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日月,星月]雙子(人物崩壞有!虐文慎入!)(更新至章二)
各種的神奇……………………


章二


如果為了活下去而必須愛上誰的話,那麼就愛你吧。


素還真將談無欲放到桌上,用毛巾擦拭黑髮,動作是連他自己也意外的輕柔。“你……”潮濕髮絲擦過指尖,水滴沿指縫緩慢滑行,最終融入看似無力卻掌控一切的白皙手掌中。“原本的髮色是什麼?”

耳朵上還全是水,很難受,談無欲沒有看上方人影,淡淡回答:“銀。”因為敏感的雙耳被水浸覆,感官似乎錯亂,雖不至昏眩的程度,卻有種靈魂不穩定的異樣感。

“一定很漂亮。”素還真用手撫摸談無欲的臉龐,如同開發新得到的玩具一般。話語說出時手指正好按壓在琉璃色的左眼上,凝時之間,奇異力道好像隨時都會改變,指尖會毫不猶豫地按下,讓鮮血將放空靈魂的瞳孔再次染紅。

奴伊討厭人類,談無欲憎惡素還真。

“想要這隻眼就拿去。”這是平躺在桌上,被居高臨下的手指遮掩住半邊冷漠面容之人的回應。

素還真再次驚訝自己竟然沒有生氣,甚至感覺到有趣,並因對方回應自己的期待開口說話而興奮。他低下身子,與澄亮雙瞳對視,笑容過後他親吻上毫無起伏的唇,似在舔食品嘗,待初嘗其味道,便是用舌尖挑開鬆懈牙關,宣告佔領般佔據整個口腔,連無所回應的舌也一併壓制,單純的動作,單純的含義。

談無欲以為他至少會扭轉頭,忘記懸停暗影,可當舌尖進入的瞬間,為什麼自己會毫無拒絕之意,只任那柔軟靜止在自己口中,好像依然平順的呼吸般自然。

頭顱抬起,帶動銀絲緩慢垂落,沾濕下顎直至脖頸。素還真伸手扒開濕重的黑色大裘,白皙身軀霎時一覽無餘。然身形雖是精製卻太過瘦弱,肌膚雖如溫玉卻有累累傷痕刺目。素還真觀察那些傷痕,明明在浴室時仍在淌血的傷口竟然已趨癒合,身為妖貓的癒合能力看來並沒有因為妖力的轉移而消失。哈,這倒真是方便。素還真如是想,有此等恢復力,他便不用有所顧忌。再說,就算這隻可憐的小貓死掉,又有何關係呢。

不對……

再次彎下身子,親吻從頸側開始,到精製鎖骨,到一邊凸起,到隨呼吸明顯起伏的胸膛,到光滑小腹,在最後一點前,素還真感覺到身下人的顫動,他伏起上身,把住談無欲的下顎,微微笑言:“就算不想要,下面可是已經有反應了。喂,難道你其實經常……”

話未畢,一道血痕隨手臂的快速揮出出現。素還真的笑容沒有任何改變,他慢慢舉起右手,輕輕摸了摸左邊臉頰的疼痛之處,他看向手指之上的血紅,然後看著坐起身,用平靜壓抑憤怒的談無欲,“看來你的上一位主人沒有將你調教好啊。”慵懶溫厚的笑容配合無一絲溫度的句子,別是一番效果。“不過,既然你的新主人是我,這種情況可不能再發生了。”手臂劃出平伸,指尖於空中輕點,瞬間一條水流自浴室而出,指上血液融入水流,圍繞盤旋的水流立時改變顏色,宛如一條黏稠狀靈活的紅蛇,隨時候命。

區區一名人類,竟能將自己的龐大妖力運用得如此自如,當真只是巧合?談無欲禁止自己去想什麼,可問題又自發浮現。當他看到那條紅色的水蛇變化成數條之時,不詳預感讓問題轉了內容。果然,分化出的水蛇纏繞上身體,雙手雙腿被拉開,半浮於空的軀體被緊緊綁縛,連半彎的貓尾也被纏住。

