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SZ]什么
所謂突來靈感啊……

準確說……

確實是來自我書桌上的一隻突來造訪的小蜘蛛……


------------------------------------



PART 1


一个作文题目,平常普通常被用到可以说是烂俗之极。

<<我最快乐的事>>

想了一个晚上也想不出来。


看到一只小蜘蛛,只有两个米粒那么大,很敏捷的在我各色的辅导书中穿梭。

用草稿纸拨弄它,看着那八条腿分明的摆动着,头上漆黑的复眼竟然反射出台灯的光芒。

惊奇的发现它会弹跳,并且能跳到很远。比起它小小的身体来说真的很远。

单纯出于好奇,拿起旁边的单词表,盖在它的身上。

拿开时,我看到那八条腿依然在摆动,漆黑复眼依然有着白色的小点。

那时我的心情也许是狂喜的。

短短几秒种后,小小的身体开始紧缩,纤细的腿开始集合。最后,它们汇合成一点,藏在小小的阴影中。

漆黑的复眼依然有着白色的小点。

临睡前我把它扔进垃圾筒。


对于那条散发着恶臭的马路和那些繁忙的轱辘,我习惯了。

一辆打折的二手自行车,用了很多年,依然硬朗。

重复着老师好老师再见老师好老师再见老师好老师再见老师好老师再见……

这里不需要什么力气,却容易让人烦躁。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因为随着“老师好”的结束,一个高挑的金发男子出现在我们面前。

吸引了全班人的目光。

帅气,优雅,风度翩翩。

归国华侨,富家子弟,一切都很完美,除了他眉毛上的圈圈。

不过女生们似乎并不在意。刚刚下课,她们就紧紧包围着他说些什么有的没的并索要他的手机号码。

而他也很配合,一直都如王子般尊贵的微笑着。

或者说是驾轻就熟?

看着旁边男生们嫉妒的目光,我本以为一切都与我无关,只是又多一个人喊老师好而已。

然而事实恰恰相反,从他抬起头的那一刻,不,准确说是从他惊异的瞪着我并下意识的念出“绿藻头”的时候。

隐隐约约的感觉出现。

我们之间也许会发生什么。

这是很模糊的概念,我懒得思考。


不得不承认他的出现给我平静的校园生活带来了一丝改变。

我无法再在下课和午休时间快速入睡。

“哦呦~绿藻又要进行光合作用啦~”

“去死你个圈圈眉!!!!!”

这是主动型的。

“Sanji你的英文真是太标准啦~根本就听不出你是中国人!”

“王小姐您太高抬我了~只是从小接触而已~比起辛苦学习的各位,我这样的显得很卑鄙吧~”

“Sanji你的金发好柔顺啊~还闪闪发亮呢~用什么牌子的洗发水?肯定是外国货吧?”

“哪里哪里~张小姐您的乌黑发丝才真叫人羡慕啊~我用好牌子的洗发水遮丑而已,您这纯天然的才真是了不起呢~”

这是被动型的。

那些女生,嗓子很好。


我们有了对彼此的称呼。

“绿藻头。”

“圈圈眉。”

然而我们依然陌生。


鬼才知道为什么刚刚还晴空万里现在却暴雨骤降。

躲到一家饭馆的棚子底下,我开始咒骂天气预报的那些人一个个都是废柴!

看看表,迟到是肯定的了,不过我也并不着急。

那些分数对我来说意义不大,当初削尖了脑袋进到这所重点中学为的不过是一个名额。

去日本参加正式剑道大赛的唯一名额。

曾经迷茫过,用尽所有力量疯狂,追求那个第一。

到底为了什么。

为了kuina?


葬礼那天也下着雨,草地因为甘霖的到来奉献绝美的氧气。

然而那场雨是细弱的。

像极了人的生命。

直到有了那条长长的伤疤,直到第一站在我面前,我才发现。

这一切都是为了我自己。


看着柏油地面上狂溅的雨点,听着哗啦哗啦的声音,一丝寂寞爬上心头。

几乎是震惊的,我反复琢磨用这个词是否贴切。

从没想过自己竟会感觉到寂寞,就好像这两个字是专为那些柔弱小姐奶油小生准备的一样,沾上它必将成为我的耻辱。

那么,忘了它,忘了这个感觉。

我是会成为世界第一的人,是会得到大剑豪之名的人,不是那些油头粉面的挥霍者。

没有人发现?那好我也没发现。

存在而没被发现依然是无意义的,勉强算是我的人生格言。


或许应该长抒口气或许应该暗自庆祝,至少我安心了。

然而所有的庆幸都被突然出现的身影打断,像是被分割还联紧在一起的因果效应。

反应过来时那个圈圈眉已经站在我的左边,水滴顺着他的头发、脸、衣服、甚至是手,下坠着,似乎有节奏,可以变成一段还能凑合听的交响乐。

没有说话,因为觉得没必要。

但是如果你真的太闲太无聊太想打发时间那么你就可以动用很少的脑细胞思考下,富家大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破街小巷?那辆高档的专门接送车跑哪去了?尊贵的王子怎么可能淋成落汤鸡站在一间成都小吃的大棚下避雨?

