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終點——章十一
想不到,又把一章的內容分開了
下章內容本該是這章的……
不過這樣一來下章可以加料了……
哈哈哈哈哈……

好困……
--------------------------------------------------------------------



章十一


在人馬紛紛抵達封雪峰後,三月突然想到,這漫天風雪,就如與軒轅嘯月初遇的那夜相同,一始一終,倒也契合。他沒有用內力抵禦冰寒,而是靜靜佇立一方,寒氣凍僵手指,髮梢結滿冰晶,遮蓋大半面容的黑絨兜帽上也圍起一層白雪,使單薄暗影更加融入狂亂銀白。

踏雪聲低緩沉重,軒轅嘯月一步一步登上峰頂,一點一點看到靜默身影。

自四周而來的紛紛議論之中,三月聽到前方傳來軒轅嘯月的聲音,似在勸說,似在疑問,更似沉默。於是在將人看清前,在踏雪聲停止時,口微啟,兩字“開始”伴隨白氣飄出消散。

無論多麼嘈雜的巨大聲響下,他們皆能如此清晰地聽到彼此話語。

刹那沖出,刹那進逼,一道寒影,一聲脆響,曉風殘月與侍君刹那交接,火光爆散後,四下寂靜。

軒轅嘯月看不到三月的面容,持刀的手不得不使出全力才可勉強與其僵持,他沒有驚訝,只是在暗蓄內勁的同時問出:“三月,你還有多少瞞我?”

內力再提,刀走偏鋒,只一個轉身下,百招已過。

曉風殘月處處被壓制,勉力對招的同時軒轅嘯月漸漸明白,三月是真的想殺他,每招每勢皆是出盡全力毫無保留。

雙刀的碰撞聲綿密不絕,明知與三月是生死決,明知與其交戰必須全神貫注,然此時軒轅嘯月的腦海裏卻滿是三月的容顏,可愛的,天真的,任性撒嬌的,淡淡微笑的,憤怒哀傷的,還有那一聲聲從未改變的“叔叔”。

圍觀的人們從驚訝轉為議論複起,他們讚歎想不到三月竟是可與當今武林盟主對招的高手,猜想這場對決發生的原因,預測這場戰的結果。有些人擔心,有些人看熱鬧,有些人借機領悟雙方武學刀法。軒轅嘯月聽著那些天馬行空的猜測,握刀的手漸漸攥緊。他憤怒圍觀的人們什麼也不知,憤怒如今這個想致他於死地的三月究竟有幾分真?憤怒在那些嬉笑言語包圍下的三月仍穩穩執刀,連飄飛的白雪都被殺氣渲染。

察覺對方內力猛提,三月再催氣勁,雙方同時揮掌,排山倒海之勢瞬間對抗,所站之地也因爆炸而開始崩毀。

“此地危險,還請諸位速速撤離!”長孫骨心感不對,指揮眾人撤到山下,軒轅靜雪抵不住母親與三位叔叔的命令,只得亦跟隨下山,唯獨蘭與千影做出與他人隔絕之態,留了下來。

“哈,堂堂武林盟主就這麼點本事?這樣可贏不了我哦,軒轅嘯月。或者……”力走刀身,腳尖點地,三月跳上崩裂的山石,順勢向下方砍去。“難道你到現在還看不起我,不出全力!?”

面對從天而降的磅礴攻勢,軒轅嘯月本可以輕功躲避,但他卻運上八成內力,舉刀抵擋。雙刀接觸瞬間山石盡碎,地陷三丈。軒轅嘯月沒有解釋什麼,他用了全力,因為他從不羞辱對手,他知道三月會懂,因為三月懂他。

無保留,無間隙,狠厲殺招疾走,快,快得只能依本能反應,絕,絕得連呼吸心跳都要停止。分毫之差便是血染,一絲力竭便是死境。

不知戰了多久,久到只能勉強維持站立,不知往來了多少回生死,腳下純白早已變為暗紅。

“為什麼還不死……為什麼還不死……去死!去死啊!!!”仿佛是壓抑後的狂吼,侍君杵地支撐,三月第一次真正看著軒轅嘯月,雙眼卻漸漸模糊。

軒轅嘯月知道如果他說對不起,結果必是招來三月的怒駡,但除了對不起,他不知他還能說什麼。

拼力積蓄最後一絲勁力的三月在想,難道自己真願為了虛幻的刹那放棄所有?現在的他,終究不是真正的三月。

力化刃氣的軒轅嘯月在想,其實他可以不是武林盟主,不是軒轅城主,不是一族之長,不知為什麼,面對三月時,他只是軒轅嘯月,那麼,也許,他也可以只是他的叔叔。

“最後一招,軒轅嘯月。”擦掉唇角血跡,三月放下兜帽,飄飛黑髮很快覆蓋上點點雪粒,“我必須殺你。”

