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孤憶夜店(副標:衝啊!霹靂倒貼團!)——章十四
章十四


“談無欲!快!快點快點!!!”

尹秋君在砸門。

談無欲小跑著打開門,還沒來得及說出一個字就被尹秋君拉住,一路飛奔。

“啊啊啊啊慢點慢點看路看路!”

談無欲是喊給走廊裏其他人聽的,示意他們閃開,尹秋君不太會避開障礙物……

“趕緊趕緊!劍雪就剩一條內褲了!!!”




尹秋君頭也沒回,拉著人就往前沖,直沖到棋牌室。

進入VIP單間,只見一張麻將桌,慕少艾一臉奸笑,白無垢一臉微笑,龍宿一臉悶笑,三人目光皆盯在全身光潔溜溜只剩下一條可憐小內褲而臉上貼滿紙條的劍雪。

“無欲。”轉頭看向談無欲,清脆聲音傳出,“我是按照你教的打的,為甚米會輸?”

“……看來你牌運很不好。”白了眼分坐兩邊的慕少艾和龍宿,談無欲低身看了看劍雪的牌,隨之伸出手掌。“換手。”

“哎哎哎談仔啊,不能這樣哦,你看劍雪欠錢的紙條都這麼多了,我們約定只要再多一條,就要連內褲也輸掉。”

慕少艾聳了聳肩,表示對這個規則他也很無奈。

“這樣如何,我不用本金,繼續劍雪的欠款,並且若這把我不能和,就直接脫到只剩內褲。

白無垢微笑喝茶,慕少艾和龍宿對視一眼,低下頭看看牌,再對視一眼,答應了談無欲的提議。

於是,一聲擊掌和“換手”之後,談無欲大大方方坐上牌桌,卷起袖子,手指扳動,幾下組合,笑意即生。

幾個小時過去了……

“門清,杠上花。”推牌,抬頭,談無欲順了順肩頭髮絲,宣告結束。

“有……有沒搞錯……”只剩下一條內褲的慕少艾垂死掙扎一般檢查推倒的牌,並在確認無誤後徹底舉手投降。

“談無欲,真是好手氣~”只剩下一條內褲的龍宿用扇子捂住不停抽搐的嘴角。

“無欲,多謝留情。”衣衫完整的白無垢拱手微笑,他知道談無欲是故意不和他的牌。

“哪里哪里,談某還要多謝兩位點炮強人的大力襄助。”甩手支顎,談無欲笑的那叫一個甜蜜。“兩位親愛的炮手,你們現在有兩個選擇,一是脫掉內褲,一是在大堂舞池當眾跳草裙舞,請自選。”

“談無欲!你是故意和我和龍宿的牌!!!”慕少艾說話的時候眉毛都飄起來了。

“喂談無欲啊……不要這麼狠吧……”繼續紫扇掩面,龍宿整張臉都在抽。

把嬴來的錢都塞還到劍雪手裏,談無欲聳了聳肩,表示對這個規則他也很無奈。

“反正衣服和錢都嬴回來了,就不要為難慕經理和龍宿了。”劍雪趕緊求情,但談無欲的眼神在二人間轉換,冷哼兩聲,不作回應。劍雪見狀,知是談無欲不爽慕少艾與龍宿合力整自己,便向尹秋君使了個眼色,兩人一起求情。

“算了,相信慕少艾與龍宿很長一段時間不會再拉劍雪玩有可能帶欺詐性質的賭博遊戲。”尹秋君也拉了拉談無欲的衣角。

“再說,若是我打的好,也不會輸,還是我太缺乏經驗了,不怪他們。”劍雪眨眨眼,談無欲可以看到海藍寶石的雙眼泛著晶瑩光澤,清澈自然。
而透過那光澤,層層暗潮下,似乎有舞者在那片廣闊海洋跳躍起舞,一如生命的搏動。

“你們兩個聽到沒。”談無欲故做生氣的問道,他知道慕少艾與龍宿看的出橫眉之下的淡淡謝意。“下次再欺負劍雪,我就讓你們輸到內褲罩頭!”

