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孤憶夜店(副標:衝啊!霹靂倒貼團!)——章四十七
那啥

寫完這章我半條命沒去了…………

真的沒去了沒去了…………………………


章四十七


急促,刺耳的敲門聲,然後在燦爛到有些晃眼的陽光下,那個人筆直,沒有任何猶豫地走了進來。柔長銀髮閃耀著,連暗黑皮衣上的鎖鏈也泛著銀色光芒,讓人怎樣也無法移開視線。
這就是我與談叔叔的初見。


就算是處於焦慮氣急敗壞的狀態,談無欲也不會像小混混那樣用腳踹門,雖然站在這扇刻有小塊琉璃蓮花雕飾門前的他十分想這樣做。敲門,等,無人應聲。再敲門,再等,還是毫無反應。本就不爽拉著的臉更加下沉,談無欲憤恨地“嘁”了一聲,摸出早不記得是何時,素還真給他的備份鑰匙。單薄的銀色鑰匙握在手中,談無欲看了它一會,然後沒抱任何期待的將其插入鎖孔,簡單轉動之後,門開啟。

裝天真的笨蛋!

談無欲在心裏罵出。無欲天的門鎖加防備系統早不知改換升級多少次,究竟樹敵不比自己少的素還真在想什麼?!再者,他們之間早已是默認的敵對關係,偽善也要有個限度吧!

把那小小的銀色鑰匙裝回衣兜時,談無欲想,當初作為交換,自己交給素還真的無欲天的備份鑰匙,對方是否還留著。

進入房間後環視四周,還是一樣空曠。走到客廳,談無欲發現中央的沙發上坐著一名約莫五,六歲的男童,懷裏抱著一本對他而言過大的厚重書本,驚訝而呆呆地看著自己。

“喂小鬼,你是誰?素還真呢?”

孩子過了一會才反應過來,小聲說:“爸爸在工作。”

“爸爸?”談無欲一愣,突然想起曾聽說素還真有個私生子,竟是真的。“原來是你。等等,你說在工作是什麼意思?是素還真約我在這裏見的,現在人不在是搞什麼?!以為救我一次就能讓我聽認他擺佈了嗎?”

孩子還是呆呆地看著他,手裏抱著那本厚書。

談無欲也知道和孩子生氣無用,基於僅剩的那點耐性,他坐上沙發決定等待。很快,他便看到正對他視線的桌子上有一個保溫飯盒,裏面有兩個已經發黃變硬的包子,旁邊還有一杯顏色不大正常的牛奶。

“保鏢不在?保姆不在?一線生也不在?”

小孩大力地“嗯”了一聲,“一線生伯伯也在工作。”

“哈,該不會又被派去潛入哪個公司組織了吧。”

談無欲沒好氣地看過去,小小團子好奇滿滿地看過來,兩人大眼瞪小眼,等談無欲認識到他的諷刺挖苦對面這個睜大眼像看什麼新奇物事看著自己的孩子不可能理解之後,他便轉回頭,閉目沉默等待。

過了一會兒,稚嫩聲音傳來。

“叔叔是誰?”

“談無欲。”

靠著沙發背,談無欲不耐煩地生硬回答。

“……爸爸的朋友?”

“不是,曾經的同門。”

“同門?”

“我們是師兄弟,意義上的。”

“……爸爸的兄弟?”

“我們沒有血緣關係,只是一起受訓而已。”

“受訓?”

“你不需要知道。”

聲音停止稍時,猶豫後又再出現。

“我叫素續緣,今年六歲了。”懷抱書本的雙手放開,左手比出五,右手比出一。

“我知道,素還真和那個女特工的產物。”

“女特工?”

“居然會為了敵人放棄條件優越的政治聯姻,最後人也死了,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難道他以為現實會像那些美國電影裏演的那樣麼,被愛情沖昏頭的蠢貨!”

孩童向眉頭緊皺之人挪去,聲音有些急切起來。

“你知道媽媽的事情?請告訴續緣!”

“這種事應該是素還真告訴你,去問他!”

仿佛是一盆冷水澆下,素續緣被那份憤怒冰冷隔開,慢慢挪回原來的位置,也沒有再問什麼。

等了約莫半小時後,談無欲的耐心消失,他拿出手機,撥通了素還真的電話。

“談無欲?”

電話那頭傳來素還真的儒雅嗓音。

“我在你家,你死在哪?”