没有说话,因为没有必要。

“车坏了,管家去很远的4S店修去了。狗日的天气预报那堆废柴也没说今天有雨,淋的我这叫一悲惨!”

“哦。”

“这条路真够复杂啊谁要是第一次走准迷路,我绕了两圈才找到十字路口。”

“哦。”


我不知道他干吗要跟我说这些,但我知道如果不“哦”一声的话那个圈圈眉就会挑起点什么直到我拳头开始握紧额头开始暴青筋。不过似乎即便我“哦”了两声,挑起点什么的结果依然不会改变。

我开始惊讶于这种熟悉感。

“切,你是木头啊就知道哦。”

很不屑的看着我,当然这是我感觉到的,因为我的眼睛一直盯着马路对面那些错落有序的洋槐树。

就是单纯的不想跟他吵,没意义。

没错!没意义!

我开始后悔占用宝贵的睡眠时间去叫什么圈圈眉并且疵牙咧嘴活动筋骨。

好吧不如从现在开始杜绝,彻底无视他当他是空气。

存在而没被发现依然是无意义的。


不同于潮湿雾气,近距离下白色烟雾让我一下子头晕目眩,低下头咳嗽着。可也奇怪,只是咳嗽而已却不偏不倚的看到旁边一脸惊讶表情和有些呆立姿势的圈圈眉。

“你?你对烟过敏?”

紧张的语气,微高的音调,手指间的名牌香烟开始变的尴尬。

“不。”

想象托塔李天王的气势,我很快恢复过来。

被呛到而已,有什么可紧张的?


是我制造沉默的么?为什么现在的气氛变的这么怪异?

恼人恶心的烟味让我想吐,那个圈圈眉完全无视我的存在享受着那支烟,无视我紧皱的眉头和不规律的换气。

今天也许有些不同,因为雨,因为烟雾,因为谁知道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不想再跟那个白痴有任何接触。

就像那样会降低我的身份,玷污我的人格。


很突兀的,我走出大棚遮盖的范围,走向前面不远处已经被风刮倒的自行车。

雨变的不重要,视线模糊也不重要。没来由,我想我该悠悠哉哉的离开。

每走一步,身子就重一分。

没关系,我该悠悠哉哉的离开。

手臂被突然的力道拉住,无意识的回头。原本蓬松的金发成了泥泞的河床,一条一条的小溪很像牛尾巴上的须毛,当然前提是它们湿哒哒并且颜色发黄。

没有说话,只是这次我不确定有没有必要。




PART 2


我几乎要被不断重复的问题挤爆,糟糕的第二天。

不过是同一天没有上课而已,不过是感冒了不舒服了各回各家而已,那些简直要掀出我内心灵魂的眼神在高频率的闭合下散发阴森的光芒。

又被你连累了?


到第三天,第四天,闪动的嘴唇闭上了大半,可你还是没有出现。

我一向看不起那些被娇宠的公子哥们,小病大养无病呻吟。一场雨而已,你就不行了?

看来你和那些白痴也没什么不同啊。


我对钱没有任何欲望,可平日开销和最终目标所必要的巨额经费让我不得不想尽一切办法赚钱。

再苦再累的活也无所谓,往好的方面想这也算一种磨练。


为了钱,尽管知道自己身体的异样,我还是按时来到店里开始工作。

已经记不清这是糟糕的第几天,只是当我拿着垃圾袋在街后小巷被一群高壮的流氓围困而自己却感觉到额头的温度又升高时,我想我真是又被你连累了。

不得不承认平日软绵绵的拳头在糟糕的日子里被增添了神奇的力量,只一下,我的身体就回归大地。

无聊的盗贼,不好意思啊,我没有随身带钱的习惯。


再次睁开眼时金色身影出现,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楚,只恍惚听见几声惨叫。

世界仿佛变安静了,那个金色身影随后无限放大。

醒来后房间的宽敞和精致程度让我知道这不是我那个破旧的小屋,有钱人住的地方,你这个白痴拉我到你家做什么?