“是……賭王……”慕少艾趕緊穿衣服。

“我是被拉來的呀~”龍宿終於不用再用扇子遮著了,他的表情看起來很無辜。

白無垢依然微笑喝茶,他同樣高興,也同樣知道這高興只需融於笑聲中,並祈禱它能一直存在。

“哈哈哈哈哈哈~~~真神真聖亦真仙,通儒通道是通賢,腦中玄機用不盡,統轄牌桌半邊天啦~~~哈哈哈哈哈哈~~~”


就在談無欲正HIGH的時候,百朝臣推門而入。

“談仔,大堂有人找。”

“嗯?是誰?”談無欲有些奇怪,如果是孤憶的人,不會在大堂等,但除了與孤憶有關的人,應是無人知曉他的行蹤。

“不知哦,一男一女,男的英俊瀟灑,女的秀麗端莊,超~~~速配的,可搶眼了!”百朝臣回憶說道,眉飛色舞。

“是麽……”談無欲皺了皺眉,暗自歎息,與房內眾人打了招呼後便隨百朝臣前去。

下到大堂,百朝臣領人來到一處較僻靜的位置,沙發上的兩人一見談無欲來了同時起身。

“姐,姐夫,果然是你們……”談無欲本想露出笑容,卻下意識的避開了練峨眉與藺無雙的視線。

“無欲,你竟然真的在此!”練峨眉剛邁出一步,便被藺無雙舉手攔下,知是操之過急,也緩緩低頭,無奈停頓。

一旁百朝臣見氣氛尷尬,趕緊喜面打圓場。

“哎呀原來是談仔的姐姐和姐夫~一看就是超~~~甜蜜的一對!神仙眷屬神仙眷屬呀~~~談仔你們先聊哦~我去端飲品來~二位想喝什麼?”

“清茶就好,謝謝你了。”重又坐下,練峨眉緩和目光看向談無欲,擔心焦急難忍釋出。

“我也同樣,謝謝。”藺無雙沖百朝臣微笑點頭,感謝他的心意。

“嗯嗯~那我去咯~談仔好好聊~~~”故意在好好兩字上加重音調,百朝臣看了看談無欲後去向吧台。

“無欲,你可知道外公有多著急。”語氣中雖有斥責的成分,終是擔心與確認後的踏實居多。練峨眉真真切切,恨不得馬上就將人帶走。

“爺爺他……爺爺身體如何……”談無欲轉目看向茶几上的小擺件。

“你說呢,一張僅僅六字的紙條,便再無任何消息,外公看過後雖然嘴上不說,表明理解,卻仍不免日夜掛念,寢食難安。人至老年,不過是求子女在身邊,你也知你在外公心中多麼重要。”

“我以後會經常回去探望……”談無欲知道他很自私,他自私的忘記號昆侖慈愛關切的笑容,自私的離開。但他不後悔,更不會改變他的初衷。

“什麼意思!難道你不打算與我們回去?無欲你!”

“姐……”打斷練峨眉,談無欲終於抬起頭,對正目光。“我不會與你們回去,我在這裏並無什麼不妥,倒是過的很快樂。最重要的是,那些我曾經失去的東西,我一度以為再也無法找回,但現在,它們卻在不經意中漸漸回到我身邊,我不想再失去第二次。”

“無欲!”

“至少,我能正視自己,正視自己的心。”

談無欲又垂下眼眸。

“是不是因為素還真?當初就不該將你送過去,什麼一明一暗,日月同明,若早知結果如此,外公怎樣也不會……”

“姐。”再次打斷練峨眉,談無欲這次帶上了淺淺笑容。“我很高興能與他相伴成長,從少兒到成年,他對我來說確實很重要,但不是全部,就算目標相同,我們也有各自的生活,不能總綁在一起。不過我依然認同他的政見,也不會捨棄自己的身份,所以計劃不變,日若需要月,月會出手。”

“無欲,自你離開,素還真方面隔三差五便派人詢問你的消息,甚至是強逼我們交人。”一旁藺無雙嚴肅開口,示意此話的嚴重性。

“哦?他遇到什麼難題了?”提起素還真,談無欲反而放鬆下來,連戲瘧笑容也出現。“不過應該不會呀~是說……素還真從來不會主動聯絡我,也從不會關注我的行蹤,這次他是吃錯藥還是……因為日期將近了?”

“茶來咯茶來咯~~~”句子剛落,百朝臣便端來茶水。“二位請用~請用~”
偷瞄了一眼談無欲,百朝臣擺好茶杯後便回到吧台,遞上托盤,遠遠的望著三人。

“喂,看的很盡興嘛。”

百朝臣吃驚回頭,只見慕少艾緩緩走來,途中亦不免望去,再回頭時又是另一番表情。

“如何,那二人是誰?”