“抱歉,突發情況,我正在盡力,但最早也是晚上才能到。”

“不用了,正好我也不想見你。直說吧,你願不願意與我合作?”

“談無欲,等我回去我們好好談好不好?”

“沒什麼可談的。對了……”突然想起什麼,談無欲將目光轉向一直看著自己的素續緣,掏出槍,槍口對準了小小額頭下的眉心。“你的寶貝兒子在我手裏。說是合作其實非常簡單,我在香港的一批貨出了問題,以你的人脈關係十分簡單就能補救。安全之後我給你四成利,如何?”

“談無欲,我不能答應,我相信你也不會傷害續緣,他是你的侄子。”

“這可不一定。哼,反正我也沒期待你會幫我,別以為我只剩你這一條路可走。還有,我不需要你突然出現救我什麼,顧好你自己吧!”

話筒仍有聲音傳來,談無欲卻合上手機,將之放回衣兜。

素續緣不是沒見過槍,但這是第一次有人用槍頂著他的腦袋。他依然看著那個人,他看出冰冷雙瞳下的憤怒,卻無法理解。他想是否自己做錯什麼了?或是他的父親做錯什麼了?槍口上的力量越來越強,談無欲故意用槍口敲打素續緣的額頭,看那上面的紅印越來越明顯甚至青腫,而他只是冷冷看著。

鼻子發酸,眼淚快速積蓄,一個六歲的孩童被硬器擊打頭顱,哭是最正常的反應。可是素續緣看著談無欲鄙夷的眼神,厭惡的表情,他知道那個人在等待自己的眼淚,然後不屑憎惡就會變為冷笑嘲諷。於是他強吞咽下哭腔,吸了吸鼻子,又抹了把臉後問出:“為什麼打我?”

即便質問的聲音超出孩童所能做到的勇敢堅定甚至理性,談無欲卻根本沒有理會。這孩子於他只是一件物品,一個砝碼。他思考究竟是將其殺掉還是用他威脅素還真,或與素還真的敵人交易。

我們早就不信任彼此了,素還真。

談無欲最終沒有扣動扳機,不是因為對方是一名兒童,是素還真的兒子,而是權衡利弊加上後果估計,他決定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決定過後他收回槍,真正看著素續緣。

“哦,沒有哭呀,嘖嘖,倒是挺勇敢嘛。”

憑藉久遠記憶,談無欲前往雜物室,找到急救箱,並在看見一些破布料後突生想法,順手把針線盒也拿上。

而依然坐在沙發上的素續緣還在想剛剛那句誇獎。自記事起他就不斷被誇獎稱讚,可是這個人帶有調侃意味的一句輕描淡寫讓他有不同的感覺,感到不同的意義,讓他有不同甚至更高程度的興奮。

回來之後談無欲打開急救箱拿出消毒劑和紗布,給素續緣青腫的額頭消毒貼上紗布並用膠帶固定,整個過程因為手法嫺熟不到半分鐘。然後他背轉過身,手裏擺弄起藍色布料和一些棉絮。幾分鐘後,他將一隻巴掌大小的藍色小布熊遞到素續緣手裏。“恭喜你今天逃過一劫,小鬼,就不知道你以後還能不能有這個運氣。”

話說完談無欲起身就走,然剛邁出一步他便感到衣服被拽住,回頭的時候他先看到死死抓住的小手,然後是疑惑中依本能堅持的面容。談無欲冷笑了一聲,淡淡說道:“努力活下去吧。”

“談叔叔!”


“續緣?續緣?素續緣!”

“叔叔……談叔叔?”猛然醒過神,素續緣脫出記憶中的場景,重新看到正擔憂地看著自己的談無欲,意識到自己失禮,趕緊道歉數聲。

“續緣你沒事吧?是不是剛才坐雲霄飛車讓你不舒服了?”談無欲伸手摸了摸素續緣的額頭,又拉住他的手探脈。

素續緣快速晃了一眼四周,是遊樂園沒錯。下午自己帶談無欲來到這個遊樂園,他們已經玩過不少遊戲設備,現在正在飲品店前排隊。“我沒事,只是走神而已,讓談叔叔擔心了。”

“你去那邊的椅子上休息吧,我來排隊就好,你想喝什麼?”

