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孤憶夜店(副標:衝啊!霹靂倒貼團!)——章五十
哇塞……更了……
嗯……
就這一個感想……………………


章五十


“歡迎來到台灣,請出示您的護照。”

來人不羈的髮式,些許白髮夾雜減弱黑色,襯出滄桑世故,筆挺西裝與高挑身材完美結合,寬厚肩膀令成熟之感倍添真實,仿佛散發引人依靠的磁力。年輕的安檢小姐拿過護照,將照片與真人比對,透過微高的櫃檯,越看臉越紅。

“請問您來台灣的目的是?”

“看朋友。”男人的行李只有一個看起來很舊的提包,和一個長長的琴箱。充滿磁性的低沉話語如例行公事般隨意而出。

“啊……朋友……”安檢小姐的目光從充滿男人味的臉龐轉移到左耳銀色的民族耳飾上,複雜精製的花紋雕刻好像某種象徵,又似某種警告。暗暗慶倖沒有把在心中問是男朋友還是女朋友這樣的蠢話說出來,安檢小姐匆忙放回護照,補上稍微變形的微笑。“祝您旅途愉快。”

收起護照,男人禮貌回以“謝謝”,留下一臉花癡相的安檢小姐還望著男人的背影,嘴裏念著:“朱痕染跡……好帥……”


“劍雪,我不是三歲孩童,還是你認為我會蠢到做什麼蠢事?”半躺靠在床的談無欲說得有氣無力,聲調卻仍是尖銳。

“不蠢就把飯吃掉。”劍雪又摸了摸床頭櫃上的飯菜,已經放冷了。

“不是說了沒胃口,你希望我再吐麼?不要再看著我了,你需要睡眠,這也是我現在需要的。”

劍雪還想說什麼,卻見隨敲門聲進入的慕少艾。執著煙管的手臂揮出,劍雪點頭,起身走出506,輕輕關上了房門。

慕少艾走到床邊,慢慢坐下,眼神滑過冷卻的飯菜,轉回面容蒼白的談無欲。“我在大堂碰到小白,他說這兩天你都沒怎麼吃東西,現在還低燒?”說著話,手撫上談無欲的額頭,稍作停留後抽回。“確實有點低燒,我給你配了藥,中藥,就算沒病也是強身健體。”拿出藥丸往談無欲嘴裏一塞,再送上杯水,慕少艾也不管談無欲咽不咽,很是流氓地說道:“你要麼喝水咽下去,要麼讓藥丸在嘴裏化開,好好品嘗所謂的良藥苦口。”

談無欲沒有喝水,也沒有將藥丸咽下,濃重的藥味在口中散開,卻無期待的苦澀。

“你仍是孤憶的人,生不生病不是你自己能決定的。”將水杯放下,慕少艾托著煙管,隨意看著房間的某處。“除了劍雪和宵,沒人知道尹秋君的死,所以對外的說法是他被昭穆尊買走。你現在這樣,除了讓人擔心,也引人懷疑。”話語隨煙霧的出現而稍作停頓,有時只是單純的停頓。“當然……除了親密之人,也無人會想什麼。其實,天台事件我聽龍宿說過,現在想想,你已經讓尹秋君多活了很久,不是麼。他沒從我們身上期待什麼,也沒想從你這得到什麼,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尹秋君和昭穆尊,劍雪說得對,這是他們的故事。”呼出一口煙霧,慕少艾理了理衣服站起身,“你得吃東西,走吧,去我的房間,我給你做點吃的。”

“我太自信。”垂直銀髮遮擋了半邊面容,慕少艾看過去,不知談無欲是否在後悔。“以為看住蒼,又有法門監視,就能有所預防……”

“尹秋君與昭穆尊來自義大利的組織,你身為月才子幫助他們或稍有干涉都是違背第三法令,這你是知道的。雖然看起來你是沒打算要顧及這個就是了。”稍稍歎氣,慕少艾把厚實棉被扯起少許,“起來,你該不會需要我勸你什麼吧。”


“啊,團副!你出房間了!”遠在走廊盡頭的百朝臣看到談無欲,立刻飛跑過去,一把摸上談無欲的額頭,“還在發燒嗎?病好了嗎?吃東西了嗎?怎麼出房間了呀?再穿多一些呀!慕經理給你吃藥了嗎?要不要緊呀……”

“已經沒事了。”為了不讓百朝臣繼續問下去,談無欲趕緊回答,甚至擠出些笑容。

送走百朝臣,在去往419的路上,談無欲不斷遇到熟人,不斷被關心問候,頭也被摸了不少次,平時不覺長的走廊今次走來也更加費時。慕少艾看出談無欲的疲累,有時也會替談無欲回答,示意人們不要多問。

以為自己的臉色該是現在孤憶中人最差的了,沒想當電梯門打開,看到靠壁垂目的螣邪郎,談無欲便不這樣想了。

“哦是慕經理和談無欲……哎呀談無欲你病好了?臉色還是很差啊。”

“已經沒大礙了,多謝關心。”談無欲點頭道。

“見鬼喂,螣邪郎你現在的臉色更不好吧。”領著談無欲走進電梯,慕少艾還是第一次見到這般模樣的螣邪郎,“發生什麼事了?是小赦?”