“是談仔的姐姐和姐夫。”百朝臣的目光在座位與慕少艾間穿梭,隨後一臉神秘,壓低聲音說道:“剛剛我聽到素還真的名字耶!慕經理,談仔原來真是傳說中的月才子?日才子素還真的……”

“百朝臣。”立時打斷,慕少艾的聲音稍顯生硬。“談無欲就是談無欲,月才子就是月才子,他不需要任何人的標注。”

“呃……是是……這是當然,談仔就是談仔嘛~~~”明白其中話意,百朝臣一時語塞,隨後也盡力補回。

“明白就好。”儘管百朝臣已然醒悟,慕少艾卻依然滿面嚴肅,不似以往神情。而百朝臣看到慕少艾直直的盯著,問題未經思考便已脫出。

“慕經理你是不是擔心談仔被他們帶走?”

轉過身,點上杯酒飲下,慕少艾淡淡回道:“是去是留,都是他的選擇。”

“但是……”

“但是,與談無欲交往這麼久了,你還不瞭解他嗎?”將酒飲盡,慕少艾微笑離去。“他是不會走的。”


“你依然不願與我們回去嗎?”明知結果既定,練峨眉還是抱著最後一絲希望,誠懇說出。

“是。”談無欲點了點頭。

藺無雙拍了拍練峨眉的手,他知道正事不能耽誤,因而放棄勸說,改換語氣。

“我和峨眉相信你的判斷力,既然你想留在此地,我們也不強求。號前輩年事已高,淡出之意愈重,你既不回歸,他之衣缽將由紫宮太一繼承,此點你可接受?”

“嗯,太一是我看著長大的,他的能力我絕對認可。再說有你們兩人協助,應無問題。”

“素還真那方面,你不捨棄身份,那便依然在暗。有任何安排,他會直接與你聯繫,需要動用我們這邊的,打個招呼即可。”

“我明白,你們放心。”

“弟弟……”練峨眉很少這樣稱呼,這一次,是她明白,也許在很長一段時間,她都無法再見至親身影。

不是不願,是心中矛盾。
一方面,她明白談無欲經過這一番過程,將走出過去,收穫屬於自己的未來。
另一方面,她不忍親人遠離,明知不需要甚至是阻礙,依然期望可以保護他,照顧他,看著他在自己觸手可及的範圍內無憂無慮,快樂成長。
但,過去的談無欲,不快樂。
並且,現在的月才子,已不是那個穿著黃夾襖,坐在床邊,安靜聽自己講故事的小男孩了。

這不願,便是為人血肉之軀的無奈吧。

歎一口氣,練峨眉繼續道:“千萬……千萬照顧好自己,我知道你不用我的囑咐,但我還是要說,畢竟,再無多少機會了……”

談無欲心口一陣疼痛。
印象中,他很少見到練峨眉如此柔和的面容。
他的姐姐,永遠端莊沉穩,如仙美麗的外表下,是安知天命的浩然正氣。
談無欲自小便想,如果有算命的老先生說練峨眉前世是救世的神仙,他絕不懷疑。
對外人,過分嚴肅的氣場往往令人難以接近。但對談無欲,卻是溫柔的關懷備至。

這樣的面容,出現過幾次呢。
談無欲想起,她因狂龍發怒,唯一一次怒吼。
談無欲想起,藺無雙癡情凝望時,那無奈隱含的情意。
而現在,她心中會怎樣想自己呢?

“姐……我會很想你……”談無欲再次將目光轉回到茶几上的小擺件。

“我知道。”練峨眉站起身,越過茶几來到談無欲面前,彎下身伸出手,捏了捏談無欲瘦削的臉龐。

“姐,你與姐夫好不容易才在一起,能退則退,平穩度日吧。”談無欲本想握住練峨眉的手,但他沒能做到。

“你與素還真功成之日,便是我倆引退之時吧。”練峨眉笑了笑,放下手,藺無雙也站了起來。“你的行蹤是素還真用衛星定位查出,他早晚會來找你。至於太一,我會要他不要來。”

談無欲無奈苦笑,即便到了此時,練峨眉還是如此瞭解自己,為自己著想。

告別很簡單,談無欲明白對方知道自己不願他們多待。


順手將茶杯端回吧台,談無欲叫住轉身欲走的百朝臣。

“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看就看吧。”

“是!是是……”

“慕少艾問了什麼?”