剛想說不用,餘光卻看到熟悉身影,素續緣告訴談無欲“熱綠茶”後徑直走到餘光中所見身影前。

“哇續緣真的是你呀,剛才我們還在說要去和你打招呼呢!”兩名女高中生中的其中一個興奮說道,另一個也趕緊附和。

“真是巧合,學姐們也來解壓嗎?”素續緣笑得完美且真誠,這是他的父親很難做到的。

“哎呀不要叫學姐啦大家都是同班同學。”一名女生笑著擺手道,“煩死了,越臨考越什麼也看不下去呢,不如出來好好玩一下。對了續緣,那邊那位高挑的大姐姐難道就是你的……”

“姐姐?”依言回頭望去,素續緣發現以他們現在站的角度正好只能看到談無欲的一點側臉和大半背影,加上一頭長髮和身材,確實很容易被錯認。轉回頭,素續緣一副被抓到的表情笑道:“被你們發現啦,沒辦法。嗯,就是她。”

“哇!!!發現了!居然被我們發現了!讓幾乎全校女生嫉妒羡慕的對象!素續緣拒絕告白的必殺武器!忠貞不渝的姐弟戀!!!”

兩名女生激動尖叫沖自己冒星星眼的時候,談無欲正在掏錢包,而素續緣則舉起一根手指放於唇前,眨眼可愛道:“還請學姐們保密哦。”

一個動作萌系指數直線上升,正太屬性值爆滿,對面兩位立馬扭得像麵條就差鼻血橫流了。

“放心放心絕對不會說!”
“我也是我也是!

又回頭看了下,見談無欲已經買好飲品,在一旁等自己,素續緣便告別兩位學姐,回到其身邊。

“你的綠茶。”將綠茶遞過去,談無欲看向那兩名女生,“同學嗎?”

“嗯,是同班級的學姐。”

離開的時候談無欲因為那兩人的熱情目光而微笑點頭以禮貌示意,走遠前他模糊聽到類似“超萌,美型,在床上,你猥瑣,你才猥瑣”的隻言片語。

日落前素續緣帶談無欲坐上摩天輪,作為他們這次約會的最後一站。

喧囂被小小的封閉空間隔開,安靜對坐的兩人在夕陽的暖光下緩緩上升,愈加接近遠方那片金紅。

“談叔叔知道摩天輪的傳說嗎?如果在摩天輪到達最高點的時候接吻,就會永遠在一起。”

原本欣賞景色的談無欲轉過頭的時候,素續緣已經來到他身前把住他的下顎。

太過驚訝和疑惑讓被制住之人沒有反抗,茫然雙眼只見少年的複雜眼神,還有衣兜外那隻懸掛的藍色小布熊。

摩天輪到達頂點,開始緩緩下落。

深吻印於少年額頭,慢慢擴散開來的溫柔讓他們都恢復了神智。談無欲撫摸著溢滿香氣的鬆軟短髮,告訴那個孩子:“這個吻遲了太久,抱歉,續緣。”

曾經槍口的堅硬沒有讓眼淚流出,如今的道歉卻讓聲音趨於哽咽。

“其實,你恨我吧,明明討厭我。你是第一個對我不好,第一個打我的人,也是第一個送我親手做的禮物的人,你視我無意義曾想殺我,我卻無法忘記你。”素續緣的身子有些發抖,他慌張地想用笑容遮掩痛苦,令面容扭曲起來。“根本不是學校放假,是父親派我來找你。父親希望我報考政大,但我想報考的是醫大,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和誰也不敢說,只覺得唯一可以商量的人是你。”

聽完這一連串積壓許久後的話語,談無欲按住素續緣的肩頭,神色十分驚訝道:“我打你你還對我念念不忘,莫非續緣小寶貝你和你老爸一樣是個被人欺負還會羞澀樣講粗暴一點也沒關係哦的受虐狂麼?”

“啊?”

“噗!”

素續緣完全呆掉,談無欲則是努力忍笑,等對方反應過來自己被耍了的時候,談無欲的笑聲已經讓那張眼角還掛著淚的小臉紅得好比那初升的小太陽。

“哈哈哈哈哈哈哈!”

“談叔叔!”

“啊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把氣氛弄歪的,嘛……嚴格說起來也算是故意的。”

“談叔叔!!!”