“啊……最近不知道怎麼回事,偶爾會說奇怪的話,有時晚上會突然醒來,問他是不是做惡夢,他也不回答,只是自顧往外走,跟著追出去,不是人突然消失不見,就是自顧自地又走回去,簡直就像夢遊症一樣。”

慕少艾側目過去,“夢遊症?”

“不,那絕對不是夢遊症。嘁,我也不知道是什麼……但我知道不是夢遊症。喂慕少艾,給赦生做一次徹底的身體檢查吧。”

“嗯,明天下午讓他到我辦公室來。”慕少艾說完拍了拍螣邪郎的肩膀。

“嗯……啊對了慕少艾,有人告訴你嗎,他又來了哦,和往年一樣。”話說時正好電梯門開啟,慕少艾聽到,也沒回話,只是沖電梯內的螣邪郎笑了笑,就和談無欲走了。

談無欲用眼神問慕少艾螣邪郎口中的“他”是誰,慕少艾也只是輕描淡寫地答了句“老朋友”,顯然沒有繼續說下去的意思。

雖然之前斷斷續續睡了很久,但坐在電視機前等慕少艾做好飯的時間裏談無欲還是覺得迷糊。他靠著堆在一起的靠墊,手指不時按動遙控器的換台鍵。

“……這一事件被認為與三個月前的分屍案系為同一犯人所為,根據警方的介紹,兇手手法完全相同,案發時間為深夜淩晨,地點則是人跡罕至的倉庫或小巷,兇器是短刀或匕首,兇手往往不會一擊致命,而是造成多處傷口致使受害人失血過多身亡,其後分解屍體,直接遺棄在案發現場。據資料顯示,這名兇手實際在數年前就開始作案,更有內部消息指出,最早的案件甚至可以追溯到九年前。如果這一消息被證明屬實,那麼截至到目前,共有超過至少三十七名遇害者。由於此案已經激起大量市民不滿,警界也遭遇前所未有的壓力。接下來本台將為您奉上同為社會學家與心理學家的師九如教授對此案的分析,請您……”

“吃飯咯。”一把拿起談無欲手中的遙控器,慕少艾關上電視,手指餐桌,“趕緊去吃飯,再瘦下去你的臉就沒法看了。”

“這個案子我似乎有印象……如果素還真能破此案,將是莫大的助益……”談無欲還沒下意識地咕噥完,就被慕少艾拽了起來,丟進浴室。

“洗手!順便洗把臉。”

談無欲打開水龍頭,任雙手承受水柱的沖刷,微微發愣之間,他看到指甲上已剝落少許的藍色。瞬間本能地收回手,他看著那些熟悉藍色,又看向鏡中自己。

現在這個樣子,還真是難看啊……

他甚至可以想到尹秋君指著自己大笑的模樣,說些挖苦諷刺的話,彆扭到極點的鼻哼,還有一句“談無欲,這可真不像你呀。”

尹秋君,你仍是你吧……我也……依然是……

鏡子因為熱水而漸漸蒙上一層白霧,談無欲舉起右手,劃出一道真實。然後,雙手回到水柱下,那些遺留的藍色,最終消失無跡。

坐到椅子上沒多久,談無欲的左手就被慕少艾塞上滿滿的一碗白飯,右手塞上筷子。

“呼呼,吃完去睡,睡前再吃一顆我配的藥丸。”


再醒來不知是何時,臥房內一片黑暗,透過半開的紗簾,依稀可見半邊淡薄彎月。慕少艾的藥有助眠作用吧,談無欲扶著頭如是想。身子沒有力氣,腦袋也是昏昏沉沉,幾番掙扎坐起卻以失敗告終。就在他決定繼續睡而靜下心來時,門外突來西洋長笛的笛音,很快,亦有箏聲相映而起,相合成曲。

笛聲悠揚箏音輕靈,似抒情又似回憶,像久別重逢,又像從未遠離。談無欲聽著這以樂曲為語言的交談,不久便再昏昏睡去。
孤憶夜店 | 13:49:41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