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任談]人到中年
愛生活,愛談談

一直肖想任談之近水樓台短虐活動文


---------------------------------



月才子瀟灑退隱後沒多久,有異度魔界第一美秘書之稱的任沉浮也離崗了。

包袱卷好,志不得伸任的美人順著山中小徑慢慢行進,一步三歎氣。
想他曾經也是兩代領導眼前的紅人,如今卻淪落到被人遺忘的境地。

真是一代新人換舊人啊!

偏巧,天大地大,也擋不住緣分大。
只見前方標準家庭婦男裝扮的談無欲手裏提著個竹籃,正信步走來。

任沉浮一看談無欲,兩眼立即紅了,想那N久N久以前你把老子害了有多慘多慘,導致我今天被人無視的窘況!
轉念一想,談無欲現在雖然退隱,但好歹也是正道一員,曾為中流砥柱,若是能除掉他,那豈不是為魔界立下大功,到時看誰還敢瞧我不起!

於是,擬好計劃,任沉浮頗有氣勢的出場。
因為是山裏比較沒氣氛,他連詩號都沒念,直接發功一震,兩旁小樹搖呀搖,黃土飛呀飛。

“談先生!準備好赴死了嗎!?”說的時候任沉浮還在想,看看,我這句說的是不是很有領導氣質?

談無欲一愣,等小樹不搖了,黃土落地了,鳳眉一提,笑意頓開。

“這不是任先生?真真好久不見,想不到下山打個醬油都能遇到老熟人,緣分呀!”

任沉浮愣了。

“啊?是呀?”

“哎呀可不是麽!多少年沒見你們這代的了,談某還真是想念。”

“哦!呃……”見對方看到自己的高興模樣,任沉浮心裏一軟,殺氣全消,反而不好意思起來。“是呀,真是好久不見了……”

“任先生,走,到小鎮喝一杯如何?”

“呃……可是……我本來是想殺你……”任沉浮面露難色,儘管聽到談無欲相邀時心裏很是高興。

“嗯?怎麼任先生你在還為異度魔界工作?吾以為你早就跳槽了呢。”

任沉浮無奈搖頭道:“唉!棄天降世,哪里都不景氣,跳槽又談何容易!”

知道對方為難,談無欲理解道:“真是麻煩,不知先生如何殺吾?”

任沉浮如實回答。

“我想過,就算你功體未復,我也無十足把握可殺你。所以我借魔法佈下邪陣,就等你再行三步,陣法便即啟動。”

談無欲勾下巴想了想,道:“也就是說,這陣是你殺吾的唯一方式?”

“呃……應該是吧。”任沉浮繼續如實回答。

“那好!”連竹籃都不放下,談無欲信心滿滿。“吾來闖陣。若死,無怨言。若破,先生也再無法殺吾,便小酌幾杯如何?”

任沉浮偏頭想想,覺得挺好,於是應下。

談無欲就算功力再不濟,陣法本就是他所長,況且任沉浮佈下的陣,對月才子而言又能難到哪去呢?

因此,沒費多少功夫,陣破,談無欲繼續提著他的竹籃,來到任沉浮面前,拍拍對方肩膀以示失敗是成功他老母,然後便拉著人走了。

再說任大美人呢,也沒怎麼沮喪也沒怎麼不爽,就像談無欲說的,能碰上他那代的他自己也很高興。


談無欲選擇退隱的地點那就叫一個偏偏偏偏偏,主要目的一是安全,二就是能遠離大餅危害。
他想過了,要麼就不避,要避就避個徹底。

不過先天人嘛,“嗖”的飛一下,兩人便來到某間大酒樓前。

一開始任沉浮還想問,“到這麼大間的酒樓來,又是修道人又是對立立場,不怕影響不好麽?”

談無欲則笑答,“怕什麼?你看素還真老婆娶了兒子也生了,誰鳥他是不是修道人啊。關於對立嘛,那更簡單,連魔界王者都能臨時倒戈,時代變遷快,沒准我們酒喝完棄天帝也回火星去了。”

任沉浮偏頭想想,覺得挺好,於是應下。

為安靜,他們定了雅室。
等酒菜上齊,任美人又問,“那你不怕傳八卦麽?”

