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終點——章十四
懶惰這東西真容易放任啊……


章十四


寒春寒月寒夜,書齋門扇大開,觀滿園曇花盛放,冷香幽幽,伴清風入室,過爐火而冷暖相合,別是一番舒適愜意。偌大席榻之上同臥的兩人就著這花香月色,品茗談笑,徹夜之間嘻笑不絕。

“我的趣事說完,該你了。”男人三十出頭,雖身形高大壯碩,卻是柳眉杏眼,似柔情百轉,一身淺灰長服,上有深色絨棉批肩,下有金紋吊玉腰帶,衣襟半開,露出大片麥色肌膚。“要是我笑不出來,茶可要換成酒了哦。”

三月裝模作樣地歎口氣,嘴撅得挺高挺翹,半分耍賴半分撒嬌之態,“哎呀呀雁大人,我哪有什麼趣事可講嘛,最多是行商途中聽來的奇聞軼事罷了。”

“身在京城,每天都有奇聞軼事可聽,不新鮮。”墨髮散亂,幾縷繁長靠在三月肩頭,男人本就甜甜笑著,此時更是情深意切,“何不講講你的事情,相識的這幾日來你從不主動講自己,倒是我把家底全告訴你了,太不公平吧。”

“哈哈……我有什麼可講,京城中誰不知我呢。”淺淺的笑容還未舒展,尖巧下顎即被勾起。“你知道我指什麼。”

稍許空白,稍許沉默,淺淡笑容終是展開,當雙眼漸閉,黑瞳愈加柔和,男人放棄等待,緩緩吻上吝嗇答案的唇。

“王爺!您不能進去!”
“混賬!”

只見一人步若流星般自內庭直沖進書齋至席榻之前,一頭後背過頸的赤發因周身憤怒之氣而顯得愈發猩紅。此人身穿暗赭長袍,上身左側飾有大片金色龍紋,此乃皇家象徵。清風漸疾,額前兩縷細碎留海與兩耳之上的銀色墜飾亦微微拂動,劍眉下的一雙虎目透著殺氣,薄唇緊抿,手亦成拳。其人正是炎帝胞弟,名炎景,稱景王,掌京都兵權。

“王,王爺!?”床上之人一時驚愕,三月見來人怒氣衝天,卻是很快轉為毫不在意之態,招手讓不知所措的丫鬟們下去。

“新上任的戶金卿雁山橫大人好雅興呀。”一聲冷笑過後,景王目向三月,再不看急忙跪地行禮的雁山橫。

三月不緊不慢地理了理衣服,沉沉問道:“景王尊貴之身,為何來此?這裡怎麼說也是官府,王爺若命人通傳,以您之尊貴,我們又怎敢不迎接。”

“迎接?哈,再晚一步,只怕你們將是如膠似漆,就算天王老子來了,也顧不上了吧。”看著三月的鄙夷神色,景王只更加冷笑,一手揮出,瞬間怒斥:“還不給本王滾過來!”

雁山橫雖屬文職,卻是將門之後,見此情景,臉上並無懼怕之意,反倒恭敬行禮,面露笑容。三月知景王不會降下身份多說什麼,再僵持下去只會令雁山橫更加危險,於是盡速下床,穿好鞋襪,立與景王身側。

“不知王爺深夜造訪,是何要事?”雁山橫抬起頭,拱手問道。

又是一聲冷笑,景王轉身便走,只留下一句“三月是我的人”,令仍雙膝跪地的雁山橫完全呆住。

出戶金府就見千影焦急地等在門外,待人一前一後出來他趕緊上前,向景王行禮後小聲對三月說:“我實在是攔不住……”

三月抬手示意千影不要在意,先行回去,自己會回景王府,其後跟隨景王上了馬車,千影則騎馬轉向另一方向,飛馳而去。

王爺的馬車頗大,三月坐在一端與景王相隔足足兩米。深夜街巷無人,孤零零的馬蹄與車輪聲響將一時壓抑的氣氛更加劇。就算如此,三月托著下巴,不時揭開窗布窺探沉寂的街景,毫無要開口之意。

這樣的平靜究竟能持續多久呢,只是這樣想著,又再過許久之後,三月聽到自對面而出的低沉話語。

“逼我先開口是不是?你贏了,過來。”

三月並不覺得突兀,他慢慢地挪向對面,待到一半時前方手臂瞬間伸出,隨之左臉頰突然火辣辣地疼,眩暈之間身體還未摔出就被那隻手抓住衣領拽回,緊緊抱住。

“沒有皇兄的命令,你就不回來是不是……為什麼一再挑戰我的極限……讓我發狂就那麼有意思嗎……”

是心境改變的原因麼,三月也發現自己停留在月谷的時間越來越長,他驚訝思考原因時腦中第一個浮現的是樓下一貫仰望等待的人影。為什麼會……想起他……心中飄起的異樣感讓原本面無表情的三月好像要否認什麼一樣,將頭依靠在似乎欲將自己融入懷中的景王肩頭。

因為沒有任何回應,仿佛讓自己冷靜下來之後,景王又一把將三月推開,厲聲問道:“這次是戶金卿?任務?”

