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孤憶夜店(副標:衝啊!霹靂倒貼團!)——章五十一
啊啦……居然沒及時在這裡更……
哦對因為回國各種打不開……


章五十一


“尹秋君既死,如不威脅素氏號家,玄宗之事於我再無關係,法門情報線的使用權自當歸還,雖然彼時沒有明說,但你應是猜到我的用意了。”

“法門特性是中立,最高法官不能偏向任何候選人,這些你都明白,當初我並無提醒,仍放心交你自由使用,是因為我相信你。既非結盟,底線與度你也清楚,歸還之事不必再提。”

聽完殷末簫的一席話,談無欲微微仰起頭,墨色的緊身長服伏貼身體,搭配銀白長髮,顯出優雅線條。他坐在書桌前的木制椅子上,手仍不甚用力地拿著手機,貼在耳邊。而雙目所見,是十年前,因那一陣輕風而扭轉頭望去,於高處透過玻璃窗簡單看著自己的青年。他仿佛置身曾經的半鬥坪,那棵樹下,置身飄舞紛飛的落葉之間,靜靜看著那人的完美笑容失去平衡,那張美麗的臉扭曲,最終倉促逃離。

“哈,那我就多謝教祖啦。”

“呵呵,謝就不必了,不過這次我要提醒你,為了尹秋君,你幾乎就要違反第三法令。我們是朋友,所以一旦違反成真,你不但要承擔罪責,甚至處罰更重。我知道你與尹秋君間的情義,然你身為月才子,若在此敏感時期驚動法門,影響你應該知道。”

談無欲閉上眼,似乎歎息,似乎自嘲,“人總是有不顧後果衝動的時候吧。”

輕聲歎息還未結束,電話那端便傳來溫柔話語:“能有讓自己不顧後果衝動的人,很幸福。”

談無欲仍是微仰頭,雙目睜開,所見仍是十年前於高處簡單望著的青年。然他看到那青年似乎沖自己笑,於是在那陣輕風還未停止,在落葉依然飄舞時,他也笑起來,就像現在拿著手機,微笑著的自己一樣。

“嗯,我知道。”

通話結束後手機被放到桌上,談無欲緩緩眨眼,看向醒目位置擺放的相框,相框中是動物園一日遊時的那張合影。照片中的尹秋君仍是一貫微微抿嘴的樣子,也許是還不習慣笑容。可也奇怪,談無欲就是看得出尹秋君的笑意,很甜很傻,很真很純,笑在那雙望向未來的澄藍雙眼中。


接到慕少艾的電話時,談無欲正在閱讀紫宮太一通過電子郵件遞交的關於近期備受矚目的焦點,連環殺人案的報告。看了電腦屏幕半天眼睛累被內容弄得頭也大,慕少艾在電話中也沒有說是何事,只是叫人去經理辦公室,談無欲揉著肩膀站起身,頭髮也沒梳隨意垂散著就出門了。

“呦,來啦。”慕少艾見人進門,從寬大的辦公桌後走出。

談無欲應了一聲,打量著辦公桌前站立的兩人走到慕少艾身邊。只見一人是約莫四十多歲的男人,身穿深棕色的皮衣,一頭硬髮雜亂無型,面粗獷蓄有鬍渣,顯得有些邋遢,但身材魁梧,一雙粗眉下的雙眼滿是怒氣,似乎在強忍什麼。而另一個則是十六七歲的少年,過分大的深藍大衣和衣邊的兩道厚實白絨把人襯得更加瘦弱,一張圓圓的小臉被淡紫薄髮遮擋了兩邊,前方可見少許標準娃娃頭似的流海,後面卻不甚規整地披散在肩胛間。與奇異髮色同樣的淡紫長眉下是一雙大眼,透過相對男孩來說過長的靛紫睫毛,便見暗藍雙瞳,純淨無暇。少年稚氣未脫,微微低著頭,懷裏抱住一把淺木色的琵琶,規規矩矩站著,還是個孩子。

“什麼事?”

