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孤憶夜店(副標:衝啊!霹靂倒貼團!)——章五十二
再更一篇的時候居然已經又回來了……唉……假期過好快啊啊啊


章五十二


“呵呵……這麼快就忘記我的名字了?”邪媚之態渲染的笑容下,那隻手上的動作依然沒有停,反而更加積極地撫摸光滑衣料,白皙手指遊戲般遊走在談無欲的胸前,盡是挑逗之意。而冷眼以對的談無欲則突然抓住那隻不安分的小手,本就陰冷的話語甚至又降溫度:“我猜你們該是有不同的名字,奉勸一句,不要挑戰我的耐性。”

就當抓住手的力度隨愈加冰冷的眼神而緩緩增強時,門外突傳急促的敲門音與喊聲。

“無欲!快到大堂!有人要帶走冷醉,正在大堂鬧事!”

談無欲反應過來,再看身上人的神態已非相同,手上勁力便也立時消失。

“欸?我這這……我怎麼在你身上?真,真真,真不好意思。”冷醉如同驚慌的小兔子一般幾乎是彈跳下去,然後用深低下頭整理衣服的方式掩蓋臉上因尷尬而泛起的可愛紅暈。

談無欲起身快步走到門口打開門,見是白無垢,二人交換個眼神便速速去了,冷醉稍稍猶豫後也跟了上去。


“再不把冷醉交出來,我就硬闖進去,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搜!”

只見大堂眾人目光所向,乃是一名十八,九歲的青年。此人身著學生制服,身形高挑,臉蛋雖生得俊俏,卻被一雙赤目與細長劍眉襯出幾分兇狠,渾身亦散發一股與其年齡不符的剛毅之氣。一頭黑色短髮,幾縷流海微微擋住眉尖,左邊更有一段赤紅髮色,透出意味不明的妖異。而更驚奇的是,此人左眼下有一條豔紅色的蟒龍紋,如銀蟒與龍的結合,雖然此紋被黑髮遮掩了不少,但還是因人憤怒大喊的晃動而顯現。

“闖?你闖得了麼?”

聲音由遠及近,似譏諷又似調笑,眾人與那握拳就要動手的青年跟隨聲音望去,正是翩翩而來的談無欲。而沒等談無欲走入人群,跟在後方的冷醉就突然跑出直到那人跟前,著急道:“學長,你!你怎麼會來這的!?”

只見被稱為學長的青年一把抓住冷醉的手,扭頭便要向外走,“走!我帶你離開這鬼地方!”

“學長,但是……”

“沒什麼但是!我絕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你被毀了!走!跟我走!誰敢擋我!”

作勢要沖出的人氣勢滿滿一臉堅決,被緊緊抓住手的人茫然失措不知該當如何,談無欲慵懶地看看遠處,不見領班哥倆,倒見慕少艾正靠牆抽著他的煙管笑眯眯地做悠閒圍觀狀,目光接觸間便狠狠白了他一眼。

“小子,冷醉已經簽過賣身契,如今的他是孤憶的財產。帶人走不可能,以後想見人就帶錢來。”

“你那是違法!”青年也不廢話,吼完這一句拉住人就往外沖。談無欲聽完這句吼立感太陽穴處有青筋跳動,鬱悶怎麼都愛和他喊這句呢。他慢悠悠地抬起手,手中拿著一支仿佛小冰柱似的細小玉哨,放在唇邊輕輕一吹,尖銳哨音頓時而出,如一陣冷風通透整個大堂。

儘管冷醉用上全部力氣,甚至用自己身體的重量向後墜阻止學長,但他還是像一隻淡紫色的小羊羔似的被他快速拖拉前行。“學長!學長不行啊!我不能……”就在冷醉著急地胡亂大喊時,他忽覺一陣冷風猛烈吹來,一時下意識地舉手擋住雙眼,然驚詫中有一張冰冷沒有表情的面龐透過指間縫隙,閃現而挨近自己。當雙眼再度睜開手亦放下,那面容才清晰起來,竟是如雪的白色。

“孤憶的財產,你要不要緊?”宵看著懷中之人,仍是毫無起伏的生硬語調。

冷醉愣住了,他看到一隻雪白的大鳥落在正抱住自己之人肩頭,他想,世上竟有這樣純淨的人嗎?

“啊我……我沒事……”

“冷醉!”竟能從自己手裏把人搶走,並且是以超乎尋常的速度,青年也是一愣,但很快就反應過來,一個箭步沖到宵面前伸手便要再奪。一人快另一人更快,宵護住冷醉偏轉身隔擋,青年再度出招,宵亦回擊,往來之間竟是奪人之意漸淺,倒成拆招換勢了。

早在宵回擊開始,雪梟便飛到了同樣悠悠然做圍觀狀的談無欲的手臂上,倒是宵懷裏的冷醉本就沒弄明白怎麼回事,現在隨著兩人的動作轉來轉去,更是頭暈腦漲,眼冒金星,連一個字也喊不出。

青年本就怒火中燒,見兩三招奪不下人,怒火更盛,急迫之間眼神轉換,眼下蟒紋加深,瞬間力量速度提升百倍不止。宵察覺不對,一把推開冷醉,夜刀順袖口滑出緊握在手作勢就要揮斬。

就在雙方將要接觸時,尖銳哨音再度響徹整個大堂,雪梟振翅的餘音之下,宵收刀退步,站回談無欲身邊,沉靜得一如沒有生命的美麗玩偶。

冰冷哨音也讓青年冷靜下來,雙眼中重現理智,臉上蟒紋也恢復初時顏色。

“小子,報上姓名。”談無欲真正看著這青年,神態已變。

青年怒抖衣袖,理順衣服,毫無所懼地對上談無欲的嚴肅面容,字字清晰,沉重而大聲說出:“黥武,銀鍠黥武。”

冷醉不知道談無欲在聽到這個名字後心中有多震驚,他快速走到青年面前,按住人之雙臂,仍是急急道:“學長,我真的不能走,我只是在這裡彈琴打工,過一段日子就可以回家了,真的!等我賺夠錢,爸爸就會來接我了。”

“打工?打工為什麼退學?難道你真以為冷霜城那傢伙會……”

“學長!”