“我不會留手。”昂貴藍緞之上滿是血色,使得梅花紋路更顯真實,軒轅嘯月緊握曉風殘月,真氣貫滿全身。

風雪亦因緊逼的殺氣改變方向,只是對視的彼此不知,這是一場無人想贏的死決。

風急一瞬,刀進一寸,以力推行,三月壓低身子,侍君化作一道銀芒直逼軒轅嘯月心口。

既是拼死之招,雙方皆無防禦放手一搏,此時此刻,軒轅嘯月反而什麼也沒想。

風有止時,雪有融日。

明明只是一步之隔,三月卻覺面前之人離他好遠好遠,遠得似不存在一樣。他沒有去看貫穿自己身體的彎刀,而是透過風雪,努力將人看清。

侍君刀尖離軒轅嘯月的心臟不到一寸,然就是這一寸,是他永遠猜不透的謎。“你輸在根基,拼內力,你終究略遜一籌。”

“輸就是輸了,何必追究原因為何。”有腥甜的東西湧出,惹得喉嚨發癢,三月微笑起來,是面對軒轅嘯月時一貫甜甜的笑容,他說,“叔叔,吻我吧。”

也許是太過驚訝,也許是沉醉甜美,軒轅嘯月緩緩俯低身子,然手未觸及,只感肩頭被拉住,那笑容挨近,隨即是柔軟觸感自唇傳來。冰雪似乎消融,化為片片軟羽,那一點溫度留下一絲腥甜,伴隨耳邊一聲輕輕的“我愛你”,無限延伸。

軒轅嘯月看到一滴淚水,那淚水滑過似乎幸福的笑容,他伸出手,卻無法抓住倒下的身軀。

“三月!”

雪花濺起的刹那,軒轅嘯月知道,心中有什麼在崩毀。他怔怔看著,尋到蒼白面容上仍清晰的淚痕。

曉風殘月仍握在手中,點點血滴爭相自銀刃墜落,圍聚黑絨之下。風吹醒了神智,在殷紅流淌擴大前,軒轅嘯月猛然撲到三月身邊,點住其周身六大要穴,止住血流,並運力護住幾近消失的心脈,將所剩無幾的內力全數運至三月體內,拼下一絲生機。

“放開他!”

蘭與千影奔至三月身邊,千影一把將軒轅嘯月推開,因受傷加上力竭,堂堂軒轅嘯月竟被這沒有運用內力的一推推出數步,再抬頭時,只感前方突來一道猛烈吸力,將他懷中的侍君拔出,也讓他又是一個踉蹌,血湧飛濺。

一把收回侍君,千影作勢就要出殺招,卻被後方一聲猛喊制止。

“千影!人還有氣!不得放肆!”

蘭精通醫藥,他心知軒轅嘯月剛才所做救下三月一命,而為了救三月,軒轅嘯月已然耗盡內力,此時殺他輕而易舉。然而決鬥前三月說過,不論決鬥結果如何,於他都是結束。

“三月需要內力延命,千影!”

“嘁!”收下起手式,千影向軒轅嘯月冷冷道,“你不配碰他!”說著,他舉起侍君,在用眼神將人殺了千遍萬遍之後,與抱著三月的蘭用輕功盡速歸城。


耳邊滿是讚歎言辭,軒轅嘯月聽不見,他告訴夫人自己負傷內力耗損甚巨,需要單獨一人運功治療,萬不可擾,說完他便撇下狐疑不已的眾人,將自己關在書房,閉目專心。

幾個時辰過去,血脈恢復大半,可軒轅嘯月卻無一時真正專注,他腦中全是三月的身影,他的笑他的恨他的淚,心口上的傷明明已經開始癒合,可他卻覺得那裏痛得徹骨,痛得讓人發狂。

“我喜歡雪。”

“叔叔你看,今晚有好多星星啊,真漂亮。”

“叔叔,我喜歡你啊,我喜歡你……”

“人活在世,不怕無常,只怕遺憾。”

“叔叔小心!”

“叔叔,又要說不要胡鬧了嗎?”

“講吧,我想聽。”

“叔叔,你打我?”

“叔叔,吻我吧。”

“叔叔……”

“我愛你。”

冷汗不斷滑落,抱元定力的雙手竟顫抖起來,真氣逆沖,軒轅嘯月只覺一口真氣倒提,頓時嘴中腥甜,一口鮮血吐出,好不容易重新積聚的內力全然潰散。等意識回轉,又覺雙眼迷蒙,無法視物,軒轅嘯月伸手去摸,卻是濕的。

“大哥!”

軒轅嘯月連抬頭的氣力也沒了,“誰?誰在門外?”

“是我,羽慕。大哥,我聽到你吐血了,是真氣逆轉嗎?”

“原來是三弟,放心我沒事,只是吐出胸中混氣。很晚了,你快去睡吧。”

“我守在這,也是個照應。”

軒轅嘯月很累,身體也好心也罷,然而他沒想到,想躲入睡夢的他竟一夜無眠。




待續
終點 | 10:48:19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