“看看這個。”慕少艾把一張紙舉到談無欲面前,談無欲拿起觀瞧,是孤憶專有的賣身契,雖是賣身契,卻因為孤憶的特殊性質而有不同的意義。尋求保護的人得到這張賣身契,即意味安全到達避風港,而渴望自由的人得到這張賣身契,則意味著希望滅絕。談無欲在這張賣身契上看到冷醉和冷霜城這兩個名字,下方有孤憶的蓋章,說明賣身契已經生效。

談無欲的視線還未離開賣身契,年長男子就邁出一步,低沉嗓音夾雜明顯隱忍的怒氣而出:“慕經理,字簽過,章也蓋過,我應該可以走了吧。”懷抱琵琶的孩子聽到瞬間抬起頭,追尋說話者的身影望著,幾乎就要挨近。然腳未抬起,卻像是被突然觸動而想起什麼一般生生忍下,只是眼神複雜地看著人,更緊緊保住懷中的琵琶,口中喃喃:“父親……”

這一幕被談無欲看在眼裏,他收回視線,把賣身契交還給慕少艾,迎來一張笑眯眯的臉。尤其被明晃燈光和銀色長眉修飾過後的笑容,更是扎眼。談無欲大概猜出這笑容背後的意思,當即皺眉沉下臉。

“確實,冷霜城先生,您可以走了。”雖同是笑容,然當慕少艾看向冷霜城時,卻是天壤之別。

“哼。”男人重重哼出一聲,轉身就走,仿佛在這個地方再多待一秒都會要了他的命。而身後男孩卻再也忍不住,追上著急喊出:“父親!您什麼時候接我走!?”沒想人剛追近,卻被男人猛地用力推開,並怒吼道:“你給我好好賺錢!”男孩抱著幾乎比自己上身還大的琵琶踉蹌好幾步才穩下身子,男人卻連看也不看,揚長而去。

真是一場鬧劇,談無欲心想。他轉頭看回慕少艾,只見對方竟然也看著自己,笑容燦爛至極。

“冷醉,來,過來,給你介紹個人。”趕在談無欲罵人之前,慕少艾把男孩叫到談無欲面前,指著談無欲說道,“這位是談無欲,以後有什麼問題和需要就找他。”

談無欲雖然料到這句話的出現,還是狠狠瞪著笑眯眯的慕少艾,直到被稱為冷醉的男孩禮貌點頭,尤帶幾分羞澀地道出:“你好,我是冷醉。”

“談無欲。”頗生硬的三個字,再無其它。

知道沒好氣的語氣比直接走人強太多了,慕少艾稍稍放下心來,故作解釋道:“孤憶的制度是老人帶新人,就像你剛來的時候小白帶你一樣。大多數時候是領班帶新人,不過你也知道因為小赦最近那位大爺實在分不開身,所以就讓人稱團副的你來代勞了。”

“我有權力拒絕麼?”

“當然有。這非是硬性工作,你可以選擇拒絕。再說就連硬性工作你也想不做就不做了,誰敢強迫談大爺呀。”

不再看依然笑眯眯的慕少艾,談無欲垂下視線,一時沉默。其實慕少艾的心意他明白,自尹秋君被殺,自己就鮮少出門,除了看顧的劍雪,也幾乎不與人交流,連氣場都是尖銳兇狠。此次硬塞給自己一個新人,是希望借機恢復常態。談無欲抬起頭,便見男孩正看著自己,笑得有些傻氣。

慕少艾看談無欲的那兩道長眉微微皺起,以為人就要拒絕,沒想卻是一句生硬的“我接下了。“

一個是在心內樂,一個是面無表情,冷醉迷茫地左邊看看又再右邊看看,不明其中深意。

“呦,看起來氣氛不錯?”沉默之時白無垢推門走進,身後跟著劍雪無名。“還要多虧慕經理讓我們不要敲門直接進來,不然可看不到這樣有趣的畫面了。”

談無欲瞥眼過去,被白無垢直接無視,轉而摸著冷醉的頭微笑道:“你就是新來的MB吧,真是可愛。我叫白無垢,住在507,需要的話可以隨時找我。”

“嗯,謝謝!”冷醉很開朗地點頭並回以禮貌笑容,其後卻有些迷茫問道,“MB?請問MB是什麼?我是來這裡彈琵琶打工的呀。”

此句一出,眾人面面相覷,又看回不似有假裝之嫌的冷醉,最後還是慕少艾發言:“你父親剛剛在這裡說過的話你不是都聽見了?還有這張賣身契,也是你看過才簽名的啊。”

“是呀,我確實就是來這裡暫時彈琴打工的呀。”冷醉很不明白為什麼大家看他的眼神那麼奇怪,他下意識地低頭看看自己,看看懷中的琵琶,確定沒有問題,再抬起頭仍是滿目不解疑惑。

