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孤憶夜店(副標:衝啊!霹靂倒貼團!)——章四
章四


慕少艾說,每天睜開眼第一個看到的就是自己愛的人,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所以他悄悄離開。


“我不要當勺子臉我不要當勺子臉我不要當勺子臉啊!!!!!”

“嗖”地過去了。

清醒之後的談無欲第一個感覺是:想殺人

他是多麼的想繼續趴床上挺屍但那一聲淒厲如殺豬般的慘叫讓他全身如過電一般細胞完全活化大腦徹底覺醒。

於是他真的真的很想殺人。




撐著後腰,談無欲一步一挪的下到餐廳,進去正好碰上正在吃飯的白無垢。

孤憶的員工餐廳是24小時自助,想吃什麼時候都有,加上這裏工作的性質,所以一般很難有很多人一起吃飯的景象。

“是談仔!喂~~~這邊這邊~~~”手裏正端著餐盤的綠唇青年看到努力直起腰的談無欲,連忙招手示意他過來一起吃。

“小百……小白……”

好不容易挪到餐桌旁,一屁股坐下去又彈起來,猛吸一口氣再慢慢沉下去,看著實在是費勁。

“昨晚慕經理給你開葷,我以為你今天很晚才起,本打算把飯給你打回去呢,怎麼你這麼早就起來?”

趕緊上手揉揉談無欲的後腰,白無垢奇怪問道。

“別提了,還不是那個我不要當勺子臉!大早上的抽什麼瘋!”

“你是說聖蹤?嗯……確實這段日子他發病的頻率增加,時間也越來越早,不太正常。”

“談仔你想吃什麼,我去給你打過來。”也一同揉著談無欲後腰的百朝臣熱情說道,順便又使勁捏了捏。

“一碗白粥就好……麻煩你了小百。”

“哪來的麻煩~你等下哦~”蹦蹦跳跳走出去,高高興興拿回來。於是三人一邊吃早飯,一邊聊天。

“那個聖蹤很欠扁麽?”慢慢抿粥,談無欲面帶殺氣。

“這嘛……其實也不能怪他,據說他在小時候做過一個夢,夢裏他還有一個自己叫地理司,不但說話重聲,竟然還面容凹陷,像勺子一樣。最可怕的是,夢境的最後地理司死抱著聖蹤要合體,合體之後,就爆掉了。”

知道談無欲不爽,白無垢耐心講解。

“聖蹤從此有了陰影,害怕勺子。起初他的父母以為這不過是一時的兒時記憶,很快就淡忘了。可誰知非但沒忘,反而隨著年齡的增長,次數越來越多,看了很多心理醫生也不管用,最後他的父母也不願意管他,他也就淪落到孤憶了。”

“哦~這樣聽來也算夠慘。”談無欲吊眼皮評論。

“不過別看他有這樣的頑疾,其實以前他發病的次數並不算多,而且只要不讓他看見勺子,他也就和正常人無異。在牛郎部,他是業績紅人,很多女性為他虛偽的笑容所迷,他是本店唯一以虛偽為賣點的牛郎。總之是很成功。”

“哦哦哦,那他為什麼最近犯病的次數增加了?”

“當然是因為尋仔不理他了嘛~”叼著麵包,百朝臣接道,“談仔要不要雞蛋?”

“哦不用了。尋仔是?”

“我們的同行~一步天履.尋啦~阿聖追了好幾年才追到的,喜歡帶面具,人稱邪影~”百朝臣繼續嚼麵包補充。“可能最近吵架了,尋仔又不理阿聖了。阿聖一受刺激,就就就~那個啦~”

“嗯……明白了。”原來還是欠扁……談無欲總結。


三人吃完飯又聊了一會,就在準備上樓的時候,正巧碰上下來吃飯的領班。

“呦早啊小白小百,還有潛力新人談無欲~”滕邪郎大聲招呼,赦生還是同往常一樣張了張嘴,等同於打招呼。

“滕領班早,小赦早。”白無垢招牌微笑。

“為什麼是潛力新人?”談無欲好奇問道,“赦生早。”

“這個嘛~當然是……等等!不許跑!”一把抓住要偷溜的百朝臣,滕邪郎拽著小領子把他放到眼前。“跑什麼,不就是四無君又拉沐會計睡了麽,牛郎部的事情風流子會管,本大爺沒那個精力。”

把懷裏兩人份早飯又緊了緊,百朝臣低頭小聲說道:“軍師昨晚沒有包夜的客人……所以……”

“但現在正是月季結算的時候,沐會計有很多活要幹,你家軍師是不是也該考慮考慮慕阿呆那邊還有一堆報表等著看呢,嗯?”

“軍……軍師說無他不能之……”

“停!孤憶的資金流動是絕對機密,四無君就算能,也不能干預。這才是當初慕阿呆擔心的部分,他們兩個應該清楚。”

“是……我……我會讓軍師等沐會計做完工作再拉去……”

“好了好了,稍微提一下就行了,走吧。”沖百朝臣擺了擺手,滕邪郎知道四沐二人不會做出出格的事,稍微警告也就放行。

“小白談仔拜咯~還有小赦也回見~~~”一扭身轉到滕邪郎身後,百朝臣向眾人揮了揮手急匆匆就跑了。

“繼續剛才的話題,滕領班。”雙臂抱胸,談無欲這會兒倒是站的挺直。

“啊?哦,是說慕阿呆已經很久沒帶新人了,你是例外,我剛才接到他的電話,他說要我好好照顧你。還有啊,你沒有行李,要小白下午帶你去逛逛商店,買些日用品什麼的,錢已經匯到你工資卡上了。還有還有,你是沒什麼經驗的新人,現在積累經驗最重要。雖然是店方負責培育新人,但是因為我和他都很忙,沒什麼時間,所以他已經和龍宿打好招呼,你沒事就去607轉轉,儘快進入工作狀態。”

“這和潛力有什麼關係。”談無欲自己沒覺得,不過在他人聽來,他現在的聲音有點尖銳。“再說,他為什麼不和我說,還要拐個彎要你轉告?”

“被開葷的新人在第二天不能見到開他的人,以防止產生依賴感,這是規定,也是做這行的潛規則。至於潛力,是我個人的感覺~你就麥多想啦~吃飯去了,二位拜~”拉起赦生,滕邪郎說完便走了。
孤憶夜店 | 08:38:07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