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孤憶夜店(副標:衝啊!霹靂倒貼團!)——章十二
章十二


不知不覺,談無欲來到孤憶已近半年。
這半年內,他將孤憶裏裏外外混的個熟透透。並因其過人的處事能力,雖從未刻意,但店裏有個大事小情,遇到慕少艾和領班都忙時,人們便會去找談無欲。
談無欲好面子,加上都是朋友,也不好推脫,便幫忙解決。自然而然,他成了店裏大哥式的人物,連慕少艾也會不時交他些工作。


顧不上頭上有串珠子沒順當,龍宿提著衣服就飛奔到門口開門。
他怕再晚一秒,門就能被敲出個窟窿。

“汝被雷霹了還是踩到犬之排泄,如此驚天動地,吾的門板禁不住。”




“別提了!!!”

進門甩屁股坐到沙發上,談無欲臉上地雷分佈密集,稍微一碰馬上就炸。

關門,一邊捋順珠飾一邊同樣坐下,龍宿故意往旁邊挪了挪,示意不想做炮灰。

“怎麼了?是誰能惹動汝談無欲的肝火,竟逼汝來吾處發洩?”

談無欲先是喝了口龍宿剛順手倒上的茶,放下杯子,還又緩了口氣,隨之依然忍不住大聲道:“能是誰?還不是那個尹秋君!”

“哦……哦哦……哦哦哦~~~”扇掩半面,龍宿最後上提的音調實不得不令人浮想聯翩,並且他也如實說出。

“又是他呀~汝可曾想過,沒准尹秋君是對汝有比較特殊的感情,所以才屢屢與汝結怨?”

掰開點心,談無欲臉上還帶著狠勁。

“別告訴我你的思維還停留在那美好的少年時代。”

“沒辦法呀~孤憶所有的宅人都被汝搞定了,連身為宅王的劍雪都被還是新人的汝三兩下擺平,為什麼就偏偏剩下尹秋君總與汝不對付~”

談無欲開始感到找龍宿訴苦是個錯誤的決定。
至少要先有安慰呀。
如果是找別人,都會先有安慰再開始八點檔……

“那是劍雪人好。”

“哦哦~汝這是含沙射影,認定尹秋君人不好了?”

“未曾深交,我怎麼知道!哼……”

“哎呀這一聲哼呀~哈哈哈~~~”挨近,龍宿稍稍收起調侃笑容,準備好接收怨氣。“好了好了,說吧,這回又是什麼事?”

臉上表情是無所謂兼不耐煩,未與其深交的人往往誤會,以為龍宿冷漠無情,但每每在談無欲真的遇到了難題時,龍宿會趕到506,搖著扇子悠悠然的晃進房間,拉長音調說上那句:“呦談無欲呀~汝是有什麼問題了?”

一開始,比起幫助,談無欲更喜歡有人幫忙的感覺。
到後來,無關幫助,談無欲學會並習慣了分擔。

“哼……”調整坐姿,一部分的聲音還是從鼻子裏出來的。

“昨天夜裏慕阿呆找我談了會,說要我幫忙統計這月VIP用戶的活動情況,並說螣邪郎會協助我。今天中午我和小白去709找螣邪郎拿資料,順便一起吃午飯,路上小白問我有沒問題,有需要他願意幫忙,便談起昨夜與慕阿呆說到的內容,隨後提到了昭穆尊先生,因為我當時是重複慕阿呆的話,便不經意間用了木頭這一稱謂,誰知經過716的時候門突然打開,尹秋君站在門口,大喊了一句只有我才能叫他木頭之後便關上了門,弄的我和小白完全傻在當地。”

“哦哦哦~~~吾明白了~”

“簡直就是無妄之災!”

“確實是,那汝打算如何?”

