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孤憶夜店(副標:衝啊!霹靂倒貼團!)——章十一
章十一


開門時,映入眼簾的是十分精製的點心盒。

盒子移開,是有些尷尬但確實微笑著的面容。

“我打電話給劍雪,知道你不討厭點心。”

龍宿一直把點心盒舉的很高,好像他是送貨員。

談無欲高興的笑著,隨後讓過身子,將人領進屋內。

“正巧我泡了茶。”


幸虧有紅茶和點心,不然氣氛將會尷尬到極點。
事實上,已經有十分鐘,兩人沒對視和交談。

這樣下去不就失了此行的目的了嗎!
龍宿有點不高興,想他堂堂龍首,竟然也會有如此氣短期待別人先行發言的情況。
再說,一想到那個腹黑劍子一目了然的嘴臉,就實在是不爽不爽呀。




對面談無欲在想,他該說些什麼呢。
通過昨晚與劍子的一番對談,他確實想與龍宿結交為友。
而他躲避龍宿與現在沉默的原因,也依然是不知該說什麼。

相似的人,是不是思考所需的時間也相同?

幾乎同一時間,兩人各自將目光從茶杯轉移到對方身上,同時出聲。

“點心如何?”
“茶是不是冷了?”

對視幾秒,噗嗤大笑。

“想不到……哈哈哈哈哈~~~”紫扇揚起,也遮不住那滿臉的笑意。

“呵呵……這可算是有點傻了~”談無欲與龍宿對視而笑,他知道這笑容裏有著默契的成分。

於是兩人終於放鬆下來,名符其實的喝茶聊天。

“這點心真是美味。”

“喜歡嗎,是我親手做的,味道怎會有差~”

“欸?你親手做的?”

“是呀,我的房間是最高等級,配有廚房書房,還有很大的陽台,有興趣的話隨時歡迎。”

“嗯,我一定會去,謝謝。”點點頭,談無欲的語氣裏沒有客套。

“呵呵……”龍宿知道,打他們第一次見面,彼此之間便極為欣賞。所以其實默契一直存在,而他們之間的感情,將不會有半分虛假。“沒有氣了吧。”

“我並不是生你的氣。”

“我知道。”

“我知道你知道。”

“你……”龍宿頓了頓,見談無欲不語,便繼續。“你呀你,你可知滿大樓的轉悠找人可不是什麼好玩的啊。”

“反正你要找的不是我,就算我們遇見,也是不了了之。”

“不是你,那是誰?”

龍宿勾起嘴角,半眯雙眼,連聲音也壓低。

“我不知,也許是你想要的,也許是一個答案,也許是一個決定,總之你不是會滿大樓找人道歉的那種人。”

原來從對視的第一眼開始,他們便瞭解了彼此。
於是他們都笑了,談無欲給龍宿添上新茶,一旁龍宿輕搖紫扇,驚訝且坦然他們的友情竟早已開始在不經意間,離奇卻又合理。

“喂,不管怎樣說我也轉悠的有夠久,你害我抛頭露面,總該稍稍補償一下。”

“嗯?你的意思?”

手指按唇,龍宿的笑容似乎帶上了神秘魔力。

“親我一下,順便算是你我結交的證明。”

放下茶杯,談無欲搖頭。

“真不正經。再說,我也沒什麼豆腐可給你吃,在你面前,我確實自慚形穢。”

“哈哈哈哈哈~~~”挨近,琥珀雙瞳散發迷離。“那你是不願咯?”

話語未落之際,談無欲貼上了自己的唇,同樣突兀。

離開,隨之垂眸,不過片刻沉默,片刻之後,龍宿抓住談無欲隨意擱置的手腕,親吻壓上。

沙發上是兩條印疊的身影,龍宿壓在談無欲身上,溫柔亦友好,談無欲摟著龍宿的肩,手指插入銀紫髮絲之中,把玩亦撫摸。

“喂,差不多了,再向下就不是我能承受的程度。”輕拽手中柔軟,談無欲叫停。

“所以就說你仍然是新人,同志還需努力呀。”莞爾一笑,龍宿稍稍浮起身子,結束宣告友誼的遊戲。

“我不能承受,你也同樣。”

“哦?此話何意?”