拼勁力氣的大吼震驚了在場所有人,也震驚了銀鍠黥武。他看著那個瘦弱的男孩,在重新抬起頭後展開燦爛笑容,那個他最熟悉,像極雪日暖陽的燦爛笑容。

“學長,爸爸說過了,只一會兒就好,只一會兒就好了。”

銀鍠黥武看著那笑容,下意識地咬牙攥拳,他本想把冷醉抱在懷裏,狠狠破壞那笑容。但最終他只是抬起手,連淡紫發梢也沒能碰觸。“你自己小心,我會再來。”說完他低下頭,似乎什麼也不願再看般快步走了。

“宵你辛苦了,回去吧。”談無欲收起哨子,並向身後的白無垢道,“小白,麻煩你先送冷醉回房間。”

“談先生,真對不起!”冷醉向談無欲鞠躬並不斷道歉,談無欲擺擺手,讓白無垢領人去了。宵在得令後早就不見蹤影,有侍應生驅散圍觀的客人,眾服務人員也殷勤招待,大堂很快就恢復了常態。

談無欲並沒有走,他閉上眼重重歎氣,再睜開眼便道:“你認為怎樣?”

“你心中不早有答案了。”一人腳步輕緩,逐漸自人群中走出。

“哈,有你和那位火山頭的經驗,不聯想都難。”

“那你打算怎樣辦?”

“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慕經理可不這麼想。”

言語間劍雪已走到談無欲身邊,臉上儘是調侃之意,似乎在說真難得,我終於也做一回圍觀者了。

“錯了錯了,那個慕流氓才真正會這樣想。”談無欲這樣說著心裏直發狠,再看之前慕少艾站的地方已經沒人了,想再白一眼都不行。

“依你聽見銀鍠這個姓時的表情,不怕以後沒戲看。”

“哼!”談無欲不爽瞥眼,一把拉過劍雪身子,沒好氣地道,“走,給我泡茶。”


無豔,你曾說世上萬物都有他存在的意義,今日那個孩子也有他存在的意義嗎?

那名來帶他走的青年,對他,是戀慕嗎?

無豔,我很思念你。

那個孩子,也會思念那名青年嗎?

無豔,你在天堂還好嗎?

000室,白色與銀色交織的世界,曾經繁忙工作的實驗器材醫療設備如今已被冰霜覆蓋,就在開啟而重被霜霧包裹的巨大玻璃罩前,宵安靜坐著,目光落在手中照片之上,分不清身下何物,不過暗藍長衣遮蓋了少許銀白。雪梟落在旁邊,偶爾轉動頸項,更多時只是看著宵。

“朋友,大門敞開,我可是進來了。”

有人踏冰霜而來,透過刺骨凍氣,穿出層層白霧,寬大兜帽蓋住形影,冰晶吸附白絨令純白更深更沉,好似要與這空間融合。

宵驚訝有人走近000室而他竟沒發覺,而讓人直接進入,是因為在思考的緣故嗎?可連雪梟也沒有發出警告。他暗暗握上夜刀一時警備,待看清來人卻是愣了。“你,你是,孤憶的財產。”雙目所見,面前站立而甜甜笑著的,正是今日奉命攔下的新人。

“你就住在這種地方?你不怕冷嗎?”那人笑著再靠近一步,看到宵手中照片問道,“這人是誰?你的朋友?”

宵搖搖頭說道:“我不怕冷,這個人也不是我的朋友,他是我的朋友拜託我尋找的人。”

“哦……聽起來是有故事在其中啊,呵呵……”

寬大帽檐擋住些許容顏,宵看不真切,只覺得這人與白天看到的有些不同,可又說不上是怎樣不同。“你怎麼,到這裡?”

“本來只是睡前散步,既然發現這麼有趣的地方,自然要進入看看,想不到竟然是你。呵呵……正好道謝。”人一邊說著,一邊靠近宵,手似無意地落在其手上,兩者相疊。“謝謝你今天替我省下麻煩。你的手真冷,怪不得會住在這種地方。你……身體也和手一樣沒有溫度嗎?你……是人類嗎?”

宵迷茫無措地看著人不知該如何反應,除了雪梟之外,他仍不習慣來自其它生物的碰觸。現在貼合在自己手上的那隻手與自己的不同,那是和姥無豔一樣,和殷末簫和談無欲和其他正常人一樣有溫度的手。熱氣從那一張一合的小嘴裏噴出,迎在臉和脖頸上,暖暖癢癢的。如此真實的熱度在這冰冷環境下更顯珍貴。

“你,你……你不像是……冷醉。”

男孩的容顏因為這句話的出現而開朗坦誠起來,他再度貼近宵,幾乎要碰到他的唇,笑意沿著勾起的嘴角蔓延開來,引發莫名溫度。

“麒麟,我的名字叫麒麟,要記住我哦。”
雜念 | 09:16:18 | 引用(1)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
管理员许可后即可显示
2012-11-24 Sat 07:58: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