談無欲更加不在乎,“這個江湖天天都在八卦,真要八你想躲也躲不了,反正關於我們的八卦又不是沒有。”

任沉浮又偏頭想想,覺得挺好,於是應下。

酒盅碰過,兩人便開始天南海北的聊了起來。
桌上的菜差不多都涼了之後,話題便從現今局勢轉變為任秘書單方面的吐苦水。

諸如在魔界不受重視啊,總被人當小白臉啊,甚至曾傳他和九禍怎麼怎麼樣受盡白眼啊巴拉巴拉巴拉巴拉……

談無欲也不厭煩,把玩著小酒盅,始終認真傾聽。

任沉浮憤慨時,他跟著咒駡;任沉浮傷心時,他跟著愁容滿面;任沉浮沮喪時,他跟著歎氣連連;任沉浮發誓奮起時,他跟著鼓掌叫好。

總之,偌大的酒樓,人來人往,雅室外魚龍混雜吵吵鬧鬧,雅室內安靜甜蜜細水長流。

這一流就流了得有小一天。

等月娘拽著兔子耳朵上工,桌上四散的酒瓶內沒一個不是空的之後,任沉浮也正式趴下,就像所有古裝電視劇裏演的那樣,一面臉緊貼著桌子,手裏攥著酒瓶,嘴裏還要斷斷續續的說:“我,我沒醉,誰,誰誰,誰說我醉……醉了!我……還……能,能……喝!還能……誰說我……醉我……我就跟誰急……急啊……”

談無欲用筷子戳了戳,確認情況後找來店小二,開了一間客房,又讓小二幫忙將人抬進去,並端醒酒的茶來。

“任先生?任先生?來,喝些茶吧,醒酒。”談無欲扶起人,舉起茶杯湊到任沉浮嘴邊。

任沉浮很聽話,喝了茶,談無欲遂將空杯放到一邊,再扶人躺下。
可人剛躺下,又突然起身,抓住談無欲的手,足足嚇了對方一跳。

“談先生,我,我醉了?”

“至少不是十足清醒。”

“那你呢?為嘛你什麼反應都沒有?你還說你不能喝酒?”

見任沉浮緊抓自己的手不放,問題又問的急切,談無欲乾脆坐上床,挨近了人解釋道:“你是真喝,我是飲入口後便用真氣將酒逼出。”

“你!你騙我!你還故意喝得興起!”任沉浮越說越激動了。

“吾……吾並非故意騙你,只是……吾只是想和任先生暢快長聊一次而已。”

和初遇談無欲時一樣,任沉浮又愣了。

“任先生,你是個好人。”談無欲的手也握上了緊緊抓住自己的手,身子挨的更近,一雙明眸直勾勾的盯著任沉浮,直盯的小白臉成小紅臉,粉撲撲地,那叫一個美呀。

“談先生……”那叫一個美呀。

“吾高興,非是因酒,而是因為任先生你呀……”直勾勾,直勾勾。

“談先生……”近近近,手相握,臉相對,任沉浮早被那如仙之姿迷惑,一個眨眼,唇便靠上去了。

天雷地火,一夜春色。


早晨醒來,摸摸腦袋起身,轉頭便見面向自己不能確定下面因為有被子擋著但至少上面未著片縷的談無欲,任沉浮第一反應就是:“啊!!!!!”

談無欲是有起床氣的,因此,他毫不猶豫的給了任沉浮一拳。

等談無欲的起床氣慢慢消去,任沉浮從新爬上床前後想了想,這篇故事也有了結尾了。

“怎麼辦怎麼辦,我!我竟然害你出軌!”

談無欲鳳眉頓時一挑,“嗯?吾什麼時候有過正室?”

“日月是官配呀!”知道蓮花咒的厲害,任沉浮很是慌張。

音調再高八分,“誰和那牆王是官配!關他鳥事啊!?”

“真的?”任沉浮急切看。

“何必騙你。你覺得跟著那張餅有搞頭麽?是牆他就能爬,連他兒子都是牆頭之一。嘖嘖,吾可不想青春耗過一大半,原來只是陪他玩耍。*”

“哦哦!這歌我聽過!我很同意!!!”任沉浮再一次,拉起談無欲的手,表情完全就是在求婚。“談先生!不,無欲!你放心!我一定會對你負責的!!!”

“啊?”風水輪流轉,這次輪到談無欲愣了。

“無欲,嫁給我吧!我絕對會對你好!其實打我第一次見到你就對你很有好感,昨天能遇上更是高興,你沒死,我很開心。你現在退隱,我們一起退隱。我爸以前是開溫泉旅館的,你看我這麼水皮膚這麼好就是從小泡溫泉的效果。我有找溫泉的本事,到時候我們一起經營溫泉旅館,沒本金你還可以找蝴蝶君貸款,我們一定能賺錢!等我們的事業成熟了,我就去找能讓男人懷孕的藥,反正霹靂世界沒有不可能,你給我生個一兒半女,相夫教子,我每天上班掙錢,錢有了全歸你管,零花錢你主動給我才收!我絕對會是一個好丈夫!所以……”

深情凝望,深情的四個字。

“嫁給我吧!”

談無欲反應過來後,做了之前任沉浮做了很多次的事。

他偏頭想想,覺得挺好,於是應下。

至於任談之後怎樣,那就不得而知了。




全文完


*:取自張宇的《雨一直下》
單篇完結 | 06:47:21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