“方才你落座時表情有一瞬間的痛苦,加上昨晚劍子先生來過,可見你現在確實力不從心。”

談無欲是沒有表情的,但龍宿就是覺得他眼裏有說不出的笑意,加上略高的音調,聽起來實在是刺耳刺耳呀~~~

“你!你……哈哈哈~~~真真好眼力,原以為我隱藏的夠好,想不到被你輕易發覺,看來我龍宿是無做演員的天分。”

“是呀,既然無,就沒必要勉強做下去。”談無欲合上眼,摟著同樣細弱的身子,抬起手腕,緩緩撫摸華麗髮飾下的頭顱。“累不,好好休息吧。”

“說不上累,只是不輕鬆。”

“巧了,劍子先生也說過同樣的話。他說你們之間的感情不會累,只是不輕鬆。”


因為吃過點心,午餐省下,午睡提前。
是哪一個先睡著的他們不知,反正最後的畫面,是牽手而臥。

想當然,龍宿與談無欲成了極好的朋友。

無其他人時,談無欲面前,龍宿也會使用儒音。

談無欲說還是這個語調更適合龍宿更好聽。


下午,談無欲對著玻璃窗上暗黃色的光暈發了好一會兒呆。

他想到,506一直很安靜,在他需要安靜的時候。

在他需要熱鬧時,506會很熱鬧。

他想到以前,無論安靜或熱鬧,都很難實現。

夕陽漸落,敲門音打斷了早已飄遠的思緒。

談無欲猜到來者是閻魔旱魃,從敲門的頻率,聲音,腳步,甚至是門外只屬於那頭笨犀牛的呼吸音,談無欲知道是他。並且談無欲還能聽出,閻魔旱魃今日有著不同以往的興奮。

這樣的感覺,非是敏銳,而是熟悉。
談無欲突然想到他與閻魔旱魃,已經過了很久。

打開門,玫瑰,蛋糕盒,紅酒,和很大聲的“驚喜!”

談無欲驚訝的看著閻魔旱魃將東西都擺放好,點上紅燭,倒好紅酒,關上燈,然後十分紳士的請他入座。

“你……”談無欲坐下,再看著閻魔旱魃將蛋糕盒打開,露出一個小蛋糕,上面有被紅心包圍的閻談字樣。

“今天是我生日,我想和你一塊過。”閻魔旱魃挽起襯衫袖口,領帶也解下放到一邊。

“什……生日?”雖然面前物品再明顯不過,談無欲還是在閻魔旱魃說出後錯愕非常。“這麼重要的日子,你……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我好有些準備……”談無欲有些愧疚,他盯著那個用巧克力寫出的閻談字樣,他看的出,這是對面那頭笨犀牛親自寫上去的。

“嗯?準備?什麼準備?衣服?打扮?仙子你穿什麼都好看,當然如果你願意為了我化妝打扮什麼的我會很高興啦。”

“不……至少……至少準備禮物什麼的……”談無欲不得不承認現在心中這奇怪的感覺有慌亂的成分。

“呵呵……你願意買禮物給我?”閻魔旱魃支著下巴,微笑而語。“我只是客人,你願意送我禮物麽?”

“你……”燭光很小很微弱,不大的空間內儘是黑暗,然那小小的光亮將閻魔旱魃的微笑照耀的竟如陽光般燦爛,談無欲甚至能感覺到那溫暖,寬闊胸膛與結實臂彎的回憶突然湧現,甜蜜,安心,放鬆,是不是也有幸福的成分?
別過頭,談無欲知道自己的臉頰已經紅潤升溫,並且原因不止燭光而已。“我也只是MB,像生日這樣重要的日子,你何必把時間浪費在我身上,你該與家人女朋友一起……”

“我早說過我是孤兒,女人什麼的我也沒興趣,最關鍵……你明明知道我的心意,何必故意說這種話傷我的心?”

