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無殷]玻璃情緣——章一
本意是為了參加日月風華的活動而寫的

後來寫很HIGH

自己也感覺很爽……

很高興耶………………………………


----------------------------------



章一


對無名來說,今天只是一個平凡普通的工作日。

打工所在的清潔公司接下司法廳訂單,無名此時正在幾百米的高空工作。
這工作也許有點危險,不過無名並不在乎,對於他這種從孤兒院裏出來的沒學歷沒背景的窮小子來說,能有口飯吃就很滿意了。

只有把蠻力氣的無名工作十分認真,他不會放過一點痕跡,負責區域裏的每一塊玻璃都被他擦的乾乾淨淨。

又擦到下一層,無名發現不同。
從玻璃的分佈可以看出,這個房間好像比其他所有房間都好,也特殊。
並且一般像司法廳這樣的政府機關大白天的不會拉窗簾,但這個房間卻都被窗簾蓋著,顯得很突兀。

拉窗簾就拉窗簾,無名不在意這種與工作無關的事情,他略看之後便繼續工作。
然而,就在他準備清潔兩塊玻璃間的縫隙時,窗簾間的縫隙所映出的景象令無名完全呆在百米高空。

一名紅髮男子此時正將另一名男子壓在辦公桌上,那男人的髮色如火焰一般,還有一個不長的馬尾,而被壓在下面的男人比之年長,表情極為痛苦……

無名完全傻了,雖然這兩名男子衣衫依然完整,但他也看的出他們在做什麼。
兩個男人……被壓在下面的還是長者……


“吞……嗯啊……吞佛……你夠了沒……你……”

殷末簫趴在辦公桌上,手下是散亂的文件,雖然他的身體正被迫承受著一波高過一波的衝撞,但他還是盡力表達了自己的不滿和抗議。
儘管那毫無作用。

“教祖,現在停下來的話,難過的會是你吧。”吞佛的手繞過垂在桌面的黑色領帶,進入只剩下兩顆扣子的襯衣內,優雅撫摸,似乎只為顯示他獨特的能力。

“就算那樣……也……啊……”辦公桌左下方的抽屜裏就有一把槍,但殷末簫從不會使用它。他甚至讓自己忘記它的存在。他曾經想過,自己是不是默許了吞佛的行為,但這想法很快就被否定,因為他明白這一次,是他真的沒有解決方法。
或者說,他對吞佛存有愧疚。

所以他沒有更多的抵抗,沒有更多的憤怒,只有緊咬下唇,強迫自己只是承受。

“你……你夠了沒……我不……”

他原只是將那痛苦轉化為一時壓制心中愧疚的工具,但有些缺口,一旦被打開,就很難再關閉。殷末簫在長時間的持續之後,身體的每一部分都已經適應。
適應,並融合。
無論心中怎樣抗拒,很多因素綜合起來,他無法推開吞佛洩恨與玩弄的雙手。

“不……不行……不能……在……後面……我還要工作……”

殷末簫抬起右手,努力去抓緊貼自己而快速律動的身軀。
只是勉強抓住,也改變不了什麼。

“不行……不……”

在殷末簫再說不出一個完整的句子時,迷蒙中的視線卻正好對上窗簾間的縫隙,對上一臉驚訝的無名。

那一瞬間,殷末簫的心臟幾乎停跳。

“有人!有人在……你快停下!”

僅剩的一絲力氣讓殷末簫稍作掙扎,但換來的,是身體被高高板起,一只手緊緊的鎖住下顎,強迫他與窗外的偷窺客對視。

“吞佛你瘋了!”殷末簫想扭轉頭,但沒有停止反而加速的頂入卻讓他只有服從。

“既然有人想看,就讓他看個夠吧。”吞佛舔舐殷末簫柔軟的耳廓,帶著他萬年不變的陰冷微笑,一同看向窗外之人。
那一刻,他們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什麼。

“不……”

就算閉上眼,殷末簫還是能感受到那股視線。而他努力抓住身後衣領以示反對的方式也告失敗。在強忍的呻吟下,白液順著穴口緩緩流出,沿著雙腿,滴落地板。

“教祖,這次沒有出血哦。”

殷末簫完全虛脫,他滑下辦公桌,呆呆的跪著。
而吞佛,依然優雅的整理衣服,隨後走出辦公室,好像什麼也沒發生過。


關門音出現很久之後,殷末簫才回復意識。
他猛然起身,看向窗戶,人已經不在。

稍作整理,殷末簫拿起電話,焦急的按下號碼。

“喂……”

電話那頭傳來明顯沒睡醒的聲音。

“襲……襲滅……你為什麼又讓吞佛送資料!”

殷末簫連把襲滅天來掐死的心都有了。

“哎呀……聽你這聲音就知道你剛被他上過。”

“襲滅天來!”

“嘖嘖,別喊別喊,是他自己過去的,我總不可能天天盯著他吧。”

“……這事以後再說,我有事要你解決,剛剛……在我的辦公室……我們……被清洗玻璃的工作人員看到了。”

“不會吧,這麼衰?”

“我該怎樣辦……”殷末簫拿著話筒,無力的靠著桌子。

“你打算怎麼辦?”

“不知道……人已經不見……我現在……又不能去找。”

“這樣吧,我找人做掉他。”

“襲滅天來!”突然一下發力引得殷末簫咳嗽數聲,待平息之後,才繼續道,“你現在是律師所最高負責人!不許再說這種話!”

聽到殷末簫生氣,襲滅天來也便改口,不再調侃。

“是是是,教祖大人。我會替你找到這個人並且聯繫到他,唉,聽到你咳嗽我會衰整天。”

“那……麻煩你了。”

“我倒真希望你拜託我海扁吞佛一頓。”

下意識的,殷末簫搖了搖頭。

“吞佛十分優秀也還有很多潛力可以發掘,你我該盡心栽培才對。”

“這話你說太多遍了殷老師,反正痛苦的是你,我才不管。去查人了,再見。”

“多謝你了襲滅,再見。”

掛上電話,殷末簫回憶著窗外那人的樣貌,與那一臉的驚訝與專注。他覺得自己好比是被猛獸鎖定的獵物一般,深深的印在紅色雙瞳之中。

對殷末簫來說,今天是他的受難日。
玻璃情緣(完結) | 22:45:08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