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日月]阿波
愛生活,愛談談

突來靈感之近水樓台短虐活動文


------------------------------------



無欲:

第一次坐飛機,完全沒有想象中的害怕和不適呢,也許是因為一直在後悔喊你是“笨蛋無欲”吧。
抱歉,那時說了這種話,我知道無欲一定理解我,所以我們就都不要介意啦。

紐約的一切對我來說還很新鮮,每天都會遇到驚奇的事情,新同學們很友善,幸虧有苦練英語,和大家都很玩的來。

對了,阿波怎麼樣了?我走之後它有沒有想我?


TO無欲:

收到你的回信了!好開心!我可是每天都在等啊,拜託回信的時候就不要耍彆扭了嘛。

昨天去了同學的生日party,外國人的party和我們的很不一樣啊,不過玩的很開心,要是無欲你也在就好了。

我們在花園種下的花開了嗎?無欲連同我的份也一起照顧吧。
辛苦了!


談無欲:

聽人說今年的冬天比以往來的早,周圍的人們都穿上了大衣。
記得無欲你穿上大衣就更顯得瘦弱了呢,衣服都撐不起來。

再過幾天就是我的十二歲生日了,無欲還記得嗎?一定記得吧。
媽媽替我準備了生日會,真希望你也能參加。


冬天的風夾雜著冰凍的泥土味道,一種被剝離出的乾燥讓完全空置的胃袋更加抽痛。

鑰匙打開這所便宜公寓的聲音明明很響亮,為什麼卻總是意識不到自己已經回到家中。

阿波照例出現在門口,雖然腿腳已經不甚靈便,甚至稱的上遲緩,一團白呼呼的東西還是努力搖動,肉皮下垂的臉上是不變的單純興奮。
狗就是這樣,明明對他已經不像早年那樣好,存在也只是提醒自己要放上飯食而已,然它始終趴在腳邊,沉重的呼吸音初時聽著煩燥,到後來也成習慣。

掛好大衣,掠過鏡子的那抹越發瘦弱的身影和那張萎靡的臉,已無視了很久。
如果真的看習慣,便會覺得,那就真的是自己。

昨晚,加班結束前,被上司告白了。
明明每天都會打招呼,被告白的一瞬,卻感覺面前站著的是一個陌生人。

喂,你叫什麼名字,你的心可曾與我的心接近過。

按下電話上的留言鍵,好友公孫月與蝴蝶君的聲音便充斥在狹小的空間內。
關於參加在紐約的婚禮,沒有馬上答應,也沒有拒絕,想大辦一場的蝴蝶君想必早不耐了吧。


至今天為止,暗戀談無欲已經六年。

國中的第一天,輪到他做自我介紹時,我就發現,他是個很不一樣的人。
簡單平淡的幾句話後,他露出了微笑。
不是不自然,只是那笑容讓我感覺不到任何笑的成分。也許,就是從那沒有笑意的笑容開始,我就喜歡上他了吧。

我追隨著他的身影,豎起耳朵留意關於他的一切消息。

我暗戀著他的事情,直到幾乎全班人都知道了,他依然沒有任何表現,那樣的感覺,像是天生就超脫了什麼。

只是一直看著他而已,等到反應過來時,已經喜歡到無法自拔。
報了同一所高中,拼命努力,總算成功,還很幸運的被分到同班。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鼓起很大勇氣裝作自然的與他打招呼,說著:“欸,真巧啊,我們同班呢。”
他露出同國中自介時幾近相同笑容,答道:“是啊,之後的三年,也請多多關照了。”

我大聲傻笑的樣子一定很蠢,想隨意調侃,卻連句子都沒有說通順。
眼中全部是他的身影,滿滿的,眼睛都下意識的刺痛起來,沒有留意,已經有濕潤的東西在眼眶裏轉悠。

談無欲是很溫柔的人。
裝做偶然在餐廳遇到,裝做偶然放學同路,裝做都喜歡去同一家店。
對他越來越瞭解,喜歡的心情就越來越沉重深刻。

不管為什麼每次都說不出口,至少想以後也可以在一起,但他卻遲遲沒有交出志願表。
心裏想,這次一定要告白,抱著必死的心情再一次在製造偶遇的街角等待,聽到腳步聲時,心中的不安果然沒有一點點減退的意思。
還未探出身子去看,他卻率先叫出了我的名字。

晝夜交替的片斷,天空泛出灰暗的紫色,街道不斷延伸,我們一前一後走著。

走著走著,眼睛已濕潤起來,沒有多少步,淚水便不停掉落。

聽到抽泣的聲音,他轉回頭,第一次驚慌的模樣。

“怎麼了?”他這樣問道。

談無欲看起來和其他人不同的理由,似乎漸漸明白些了。
與此同時,我清楚地明白他沒在看著我。

雖然談無欲很溫柔,總是放任我的跟隨,但是我知道,他的眼睛,注視著非常非常遙遠,我無法觸及到的地方。
他真正看著的,除了細心照顧的小狗阿波,便沒有了吧。
所以那天,我還是什麼也沒能說出口。

“沒什麼。”我笑著用袖子胡亂抹擦,“只是想到就要分開了,有些不捨。”

雖然我對談無欲的期望一定不會實現,就算如此,不管明天,後天,還是很久很久的未來,果然我還是會一直,喜歡著他。


心中的壓迫感不斷膨脹,也只是想著先向前走。
想得到遙不可及的東西,但卻不知道那具體是什麼。

想要去新的地方,想要踏出一步,每每在阿波沉緩虛弱的呼吸音中打消念頭。

然後,有一天,就在以為已經到達極限時,阿波死了。
曾經鮮明記憶的情感像從未存在過般消失的無影無蹤,久違的鏡中的自己,連同記憶,也悄然離開了。

阿波被埋在了我們初次邂逅的地方,辭掉工作,搬去新的地方,冬天的第一場雪,似歡迎一般,撒在了拿著地址與地圖不斷尋找的前上司身上。


昨天,我做了一個夢,很久以前的夢。
在那個夢裏,我們還只是十一歲。

那是一個栽滿蓮花的庭院,分不清幽幽的香氣究竟是來自蓮花,還是因為不遠處燦笑著的你。

我們在公園撿回一條小狗,給它起名叫阿波,你說你是爸爸,我是媽媽,我生氣的嘟起嘴,說至少我也應該是爸爸,你卻似聽到什麼了不起的笑話一般捧腹大笑,使我更加生氣,直想去掐那張圓圓的臉。

我們以為我們,還有阿波,會一直在一起,你卻在一個夜晚跑到我家,說著因為父親工作的原因而要出國。
我以為我會阻攔,沒想到只是一句“我知道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吧。”

你罵我是笨蛋無欲傷心跑走的樣子愈加清晰,民宅的燈火順著你跑走的方向一直延伸到漆黑的天空。

車子發動前,你打開車窗左顧右盼,我卻始終躲在門後沒有出現。

阿波追著車子跑出很遠,急促的吠叫聲最終消失在漸漸堆落的新雪中。

我們都看著車子與阿波印在雪地上長長的痕跡,那個時候,你與我都毫無迷惘的相信著,總有一天,我們還會回到那個充滿蓮香的庭院,讓阿波坐在爸爸媽媽中間。




全文完
單篇完結 | 04:21:53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