“不!我不是……”猛地轉還頭,看到閻魔旱魃坦然的笑容,談無欲再說不出什麼。

舉起酒杯,閻魔旱魃示意談無欲。“既然是我的生日,就讓我高興下吧。”

當兩股濃紅碰觸時,談無欲在想,初見龍宿所說的那句開始厭惡了,是他厭惡自己。
很厭惡,因為高超的演技,本不是演員的自己竟然再無法脫下那層戲服。
如果持續,那他又為何要離開?
如果沒有改變,那他又為何要待在這裏?

“來來來,切蛋糕切蛋糕,你要哪塊?”閻魔旱魃舉起塑料刀,拿好架勢準備切個黃金比例。“你要奶油多的還是巧克力多的還是水果多的?”

“等等!”提手按下左右比畫的手腕,談無欲輕輕說道:“不吹蠟燭嗎?還有許願……”

“哎呀弄那麼複雜干什麼,都這個歲數了。”拍了拍按在手腕上的手,閻魔旱魃展開笑容。“再說,我的願望,只有你能實現。”

“……閻……”

願望,那他的願望的呢,談無欲想,他的願望是什麼?又能由誰實現?或者說,不可期的願望,沒有意義。

“我們的願望,都會實現……”

談無欲一直看著那個閻談字樣,蛋糕的香氣,酒味,還有蠟燭燃燒所散出的青煙,他覺得自己越來越沒有力氣,眼皮很重很想睡,因為酒精,身體卻越來越熱。
談無欲想,如果現在閻魔旱魃抱他,他會很願意吧。

無論談無欲如此說是否因為今天是自己的生日,閻魔旱魃都很高興,他不會多想,他很實際。

金錢之下的交易關係,多麼好的藉口。

“你的臉很紅,醉了嗎?”一只大手撫上了談無欲的臉頰,溫情自然。“很熱,難道真的醉了?”

“沒有。”談無欲本想將那只手拉下去,但他覺得沒有力氣做到,結果便成握上了那只大手。

“你……”閻魔旱魃不動,緩緩言道,“你這是在誘惑我。”

“說什麼!”一把扒開閻魔旱魃的手,談無欲似乎終於有了力氣。“我什麼都沒做,哪誘惑你了!再說,反正一會兒不是要做。”

強裝出的氣勢引得閻魔旱魃大笑三聲,笑過之後,他抽回被扒下去的右手,轉而支起下巴,繼續微笑看著。“你的存在,對我來說就是一種誘惑。至於一會兒,你如果不願意就不做啊,我哪次有逼你?”

談無欲沉默了,正如閻魔旱魃所說,從他們相識起,閻魔旱魃非但沒有逼過他什麼,反而百依百順,已經到了寵溺的地步。
目光在微笑與桌面之間徘徊,談無欲明白,明白他的心,明白他這個人。閻魔旱魃是如此坦誠,一直以來,他將他的所有都展現給自己,明明白白,簡簡單單。
是呀,明明只是喜歡而已。

閻魔旱魃沒打算讓這沉默繼續下去,他拿起酒杯抿著酒,用隨意卻無比堅定的語調說道:“談無欲我愛你,我要永遠與你一起。”

那是一種反射,談無欲立身拍桌,杯倒,紅液灑落,話甫出口便是憤怒的質問。

“為什麼!為什麼你能如此簡單的說出這種話!愛,永遠,你怎麼能就這樣簡單的說出來!你瞭解我嗎?你知道我有著怎樣的背景嗎?你知道我究竟是什麼樣的人嗎?你憑什麼能確定你愛我?你憑什麼能說出要永遠與我一起,不過是客人與MB罷了!你愛我,我不愛你!”