“還能如何,能避即避,不相往來,反正他從不出716的大門,我不去招惹他他應也不會主動來招惹我。”

“哈哈,是呀,那恐怕是汝與他僅有的幾次見面機會中的一次,結果竟然還是這樣,無奈呀。”

此話一出,談無欲突然頓住,抬眼看著龍宿,怒氣也全消,反而是一種奇怪的感覺。

“沒辦法,對一臉欠扁的我應付不來。”

甩手,談無欲避開了龍宿的視線。

“據說某某新人剛來孤憶的時候那表情就不是一般的欠扁啊~”

“龍宿!”

龍宿笑著給談無欲的茶杯添上新茶,之後他告訴談無欲一個時間,要他準時前來。


依約來到大堂,談無欲與眾人皆沉默等待著,孤憶大堂難得有這樣過分的安靜。

不多時,一名身著名貴晚禮服的男子在慕少艾的陪伴下進入大堂,而就在他進入後,走廊同樣步出三條人影。

由螣領班與赦生引領,身穿銀色禮服的MB緩緩走出,來到慕少艾面前,交出房間卡,跟隨那名掛滿霸氣微笑的男子離去。

“褆摩。”轉過頭,看到背靠牆壁,緩緩吐納的龍宿,談無欲抬了抬眉角,“想不到你和他有交情。”

“非也非也,數面之緣而已,稱不上交情。”

“哦,他的牌子晚上才摘下來,你卻在下午就知道這個消息,數面之緣做的到嗎?”

並非故意,兩人站在陰暗的角落,看著大堂漸漸回復熱鬧嘈雜,紙醉金迷之景。

“他曾來告別,簡單說了再見。”

“嗯。”

這又是一個故事,如果故事的主人無意分享,那便不該再問。

談無欲也學者龍宿的樣子靠住牆壁,半閉雙眼,融於這小小的暗色空間。

“怎麼,這就是你要我看的?”

呼出煙霧,龍宿並未回答,而是用他一貫的悠然口吻問道:“MB若被買走,一切便全由主人決定,你說這種將自己的未來寄託在他人身上的行為是正確的嗎?”

“這裏的大部分MB沒有拒絕被客人買下的權力。”談無欲淡淡答道,仿佛這與他無關。

“你明白我的意思。”龍宿緩緩吐出白霧,此時他抽的煙也許比他抽一星期的量還要多。

“自己的未來當然該由自己掌握,你心中不也早有答案。”

“是呀,確實是這樣沒錯。但也有人情願將自己的未來寄託在他人身上,已走的半花容是,褆摩是,也許我們心中都隱藏有這樣的想法,只是大家都不知道而已。”

談無欲頭頸微動,但還是沒看向龍宿。

“你究竟想說什麼?”

“沒什麼,人來人走,感慨而已。我先回607了啊,有什麼情況再來找我吧。”搖扇轉身,龍宿邁開步子,慢慢離開。

而就在他離開時,一句自言自語終於轉移了談無欲的視線,令他看著銀紫長髮包覆的背影消失在拐角。

“真想再聽到知更鳥的歌聲。”


夜晚,談無欲睡意全無,便乾脆隨意行走,讓身體疲乏。

他想著龍宿所說的那最後一句話,他知道他是說給自己聽的,但談無欲不清楚龍宿是否知道自己也想再聽到知更鳥的歌聲。然轉念一想,聰明且瞭解自己的龍宿,既然說出這句,又怎會不明白呢。

哈……
龍宿啊……

這樣想著,便不知不覺來到天台。談無欲坐在尹秋君曾坐著的位置,俯瞰繁華的都市夜景。


不久之前,外號刀瘟的一人庸之妻出獄,302內開了個小歡送會,慶祝一人庸闔家團圓。
一人庸在孤憶掙的錢已經還清了所有欠款,長久的等待也終於結束。因而過了此夜,他便要離開。參加歡送會的所有人都敞開了喝,歡送會結束時倒了一半,另一半沒倒也晃悠。

