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無殷]我的愛人——章四
終於更了這篇

其實啊
這篇的本質不是虐,而是溫情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章四


與每次清醒後單純的痛楚不同,當殷末簫睜開眼,第一個想起的,是昨夜無名寬厚的胸膛和緊密的擁抱。翻了個身,床的另一邊已經完全冷卻,他讓自己的身體又休息些時間後下床來到臥室外。

環視周圍環境,是個一切從簡的普通住宅。殷末簫看到最大的桌子上堆滿了大大小小的袋子,桌面上還有一張紙,上面寫著:給阿南。

殷末簫依舊淺淺地微笑著,他打開一個個袋子查看,有衣服,食物,電器和書本等等。當他發現那些新衣與他的身材完全相符,食物全部都是他愛吃的,而那套偵探小說集則是他曾提說很想看但卻一直沒時間實行,連一些基本的生活用品也全是他慣用之物後,他的笑容便更加擴大了。

讓他感到有些奇怪的是,無名還為他準備了一台新筆電,新U盤,筆記本還有筆等,就好像他知道自己會想要記錄下什麼。


打開門無名便看到坐在沙發上看書的殷末簫,他看著人放下書抬起頭,露出柔和笑容,自然說道:“你回來啦。”

“嗯。”鎖上門,無名來到沙發前,從衣兜裏掏出鑰匙,打開殷末簫的手銬。“昨天忘了。”

“謝謝。”殷末簫揚起頭看著無名,一如既往的笑顏。

無名的心顫悠了一下,他猛扭轉頭,胸口一陣陣抽痛。“手銬既然打開你就可以換衣服了。”

“嗯。謝謝你為我買了這麼多東西。”

“那些都是你的,還有這間屋子裏的東西你都可以隨便使用。”

“非常感謝。”

時間不早,無名將剛剛買回的新鮮肉蔬抱到廚房,開始做飯。沒過一會兒,換好衣服的殷末簫走了過來,左右看看,柔聲問:“需要幫忙嗎?”

無名頭也不抬繼續切菜,規律的堅硬音響同他的回答一樣:“不用。”

殷末簫又問:“需要我幫你做些別的嗎?”

無名同是回答:“不用。”略微隔了幾秒鐘,他又道:“沒有需要你做的事,去做你想做的吧。”

殷末簫想了想,半開玩笑地說:“如果我說我想做的,是打一通電話……”話沒說完,他便感到自己被一股強力推倒在桌上,後背撞倒一些東西,掉落地面,發出雜亂聲響。

無名揪住殷末簫的衣領,大聲吼出:“我說過,不許和任何人聯繫!”

挨近脖頸間的手散發著新鮮蔬菜的香氣,雖然對上的眼神如鬼神一般,可殷末簫一想到無名穿著有小動物圖案的圍裙就覺得很好笑,“放心,我不會設法聯絡外界,更不會離開這裏,我剛剛是說笑而已。”

近距離下的微笑容顏讓無名頓覺喉嚨發緊,欲火蔓生,意帶懲戒,他粗暴地脫下殷末簫的褲子,扒開雙腿,作勢便要用強。

然而突然之間他又抬起身子,似乎思考什麼。殷末簫看到於是伸手,又微笑道:“在想這個嗎?”

無名一瞧,殷末簫手裏竟拿著潤滑劑。不管那個笑容,無名一把奪過潤滑劑,擠出到自己的分身之上,亦擠入殷末簫的後穴之中。然要進入時,他又突然停下。

“在想這個嗎?”殷末簫再次微笑著伸手,這次手裏拿的是避孕套。

無名很想問,到底你從哪變出來這些的?只是欲火當頭急不可耐,於是他又一把奪過避孕套,等他把人強完了,他開始很嚴肅地思考自己究竟是不是被殷末簫耍了。

而癱在桌上的殷末簫則微笑著說:“掉在地上的東西請讓我來整理,畢竟我也有責任。”


晚飯間雙方默默吃飯,電視開著,吵鬧下的沉靜更顯寂寞。當播送的新聞出現最高法官至今離崗的消息時,無名的筷子懸停了半秒,半秒之後他繼續大口咀嚼,看不出所思。

殷末簫看到了那半秒,他起身關掉電視,回來重新端起碗筷,隨意言道:“我們也不是關心大事的人,還是好好吃飯吧。”

無名沒回應,只是悶頭吃著。後來,沉默之中他給殷末簫盛了一碗湯,而殷末簫則單純覺得無名逃避自己眼神的樣子很有趣,於是他一手撐顎看向對面,不時攪動湯勺,三分遊戲七分嚴肅地微笑言道:“你能直接把我帶走,說明你在紫耀是個大角色,我就沒你這麼厲害了,只是一個不起眼的老師。說起來……曾經我所教的班級裏有個學生,和你一樣也是沈默寡言,外表兇悍冷漠,實則心地善良單純的可愛孩子。”無視無名反對的一瞥,殷末簫繼續道,“他其它科目都一般,只有我所教的科目非常優秀,對同學老師也是愛理不理,唯獨對我溫柔積極。很多年過去,就算畢業離校,就算沒有任何回應,他對我仍是一如既往。同事們都被那孩子感動,就連古板的老教師們都要我不能讓他傷心,可我卻逼自己不去承認。其實,喜歡的心情就算埋得再深,被特別注目之人又怎不會發覺呢。”

無名猛然抬頭盯視對面,殷末簫維持笑容,仍是自然。

“我之所以選擇忍受屈辱,就是為了自由之後告訴那孩子自己的心意。只是不知如果他知道我的遭遇,會不會嫌棄。”

“不會。”有些急切地,無名硬硬做結,雖然話出口便後悔,可他仍繼續說出,“既然一直等待,就不會因為任何原因放棄,更遑論什麼嫌棄。”話語說得堅定,甚至憤然。

“嗯。”殷末簫看著無名,笑容美好燦爛,他知道那個不願承認的人會懂。“我也這樣想。”

對,已經等了太久,久到放棄的資格也失去。

“所以我不會死,我還有很多應做之事要完成,所以我絕對不會死。”




待續
我的愛人 | 13:20:53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