談無欲仔細觀察冷醉的面目表情和眼神,他知道這孩子沒有撒謊,心中也有幾分肯定,轉頭向慕少艾示意,對方也適時回應。

“你現在是新人,還要有一段時間才會正式工作,詳細就問談無欲吧,他會照顧你。”雖然最後一句在談無欲聽來十分刺耳,鳳眉也瞬間抽動了下,不過他還是閉眼默認。“嗯……現在就剩下一個問題了,你住哪個房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最近房間緊張,似乎沒有多少空房可供工作人員長住。”慕少艾一邊說著一邊看電腦屏幕,“還真是沒有了,哎呀呀……”

那邊慕少艾似乎煩惱地敲著鍵盤,這邊白無垢隨口說道:“也許有暫時沒記錄的空房間?”

“呼呼。”慕少艾抬起頭,“這樣的話,沒有記錄的……嗯……尹秋君的房間還沒有……”

“不行!”一道高音瞬間出現,眾人循聲望去,只見談無欲瞪視著慕少艾,表情所顯是絕無商量餘地。“尹秋君的房間誰也不許動!716我包下了,按照VIP房間月結付費。”

“你以為716何以能在房間緊張時仍一直保持原樣。”慕少艾似乎隨意微笑著,談無欲看到這笑容,重歸沉默。

就在場面略顯尷尬之時,劍雪突然開口,緩慢而字字清晰。

“無名的房間不是空著,509與506相近,新人去找無欲也方便。”

“呼呼,你不說我還真忘記了,反正無名必然不會回來,那就這麼定吧,冷醉就住509。”慕少艾自後方櫃子取出509的鑰匙卡交到冷醉手裏,又辦理好工資卡和其它一些雜務之後向談無欲示意,談無欲微微點頭,帶人走了。


離開經理辦公室後,談無欲並沒有像當初白無垢對他做的那樣,一路介紹孤憶各處地區人員,而是板著臉默默走在前方,直到到達509門前,也未說出一字。冷醉心知這個對自己似乎不大友好的人非同一般,也不敢多話,只緊緊抱住琴小心跟隨,很是乖巧。

由於無名不久前離開孤憶,所有隨身之物皆被拿走,房間也被徹底清潔過,所以整個509看起來就和新的一樣。冷醉對房間很滿意,甚至興奮得左看右看,歡喜非常。等看完一圈,他把琴放到床上,轉過身子,向站在門口的談無欲微微欠身,展開一個大大的燦爛笑容。

在冷醉看房間的時候,談無欲則看完慕少艾剛剛發給他的手機短信,他看回那個燦笑的大男孩,依然是面無表情地說出:“到我房間來。”

冷醉還沒反應過來,談無欲的身影已經消失,於是他趕緊追出去,連門也沒有鎖。兩房間之間相隔不遠,冷醉看到談無欲再次消失,趕緊快步來到消失的門前,看了眼房間號是506,然後向內探頭稍時,才進入並關上門。

談無欲隨手把手機放到桌上,然後坐到單人沙發上蹺起二郎腿,右手握拳支顎,冷冷地看著來人,冷冷說道:“你既然簽了賣身契,那就省下廢話,拿出真本領我看看吧。”

冷醉以為談無欲是要考驗自己的技藝,於是道:“那我去拿琴。”

“拿琴做什麼?”談無欲微微抬首,語氣神態皆帶慵懶卻又犀利非常,“你以為你在孤憶是做什麼的,既然是從小就接客,再多一句廢話就給我滾蛋。”琉璃雙瞳稍稍眯起,嘴角升起一絲邪魅弧度。“什麼時候你讓我滿意,什麼時候你就開始工作賺錢,若讓我失了耐性,依舊是兩字滾蛋。”

談無欲仔細觀察著冷醉的變化,果然,在話說完不到三秒的時間,他就看到那張原本滿是驚訝的臉突然陰沉下來,眼神也完全不同,複雜卻又單純。而在表情改變的同時,人也邁步走近,並在碰觸到談無欲的膝蓋後毫不猶豫地爬上沙發,跪坐在談無欲的大腿上,而後伏低身子,挨近被墨色長服緊緊包裹的上身,歪低頭開始親吻唯一暴露在外的白皙脖頸。

就在厚實大衣下的小手自衣領一路滑下,將要撫摸上下方敏感地帶時,一直沉默未動絲毫的談無欲伸手將人推開少許,盯視那雙同樣澄亮的雙眼,冷冷問出:“小鬼,你是誰?”
孤憶夜店 | 09:13:42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