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孤憶夜店(副標:衝啊!霹靂倒貼團!)——章四十八
……真的是,隔了好~~~~~~~~~~~~~~~~~~~~~~~久

真真越到考試越想更文,悲啊…………囧rz



章四十八


一看到開門的尹秋君,談無欲的沒表情就變成抱怨相,平行眼就變單吊眼,張口就是:“你害苦我了!”

“哈?”

“為了給你買營養鳥食,我趕早去商業街,結果被續緣誤會。”說著談無欲把鳥食袋塞到尹秋君懷裏。

談無欲吊眼,尹秋君也提眉,硬聲道:“那好呀,上了他,生米煮成熟飯。”

句子說出,月才子大手一揮,把尹秋君連臉帶身子一齊推進屋,“你暈了吧,那個是我侄子。”

“有分別嗎?”尹秋君把手從臉上扒下來,丟了個鄙視的眼神過去,“聽說有個細皮嫩肉的俊俏正太暗戀他無血緣關係的叔叔十多年,造就一段逢告白必拒絕的校園神話。”

談無欲差點沒一口茶噴出來,放下茶杯,談版黑暗暴力相立刻換上,咬牙切齒外加陰森詭異,“百朝臣……你死定了……”

談無欲做預備殺人狀尹秋君做聳肩攤手狀時,遠在503和劍雪聊天玩撲克牌的百朝臣打了個大噴嚏。

“喂,我做了義大利菜,要不要一起吃?”尹秋君的雙手按上桌子。

“哦,好啊,正好我也餓了。”談無欲仰頭舒展筋骨,“總比回去和那個蒼一起吃強,活活累掉一層皮。”

“哈,那是你還沒修到翠師兄的水準。”一邊說著,尹秋君把菜肴和紅酒搬到桌上。

“嘖嘖,居然親自下廚。”看看滿滿一桌的佳餚,又瞄了眼那瓶82年的紅酒,談無欲把碎髮攏到耳後,拉長音調說道,“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堂堂尹秋君居然親自下廚?喂,要是你再把蠟燭點上,就是燭光晚宴了。”無視對面鄙視的一瞥,談無欲又道:“難道是吃醋?你若是想,我隨時可與你約會呀。”

“別廢話,趕緊吃飯!”話雖粗暴,眼神卻頗柔和,尹秋君倒上兩杯酒,把其中一杯送到談無欲面前,然後舉起自己這杯。

談無欲舉起杯子,覺得尹秋君是想說什麼,目光流轉間似有千言萬語,又似有短短一句,可最終他什麼都沒說,談無欲也無言,於是一聲輕碰,默契笑顏。

牛肉太硬,雞蛋太老,鹹淡不均,湯汁太少。當然,在尹秋君威脅的眼神之下,談無欲沒有明說,而是用“下次我們一起做吧”表示。他本以為難怕是這般委婉,對方也會連哼帶瞪眼,沒想尹秋君卻垂目片刻,然後道:“記得有次前代宗主大壽,宴會間師尊把六弦和四奇召到他跟前,圍坐一排,聽他講故事。那時候我們都還是丁點大小的孩童,赭杉軍和墨塵音也還沒被師叔帶去日本。師尊說,從前有一個人孤單地坐著,籠罩在深深的憂愁裏。所有的動物都走到他身邊,對他說,我們不願看到你這樣憂愁,儘管許下你的願望,我們會幫你實現。人說,我想擁有好眼力,能看到所有獵物的蹤跡。蒼鷹回答,那就把我的眼力給你,你就能看到世間萬物。人說,我想變得強壯,能舉起比自己還要大的山石。老虎回答,那就把我的力量給你,你就能像我一樣強壯。人又說,我渴望瞭解大地的秘密。蛇回答,我會一一告訴你。就這樣,每個動物都回答了他,人得到它們全部的能力之後離開了。貓頭鷹對動物們說,現在人知道了很多事,也有了很多能力,突然令我感到很害怕。鹿說,人的所有要求都達成了,現在他不會再憂愁了。但是貓頭鷹回答,不,我在人身上看到一個洞,深得像永遠都填不飽的肚子,這個洞就是他的憂愁和欲望之源。他會不斷索取,直到有一天世界會說,我已經枯竭,再也不能給你什麼了。”

談無欲放下餐具,比了個繼續的手勢。

“還是孩子的我們哪能體會這個故事的深意,看師尊講完,就跑去吃東西玩耍,唯獨蒼還坐在那,直直地看著師尊,似有所思。而昭穆尊本也站起來,可看到蒼沒有動,於是又反轉回去,坐在蒼旁邊,也看向師尊。”說完,尹秋君抹嘴,起身收拾。


寒氣並無想象中的沉重,尹秋君坐在天台,曾經被談無欲誤會要跳樓自殺的地方,夜幕下的藍紫長髮散著迷幻光澤,仿佛回應目光所向的月色。身處高樓大廈間看不到一望無際的遠方,車水馬龍的喧鬧在夜半子時也沒有絲毫削減。尹秋君靜靜坐著,很久之後,他將目光轉向身旁的鳥籠,好像下定決心,伸手打開籠門。

尹秋君等啊等啊,知更鳥依然在唱歌,他又繼續等啊等啊,歌聲仍是沒有停止。

經過這幾天的熟悉適應,睡在蒼旁邊的談無欲好不容易能安心入睡不做噩夢了,可今夜他似乎聽到什麼,槍聲笑聲哭喊聲鳥鳴聲,突然驚醒。起身抹掉額上冷汗,談無欲只覺得心裏有種不詳之感,越想越恐怖,於是披上厚實大衣,還穿著拖鞋就往天台跑。等一口氣跑到門口,推開門,就見一道淡藍背影,仿佛存在於童話故事中的精製鳥籠,與那閃耀的寶石藍一起,一如記憶中鮮明。

“這次不是黑髮者的裝束了?大半夜不睡覺,跑來做什麼?”沒有轉頭,尹秋君也知道身後是誰。

“這句話該是我向你說吧。”快步走到尹秋君身旁,談無欲也坐下,俯瞰都市夜景。

“你不怕感冒?”

“我不介意傳染給你。”

“呵……”尹秋君低頭想想,不覺笑出,“想不到竟是你,也……挺好。”

“有我陪是你八輩子修來的福氣。”談無欲捶打腿腳,緊了緊身上大衣。

“你說,這個笨蛋為什麼不飛?”

“這裡不是適合它生存的環境。再說,沒有聽者的歌手,豈不是太可悲。”

“難道它不想要自由嗎?”

“自由,離開這鳥籠,就是自由?也許,它要的只是一個欣賞它的歌聲,永遠的聽眾。”

“哈,真是蠢得一塌糊塗。”

輕笑一聲,優美旋律下,尹秋君關上了鳥籠。
孤憶夜店 | 10:55:31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