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孤憶夜店(副標:衝啊!霹靂倒貼團!)——章八
章八


單純出於興趣,談無欲做好心理準備,前往607。


607內,白衣人已然氣極,而紫衫之主卻依然是老神在在,一臉悠哉的靠在白絨躺椅之上,輕搖飾滿寶石的紫色團扇,仿佛天大的事也與他無關。




“說過多少次,錯綜複雜的背景人事,無聊至極的工作,且不說我根本毫無興趣,就算真的接手,單就能力來說,劍子我確實是養不起!”

“吾也從未說過要汝接手呀。”

“疏樓龍宿!”

607不是一般的寬闊,兩人之間隔了不近的距離。

“三年之約將盡,一切屆時自有定論,汝現在急也是無用呀。”

緩緩呼出一口煙霧,嘴角笑意未減,琥珀色的雙眼始終半閉。

以對方性格,說再多也沒用。雖透徹此點,三年來劍子仙跡卻從未停止。
背轉身,一手負後,語調是另一番沉重。

“龍宿,你騙過我一次,三年後我不會給你故技重施的機會。”

“那唯一的一次,最後不也被汝揭穿了。哈哈……”

打趣帶過,話鋒一轉,笑意更增。

“劍子呀~與其庸人自擾,不如行符合此地之事~”

“龍宿你!”

僵持之時,敲門音出現。


“誰?”

正自敲門的談無欲聽到這一字,心頭竟是一凜。

“506的新人談無欲,慕少艾讓我來找你。”

“門沒鎖,進來吧。”

推門而入,正對上離門口不遠的劍子。

“談無欲,是你。”怒氣未盡,劍子仙跡這一聲說的不大自然。

“劍子先生,原來你在,那談無欲就不打擾了。”微微點頭,既然607有客人,自己當然該回避,談無欲轉身就要出去,然步子還沒提,卻被比方才詢問柔和許多的音調叫停。

“打擾的正好。”離開躺椅,龍宿搖著紫扇走到談無欲面前,一把將人拉到自己與劍子之間。“慕少艾早就打過招呼,但你遲遲不來,我以為是你不願。今天既然來了,我們就不說廢話,開始吧。”

剛才站在門口處的劍子正好擋住了遠處躺椅,現在相隔不過半米,談無欲抬頭望著,愣住了。

他想,原來男人也可以這樣美。

“龍宿,你做什麼。”

劍子反應過來,問出一句。談無欲卻還是愣在當地,任龍宿將其拉至懷裏,勾起下顎,突兀印吻。

“龍宿!”

離開唇,龍宿微微一笑,伸手便探入衣內,摟上纖細腰身。

“你……”總算有些反應的談無欲稍微掙扎,可身體似乎被捲入繁複紫袍之中,無力也動彈不得。

“哈哈哈哈哈……”手漸向下,幾下動作竟是令無多經驗的談無欲完全癱在了自己懷裏,而龍宿看著劍子一指相向,強忍發怒的樣子,笑意更濃。

“想不到龍宿也有令堂堂劍子跳腳的時候,真是難得一見的天下奇觀呀。哈哈哈……”

“龍宿!你!你你!好……好……杜一葦死,你繼續悠閒,你繼續心安,我不知你如意算盤究竟打的如何,但劍子絕不會袖手旁觀!”

轉身離去,門被關的很響。


“哈哈哈哈哈哈~”惹不住大笑,隨之扇掩半面,不知喜哀。

談無欲突然發現了什麼。

拉著人進入內室,一把甩到床上,隨手解開衣扣。

“為他,你可以犧牲。”

“嗯?你說什麼?”解衣服的手停住,龍宿還未回神。

“為了劍子先生,你可以犧牲,甚至是性命。”

為什麼到了這裏還是無法擺脫……
為什麼始終是身影重疊……

“犧牲?哈哈哈哈哈哈~真是有趣,不過初見,你這個新人便自認將我看透了嗎?哈哈哈哈……未免可笑。”

紫扇揮舞,身形回轉,笑容夾雜不屑,原本優雅的音調亦降低了溫度。

“你以為到了最後,不過是犧牲,生命結束一切也就定格,你的世界便維持在所有美好之中,卻沒想他早你一步,甚至是為你犧牲,改變了你曾經設想的一切。到那時,驚訝,不知所措,慌亂傾軋,犧牲……哈!又有什麼意義!”

怒氣漸升,龍宿不耐煩的扯開那一排細扣,力道又增,作勢就要將人壓到身下。

“我開始厭惡了……”

一直緊抿的雙唇突然分離,低聲一語,再抬頭是憤怒瞪視,使出全部力氣甩開黏在身上的手,談無欲合上衣服,跑出了607。

“新人!”

站在床邊,望著門口,龍宿在想。

身影交替的那一瞬間,他看到了,他知道,自己傷了他。

走廊,埋首疾奔的談無欲在想。

這個男人很美,美的虛假。


閻魔旱魃自見到談無欲那天起便想買下他,完全獨佔。
他的藍圖很美好,也很長遠,長遠到他們領養的孩子已經各自成家立業,帶著孫子孫女在休假時回家探望二老。

他的願望很簡單,只有四字:相伴一生

然而他的願望一直沒能說出口,即便是將人包下這樣合理且完全有權力的要求。

還記得第一次想商量包下之事時,對方先行開口與那陌生的職業笑容。
閻魔旱魃不知道談無欲是否預料自己想說什麼,也不敢知道。

每天,清醒時聽到的第一句話,從來都是一句冷冷的“客人”。
閻魔旱魃知道自己把人抱的再緊,也抱不住他的心。
而他自己的心,每每在那聲“客人”之後一落千丈,冰涼又害怕。
空空的。

但,即使談無欲長久用客人與MB的身份故意隔開彼此,閻魔旱魃依然沒有放棄。
他相信自己的付出,總會得到回報,即便他知道那雙眼中藏著一個人。
孤憶夜店 | 08:57:37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