从温暖的被窝里爬出来,清新茶香扑鼻而来。好吧好吧我承认你灿烂的微笑已经跨过恶心成功晋级为看起来还不错了,快告诉我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先不管你说的那个不能不管算不算是理由,在听到钱这个字之后你严肃的表情又是怎么回事?

既然决定了就要努力去做,打工什么的,很正常的吧。

这是我的事情,你用不着这么看着我吧?

拜托谁能告诉我接下来的沉默是谁造成的?这种感觉很不舒服,我已经决定起身离开。


什么?请你再说一遍!

仔细注视那一张一合的嘴唇,相同的句子再次进入我现在已经混乱的大脑。

忽略掉那个随叫随到,我知道你一定是疯了。

做一次5000。

我知道你一定是疯了。


第二个糟糕的第二天,指尖就要接触到门铃的按扭时,我想我也一定是疯了。

你满意的笑容让我觉得自己是任人鱼肉的傻瓜,我并不想要什么钱,可是没有钱我就什么都没有了。

预想的不适虽然让我很想把你打到再也爬不起来,可温柔话语和轻柔的动作却使我的身体变的服从。

喂,这么想让我适应,难道你想一直做下去吗?


在学校我们不会刻意接触,看似完全没有交集的两人,前夜的身体却是混乱交缠。

辞掉所有的打工应付这份工作,躲避他不时递来的眼神。

抱怨我对你太冷淡?

我们接触的还不够么。


某天早晨,你突然趴到我身上,圈圈的眉毛放大许多倍。

哈!真是荒唐。

我们开始同居了。


我能理解他们的惊讶,曾互相敌视的两人现在一起上下学一起吃饭下课时一个说一个听。

我并不情愿,你却乐此不疲。

直到一切都变成习惯,原本恼人的噪音开始有了上下起伏,工作开始有了越来越多甜蜜的成分,直到一切都变成习惯。

存折上的数字变的不可思议,每隔一段时间再打开它时我都会不自觉的睁大眼睛。

之后惊奇的眼神会转向一旁坐姿优雅笑容灿烂的你,放下存折接过递来的茶杯,淡淡的香气,恰倒好处的弧度。

直到一切都变成习惯。


年底,我想荒唐的日子是时候结束。

一纸证书的到来终于从新定义了存折上数字的意义。

已经忘记了太多,或者我害怕自己不再是自己。

荒唐的日子是时候结束。


收拾行李的时候你递给我两张机票,原本我们都应该离开。

三张机票,一个选择。


最后一天课,我始终托着下巴看向窗外。

蔚蓝的天空,很漂亮。

你曾经问起我与那个第一的约定,我坦然告诉你如果我打败了除他以外的所有人,我们会用真剑比试。

或许你听说过那个第一,因为你很紧张的看着我。

你无奈叹气,我知道你一定想说可不可以不去。

哈!原来我也可以理解你,在你早就理解了我之后。

现在的结果,是你早就料到的。


还有两节课,飞机就会起飞。

我没有问你会不会回来,你也没有主动说出。收拾好的行李,确定了的机票,在你走后的第二天,我也会离开,遵守约定,实现誓言。

第三个糟糕的第二天。


下课铃响起,习惯让我扭头看向你现在空荡荡的位子。

为了躲避那些女生惋惜的叹气音,我走出教室,随便走,漫无目的。

再次抬头看到清爽的蓝色,那只小蜘蛛的身影突然出现。

最后一天,我真是想了太多。

漆黑的复眼和那些白色的小点。


也许是下意识的,我飞奔出校园打了辆出租车命令司机用最快速度开到机场。

在不停晃动的人群中我努力寻找黄色身影,然而找不到这一结果让我变的茫然。

找不到,或者他已经去候机室甚至已经登机了?


闭上眼,似曾相识的味道出现。

顺着那个味道,我想我找到了。

管家在检查行李,而你被烟雾围绕着,我对着你的背影,看得很朦胧。

烟雾──好像已经很久没有接触到的东西。无所谓陌生,我从没想过要去熟悉。


真不明白为什么你会突然转身从而发现我,我只是静静站在那里。

我想我们的脚一定都感到无比沉重,隔着一段不近的距离你紧紧盯着我。

我思考什么可以改变什么不可能改变。

存在而没被发现依然是无意义的,我的人生格言。

然而发现就会有意义么?


管家告诉你该进入候机室了,你点头,向我伸手。

很短的一刻,我希望我的脑子是空白。

我很轻很轻的摇头,等待你的背影。


手指插入草隙,有些涩涩的舒适。

蔚蓝的天空不时飞过一架又一架飞机。




THE END
單篇完結 | 23:47:19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