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孤憶夜店(副標:衝啊!霹靂倒貼團!)——章四十九
終於……終於更了………………………………


章四十九


The future is history。


“To kill a Mockingbird*,喂,你說這本畫冊為什麼會用這個名字?”伸直雙臂趴在床上的談無欲看著不遠處的畫冊,隨意問出。

“別動!”聲音之大之尖銳讓談無欲嚇一跳反而手抖,於是正小心翼翼為其塗指甲油的尹秋君很順利地塗到肉上了。“談無欲!不是說不許動了麼!不許動不許動!哼,塗壞的部分你自己擦,我不管。”

要不是因為另只手上的指甲油沒乾,談無欲很想揉揉耳朵順便敲尹秋君的腦門一下,“你不那麼大聲,我也不會動。”

“別動別動。”比起實際意義,尹秋君似乎更喜歡這般話語的感覺和談無欲聽到後的反應,他一邊繼續給談無欲塗他的專用藍色指甲油,一邊隨意回答,“畫冊是昭穆尊買的,具體你問他。”

“與另一個版本的To kill a Mockingbird相同,象徵善良無辜的知更鳥還是死了。”談無欲吹了吹左手指甲說道。

“知更鳥代表善良和無辜?”

“難道不是?這本畫冊裏除了知更鳥外的角色都有各自的罪,為得到神的愛而殺害知更鳥的法官黃鶯,屈從權力漠視殘殺的所有鳥兒,還有以愛為誘餌,遊戲鳥兒們,等待一場又一場死亡審判的神。”

“我想不然。”塗好指甲油,尹秋君比了個“OK,把爪子收回去”的手勢,“這個故事裏的角色皆有罪,或者皆是無辜。知更鳥可以不死,但它寧死也不願失去神的愛,這是它的選擇,亦是它的罪。屈從權力的鳥兒們不過是屈從習慣,如果從它們出生就被教育成習慣冷漠與服從,這樣的結果就不是它們的錯。法官黃鶯為了神的愛不計手段,也不過是神之遊戲的又一個犧牲品,但恐怕當它的審判來臨,它也會和黃鶯一樣,選擇擁有愛的死亡。至於神,既為神祗,便有身為神的特權,遊戲人間是他的存在方式,沒有這一場場假意愛的遊戲和一場場審判,又有誰會仰望高高在上的神明對之忠誠。”

“所以?”

“所以,沒有真正的無辜,也沒有真正的罪惡,即便是所謂原罪,也只是選擇的結果。”

談無欲看著和尹秋君一樣,塗有藍色指甲油的雙手,覺得效果還不錯。“這本畫冊確實有意思,思想也非是主流,值得推敲回味。還有,封底的這句話到底有什麼意義?The future is history,十二隻猴子?難道是暗喻命運之類……”

“乾脆先放你那好了。

“哈?你說什麼?”

“《To kill a Mockingbird》,這本畫冊先放你那吧。”

“這可是你的寶貝,當初連碰都不讓碰。”

“說放你那就放你那,怎麼那麼囉嗦!”

談無欲想到什麼,剛要沉下臉質問,卻被敲門聲打斷。

因為約了劍雪一起來做手工,談無欲以為是人來了,想也沒想便前去開門,誰知門打開,卻是西裝革履的昭穆尊。

“昭,昭穆尊先生……?”談無欲驚言,後方的尹秋君聞聲轉過身,看到門口佇立之人,看到那人的眼神,看到那眼神的意義。

“談先生,可否行個方便?”昭穆尊禮貌問道。

“啊,這是當然。”談無欲擺上很久不用的待客笑容,同是禮貌回應。回身看了尹秋君一眼,人轉身要走時,卻在聽到自己名字的同時感到手裏被塞進一本書。“嗯?”

“你既然喜歡,就再借給你看幾天,不要忘記還我。”尹秋君看著談無欲,沒能擠出笑意,只有短促話語。“你走吧。”

談無欲接住畫冊,是《To kill a Mockingbird》。“我會儘快歸還。” 舉了舉手上畫冊,談無欲結束與尹秋君的對視,在向昭穆尊點頭示意後離開了716。

沉默隨門的關閉音出現,在確定對方不會主動開口後,最終是昭穆尊打破沉默。

“記得我曾說過,今年是最後一次回義大利麼?”昭穆尊慢慢走向尹秋君,“加上今年這次,所有可能擁有天玄令的人就都死了。”他走到尹秋君身後,雙臂漸漸抬起,“我們費盡心思,花去一年又一年,總算破解所有猜測懷疑。”身軀挨上單薄背影,展開的雙臂將尹秋君抱在懷中,昭穆尊埋頭在散開的藍紫髮間,深深地吸氣,好像珍惜不舍般摩挲。“我想,也不需要讓你把它給我了,如果你想,早在我帶你離開義大利的時候你就會……不是嗎?我真好奇,師尊臨終前究竟對你說了什麼,我真想知道……真想知道。”

推開人之後是什麼,尹秋君知道,他用力掙脫懷抱,轉身望進昭穆尊眼中。然後他所望到的,是一如記憶中清晰的平和面容,與不曾改變的執槍身影。

“尹秋君,你相信天命嗎?”

