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孤憶夜店(副標:衝啊!霹靂倒貼團!)——章五
章五


中午,談無欲很閒。

桌子上放了一摞關於男男性交指導尤其是服務系的片子,算是作業,但談無欲沒興趣看。

他相信他的學習能力,於是他就閒了。

托著腮梆子瞅門,瞅了一大會後,他起身推門走過兩步,來到503門前。

敲門的時候他還在奇怪,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舉動,但當門被打開,將將露出大半個身子和一張臉,談無欲突然覺得閒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你好,我是新人談無欲,住在506,我們是對門鄰居,所以我來打個招呼,以後還請多多關照。”

“劍雪。”




只有一個名字的回答當然不是談無欲期望的,他努力維持自己的微笑,努力站在那個“沒別的事我要關門了”的表情下。

“正好是中午,要不要一起去吃飯?”

“我定了送飯服務。“

知道開門的手始終握著門把手沒有放開,談無欲反而笑了笑。

這眼神他明白。

簡單的人,和他所希望的簡單世界。


下午,談無欲又敲了503的門。

“有事嗎?”

將將大半個身子和一張臉。

“我和白無垢要去商店,要不要一起?”

“不用,謝謝。”

“那你有沒有需要的東西,我給你帶回來。”

“沒有,謝謝。”

談無欲淡淡的笑了笑,擺擺手。

“那我去啦,拜~”


淺夜,503再次響起敲門音。

“有事……”

將將大半個身子和那一張臉上有了改變。

“馬上就拿不動了,還不讓我進去?”

兩手都托著盒子,姿勢看著就像是那一堆東西馬上就要掉下來似的。

那道門終於張開到能容納一個人進入。


一股腦兒的將東西放到桌子上,談無欲環視四周,什麼都沒有,和標準的旅館間一模一樣。

只有窗台上放著一個翠綠的小瓶,瓶子裏插著一枝梅花。

談無欲回過頭看著劍雪,微笑不語。

翠綠的小瓶,翠綠的雙眼。

“劍雪,好名字,很適合你。”

梅花若雪,若雪之人。

“有事嗎?”

沒有變化的表情,沒有變化的音調。
劍雪的目光跟隨著談無欲的身影,默默的看著他將沙發上的坐墊拿出兩個放到地上,然後把他拿來的那些盒子放到兩個坐墊之間,又拿過兩個茶杯和熱水。

坐到其中一個坐墊上,談無欲沖劍雪招手,“還愣著做什麼,坐啊。”

談無欲讓坐,劍雪也就和他一樣盤腿坐到墊子上。

拆開一個小盒子,拿出茶葉,談無欲笑著搖了搖手中小包。“知道是什麼茶葉嗎?”

“不知。”劍雪搖頭。

“藏紅花,對身體很好~”打開小包,談無欲分別沏好兩杯茶。

“藏紅花很貴。”

“噓……”手指放到唇邊,談無欲笑道,“我正在享受欠錢的樂趣。”

劍雪的目光隨著談無欲的手來回挪動,先是將一杯茶放到自己身前,再是打開其他各個盒子,把裏面的蛋糕點心通通拿出來擺到盒子上面,然後是用一次性刀叉分好兩人份放到小碟裏,一份放到茶杯旁。

“新房入住,要和鄰居一起慶祝,這個規矩你知道嗎?”

端起茶杯,談無欲經典悠閒表情的聞了聞茶香。

“不知道。”這邊搖了搖頭。

“現在就知道了。以茶代酒,來~”杯子往前舉了舉,談無欲示意劍雪舉杯,劍雪於是依樣端起茶杯湊到中間。談無欲手動,隨之便是一聲清脆的和音,還有那一句頗喜慶的“乾杯”。

“喜歡甜食嗎?”這邊已經開吃。

“不討厭。”於是也就開吃。

除了喝茶吃點心,劍雪再沒一個音出現。
過了一會兒,談無欲放下茶杯,用十分正直嚴肅的表情對劍雪說道:“喝茶吃點心的時候要配以聊天,這是規定。”

“為甚米?”劍雪很認真的提問。

“就是這樣規定的~”繼續端杯喝茶,談無欲二次經典悠閒表情。

“為甚米要這樣規定?”劍雪依然很認真的提問。

“你應該去問規定的人~”聳肩,談無欲塞進一顆草莓到嘴裏,順便抹掉嘴角的奶油。

劍雪低頭沉默,片刻之後,又再抬起。

“聊甚米?”

“隨便啊~想聊甚米聊甚米~”卷起一大一小兩塊奶油,再點上巧克力沫,頂部插上個草莓蒂,談無欲將隨手做成的一個小雪人放到劍雪的碟子上。

“除了慕經理,在孤憶,你是唯一一個主動找我的人。”

“嗯?所以?”談無欲歪頭看看。

“所以我不會聊天,除了等,我沒做過其他事情。”

“你的生活,就只是等吞佛童子麽。”合眼抿茶,談無欲淡淡而語。

“我等的不是吞佛童子,我等的是一劍封禪!”

聲調有了變化,神情起了波瀾。

“有分別嗎?”

“一劍封禪是吞佛童子,吞佛童子卻不是一劍封禪。”

擺手揮過,是一如既往的堅定。

“既然你等的是一劍封禪,為何不去找他?”

“只有在這裏等,才有機會見到一劍封禪。”

簡單的人,和他所希望的簡單世界
孤憶夜店 | 08:46:26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