喘息,拳頭緊攥,怒目而視,談無欲居高臨下盯著閻魔旱魃,他不知自己的肩頭在微微顫動。

“哈哈……”放下酒杯,閻魔旱魃用手巾將桌上灑落的酒液擦乾淨,隨後抬起頭,看著談無欲的眼睛,並不沉重的音調,卻字字擲地有聲。

“做人,連自己的情感也不清楚,那去死還比較節省地球資源。”

手指敲擊太陽穴,隨之指向自己,指向對面。

“我,閻魔旱魃,愛你,談無欲,簡單明瞭,一清二白。愛,永遠,只要確定,當然能說。難道做人就要這麼費勁,忌憚這個,顧慮那個。愛上一個人而已,又不是買股票置房產,哪那麼多廢話。”

手指變掌,拍擊桌面。

“你看清楚,我們之間隔著什麼?也許數萬年前,我們隔著浩瀚星辰,也許數千年前,我們隔著海天無際,也許數百年前,我們隔著人魔之異,現在呢?現在我們又隔著什麼?看清楚!是一張桌子,不過一張桌子而已。還不明白嗎,你可以跨過來,我可以走過去,看這張桌子不爽我可以一掌拍碎買新的給你。你是誰?我愛的談無欲。你有怎樣的背景?素還真的月才子。你是什麼樣的人?我閻魔旱魃愛上的人!”

掌回手指,指向心臟的位置。

“你不愛我,無所謂,因為那不是重點。愛是一種情感,能得到對方回應當然最好,得不到,也無法阻止它的出現。我想你也看的出,從我們第一次見面起,你已經在這裏了。”

手指抽回,安靜落下。

“愛與永遠,在你最為虛幻,在我最為確定。對上你,任何手段無用,只有時間可以助我。時間珍貴,因為它從不後退,只會向前。過去的已經過去,無法改變,而未來,你談無欲的世界將永遠有我閻魔旱魃作伴。我會讓你愛上我,如果到我死你也不接受,那很遺憾,但我不會後悔,因為愛過。”

閻魔旱魃看到顫動的肩頭回復平穩,憤怒的神情歸於寧靜。

“至於客人與MB,交錢領人,簡單明瞭。至於清香白蓮,異度財團不是好惹的。哈哈哈……”

談無欲有種把桌上蛋糕扣到閻魔旱魃臉上的衝動。

是呀,明明只是一種情感而已。

“哈……”談無欲繞過桌子,來到閻魔旱魃面前,伸出手。

人呀,總是作繭自縛。


這是閻魔旱魃成年後第一次只有兩人的生日。
沒有吹蠟燭,沒有唱生日歌,沒有許願。
取消了公司歷年來專為他舉辦的生日宴會,推掉了所有邀請。

他想起小時候,因為孤單,所以只有變強。
他想要的,全能用他的能力實現。
他想起現在,因為強大,所以只有孤單。
他許下的願望,一直以來,是能出現一個人,一個他愛的人。

蛋糕依然完整,紅燭逐漸燃盡。
黑色領帶安靜的垂放桌面,手指猶帶羞澀,拉過襯衫領口,用很小的力量,引領龐大身軀。

談無欲確實的誘惑了閻魔旱魃,他將之稱為生日特別福利。

閻魔旱魃一如既往的溫柔,他所要的不是一個人的享受,而是兩個人的歡樂。

心若放開,身體是否亦放任自由。
這一場性愛過程,談無欲是舒服的。

他明白,曾經倉惶驚醒的早晨,混亂不堪的夜晚,疑惑、痛苦、屈辱,無奈的那一日夜,是時候讓它遠去。

欲浪一波一波侵襲,摟著閻魔旱魃的脖頸,談無欲知道那脊背寬闊有力。

閻魔旱魃曾言,只要你需要,我這胸肌背肌隨時給你靠。

談無欲笑回,那不就成墻了。

閻魔旱魃再答,為你做墻也值得。

是呀,原來有人可以依靠的感覺是這樣。
是呀,原來被人愛的感覺是這樣。
是呀,做這種事,不理應為雙方都要舒服麽。

哈哈哈……


談無欲繼續他在孤憶的日子。
607成為他常去之地,龍宿也成常伴之人。
他再沒稱閻魔旱魃為客人,轉而叫他笨犀牛。

談無欲說龍宿很美,但還是與劍子先生在一起時最美。
龍宿說談無欲很美,在他做回自己之後。

孤憶夜店 | 02:46:14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