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狂閻]合作
寫在正文前面:

閻談是我本命,但除閻談之外阿牛在我眼裏就是個又帥又水的強受。
加上阿牛本身也是我本命。
所以我現在寫狂閻,並且以粗口H作為開端。
(沒辦法,以小龍龍的性格,感覺不到H能高雅到哪去)
不能接受,不關我事。
但請勿挑戰新年和諧。


----------------------------------



閻魔旱魃知道,狂龍是一個瘋子。
一個有實力,可怕的瘋子。

狂龍覺得閻魔旱魃很有趣。
他有角,還不止一隻;有刀,足夠長;有凶眼神,金黃的,還不錯看。
最重要的,他們一樣,硬角,是做老大的。

狂龍越這麼想就越開心,就越真的想去摸摸閻魔旱魃的角。
就算不給摸角,那摸別的地方也行呀。

於是,在所謂的“對掌”之後,狂龍叫住閻魔旱魃。

作為王者,閻魔旱魃沒有一刻松下警戒,當然現在也是同樣。
他抗著刀,大踏步的走回去。

“來來來,小魃魃,來這裏坐這裏坐。”狂龍坐在他老大的位置,將人招到眼前。

“何事?”閻魔旱魃想儘早離開。

“這個嘛……”狂龍懶懶的站起來,將閻魔旱魃圍住,“上你。”

在閻魔旱魃本能的察覺到危險時,狂龍那個怎麼看怎麼像瘋子的腦袋已經突然擴大,鮮紅的唇被咬住,毫不溫柔且雜亂的吻。
準確說,先從咬變成吻,再從吻變回咬。

狂龍在嘗過味道後覺得不錯,所以他要開動。

要不是閻魔旱魃在混亂中揪住那根綠色的長辮子,狂龍能抽空閻魔旱魃肺裏的全部氧氣。
不過也差不多了。

“狂龍!本座在等你的解釋!!!”閻魔旱魃的手是不會放開荒神的,此時此刻,荒神散發出冷冽殺氣。
無論是魔還是刀,現在都想殺個痛快。

“欸?小魃魃你別凶嘛,小龍龍想摸摸你的角,你不讓,小龍龍很乖很乖,那就不摸。但是,你可沒說不能摸其它地方哦。”

話說到一半時,狂龍已經又欺身而上,將剩下的句子完成在閻魔旱魃口中。

於是閻魔旱魃明白,對待狂龍,是不能存有基本禮儀的。

但是現在明白確實是晚了點,就算強拼內力,缺氧,被壓制,口腔還被佔領的閻魔旱魃也無法將人踢出老遠。
並且他能感覺到在舌被玩弄的同時,一雙手解開他的衣物,隨之極不友好的觸摸他的身體。

“嗯嗯嗯,幸好阿魃仔你的衣服好脫,這方面我是不在行哦。要是你的衣服不好脫,我又很急,那我就會很煩很鬱悶。我若是很煩很鬱悶,那就不保證不會來硬的。”

說最後一句時,瘋狂中帶著威脅。
所以瘋子強者確實讓人厭惡。

“哇!阿魃仔你的肌肉讚!怎麼練的?告訴我告訴我好不好?嗯?好不好?靠還這麼滑這麼嫩,哇哇手感真好,摸的我老二都翹起來了。”

狂龍把褲子退下來,向閻魔旱魃證明他是好孩子,沒說謊。

閻魔旱魃抬起頭,看到有根又粗又大的東西正頂在他股間,握著荒神的手腕立刻青筋暴起。
但他偏偏砍不下去。

“狂龍,你想試試腦袋搬家的感覺?”閻魔旱魃在強迫自己忍耐,魔的歸處是戰場,但作為領導,他必須避免不必要的損失。

“可愛的小魃魃,別誤會,小龍龍只是想確認我們的合作關係。”瘋狂大笑在手握上閻魔旱魃的分身時轉為陰沉,動作加劇,不失技巧。“你讓我爽,我就讓你更爽,這樣才叫合作,不是嗎。”

閻魔旱魃不想也不能失了王者風範。

“哇靠!小魃魃你這根這麼強!又紅又粗,讚!實在是讚!哎呀這裏還有濕濕的東西出來捏,亮晶晶,好看!真是好看!哈哈哈哈哈哈哈!!!”

