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孤憶夜店(副標:衝啊!霹靂倒貼團!)——章四十六
只能說
我果然擅長分章啊啊啊
……
又不得不把設想中的一章分為兩章了……
好長……好長啊……

約會還米完,回憶可能會提前
下章師兄也許醬油下~

---------------------------------


章四十六


蒼被公認為天生擁有超然之質君子之形,他的一舉一動皆讓人印象深刻,所以當十足紳士風度的敲門音響起後,尹秋君便知道門後之人該是那個西裝革履,雙眼微眯,時刻淡笑的蒼了。

門打開後,蒼向滿面戒備的尹秋君點頭,禮貌道出:“Buon giorno,早上好尹秋君。”

尹秋君看見這個和腦中畫面完全重合的笑容不禁眉毛一抽,無奈加本能反應的回之:“Buon giorno。”

“我相信在我們今天簡短談話的過程中你不會需要用到身後那個。”蒼加深了微笑,這讓尹秋君的頭皮更加發麻,他將手從別於後腰的槍上移到身前,也同時將藏於袖中的看家暗器,通體深藍狀如發簪的擲箭雲刃準備好。

“小紫,不請我進屋嗎?”

小時候昭穆尊因為蒼而生悶氣的時候,尹秋君會在他身旁,不近不遠的距離,孩子氣地說:“看那個眯眯眼,肯定不到三十歲就長魚尾紋!”現在他看著這個讓他頭麻加胃酸的笑容,更加認定自己的說法沒錯。

蒼走進屋,沒有請坐,沒有奉茶,只有一道“有話快說有屁快放你怎麼還不死快死快死給老子死透透的!”的淩厲眼神盯著他。他看了看尹秋君的袖子,心知親切笑容看來毫無效果,再看回濃眉下的藍眸,直奔主體:“尹秋君,其實,天玄令在你手裏吧?”


時間是早上九點,地點是位於商業街拐角的咖啡館,談無欲坐在外面的散座上,五分鐘前他拿出鏡子看了看一頭柔長黑髮和鄰家哥哥裝扮的自己,三分鐘前他看了看表,一分鐘前他瞥了眼過往行人。

“談叔叔!”

好像有人在很早以前這樣叫過自己,很多很多次,可自己怎麼就是記不起來呢。談無欲抬起頭,看到被厚實大衣包裹的素續緣,圍著很長的圍巾,微長短髮,雖是標準的中學生模樣,卻因為那道漩渦眉和圓融臉龐給人以超出其實際年齡的成熟世故。

“真是對不起談叔叔,等很久了嗎?”

“沒有,我也只是剛來。”談無欲柔聲說道。

素續緣伸手摸住談無欲面前的咖啡杯,他低下身子,壓低聲音,有些壞壞地說道:“杯子這麼冷,看來續緣讓談叔叔久等了,真真抱歉。”

果然跟你爸一個德性!談無欲這樣想著,嘴角卻掛起微笑,“今早很閒,正好最近也沒怎麼出來走動。”

“哦,是因為閒啊。”哦音高挑,素續緣故做遺憾道,“我還以為談叔叔很期待這次約會呢。”見談無欲一愣,人又道:“我可是很期待呀,一直都……”

談無欲突然回想起昨天見到素續緣的場景,一個十二萬分之驚訝,一個十二萬分之高興,於是一個十二萬分之疑惑問:“你怎麼來了,你一個學生怎麼能進來這種場所?”一個十二萬分之天經地義回答:“學校放假就來看談叔叔嘛,我對守衛說我來找談叔叔,把學生證拿給他們看告訴他們素還真是我的父親,他們就讓我來找你了呀。”

在談無欲還處於啥啥啥啥啊的狀態時,劍雪突然拍手大聲道:“無欲,約會吧!”

沒過多久,素續緣就和在剛剛把來龍去脈告訴他的劍雪一樣,拍手大聲道:“談叔叔,約會吧!”

於是談無欲就真的“啥啥啥啥啊”出來了。

然後他們約了見面時間,見面地點,素續緣說不用擔心,他會制定好行程。

“讓我聽聽你的計劃吧。”抿一口已然冷卻的咖啡,談無欲將思緒轉回現在。

“先坐車去郊外,我知道一處密林,林中有一湖,很美,我帶了些自己做的吃的,我們可以在那野餐,希望談叔叔你能喜歡。下午的行程下午再告訴你,可以嗎?”

談無欲收拾好東西,微微一笑,“走吧。”


路上談無欲問及素續緣學習生活如何,不管問什麼,對方的回答都是“很好”。反而,關於談無欲的情況,素續緣什麼也沒問,談無欲本都想好該如何回答一些尷尬問題,沒想卻是白準備了。他不知素還真是否授意續緣不可多問,然轉念一想,自己又為何總將素還真和素續緣想在一起。

車停在鄉下,步行幾分鐘後便進入林間小徑,其後越進路越窄,越難以辨認,素續緣不時提醒談無欲小心,而談無欲跟在少年身後,兩旁灌木雜草高及腰腹,他不斷重複撥開草枝的動作,不知不覺間,他想起半鬥坪,想起半鬥坪的那座野山,想起在前方為自己開路的素還真,還有努力追趕的自己。

“談無欲快快,跟上!”