“好風景。”看向被迫張開雙腿,完全暴露的下體,素還真的話帶了幾分挑逗。

單純使用力量不能反抗水蛇分毫,反而使裸露身軀微微顫動,更添柔美誘惑,引人施虐。“……變態!”緊抿的唇開啟,短促尖銳的怒斥還留有骨子裏的清冷孤傲。

聽到談無欲罵自己,素還真不但不生氣,反而笑回:“倒是很熟悉人類的語言嘛。”手指勾起,又有一條水蛇分化而出,纏繞上談無欲的下身,黏液帶動柔軟蜿蜒爬行。“還是,你有很多機會向你的族人說出這兩字?哈。”

綿長黑髮錯落垂散,被汗水浸濕的修長雙腿更如白玉般無一絲瑕疵,然就算談無欲再努力蜷縮身體,散發幽幽冷香的濃墨卻無法遮掩愈發硬挺的分身,和與水蛇相融,不斷溢出的晶亮液體。

素還真抓住談無欲的下顎,讓迷蒙雙眼重新恢復焦距。他看著那雙眼,單手控制視線,不知道為什麼,素還真很喜歡並享受這種感覺。而談無欲也發現這個人類的特殊喜好,比用水猥褻自己還讓他反感的喜好。他想,就算如此做,自己就能記下素還真的模樣嗎?

依循欲望而行,素還真親吻因緊抿而泛紫的唇,碰觸沒有逃避的舌,“好甜。”

談無欲突然覺得他好像想起什麼。

每個動作都似預告。這般自然之感,這般無法抗拒,這般熟悉的厭惡,究竟是誰的記憶?

談無欲嗎?奴伊嗎?還是這個人類所期望的自己。

緊抓額骨的手沒有放鬆,一指單挑,水蛇再度分化,這次卻是比其它更加粗大,在談無欲的視線還被素還真控制之下,下方水蛇挨近暴露的後穴,只一下輕觸,然後便是強行擠入,無一絲憐憫的,讓血液順不斷推進的蛇身滑下,融合。素還真依然鉗制談無欲的下顎,欣賞他的表情變化,將每一點趨向瘋狂的痛苦與壓抑盡收眼底。而談無欲沒有叫出聲,他仰著頭,嘴大張著,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房間被帶有雕飾的吊燈照得明亮,每一次手指的挑動都引發水蛇更猛烈的攻勢,素還真甚至可以看到隨著自己手指的每一次動作,談無欲的小腹便有微微隆起,詭異亦讓其感到滿足。

深些,再深些,然後……會死嗎?

刺目感被肆虐的痛處覆蓋,反而無法牽扯太多神經,就在談無欲以為自己會被如太陽般的明亮奪去僅存的昏暗時,腹中異物突然軟化下來,並很快失了形態,只剩下紅液順著尤維持撐開的穴口掉落。綁縛四肢的水蛇將他送到素還真懷裏,送到那個張開雙臂,似迎接天降愛人般的素還真懷中。

不對,你不是陌生人,你是我的寵物,我的無欲。

新的異物進入身體時,談無欲已然痛到失去感知。可他尤能感受到素還真的懷抱,感受到激烈抽插下的欲望。自己是何時抱住素還真的身體的?談無欲的眼低垂著,抵在素還真的肩頭,好像趴伏在主人身上,撒嬌過後要懶懶睡去的小貓。柔長黑髮順著素還真的身軀垂下,似要將兩人融合般包覆。

“談無欲,我愛你哦。”

低沉耳語真實出現,談無欲甚至感覺到素還真親吻了他的耳朵,覆滿絨毛的小三角因為這次親吻更加滾燙而微微抖動。他懷疑素還真知道自己討厭什麼,比起下身的蹂躪,他更痛恨這般溫柔的親吻,可為什麼越是厭惡,素還真越是更加輕柔的吻著自己?臉側,唇角,連同黏在脖頸的髮也一併沾染上像病毒般蔓延的溫度。

素還真為談無欲準備了一個墊子,上面鋪上一些他不要的舊衣服,算是臨時睡床。他同樣表示如果談無欲願意,他也可以維持人類的樣子繼續癱在地上。

離開前他蹲下身子看著談無欲,挑起一縷髮絲親吻,依然是微笑,溫柔說出:“晚安。”

談無欲看著素還真起身,走遠,關掉燈,關上門,消失。

不遠處的墊子滿是素還真的味道,好像蓮花一樣的香氣溢滿鼻間。談無欲伸手摸向下身,依著柔和月光,掌上白色清晰可見,緩緩流下。注視稍時,他最終合上手,任那液體留於掌心,流於身體。




待續
雙子 | 04:42:45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