“不是任務!”三月極力反駁,“我平時常在各個店鋪間走動,前幾日在其中一家鋪子停留時正好掌櫃不在,而雁大人有事相問,我上前解答才由此相識。我們一拍即合,非常有緣,我……我是真心想與他結交的!我並沒有什麼真正意氣相投的好朋友……”

“好朋友?哈!床上的朋友嗎!?”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變成這樣!我!我是……我不知道……”聲音越來越小,頭也越低越沉,三月感到自己的下顎被抓住,被迫與那暗紅雙瞳對視。

“這就是你,這就是三月,不是麼?”


京都乃繁華之地,而其中最繁華的地帶,則屬貫穿城中軸的九陵街,該街為商戶、店鋪,客棧與酒樓聚集之地,最寬處的主幹道可供三輛馬車並排行駛。而因有花街相鄰,每逢夜晚更是燈火通明,笙歌不絕。

軒轅嘯月不喜喧囂,每每因公事來到京都,他都儘量在偏遠之地落腳,但凡獨行他便往往在路邊的面攤或茶鋪隨便吃些了事。

現下雖是初春,一場小雨卻讓人仍有寒冬之感,軒轅嘯月帶著斗笠,行走在依然繁華熱鬧的九陵街,目光於匆匆行走的路人或大聲叫賣的小販間流轉,雨水順著斗笠的邊緣掉落,不疾不緩,只是未停。

“快來看看啦,能讓美夢成真的如意枕,益壽延年的長命枕,百年好合的夫妻枕,來看看來看看,絕對價錢公道,童叟無欺,來看看咯!”

想尋家面攤果腹的軒轅嘯月聽到這頗為奇特的叫賣,雖知道枕頭當然不會有小販叫賣的效果,還是憑著路過之心上前隨便觀瞧。沒想人剛靠近,攤主就像連珠炮一樣說個不停。

“哎呀這位大爺,看您一表人材氣度不凡玉樹臨風英俊瀟灑,怎能不用我這李家百年老字號香枕!我這各種枕頭一應俱全,看您是想步步高升,還是想財源廣進,又或者是想抱得美人歸,嘿嘿,一準兒的沒問題!”小販說著看到軒轅嘯月腰間配刀,更多了幾分討好之相,“您放心,我這枕頭雖然有神效,但價錢絕對公道,您要是多買,小的我狠狠心算您便宜些就是!您看看,有沒看上眼的,我給您包起來。”

作為普通的枕頭來說,看起來確實不錯,至於那些神效,軒轅嘯月不喜為利欺騙,心有排斥。何況他孤身在外,要枕頭做什麼呢。正想說些什麼婉拒時,只聽小販突然大聲道:“啊,三少來了!”軒轅嘯月下意識地順著小販的目光望去,只見就在攤子正對面的酒樓之上,三月正靠著二樓雕欄,與對面的蘭和千影說著什麼。

軒轅嘯月並沒有想過他會這麼快就再看到三月,自月谷追尋到京城,他從未想過再相見,自己會是何心境,會想說什麼。就算思考再多,最後能說出口的,也許仍是一句讓對方厭惡不滿的問候吧。

“店家,此人是誰?”
“哎呀這位大爺,不知道三少,那您該是外鄉來的吧。這位就是在京城鼎鼎有名的三月,人稱三少,年紀輕輕就稱得上是京城第一富商,這九陵街上大大小小的商鋪酒樓有三四成都在他名下。您可別以為三少是什麼有錢的花花公子哥,他心地可好得很,常常幫助窮苦的人家,您要是有事相求,不管是想借本錢做生意,還是鬧了官司,只要您在理,去求三少,他都一準兒能解決。這京城念三少好的人可多了去了。就連我這枕頭攤,也是當初有三少救濟才支撐下來,讓我們一家老小能吃上飽飯。這家酒樓也是三少的,他雖不常來,來了就一定坐那個位置。”

想說些道謝的句子,卻在再轉回頭,因居高臨下的目光而失了思緒。一時間,軒轅嘯月連慣常微笑也失去,只是微仰頭,直直看著。而樓上那人強壓下驚訝,面無表情,任腦中一片混亂,亦只是看著。

他們對視,仿佛雨聲叫賣聲嘈雜聲突然消失,天地萬物不存,世間唯有對視的彼此,在這條可容三輛馬車並行的九陵街,垂直的兩邊就是兩顆心的距離。




待續
終點 | 11:52:45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