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孤憶夜店(副標:衝啊!霹靂倒貼團!)——章七
章七


“老闆,我真的該回家了。”

“你給我閉嘴!給你機會賺奶粉錢你都不要!”

一個大男人扶著另外一個大男人不算安靜的進入孤憶大堂。

“老闆,這不算因公加班。”

“閉嘴!老子我就偏偏不信我會沒有魅力!那些個女人絕對是沒眼光!”

被扶著的健壯男人顯然已經半醉,就在他晃晃悠悠想隨便找個位置坐下時,他的目光偶然瞥過吧台隱秘的一角。




那一瞬間,他的腦中響起一句歌詞。

就這樣愛上你~

“老闆,狂華說陪老闆喝酒的丈夫都不是好丈夫。”

就這樣愛上你呀呀呀~

“老闆,我真的得回家了!”

就這樣愛上你~從此萬劫不復呀呀呀~

“老闆!老闆!”

步驟一:告白。
步驟二:約會。
步驟三:馬賽克帶過
步驟四:結婚

美好藍圖之下班場景:

必備:人妻圍裙,熱騰騰的飯菜

妻:“親愛的你回來啦~飯已經做好了哦~”
夫:“老婆!你做的飯再好吃也沒有你好吃啦~哈哈哈哈哈!”
妻:“哎呀討厭啦你死相……”
夫:“哈哈哈哈哈哈!來來來快讓老公來親一個!”
結尾:馬賽克帶過。

美好藍圖之離別場景:

必備:落葉飄零,單薄柔弱的身形,強忍的淚水

妻:“君……不用擔心家裏,妻會照顧好一切……君……君只要夜夜念一遍妻的名字,妻……妻便滿足了……”
夫:“妻……夫……夫捨不得你啊!”
妻:“男兒志在四方,妻會在這充滿我們回憶的地方等你,永遠,等君回來……”
夫:“妻啊!!!!!”
結尾:淚水奪眶而出,雙雙熱情擁吻。


“老闆!老闆!老闆我要回家!”

嘴還在撅著狂親空氣,美好藍圖卻被旁邊的叫喊拉回到現實。

“……吵什麼!我聽見了!”大手一揮,男人昂首闊步,來到吧台那最隱秘的一角。

“美人!本人名叫閻魔旱魃!不知能否有幸……”

“犀牛,閃遠點。”

一聲晴天霹靂!伸出去的手卡住了!

談無欲繼續喝西瓜汁。

“你……你……你叫我什麼!”

“犀牛,讓你閃遠點,你是耳朵聾麽”

談無欲繼續吊眼皮喝西瓜汁。


其實,以談無欲的氣質相貌,打他一進孤憶,每天都有不少客人想點他的名。
可每當他們看向談無欲時,對方的那種目光會讓你覺得他站在喜馬拉雅山頂俯視你,而你則是跪在塔里木盆地仰視他。又或者是那輕輕的一聲“哼”,配以偏頭歎氣,則會讓你覺得自己壓根兒就沒進化完全,甚至不配和他同吸一屋空氣。

是謂:有賊心沒賊膽


元禍天荒拍拍閻魔旱魃,見其完全凝固,乾脆湊到耳邊小聲道:“他是脫俗仙子談無欲,新人,進門時的名冊裏有介紹。”

“仙……仙子……”一口氣又喘上來了。“仙子啊!我喜歡你!我想點你!”

“新人見習期間不接受點名,這是規定。”

連頭都沒抬,依然吊眼皮喝西瓜汁。


愛情是盲目的。

打從閻魔旱魃見到談無欲那一天起,每天下班直奔孤憶,就坐在離吧台不遠的小沙發上,可憐巴巴的看著。

第一天:敵不動我不動!

第二天:我不動敵不動!

第三天:敵動我也動!