粗糙手指不放過鈴口,配合上下摩擦不停按壓,即便是閻魔旱魃,呼吸亦不得不開始粗重。
但,也因為是閻魔旱魃,面容始終冷漠,眼神也始終不可一世,不可一世的看著狂龍“服務”他的下體,撫摸暗灰肌膚,遊走於結實而美麗的肌肉間。
他用行為表示,魔,無論在何種條件下,都不會失了主導。

身體的每一處都充滿警戒,也許下一秒,便是驚天之擊。

也許,唯有狂龍,唯有他可以自殺氣遍佈的身體得到愉悅,他什麼都不在乎,瘋子最擅長的,便是自得其樂。

因為高潮的來臨,荒神被攥得更加緊密,對閻魔旱魃來說,僅此而已。

“哇出來了出來,靠這麼多,小魃魃你很久沒做了是不是?是不是?沒關係,身為好友的我絕對會讓你一爽到底!”

狂龍突然挨近,盯著金色雙瞳,幾乎沒有距離。
那雙眼看起來很美味,因為不能吃狂龍感到很可惜,和不爽。

狂龍的不爽是需要代價的。

“小魃魃你把屁股給我操好不好?嗯?好不好好不好?小龍龍不能摸角不能吃眼睛我的面子沒了沒了我很不爽很不爽呀。”

說著,手腕一個使力,精壯身軀被翻過。
在狂龍將精液抹到股間時,閻魔旱魃還在思考。

“靠!這個屁股我喜歡!摸著爽,希望插起來也爽!”拍打臀瓣的聲音很響,暗灰雙臀頓時多了數個紅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喜不喜歡!爽不爽!小龍龍很喜歡!哈哈哈哈哈哈!!!”

後穴有精液潤滑少許,狂龍認為差不多了。

“現在輪到小龍龍爽了哦……”

一個挺身,狂龍將其碩大硬是塞了進去。
同時,自荒神爆沖而出的刀氣將整個空間幾乎全毀。

不過,轟隆巨響與黃煙彌漫也擋不住狂龍的忘情抽插。
他很興奮,因為這副身體他很喜歡。尤其是這個洞夾的他很爽。
閻魔旱魃給了他超乎尋常的暢快,他在上一個魔,一個王者。
並且,因為是魔,他不需要擔心弄壞。

當然,還是有遺憾。

“小魃魃,叫兩聲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我不和別人說哦,誰也不說,你就叫給我聽?好不好?嗯嗯?”

狂龍鬆開被拍打紅潤的壯臀,趴伏在寬闊肩頭,用一種近似撒嬌的語氣說道。

而閻魔旱魃的回應是,刀氣突襲,一道鮮紅自狂龍臉頰掃過。

“切!不叫就不叫嘛,那麼凶,小龍龍會傷心的哦。小龍龍若傷心,那可是會失控……”

再一次,不羈言語成了低沉威脅。
狂龍做了他說出的,加快抽插的速度,力度亦帶著兇狠,他嘗試控制閻魔旱魃的身體,給與對方快感,痛楚,友好,壓力。
不斷滑落的鮮紅多少減少了遺憾。

最後,狂龍將精液射在了閻魔旱魃體內。
他非常盡興,所以也很累。他本想趴在閻魔旱魃背上休息,沒准一會再來兩輪。
但閻魔旱魃用手肘將背上的瘋狗打開,不甚流暢的站起,理好衣物,調理內息後抗起荒神,提步便走。

“喂,魔都像你一樣嗎?”狂龍看向一片廢墟中傲然挺立的魔者。

“你會見識!合作愉快。”一揮手,閻魔旱魃震開腳前一切阻擋,昂首闊步。

“合作愉快。”摸摸胸口,似乎還留有屬於魔者的誘人溫度。“可怕可敬又可愛的魔呀。”

狂龍突然狂笑起來。




全文完
單篇完結 | 08:46:44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