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魔受世界論壇電子書徵稿CZ文作《棉花糖強勢》繁體版
因電子書僅為簡體版,於私BO放上繁體版

[CZ]棉花糖強勢


“寵物?!50……50貝利?!”鼻涕眼淚黑線加白眼,Chopper現在的樣子像極了馴鹿肉干,“為什麼啊……50貝利……”

在眾人取笑對自己的手繪懸賞單大發怒火的Sanji時,Zoro看了眼Chopper的懸賞單,不同於其他人的直接安慰,他只是低低地說了句:“喂Chopper,走了。”

可就是這樣簡單的一句,讓小船醫瞬間恢復常態,滿心期待的和大夥兒一起去看他們的新船了。

雖然Chopper不像Sanji那樣一直碎碎念或者突然怒火中燒,但當夜深人靜,工作完畢,他坐在診療室的椅子上,還是會偶爾對著自己的懸賞單歎氣。而恰巧,今夜這一幕正好被前來換繃帶的Zoro盡收眼底。

“喂Chopper,我進來了哦。”

聽到Zoro的聲音,Chopper趕緊收起懸賞單,“嗯,進來吧。”

進屋解下三把配刀脫掉上衣,Zoro把兩者都放到桌上,露出纏滿繃帶的上身,然後坐上床,一副請君隨意的樣子。

“保持這樣不要動哦。”拿好醫療用具跳上床,Chopper開始為Zoro換繃帶,兩隻靈活的小蹄子精准地在傷痕累累的身軀上遊走,最大程度的避免讓這些傷痕的主人承受任何痛楚。

難得平靜的夜晚,連海浪聲也柔和得引人昏昏欲睡,Zoro垂低視線,看著專注的Chopper小心翼翼的樣子,不覺展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好,完成了!Zoro你動一動看有沒有哪裏不舒服。”

“哦。”隨意舒展身體又扭動幾下後,Zoro向Chopper笑道,“沒問題了,多謝啦Chopper。”

“嗯!很多傷口都還在癒合中,千萬不要做太激烈的訓練哦,不然又要裂開了。”

“是是知道了知道了。”Zoro習慣性地點頭應承道。

“一定要遵守哦!”每次Zoro重傷之後都不顧警告在傷癒前就開始大幅度訓練,導致癒合困難,為這個Chopper不知訓了Zoro多少次,可他還總是看到纏有一身繃帶的Zoro奮力揮舞著巨大啞鈴,鮮血混合汗水逐漸流滿全身。“絕對!絕對哦!”

“啊啊,絕對,絕對。”為了取信,Zoro這次加重音調,並笑著摸了摸Chopper的頭。

先是高興地大嗯一聲,Chopper又輕喚道:“Zoro……”

“嗯?怎麼了?”

“為什麼Zoro今天這麼聽話啊?”

“欸?我平時不聽話嗎?”

“當然了!”想起以前舉著繃帶藥水追得人滿處跑,Chopper就忍不住氣,“完全沒有聽話過吧!?”

“欸……是嗎……不記得呢。”摸下巴做回憶狀,Zoro想來想去,好像確實有幾次被Chopper罵很慘,“嗯,似乎吧……嘛,我以後會好好聽你的,放心吧。”

“欸?!真的?不會吧?Zoro居然會這樣說?!”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Chopper更趕緊摸上Zoro的額頭看他是不是發燒說胡話。

“喂喂不至於這樣的表情吧,我這樣說有什麼奇怪嗎?”

“超奇怪啊!如果是平時的你一定會說,啊煩死了,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清楚,這樣的!怎麼會突然……怎麼會突然這麼乖啊啊啊啊啊啊!”Chopper一副抓狂的樣子,他想莫非Zoro染上什麼奇怪的病導致思維混亂性格大變了?

“啊,是嗎?我會那樣說嗎?嘛,我說了會好好聽你的就一定會好好聽你的。你是草帽海賊團的船醫,服從你的治療是應該的。”

穿好衣服將刀別回腰間,推開門後的瞬間,Zoro微偏過頭,看著身後小小的身影,嘴角掛著霸氣笑容。

“你比你想象的還要強,Chopper,我會放心把後背交給你。”

診療室的門被關上後,Chopper又是哭又是笑的鬧了好久。那夜之後,他再也沒看著自己的懸賞單歎氣過。


草帽海賊團暫時停靠在一個小島,除了Chopper因為藥品還很足夠自願留守看船外,餘下眾人都照例各自活動儲備補給,Zoro也在被硬塞了份地圖之後下船散步去了。

因為是座不起眼的小島,海軍沒有海賊也沒有,Zoro慢悠悠地走在路上,竟沒有引發任何事端,真成了標準的散步。到酒喝過步散過路迷過,Zoro甚是無聊,正想趕緊回船和Chopper換班時,突然聽到頗誇張的叫賣聲。

“快來買呦快來買呦!Super Size棉花糖!只要50貝利!只要50貝利!保證吃到夠!Super Size棉花糖!50貝利哦!只要50貝利!”

“50貝利的棉花糖……如果沒記錯的話……”摸摸干疺的錢包,Zoro下意識地向那家棉花糖店走去。

首次單獨顧守新船,雖然是非常安全的小島,Chopper還是有些緊張,每過段時間他都會跳上欄杆看是否有人回來。正當他在甲板上自言自語大家都會買些什麼時,只聽下方傳來一聲“Chopper我回來了”,回過頭時人已經站在身後,而等反應過來時,手裏已經拿住一隻超出身體大小的超大棉花糖。

“顧船辛苦了,送你的。”

雖然還是沒有起伏的聲音,雖然還是沒有表情的面癱臉,Chopper卻能明白這份禮物所代表的意義。他舉著超大棉花糖跳上Zoro的肩頭,咬下一口可愛粉色,然後說:“Zoro,親下可以嗎?”

“欸?怎麼突然……”

“我是船醫哦,Zoro要聽話。”

面對那個比什麼都要可愛的笑容,與每一次都無法拒絕同樣,Zoro緩緩閉上眼,挨近藍鼻下的的小嘴,於碰觸交融下停留。

唔!好甜!

在Zoro暗罵好甜的時候,Chopper則在心裏呐喊著:最愛Zoro!我好幸福!好幸福!


也許,棉花糖確實有讓人變強的功能呢。




全文完
單篇完結 | 08:00:59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