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孤憶夜店(副標:衝啊!霹靂倒貼團!)——章六
章六


打那次拜訪之後,談無欲總是故意在自己門外製造出熱鬧的氣氛,不時談天歡笑,呼朋招友。


“我不要當勺子臉我不要當勺子臉我不要當勺子臉啊!!!!!”

“嗖”地過去了一半,另一半則卡在了506門外那突然的一聲“站住”之下。

“勺子臉你跑什麼。”擋在聖蹤身前,談無欲的樣子很像在小學外“借錢”的社會青年。

“我不是勺子臉我不是勺子臉啊!!!不是啊啊啊啊啊啊啊!!!”
本來就已經當機,現在被談無欲一刺激,聖蹤頓時抓狂。




“我管你是不是勺子臉,看這個。”突然從身後拿出一個布公仔瞬間放大數倍到聖蹤眼前,談無欲陰著調子,像講鬼故事一般說道:“看見這個沒有,他叫六醜,你以後要是再想到勺子發病亂喊,他就會和你合體,然後爆掉。”

“啊!”傻傻的看著那個比廢人還廢人簡直是高難度恐怖的六醜,聖蹤一下子愣在當地。

繼續陰笑,談無欲伸頭湊到聖蹤耳邊小聲說道:“我告訴你,這是地理司說的。”

“啊!!!!!”伴隨著一聲淒厲的慘叫,聖蹤飛也似的跑了。

“哈哈……”看著那個惶恐逃離的背影,談無欲捏了捏手上的六醜,很是開心的笑了幾聲。
而就在他笑的時候,503的門開了。

“嗯?”談無欲不動,只是驚訝的看著劍雪露出那將將大半個身子和一張臉。

“你把聖蹤嚇走了。”

“嗯?算是嚇嗎?一點提議而已。”

“那是……”指了指六醜,劍雪的眼神裏有了一絲興趣。

“這個?”轉過身子把六醜舉到劍雪面前,談無欲解釋道:“他叫六醜廢人支離疏,我做的布公仔,希望能以毒攻毒,至少能讓聖蹤別再清早犯病,擾人睡眠。”

“你的手很巧。”看了六醜一會,再看談無欲一會,劍雪緩緩說道,“謝謝你嚇走聖蹤。”

談無欲用一種鄰家大哥哥的感覺說道:“我也是為了早上能多睡會,沒什麼可謝的。”

“嗯……”劍雪點了點頭,關上了房門。


劍雪打開門時微微一愣。
談無欲穿著名貴的藍黑調長袍唐裝,雪白長髮上別著一支製作十分精美的簪子。

“很漂亮。”劍雪只是實話實說而已。

“我每天晚上都這樣穿,你才誇我呀。”

劍雪不說話了。

“平時都是白無垢陪我在吧台見習,今天他有客人,你陪我去吧。”

談無欲問的自然。

“嗯。”點頭,劍雪答的自然。

談無欲於是想,並非劍雪不願下樓,而是從未有人邀請他,他也沒這個必要。

在門口等劍雪換好衣服,拿上鑰匙卡,談無欲便領著他下到一樓。
二人前往大堂的路上,正巧碰上要上樓的百朝臣。

“哇!劍雪!是劍雪!雪寶寶居然出房間了!!!”一下跳起再往後退數步看到劍雪看自己於是馬上轉到談無欲身後躲著的百朝臣大呼出聲,高頻率探頭瞅劍雪。

“小百,這有什麼新鮮。”眼神示意,談無欲把百朝臣從自己身後拽了出來。

“不不不!當然不是~~~”領會談無欲的意思,百朝臣從驚訝轉為百朝臣經典熱情的招呼。“雪寶晚上好呀~”

“你……”

“百朝臣~叫我小百就好啦~~~”

“小百晚上好。”劍雪很認真的點頭打招呼。

“哎呀對了!”二次跳高高,百朝臣瞬間變臉,著急的向劍雪說道:“雪寶快回去!剛才我在大堂看見吞佛來了!”