紫荊衣的雲刃從不失準。

“我說,你之天命,只該在我掌心。”

槍聲響,雲刃亦被擲出。

昭穆尊感覺到右臉一陣刺痛,些許血液順那道劃痕滲出,還沒有流下就已開始凝固。

手漸漸收回,尹秋君看著就在昭穆尊身後,被雲刃刺破籠門而大開的鳥籠,看著始終沒有飛離的知更鳥在驚嚇過後依然忙碌地振翅跳動,欣慰笑容展現。他垂下眼,手撫上胸前不停淌血的傷口,笑聲恣意而出,一如月下知更鳥的歌聲無休無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友,你果真未嘗瞭解我……”

恍惚間人已倒下,黏稠紅色越過襯衣與散開的藍紫髮絲蔓延至身下,向四周擴散。昭穆尊轉身看到身後鳥籠,看到那把失準的雲刃,然後他走到尹秋君身邊,將他抱入懷中。迷茫也好混亂也罷,他只覺得自己從未如此安心。


接到慕少艾的電話時,談無欲正在劍雪的房間。

“000室?宵的住處?去那做什麼?”

“別問那麼多,來就是了。”

劍雪給談無欲披上一件自己的大衣,自己也穿上厚實的外套,陪他一同前往孤憶地下,他一度熟悉的迷宮。

慕少艾沒有站在000室門前,而是走過000室,另一條岔路的盡頭。那是一扇巨大的黑色鐵門,昏暗燈光使其更倍添陰森詭異之感。不知是否出於錯覺,談無欲覺得慕少艾的神色同那扇門一樣讓他心中升起莫名的異樣之感。

看了眼談無欲身旁的劍雪,再看回談無欲,慕少艾言道:“與其日後後悔,不如讓你現在就決定。”

一句下意識的“什麼”還未說盡,談無欲就看到被慕少艾打開的門後,冰冷刺骨的房間內,尹秋君躺在一張鐵床上,談無欲甚至下意識地避免自己稱其為冰棺。他看到昭穆尊站在睡著的尹秋君旁邊,只能看到他的背影,然後他聽到那個人說:“我所能為你做的,也只有如此。”

“慕少艾……喂……慕少艾!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談無欲的聲音發顫,他沒發現他的手也在顫抖。

慕少艾走進房間,雖向昭穆尊說話,視線卻仍停留在談無欲身上。“昭穆尊先生,老闆說你可以走了。”

“請轉達我的謝意。”昭穆尊點頭。

談無欲的手幾乎是下意識地伸向別在後腰的槍,就在槍將被拔出時,另一隻手抓住了那隻手臂。

“這是他們的故事。”

劍雪並沒有使用多少力氣,他看著談無欲轉過頭與自己對視,視線垂下的同時手臂亦漸漸失去支撐。

昭穆尊邁步走向門口,經過談無欲時,他平靜地說:“那隻知更鳥勞煩你照顧了。”

談無欲的頭低著,沒有回答。

等人走後,慕少艾向談無欲說道:“現在不動手,以後就沒動手的可能,這點你清楚。”

沒再抬起目光,談無欲只是盡速離開。


這是蒼第一次在談無欲進入房間後停下琴音,他掃過來人的面容,起身將琴收入琴箱,並用一貫的淡雅音調言道:“看來,尹秋君死了。”

那一刻談無欲突然想到什麼,他快步走到蒼面前,一手抓住其衣領將人拽起,怒吼道:“你住在孤憶,住在我的房間,你是故意讓昭穆尊知道你在這裡!你故意讓他誤以為你和尹秋君有私!”

蒼還是淡笑著,儘管那笑容裏沒有任何笑意,“我是否出現,有分別嗎?”

“……”憤怒被無力感與巨大的悲傷取代,手漸漸鬆開衣領,蒼恢復站立的同時,談無欲卻低下頭,手緊緊攥著,還有那本《To kill a Mockingbird》。

“屍體怎樣處理的?”

“在孤憶地下的……停屍間……冷藏……不會腐壞。”

“我想去看看。”下一秒,視線轉向別處,“不,還是算了。”

蒼收拾好本就不多的行李後走到談無欲身前,看向他緊緊抓住的那本畫冊,“這是尹秋君給你的?”

談無欲下意識地點頭,畫冊被蒼拿起,翻至最後一頁,在印有The future is history的封底內側,夾有一張只有拇指大小的黑色記憶盤。“這就是天玄令。”蒼將其拿起,端詳片刻後把它放回原處,連同畫冊一起塞回談無欲手中。“尹秋君既然把天玄令交給你保管,就放在你這,等待它的下一位主人到來吧。”

“就……為了這種東西……”談無欲覺得他甚至要笑起來了。

“我已經沒有必要再住在這裡,感謝你這段日子的招待,月才子。”蒼拿起琴盒和他的黑色手提箱,就像他的出現一樣,淡然離去。“感謝你,談無欲。”


716,昭穆尊直直站立,垂目注視打開籠門的鳥籠,看著小小的知更鳥尤睜著靈動雙眼,時而輕聲鳴叫,時而翻飛跳躍。地毯上變暗的血跡還在浸散,房間內的一切沒有任何改變,還是原來樣子。昭穆尊抬起手,收起掉落的雲刃,關閉籠門。

“紫荊衣,你又何嘗曾瞭解我……”




――――――――――――――――――――――――――――――――――――――
To kill a Mockingbird*:童話原文請見章十三
孤憶夜店 | 03:31:34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