“咳……好啦好啦。”拉住素續緣的手,談無欲讓他坐到自己身邊,然後看著他,柔聲道,“過去我為追求名利地位拋棄了自己的情感,但它並沒有消失。現在我將他撿回了,就如同記憶中一度冰凍的部分融解一樣,讓我曾經的感情恢復正常。我從沒恨過你,你是我的侄子,是我重要的親人。也許我還沒像愛素還真一樣愛你,但我希望你能給我機會,可以嗎?”

素續緣緊抿著唇,如同當初強忍住淚水一般,大力的“嗯”音因為重複點頭而顫抖。

“至於素還真……我和你的父親有著非常特殊的關係,我不知道他和你說過什麼,我也無法確定我能告訴你什麼。唯一可以確定的是,總有一天他會來找我,又或我去找他,我們不可能永遠分開,也不會一直在一起,我們有我們特殊的相處模式。”

少年微低著頭,又是一聲“嗯”。

“報考的事情我非常確定,素還真只會讓你考你想去的大學。”

“我知道。”素續緣抬起頭,“父親一定會同意我考醫大,我知道他會說什麼,可我不想他失望,我想幫他。”

伸手撫上少年額頭,談無欲微笑著,將句子印於對方心底。

“做你想做的,幸福快樂,就是對素還真最大的支持,這就是家人。續緣,可以任性一點哦。We all deserve a better life。”

後來談無欲將素續緣抱入懷中,輕撫他的背,等待摩天輪回歸地面,又完成一個輪回。

“談叔叔。”

“嗯?”

“這個結果和漫畫小說裏的不一樣耶。”

“哈?”

“如果是小說漫畫的話,在我說完那番話之後,明明應該是你大受感動然後激情戲嘛。”

“喂,你狗血看太多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離開前素續緣從包裏拿出一個文件袋交給談無欲,說這是素還真要自己交給他的。談無欲打開看,裏面有幾張債務付清確定文件,還有地產轉權文件。

“這是……”

“父親當初接手了談叔叔的一部分債務和地產,債務已經還清,地產也就此歸還。”

談無欲明瞭地彎起嘴角,收起文件。他沒有對素續緣說一句替我謝謝素還真,因為他是談無欲,他不需要道謝。

“很棒的約會!我很愉快。”談無欲微笑道,“希望以後也可以約會。那麼,先再見咯。”

“嗯,談叔叔保重身體,我會再來看你,也會等你來看我。”

告別結束,談無欲走出兩步,然後停下,轉回身,看到素續緣凝視的目光,他快步走回,俯低身子,於少年臉側耳語。最終他隔開彼此,微笑離去。


繁忙而略顯擁擠的素還真辦公室,電話鈴聲腳步聲連續不斷,素續緣靈巧地避開匆忙奔走於各個房間或辦公桌的人們,來到最裏面的房間。

“爸爸。”

一身黑色西裝的男人轉過身,手裏還拿著文件,銀色短髮下的溫潤臉龐滿是驚訝,疑問話語連同清淡蓮香如風吹送,只令人舒適非常。

“續緣,你怎麼來了?”

“剛剛告別談叔叔,乾脆過來看看。”

“談無欲……”

素續緣看到素還真的頭顱微微低沉,目光下的靈魂在一瞬間回到了他所不能到達的地方。就如同初見談無欲那日一樣,當素還真急急趕回,自己問出那個人是誰時,父親的眼神讓自己明白,日與月之間,是他永遠無法明白的羈絆。他們之間是一個謎,而他們彼此也因為這個謎而承受痛苦。

“你們的約會怎麼樣?”

“很好,談叔叔很高興呢!”

“嗯,那就好……”

“對了爸爸,談叔叔讓我轉告你一句話。”

“哦?是什麼?”

他讓我告訴你:“你是我的榮耀。”

素還真先是一愣,然後他緩緩合眼再睜開,最深埋記憶中的景色終於恢復了顏色,他像長久的痛苦被彌平般笑著,感到無比的輕鬆自如。

素續緣無法深刻理解父親因為這句話所得到的,或者說重新撿回的,他只是知道父親很高興,他現在的笑容和談叔叔的笑容很相似。

“續緣。”素還真放下文件,“我今天會儘早結束工作,我們一起回家,我來做飯如何?”

“嗯!我也會幫忙!”

少年的笑容鮮活燦爛,定格的美好成為素還真這一刻時間流逝的證明。

“爸爸,有件事我一直想和你說,我想考醫大。”

We all deserve a better life。
孤憶夜店 | 01:00:20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