半醉的談無欲好歹是囑咐了劍雪送完全睡死的百朝臣回房間才和龍宿搭肩晃悠著撒酒瘋。兩人一路折騰,不知怎的就晃悠到天台,據後來回憶說是要數星星以證明現在城市污染的嚴重。

踏入天台,美妙鳥鳴宛如優美的旋律,纏繞盤旋,兩人頓時愣住。

知更鳥在唱歌,歌唱隨風飄舞的流絲,藍紫交織中,精製鳥籠出現,歌聲渲染了朦朧背影,虛幻了美麗真實。

談無欲酒醒大半,最先反應過來。幾個大步跑過去伸手就是一撲,將人死死抱住並大喊:“小心!”

幾乎同時,同樣大喊出現。

“幹什麼!死酒鬼!放開我你這變態!!!”

“你說什麼!你知不知道你坐在什麼地方!你是想摔死還是想自殺啊你!”

事實上,談無欲與龍宿確實以為這人是要自殺。

“我愛坐哪坐哪,關你什麼事!快放開我!!!”

懷中人使勁掙扎,談無欲怕出危險,只好放開,但並無後退,還隨時準備抓住。

“神經病!”整了整衣服,一張臉終於完全浮現。

“果然是尹秋君。”龍宿硬著頭皮走上來準備打圓場,他著實不想招惹這號人物。

“龍宿!管管這瘋子,以為我要怎麼著啊?”

“別誤會,談無欲是怕你出危險,是一片好心。”

“什麼好心!簡直就是侮辱!哼!”使勁白了談無欲一眼,尹秋君提起鳥籠轉身便走,還帶著憤怒不已的哼哼。

“他要是想下去我不介意推他一把。”

龍宿看的出談無欲是很努力的壓下怒氣,安慰了幾句,說了尹秋君就這樣之類。

後來,龍宿把尹秋君的情況講給談無欲,談無欲才算是知道了尹秋君這個人。


同樣的夜晚,同樣的地方,談無欲期待同樣的人出現。
並不是有何希望,只是覺得這人也挺有意思。

那晚畢竟是醉了。
談無欲後來也向龍宿說,若不是酒醉,他不會那麼魯莽的抓住人。

而清醒過後,想起那背影,便清晰了許多。

再說,談無欲確實想再聽到知更鳥的歌聲。

人與人相見是緣分。

轉回身,視線中出現淡藍身影,提著鳥籠,深深的寶石藍依然散著,一如記憶中的鮮明。

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手難牽。

尹秋君哼了一聲,轉身便走。

談無欲原不想出聲,但他還是輕喊出了“等等”。

見人立住,談無欲起身走到其身後不遠處,保持著讓尹秋君認為安全的距離。

“又來放飛這只知更鳥?”

“什麼!”頭微偏,尹秋君原本就皺著的眉頭更皺緊了。

“那天晚上你不是打算放飛這只知更鳥麽。”

“喔?你如何認定?”

“從那個地方下去,你只能變為一攤肉泥,若是那只知更鳥,雖然不是適合它的環境,還是有一線生機。”

“你!”尹秋君轉過身子,憤怒瞪視。

清醒過後,想起那背影,許多事便清晰了。

談無欲微微笑著,將頭轉向一邊,隨之抬起,望向深暗天空。

“那夜酒醉,我魯莽了。”

“你這是道歉嗎?”

“如果你希望,那就算是吧。”

“你!!!”尹秋君攥起拳頭,很想狠狠的揮出去。“你該不會以為我要跳下去吧,哼。”

回過頭看了尹秋君一眼,談無欲再次轉身,就像突然對星星燃起興趣而努力找尋一般。

“我想……你不會這麼傻吧。”

“什麼亂七八糟!真是瘋子!”說完這句,尹秋君走開了。

待腳步聲消失,談無欲收回目光,無奈低笑。

“就算是那只知更鳥,你又怎麼捨得放走。”
孤憶夜店 | 02:50:36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