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孤憶夜店(副標:衝啊!霹靂倒貼團!)——章二
章二


“我不要當勺子臉我不要當勺子臉我不要當勺子臉啊!!!!!”

一條人影飛快的從走廊一頭奔到另一頭。

“不用在意,這也是本店特色,你就當是人力鬧鐘就行了。”拉回談無欲疑問的目光,慕少艾領著他坐電梯下樓,走前還喊了句:“勺子臉!啊不……阿聖!昨天吞佛來過!你別去五樓!”

下到一樓,慕少艾先領著談無欲來到主會客大堂,因為是早上,大堂裏沒什麼人,只有幾個看似清潔工的人在打掃衛生。




“不愧是孤憶,很氣派。”環視了下周圍環境,談無欲隨口說道。

“怎麼,你知道孤憶?”

“花街最有名的夜店,老闆更是和黑道白道掛著鉤,不知道才奇怪吧。”

“嗯嗯嗯~不錯不錯,既然你知道,也不用我多說了。”看吧台那裏趴著個人,慕少艾走過去使勁拍了那人一下。“破玄奇!你居然喝酒了?”

“啊!慕經理!”被拍醒的人看到慕少艾瞬間清醒,趕緊一步三晃的站起來,大粗嗓門帶著酒氣就開始喊:“經理啊我錯了其實不是我非要喝是向日斜那小子又把我這個月工資都嬴走了我好鬱悶啊好悲痛我這我……”

“停,打住,閉嘴。”一揮手止住酒氣繼續外溢,慕少艾轉而看向櫃檯內的服務生。“知道你磨不過他,但是規定就是規定,我不記錄,但也警告一次。”

“是,慕經理。”服務生點點頭繼續幹活。

“領班呢,他看見了應該攔著。”

“經理,昨晚領班有客人。”嘴裏說著話,破玄奇的腦袋一個勁兒的往談無欲那鑽。“這個人好面熟啊……你!你是!你不是號昆侖的!!!”

“不想童年糗事暴光就閉嘴。”談無欲淡淡一語,四周立刻一片安靜。

“哦,原來你們認識。”兩頭看看,慕少艾挺高興一句話就能讓破玄奇安靜的人增加了。

“非也,只是聽說,從沒見過。”談無欲矢口否認。

“……那是你沒注意到……但是我見過你捏。”

“嗯?你對我有意見嗎?”

“沒沒沒!完全沒!絕對沒!”

“這位是保安部的,當然他只是保安部最小的那個,純粹是晃悠用的。”

“嗯。”

“談無欲你怎麼會來這種地方?難道……”睜大了眼睛從上到下把談無欲看了個遍,破玄奇捂著嘴,表情是誇張出的驚訝。“明明是……居然會……實在是……啊!”

“人家還沒最後決定。”

“不管怎樣,談仔呀,你要是在這裏做,破玄奇絕對挺你啦!我給你做靠山!沒人敢欺負你!”

“談無欲先謝過了。”

“靠你個頭……去,把領班叫下來。”不再理這號白癡,慕少艾領談無欲往門口走廊去了。

從大門進入後有一個小的會客室,慕少艾一邊走一邊給談無欲講解。

“客人進店之後如果直接找自己需要的MB就在這裏登記,或者走旁邊的電梯到達MB的房間,或者去主廳,也就是我們剛才路過的地方。”

“嗯,我明白。”

“這裏的MB都有自己的房間,被點名之後前台的服務人員會馬上通知他們做好準備。除了被包下的MB外,其他的每天必須在主廳接客和活動,供客人挑選。”

“這裏可以包人嗎?”

“哪家夜店不能包人呀~當然孤憶的包費可能是最貴的,不過這也是出於客人自願~本店有幾個被長期包下的,他們可能幾個月也不見得下次樓,一日三餐也是直接送到房間,只要你要求。”

“哦~原來如此。”

正在兩人說話的功夫,大門外進來一人,一身白髮白衣,見到兩人很禮貌的打招呼。

“慕經理早,好久不見你了。”

“早啊小白,起這麼早是去寄信了?”

“嗯,剛從郵局回來。旁邊這位是?”