第四天:無論敵動不動我都不能動!
前車之鑒:跟著去男廁所而被狠狠鄙視了

第五天:看到有興趣的目光於是買下一萬六美金的酒開給他喝,但他只是覺得酒瓶子很好看。
結論:仙子懂藝術

就這樣,持續了將近小半個月,閻魔旱魃每日必來報到,遇到有工作原因而來不了的情況也會讓元禍天荒給談無欲帶話。
而每次,被閻魔旱魃硬拉來的元禍天荒都會在人到之後對談無欲說一句“人就交你了”,然後立刻趕回家做標準好丈夫。
勉強說也算是二人世界。


巧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一個依然可憐巴巴的看著,一個在和白無垢聊天。
突然,幾個典型喝醉鬧事的無賴男湊到白無垢身邊,其中一個抓住一把長髮就開始喊:“你竟然丟下我跑了!”

白無垢也不驚訝,只是站起來,微笑說道:“先生,孤憶的規矩,只要有客人出更高的價錢,就可以截場。白無垢很感謝先生看得起,但我已被定下,先生若不棄,可以出比之再高的價錢,白無垢一定令先生滿意。”

“臭小子長得漂亮就了不起啊!”勃然大怒,男人一拳砸爛茶杯,作勢就要打白無垢。

被砸爛的瓷片飛濺,眼看就要刺中一旁的談無欲,可談無欲的目光都集中在那男人的拳頭上,正要上去解圍,根本沒注意到。
說時遲那就快,危機一瞬,閻魔旱魃伸手擋住所有碎片,將談無欲整個抱在懷裏,又抓住了那男人的拳頭。

那一刻,閻魔旱魃仿佛聽見了神之語:
閻魔旱魃!這就是你表現的機會!摔跤柔道散打空手道胸肌二頭肌擒拿手全給他去!

這邊白無垢依然掛著職業微笑。

“先生,挑孤憶的場,很不明智。”

話落,一陣風吹過。

“朋友,風起了,蟬鳴了,你聽見了嗎?”

幾個男人還沒反應過來,一股透明絲線就將他們綁在了一起。

白無垢順了順頭髮,向兩人點了點身子。

“辛苦了,愁落暗塵,上官尋命。”

風停,愁落暗塵道:“破玄奇,將人押至經理辦公室。”

“是!”破玄奇推著那一夥人往經理辦公室去了,愁落暗塵和上官尋命也前往說明。

雖然沒幾個客人注意到這一幕,領班還是出來圓了下場。

等吧台恢復,閻魔旱魃才突然叫出一聲。

“燙啊~~~”

將人推到一邊,談無欲趕緊問道:“小白你沒事吧?”

整了整衣服,白無垢微笑道:“這種人在孤憶很稀罕,見多了道貌岸然的,偶爾碰上這種也不錯。我沒事,時間久了你也會習慣。正好時間到了,我得去見客人,拜啦。”

“嗯,拜。”點點頭,打完招呼,談無欲轉回身看著此時正捂著手的犀牛。“你剛才吵什麼?”

“……你……你平日都喝果汁,怎麼今天喝茶?我燙著了。”閻魔旱魃心裏挺不明白,也挺委屈。

“我願意喝果汁就喝果汁,願意喝茶就喝茶,你有啥意見?”

即便捂著,還是有血從那兩只大手間流出。

“沒沒沒!沒意見……”不想給對方留下不好的印象,閻魔旱魃轉身欲走。

“犀牛!”

“啊?”

“過來。”

人走回去,談無欲低頭看了看。

“跟我回房,我給你處理下。”


506,談無欲用紗布簡單的包紮了傷口,隨後撐下巴吊眼皮看著閻魔旱魃。

閻魔旱魃珍惜的摸著手上紗布,也不知道說什麼。一時之間,兩人大眼瞪小眼,沉默對視。

談無欲歎了口氣,終於開口。

“你喜歡我啊?”

“嗯!不錯!”大力點頭。

“你喜歡我哪點?”

