被打開後,一名身穿學生制服的少年就站在他眼前,那少年看到人先是驚訝,隨即高興叫出:“談叔叔”。


孤憶夜店 | 11:08:32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