“是有可能成為新人的談無欲。”

“你好,在下談無欲。”微微點頭,談無欲還之以禮。

“你好,我叫白無垢,住在507。”

三人返回到大廳,領班滕邪郎也正好下來,旁邊當然跟著赦生童子。

“小白早~呦慕阿呆,幾百年沒見你帶新人,這回你是撿人訓人管到底啦~”

“滕領班早,小赦早。”沖滕邪郎點點頭,雖然明知看不見,白無垢還是習慣性的沖赦生微笑著揮了揮手。

“少貧嘴,我問你,昨天晚上你見破玄奇喝酒為什麼不制止,你可是領班,做這麼久不會還用我訓你吧。”

“喂喂昨天我那位也是喝醉了,我和赦生當然得先顧著客人了。”囂張紅髮囂張神色,這會兒倒是一臉的冤枉。

“是嗎?”瞥了一眼滕邪郎,慕少艾轉頭看向赦生,語氣一下子軟很多。“小赦,是這樣嗎?”

蒙著雙眼的少年沒說話,只是點點了頭。

“小赦從不說謊,好,算你過關,回去吧。”

“切~老弟走,小白和新人拜啦。”沖白無垢和談無欲揮了下手,滕邪郎拉起赦生的手上電梯回房間了。

“喂,人家還沒決定呐嘿!”慕少艾反應過來喊了一句,可惜人早上電梯了。

“沒關係。”談無欲倒也不在意,只是又理了理長髮。

因為三人現在站的地方離電梯很近,一回頭就正好撞見急匆匆向他們走來的客人。

只見此人英俊瀟灑,氣度不凡,一看便知是上流人物。

“是跟我回家吧君,今天怎麼這麼早啊。”這是慕少艾打招呼。

“昭穆尊先生早上好。”這是白無垢打招呼。

“慕經理小白早,還有這這……”

“談無欲”談無欲趕緊補上。

“談無欲早早,我!我根本不知道我又做錯了什麼!他他……他又生氣了!我得趕緊……先走一步了啊!”顧不上多說,昭穆尊按了電梯門一開就沖了進去,門關閉的同時就聽他把電梯的按鈕按的嗒嗒響,當然按再響電梯門也不會更快關上。

“電梯!等等~~~”又一身白衣的男子轉移了三人的視線,可惜,等他跑到,電梯已經上去了。

“呼呼,今天真是好日子,連我真的養不起你君也這麼早就來了~按理你家那位已經懶得生你氣了呀~”

“劍子先生早上好。”白無垢照例打招呼。

“小白早,還有這位……”

“談無欲。”談無欲覺得這裏平時一定很熱鬧。

“哦哦談無欲早~唉呀藥師你就麥損我了~你們都哉,劍子我是真的養不起他啊~~~”

“不是養不起,是你不願意~~~”慕少艾調侃味十足。

“其實憑龍宿的身家……劍子先生你還是……”

“哪有啊!你……你們去問他!我真正是冤枉啊我……”話沒說完,電梯到了,劍子逃也似的溜了進去。

“我真的養不起你君拜咯~天氣預報說今天有紫扇颱風~你保重~~~”沖電梯內的劍子招了招手,慕少艾三人隨後坐下喝茶聊天。

“剛才那兩位客人應該都是VIP也都有包下的MB吧。”悠閒喝茶,談無欲淡淡說道。

“哇,好眼力,不過他們都是VIP不錯,但是龍宿並沒被劍子包下來,不過因為他的人氣,他也不用到大堂接客。”

“尹秋君是打一開始就被包下了,他很少出門,我們也很少和他接觸。”白無垢給慕少艾做補充。

“嗯,原來如此。那領班身邊那位少年是其親生弟弟嗎?為何要封住雙眼?”

“這個呀……”長歎口氣,慕少艾娓娓道來。

“滕邪郎和赦生是親生兄弟,小赦天生眼有殘疾,不能視物,醫生說只有換眼球一途,可他們是孤兒,本來生活就很堅苦,手術的價錢對他們來說是天文數字。三年前滕邪郎來到這裏,他認為這裏掙錢快,但是偏偏弟弟就是不願意哥哥一人為他犧牲,加上他也不願意留小赦一人在有虐待傾向的養父家裏,最後無奈之下,兩人就一起住了起來。記得當初他們的養父還來店裏鬧過,不過讓老闆輕鬆擺平了。”

“嗯……”

“本來滕仔想一人工作,但小赦死活就是不肯,於是就變成本店唯一的3P服務,客人不能點他們中的任何一個,必須一起點,錢當然也是付雙份,同時也造就了他們超高的人氣和一般MB很難超越的營業額。”

“這對兄弟很不容易,當領班也從沒不服者。”白無垢再次補充。

“嗯……我明白。”

“這裏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如果有緣,也許你能……啊對!我差點忘了……想的如何了?”突然想起談無欲還未正式決定,慕少艾趕忙問道。

放下茶杯,談無欲的語氣雖然平淡,卻透著一種說不出的決絕。

“沒什麼可想的了,我加入。”
孤憶夜店 | 08:02:39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