“不知道。”脫口而出。

“那你為何會喜歡我?”

“沒想過。”毫無思考。

“……什麼都不知道,笨犀牛,下輩子吧!”

閻魔旱魃會這樣回答,談無欲心中早已料定。
可他還是問了,問給自己。

“已經是下輩子了。”看著談無欲驚訝的表情,閻魔旱魃說道:“人家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這話不錯。我每天想你,晚上就做了一個夢。我夢見上輩子我是不存天地的魔之君主,而你是除魔的領導者。你與他人策劃,借兩名高手之力將我殺死。有些片斷很模糊,不過我還記得你我交戰時的場面,我把你打的很慘!哈哈~”

“嗯?你敢打我?”

鳳目頓時一瞥。

“啊不是!只是夢嘛,就當是解釋我小名為什麼叫魔君。”

“我計謀殺你,你不恨我?”

閻魔旱魃倒沒想到談無欲會問這個,頓了一下,茫然道:“立場不同,怨不得他人啊。”

看著那張茫然的臉,談無欲再次歎氣。歎完,他又笑了。

“呵呵呵呵……傻魔君,我騙你的。”

“啊?”

“早在你初次見我的時候,我就已經不是見習了,你若點我,我無不接的權力。”

“你……你你……你居然騙我?”

“是啊,我就是騙你。有不滿,請去找大堂經理慕少艾投訴,慢走不送。”

低頭想了想,閻魔旱魃抬頭繼續認真看著。

“沒關係,這樣也好。我不想用客人的身份逼迫你,你若希望,我現在就走。”站起身,閻魔旱魃說的堅定。“但我不會放棄,我這個人不會舞文弄墨,甚至不太會說話,我只知道一點,我喜歡你,所以就追!事情定的簡單,做起來也方便。上輩子既然錯過,這輩子緣至更該珍惜,閻魔旱魃從無後悔。”

說完,人就往門口走。

到了門口,見人就要開門,談無欲三次歎氣,終於放出話。

“走的時候記得補上登記。”

“嗯?登記?登什麼記?”

“……笨犀牛……”一屁股坐到床上,談無欲狠狠的瞪了一眼。“你是來幹嗎的啊?”

人,坐在床上。
床,除了等於睡覺,還等於……

“仙子!”轉過彎來,閻魔旱魃欣喜若狂,三兩步走回床邊,一把將人摟進懷裏。“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總有一天會被我感動的!總算功夫不負有心人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四次歎氣,談無欲扭過頭,將人推出去,彆扭說道:“去洗澡你這笨犀牛……”

“嗯!”閻魔旱魃高高興興的去了。

突然想起來,談無欲又補上句:“記得別讓傷口碰到水!”


劍雪抱著封小禪進506的時候,談無欲正趴在床上挺屍。

“無欲!我聽說你接客了,你怎麼樣?”坐在床邊,劍雪關切問道。

“……還能怎麼樣……就是現在這樣……”臉埋在枕頭裏,說話聲音悶悶的。

“你的客人……”

“說是要去PK,啊不……去開會……所以早早就走了……”

“不是,我是問你的客人對你……用不用讓慕經理給你看看?”

“……還算溫柔……但是……”

終於把臉抬了起來,頓時殺氣四溢。

“但是為什麼他的那個會那麼大……他上輩子真的是魔麽!!!”

趕緊上手揉揉後腰,劍雪掰開談無欲的臀瓣一看,紅腫的很厲害,又趕緊從兜裏拿出藥膏抹上。

“好些嗎?”合著藥膏輕輕按揉,劍雪有些著急的問道。

“嗯……涼涼的……好多了……”

突然撲哧一笑,談無欲扭轉身子看向劍雪。

“喂,什麼時候你也會關心一劍封禪以外的人了。”

微微一愣,隨之返回手上工作。

“我們是朋友,關心該然。”
孤憶夜店 | 08:54:35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