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MZ]永夜——章二
章二


早餐時間,距離頗長的餐桌兩邊Mihawk與Zoro就座後各自開動,連打招呼都沒有。

並非刻意安排,偌大餐廳內,透過窗閣照射進的陽光卻只覆蓋Mihawk所坐的一頭,將他白色的襯衣照耀的更加純白,光亮。

用完餐,Mihawk本想直接離開,不過在放下刀叉後,他看向對面。
他很確定在這將近二十幾分鐘的時間內那個自稱並也確實是他父親的人,或者說血族,沒有看過自己。

瞄了一眼旁邊規矩佇立的Felix,Mihawk清了下嗓子,終於發出聲音。

“不喝點什麼?有什麼喜歡的?”

“我很愛喝酒。”見Mihawk抹了抹嘴,Zoro便也不再繼續。

“Felix,去拿些紅酒來。”



“是,大人。”

未及轉身,Zoro已打斷Felix的動作。

“不用了,我想這不是喝酒的好時機。並且,紅酒會讓我想起血,也許在你有所決定之前我們還是儘量避免。”

“As your wish。”Mihawk擺了擺手,起身,離開,停止在門口。“給我一個理由,Z伯爵,嗯……還是Zoro好了。給我一個理由Zoro,就算依照血族的定義我是你的後代,但你何必在乎?既然你擁有無限生命,為什麼還需要繼承者?你真的在乎一個封引了你幾百年的女人的孩子?我想你應該不希望出現什麼人打亂你原本的生活,就像……我一樣,至少我繼承了血族的獨居性。”

Zoro也站了起來,邁出一小步,不過他看向的不是門口,而是被陽光覆蓋的地方。

“服侍我的人和我所服侍的人都已經不在了。

出於潛意識,他不想看到Mihawk的背影。

“無論是否封印我,你的母親是一位非常優秀的女性。請記住,你是我的兒子,不僅只是我的繼承人。希望你叫我Zoro是我們感情的開始。”

Mihawk逃也般走出餐廳,直至整個莊園。


到家時正是黃昏,大片草坪在夕陽的沐浴下展現著如蠟筆所描繪出的油綠。
這讓習慣平日腦袋空空進家門的Mihawk不得不有所聯想。

他甚至停下腳步去觀察這些小東西。

可真是綠啊,不是麽?

自嘲一笑,他進入屋內。

步子行進的同時他向接過其大衣整理的Felix問道:“Zoro怎麼樣?”

“很好我的大人,呃……怎麼說呢,也看不出什麼好不好。我帶他參觀完整座莊園後他對書閣顯示出興趣,他說你不在的時候他只會出現在他的房間和書閣內。我想他現在也還在那裏,大人。”

“中間都沒出去過?”

“我想是的。中午我去請他用餐,但他卻說只有你也用餐的時候才叫他。他不吃也不喝,就在書閣的一角看書。您知道麽,我突然想起望夫石。”

“什麼?”Mihawk回過頭,用他本就能嚇死人的金瞳狠狠瞪了Felix一眼。“停止愚蠢的念頭,Felix。”

回房間換上便裝並小休一會後,Mihawk召喚Felix。

“大人?”

Mihawk看向別處,右手舉著,大拇指與食指不斷摩擦。

“記得請Zoro用晚餐。”

“當然,大人。”Felix點點頭。

“晚餐還有多久準備好?”

“十分鐘左右,大人。”

“現在就去叫他吧。不,等下。”Mihawk漫不經心的摸了摸他引以自豪的鬍子,然後給Felix下了命令。

“去準備吧,我去叫他。”

“是的,大人。”Felix再次點頭,不過這次加深了不少笑容。


古老木質門發出的音響不但不吵鬧,反而能帶給人一種特殊的舒適感。

沒有燈光,所以Mihawk用他的記憶繞過一排排書架,直至站定在陽光下。

那是書閣內最為隱蔽的一角,也是唯一一處有窗戶的地方。

最後一絲陽光帶來的不是光明,而是黑暗的投影。
Zoro距離那光亮不到半米,但也足以完全隱蔽在黑暗中。

他拿著一本書,發黃的紙業顯示著這本書的古老。
Mihawk突然想到,時間讓這本書的形貌從完成到現在發生如此巨大的改變,但他眼前之人,也許還有以後的自己,卻不會再受其限制。那是否可能?

點亮燭台,Mihawk站到Zoro面前。

“看來血族不會擔心不良閱讀方式對他們視力造成的影響。”

“Mihawk。”Zoro和上書,抬起頭,讓燭光失去了繼續靠近的意義。“這間書閣大到足以舉辦一場華麗的宴會,你為什麼能直接找到這裏?”

Mihawk本想說:“我不喜歡這個問題。”
不過他放下燭台,不失禮貌的說道:“Felix告訴我你在角落,這是我的房子,我的書閣,我對它當然很熟悉。”

放下書,Zoro輕歎一口氣,臉上表情直接顯示對此回答的不滿。很快,他又抬起頭,直視金色雙眼,嚴肅開口。

“我們分享同樣的血液,所以你與我之間沒有秘密。”

Mihawk皺眉,Zoro是除了Felix外第一個敢與他對視的人,這點他還很不習慣。

“你希望聽到什麼答案,我體內的血告訴我你在這裏?”

Zoro失望搖頭。“我從不聽我希望的,我只聽事實。”

“好。”Mihawk伸手。“我只能說,我就是知道你在這裏。”

Zoro露出了非常淺的,同Mihawk一樣幾不可見的笑容。

因為相同,所以只有Mihawk能讀懂。
這也讓被拉起的手臂因他突然的一震而失去支力。

Zoro傾倒在他懷裏,柔軟綠髮覆蓋下的頭顱靠著他的胸膛。
近,沒有縫隙。

Mihawk沒有料到會有這種情況發生,所以他也不知如何應對。
他無法回憶起最後一次與人如此親近是什麼時候,他本以為吸血鬼的身體是冰冷的,但現在他知道他錯了。

Zoro的身體散發著因魅力而燃燒的火焰,和他的身體一樣,它強壯,美麗,那火熱包圍著它,那高溫能將一切靠近它的事物熔化。

Mihawk很高,Zoro也很高。而Zoro低於Mihawk的身高正好是讓他將自己攬在懷裏的最佳位置。

將近一分鐘過去了,Zoro卻還沒有離開的意思。

Mihawk沒有說話,也沒有動。
然後他感到很熱,不是因為手中燭台。

他確認他被“熱”傳染了,所以他抬起另一隻手,抱上了Zoro的腰。

“這是我開始需要你體內血液的徵兆?”Mihawk問道。

“……我想這是我們良好感情開始的徵兆。”Zoro的唇緊貼著白皙脖頸,話語說出時被儘量壓低。“我們體內流著同一種血,所以我對你坦誠Mihawk,完全,絕對……的……坦誠……”

又是長久沉默。

燭台燃盡前,他們同時離開了對方身體。




待續
永夜 | 08:33:53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