“談叔叔小心哦!”

恍惚之間往昔童聲重現耳邊,猛然抬頭,談無欲瞬間喊出:“我跟上了!”

素續緣先是驚訝,然後他微微笑著,向談無欲伸出手。

談無欲有些愧疚,他從來能讀懂素還真的笑,他沒想到,原來他也能讀懂素續緣的笑,那笑容明明在說:“想起父親了?無論怎樣都會重疊嗎?”談無欲緩緩抬起右臂,搭上前方懸停等待的手,就這樣一直任少年拉著。他想,明明是比自己小上一圈的手,竟也這般有力,令人跟隨。

行不多久踏出密林,刹那間光明燦爛,漫山花海,湖水微漾,波光粼粼,如金銀鑲嵌一般,醉亂迷人。

“就是這裏了。”

美景令人讚歎,談無欲一時看得入迷,沒聽到身旁話語,也沒注意到他的手被悄悄放開。陣陣輕風催引花香,吹起流長黑髮,步子自行邁出,人不覺向湖畔而去。誰知,幾步之後腳下突然一滑,談無欲心在風景,結果便是向後仰倒,摔得屁股真疼。

“談叔叔!”見談無欲摔倒,素續緣趕緊跑過去,“談叔叔你怎樣?摔得疼不疼,哎呀都怪我,忘記提醒你湖邊濕滑,容易滑倒,怨我怨我!”

“太丟臉了……”身子像大字一樣倒在花叢裏,倒也舒適,談無欲乾脆不急著起來,轉而欣賞幾朵浮雲點綴的青空。

萬年果香融入花香之中,清冷幽幽,真真切切,素續緣望人觀景,不禁垂目輕念:“昨夜風雨急,滿園春色盡。今日蝶紛飛,原是故人歸。莫念天將遠,問君幾時離。歎月雲中坐,不知明向誰。”

時過片刻,談無欲猛然坐起身子,看向身旁少年。

“談叔叔你餓不餓?”素續緣將挎包放到地上,從中拿出餐布與昨夜趕製的各式吃食,“我們在這裏野餐吧,感覺談叔叔你應該會喜歡的。”

談無欲沒有問那首詩是什麼意思,他記得素續緣該是十四歲,記得他連跳數級明年就要考大學,記得他對醫藥很感興趣,也極有天分。可是,他從沒真正記得這孩子。

素還真的手藝很好,那是被小時候在半鬥坪無人料理生活逼的。素續緣的手藝也很好,原因想來也相差無幾。飯極香甜,談無欲吃著卻如品嚼那首詩,滿嘴苦澀,他怎麼也想不起素續緣這個人。

野餐結束時素續緣拿出手機看時間,一個藍色小熊布偶的手機鏈吸引了談無欲的視線,他感覺這隻小熊似曾相識,可又想不起在哪見過。而素續緣看到談無欲努力回憶並在對視後轉移視線,便用微笑遮蓋了小小失落。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尹秋君背轉身,言語篤定。

蒼知道尹秋君會否認,只是他所確定的事情並不需要別人的認同。“曾是玄宗之人,怎麼會不知道天玄令?天玄令在數百年前是一塊令牌,乃代表玄宗最高權力之物,見令如見宗主,持令者可號令整個玄宗。到了現在是一張記憶盤,除了記錄玄宗歷史與所有人脈生意,還記有在西西里和歐洲的玄宗隱藏勢力。材質雖然改變,天玄令的作用在古今並無多大出入。只是最重要者,此令向來以匿名形式傳與玄宗高階之人,必要時可憑它廢除宗主,另立他人。師尊臨死前將玄宗六弦與四奇一一單獨叫到床前交代遺言,自幼遠在日本修行的赭杉軍和墨塵音不算,我為下任宗主也不算,金鎏影若有天玄令必然設法廢我,何必脫離玄宗,六弦只餘下我一人,眾人皆被昭穆尊設計殺害,如果他們中有人繼承天玄令,局勢不會是現在這樣。所以當年師尊臨死前,是把天玄令傳與紫荊衣了,不是麼,尹秋君。”

他們背對而立,蒼的笑容永遠完美,尹秋君無言,表情更加凝重。

“其實,繼承天玄令的最佳人選該是赭杉軍,但他與墨塵音繼承的是玄宗本宗,他二人實質上已經脫離在義大利的玄宗。金鎏影的心性,師尊想必看透,不可能傳給他。五弦雖然出色,卻在性格上有不同缺陷。所以師尊將天玄令傳給你,別有深意。”

蒼轉過身,緩緩挨近尹秋君。

“我來不是要你交出天玄令,而是提醒。五弦既死,昭穆尊當知道你是繼承天玄令之人,今年他邀你回義大利助他完成計劃你又沒有答應,恐怕在他心裏,你的立場已經不那麼堅定。他苦心多年尋找天玄令,試想一下他知曉真相時的憤怒。昭穆尊在我眼裏已經是死人,但是尹秋君,你還可以選擇,不要辜負師尊的心意。那麼,Arrivederci,祝你有個好夢。”
孤憶夜店 | 10:54:48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