“一劍封禪!”百朝臣變得快劍雪變得更快,呼聲出身子同時沖了出去。

“劍雪!”

喊留不住,心覺不妙,談無欲提起衣袍下擺趕緊追了上去,只留下百朝臣喊著:“雪寶跑錯啦!你應該回房間準備!電梯在那邊!”

“一劍封禪……一劍封禪……一劍封禪!”口中喃喃,劍雪一氣跑出走廊,刹那間,紅白身影映現,那最後的一句“一劍封禪”突然沒了著落,慘淡漏出。

談無欲跑至走廊將盡,見到那抹墨綠色的身影。
放輕步伐,看著那黯淡背影,慢慢走到劍雪身旁。

突來的期望徹底覆滅,沒留下一絲痕跡。
剩下的,唯有空茫。

談無欲不動,亦無語。
他就只是默默看著。
一瞬的期望與失望交替,那表情讓他看到了似乎重疊的身影。
那一刻,他很想做些什麼。


那夜,劍雪逃跑了。
不是逃出孤憶,而是在吞佛進入503前逃出房間,躲了起來。

慕少艾出動所有保安人員秘密尋找,以防驚動客人。

辦公室內,慕少艾不得不在吞佛的冷眼下等待結果。

一個不停抽煙,一個譏笑而立。

上官尋命把人帶進來的瞬間,吞佛抬手抓住劍雪的手臂,硬生生將人扯到懷裏。

“喂,好歹是我孤憶的人,下手慎重些。”煙管敲桌,慕少艾站了起來。

“那就管好你的人。”詭秘笑容未減,吞佛冷言回過。

談無欲得知消息趕到辦公室外時,看到的是一前一後同樣孤寂的身影,和同樣毫無表情的面孔。


翌日,聽到開門與關閉的聲音,談無欲計算人已走遠後連忙開門沖出房間。

進入503,關上門,回身便是一片狼藉。

坐到床邊,談無欲學著白無垢和百朝臣曾經做過的那樣輕輕按揉佈滿傷痕的後腰。
一邊揉著,談無欲開始後悔自己沒看那些DVD,至少那裏面有事後護理的內容。

“謝謝你。”翻身坐起,劍雪轉頭看著談無欲,是誠懇謝意。

“是鄰居就要互幫互助,這是規定。”塞一個靠枕到劍雪後腰,扶著他躺靠下,談無欲淡淡說道,“還有一項規定。”

“是甚米?”這一次劍雪沒有問為什麼。

起身再回來,手上多了個大盒子。把盒子放到床上,談無欲說的簡單。

“新房入住,要送禮物給鄰居。”

看看盒子看看談無欲再看回盒子,劍雪打開盒子,伸手探進,隨之拿出一個布公仔。

“一劍……封禪……”

半米多高,每一處都做的很精製。最重要的,與原形相差無幾。

“全孤憶只有慕少艾見過一劍封禪,我就問了一劍封禪的形貌,順手做了這個。”

緊緊的把布公仔抱在懷裏,劍雪看著談無欲,發現那對鳳目下有些微淺青。

“你熬夜做的?”

“哪有那麼誇張,我是和慕少艾聊天聊到很晚啦。”擺了擺手,談無欲經典悠閒表情回道。

“……謝……”想說什麼,終是沒說出口。
劍雪摟著布公仔,沉默片刻後轉過頭,展開了一個笑容。

那是談無欲第一次看到劍雪的笑容。
或者說,那是一劍封禪消失,吞佛童子出現後,劍雪第一次露出笑容。

談無欲也笑了,抬手揉亂那團本就雜亂的海草頭。

“何不放棄?”

簡單笑著,簡單的人。

從此,劍雪不管到哪里都帶著這個布公仔。

簡單的人,和他所希望的簡單世界。

“早已習慣失望,是因為希望還在。”
孤憶夜店 | 08:50:03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