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孤憶夜店(副標:衝啊!霹靂倒貼團!)——章九
章九


傷害一個人,是什麼樣的感覺?

有的人會說,沒什麼感覺。

可惜龍宿不是這種人。

他沒想到,將近一個月過去了,談無欲跑出507的瞬間,那張明顯受到傷害的臉,他竟是怎麼也忘不掉。

驚訝,疑問,莫名其妙。
一種奇怪的感覺讓龍宿覺得渾身都不舒坦,心裏更是悶。

以為時間會沖淡一切的想法已經被證實無效,龍宿開始似有似無的進出公共場所,希望能遇上談無欲,但是幾天過去了,唯一一次看到人,對方竟然在發現自己後立刻跑走。

於是龍宿怒了。




想他華麗無雙的疏樓龍宿,到哪不是星星眼捧著,飛吻追著,這談無欲竟然瞥一眼跟逃害蟲似的逃走?

繼續製造巧遇,談無欲繼續掉頭就走。

龍宿不明白,自己在追什麼。其實談無欲也不明白,自己在逃什麼。

很快,整個孤憶都知道了正宗宅龍變成了新新活力龍,每天搖著扇子一身華麗紫袍旅遊觀光似的滿大樓轉悠。

當然,每個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這尾高貴紫龍的限度更是不高。
在經過了一段時間的“你來我就閃”後,龍宿徹底放棄巧遇,又變回了正宗宅龍。


百朝臣和劍雪進到506時,談無欲正在洗衣服。

“談仔~~~洗什麼呢~~~”一進屋就撲到床上彈啊彈,滾呀滾,百朝臣一邊故意把床弄亂一邊順口問道。

“現在幾點?”探出個頭,算是打招呼,手裏繼續搓洗。“是客人留下的換洗衣物,反正沒什麼事就順手洗了。”

“哇~~~談仔好賢惠~~~”拿出櫃子裏的零食,百朝臣打開便吃。

“剛過三點,無欲你有什麼計劃?”這邊劍雪很認真的回答。

“吃東西都堵不上你的嘴!”抖著衣服出來,談無欲瞪了下百朝臣,換來一個鬼臉。“沒什麼計劃啊,不過明天是有安排,要從下午就開工。”

“明天是工作日,閻魔旱魃不用工作?”幫著談無欲搭好衣服,劍雪問道。

“我怎麼知道,他說明天想多些時間和我一起,不知道又是抽了什麼瘋。”擦干手把馬尾辮放下來,談無欲拿過一個閻魔旱魃送的靠墊扔上床。“不許在床上吃,說了多少遍了。”

拎著零食袋迅速一滾,百朝臣再次擺鬼臉。“啦啦啦~沒打到沒打到~~~”

轉身打開櫃子,談無欲開始一個個扔。

閻魔旱魃送的玩偶。
閻魔旱魃送的茶枕。
閻魔旱魃送的帽子。
閻魔旱魃送的杯墊。
閻魔旱魃送的橙子。

閻魔旱魃送的……

“啦啦啦~~~還是沒打到沒打到呀~~~啦啦啦~~~”

拿出最後一件東西,談無欲沒扔,而是有些楞的瞧了瞧。

那是一個用軟陶自制的相框,裏面裝著一張相片。
相片裏是閻魔旱魃摟著談無欲的大頭照,一個笑的陽光燦爛,一個撇著頭明顯不耐煩。

談無欲想起,那天閻魔旱魃說因為開會連續幾天來不了,怕相思的太厲害,於是拿著數碼相機摟過人便自拍起來。
第二天便塞了這個相框給自己,照片周圍還用PS做了心型圖案。

某人又得意洋洋拿出錢包給自己看,裏面裝著同樣的相片。

當時那人的笑容,那叫一個傻啊……

“談仔你洗大件的衣服為什麼不去洗衣房?”見談無欲不再扔東西過來,百朝臣便湊到跟前,不鬧了。

“也不多,手洗算了。”放好相框,談無欲回身看到床上小山似的一堆,又再看到滿屋臨時放置的禮物,心想是時候好好整理房間順便清垃圾。

“胡說~誰不知道你是在躲那尾華麗龍呀~”從後面摟著談無欲的脖子,百朝臣開始玩悠悠。“說吧說吧~~~你們兩個是什麼情況~~~”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躲他?我與他素不相識,躲什麼。”這邊談無欲沒好氣的回嘴。

“哎呀整個孤憶都知道了呀~~~從來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人氣依然排老大的正宗宅龍~這幾天可是滿大樓的竄~”

“嗯?整個孤憶都知道了?”目光轉向劍雪,對方點了點頭,談無欲眨眨眼睛歎了口氣,無奈道:“這件事我會解決。”

劍雪看到談無欲不爽的表情,隨之開口:“有什麼需要幫忙的?”

“沒啦沒啦,小事一件,搞的定。”

“談仔說搞的定,那就一定沒問題啦~~~”大力拍肩,百朝臣嘴裏嚼著棉花糖繼續黏在談無欲背上。“阿庸拍下的古銅錢今天到了,我們來去算命吧~”

“又算命,有什麼可算的,不去!”

“去吧去吧~~~難得寶寶也答應去了~”

看看劍雪,對方再次點頭,談無欲只好又無奈道:“好吧,就算探望一人庸了,不過我事先說好,不許你再把他養的烏龜放到地上亂跑!”

“放心~這次我就光看不動手~走吧走吧~~~”

想起上次百朝臣把烏龜放出來結果跑丟,一堆人幫著找忙活大半天,談無欲就一臉黑線。


晚上,因為閻魔旱魃有事沒來,談無欲便縮到吧台老地方吊眼皮喝果汁。

“呦,新人,談無欲。”

聽到聲音回過身子,談無欲一口果汁差點兒沒噴出來。
當然,單純出於驚訝。畢竟,他坐的地方可以用隱蔽形容。

“劍……劍子先生?”

“是呀,可不是我嗎。”

那個表情那叫一個欠扁啊……

“我早就不算新人了。”談無欲適應的也快,職業笑容立刻擺上。

“聽說你在躲龍宿,還在為那天的事情生氣?”

“……不是。”雖然思索片刻,但談無欲說的堅定。

“那為何躲他?”

“……我也不知……”搖了搖頭,談無欲誠懇說道,“也許……是不知該說什麼。”

“……哦,是這樣。”似乎很理解這樣的答案,劍子轉身坐到談無欲旁邊,與他視線平行。“雖然不能完全這樣說,不過……其實龍宿是一個很好……或者說不算壞的人。那天他並非要故意耍你,只是他……”

“我明白。”打斷劍子,談無欲歪頭想了想。“他不壞,看的出來,按理,我並無生氣的立場。”

“呃啊……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你多想了~”突然甜蜜一笑,談無欲轉為玩心歪頭看著劍子。“其實那天我是生自己的氣,和那尾紫龍沒多大關係~至於為什麼會有那麼大的反應,就是我私人的事情了~”

“呃……劍子當然無意涉及他人隱私……”

“噗……哈哈哈哈哈~劍子先生你緊張什麼~我又沒說你怎樣怎樣~~~”

“呃……這……”明白眼前之人也是個肚子裏有黑水的,劍子便乾脆實話實說。

“談無欲,能否與龍宿交個朋友。”

點點頭,談無欲笑的溫暖自然。

“我很願意。”
孤憶夜店 | 09:04:13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