“就問了他們是誰,我告訴他是你的姐姐和姐夫,之後就沒問別的走了。”

談無欲點了杯酒,一點點抿著。

“他是知道我不會走,才離開的吧。”

“哇!談仔你和慕經理有心靈感應嗎!?”百朝臣驚訝開口,其後更是神采飛揚。“簡直完全一樣!你……你們真神秘!真強悍!真……總之就是真讚啦~~~”

“哈……有什麼讚的……”輕笑兩聲,談無欲雙手握住酒杯。“慕少艾就算想問,也不會問出口。而我……有些話,我不能當著他的面說,所以我告訴你,你轉告給他。”

百朝臣感到一種特別的氣氛,這氣氛讓他始終沉默,靜靜聆聽。

“在我幼時,家生變故,父母雙亡,我與妹妹被一所孤兒院收留,但沒過多久,便有人將我們接走,稱是我們的親戚。後來我們才知道,命人接走我們的是號昆侖,也就是我現在的爺爺,他是我們的遠房親戚,因其無正統繼承人,所以才找上我們。雖然我和妹妹與他血緣淡薄,但他卻視我們為親生,照顧有加,更與我們祖孫相稱,感情逐漸深厚。但……爺爺是一族之長,而這家族背景複雜,勢力龐大,眾多政客皆與家族有關,早年間政權皆掌控在我族之手。但在爺爺父親那代,族人因權力在握而漸漸墮落,導致政權旁落,影響甚巨,於是家族做下決策,與當時最有潛力的素氏結盟,合力培養新的一代,共同奪回政權。”

談無欲停下,抿一口酒,隨之再次雙手握杯,垂著頭,好似自言自語一般。

“兩家結盟後不久,爺爺的父親便去世了,而爺爺膝下無子,此事便在混亂的局勢中一拖再拖。直到我與妹妹出現,素氏亦好似對應一般出現了有神童之稱的素還真,還有她的妹妹。爺爺對政事毫無興趣,但身份所致,責無旁貸,雖心有不願,卻也無奈。我們被送到素氏兄妹的私人住宅,學習各種知識,在那個名為半鬥坪的莊園一直住到成年。一切的一切,皆是為了素還真能成為總統,家族亦回復往日輝煌。”

談無欲抬起頭,眼中皆是往昔場景。一幕幕,浮現再逝去。

“按照計劃,素還真在明,逐步樹立其政治形象。我則在暗,利用家族勢力為其服務,弭平一切阻礙。其後兩家更有聯姻之意,但無奈雙方女性皆無意於對方,更在不久之後相繼慘死,此事便沒了著落。”

看回到百朝臣,談無欲嘴角上提卻尋不出笑意。

“一切原本按計劃進行,幾年下來我與素還真也早有默契,勝利可說是垂手可得。但……就在半年前的晚上,酒醉之後的我決定離開,留下一張寫著我想出去轉轉的字條,玩了次人間蒸發。”

談無欲看著百朝臣,發現他還微張著嘴,等待自己繼續。

“喂,沒了,再來就是每天被你硬拉著滿大樓轉悠啦。”

被談無欲用手指戳了好幾下,百朝臣這才反應過來,收起懸掛著半天的下巴,順手擦了擦嘴角差點就掉下來的口水。

“想不到……想不到真正是日月才子的故事……”百朝臣使勁敲了敲腦袋,好像這一下子吸收的信息太多,他的大腦需要時間與空間整理一般。“那,那你究竟為什麼要離開呀?素還真既然能在採訪的時候說出月才子的名號,說明等他當上總統,絕對會分你一半江山呀。”

“這嘛……名與利,我看的淡了,直到現在我有時也會後悔,後悔自己為什麼沒能早些醒悟,為了追求那些我根本不想要的東西,我已經失去了太多……”談無欲站起身,拍了拍百朝臣的肩膀。“至於我為什麼離開,那不是慕少艾想要知道的。去吧,把這些告訴他。”

“那那!那談仔!你為什麼要告訴慕經理這些?他都沒問啊?”百朝臣十分不解的問道。

“因為……他在我身上……傾注的……”

談無欲越走越遠,句子亦越飄越輕。
百朝臣不明白談無欲是否不想回答,他聽不清,也無法理解。就像他說的,自談無欲進入孤憶開始,慕少艾與他,總有一股旁人難以觸及的神秘感籠罩。


這一日過後,長久以來活躍在背地裏的倒貼團名號終於正式登上台面。
眾人看到多年來龍宿總是乖乖的等著劍子去找他,並且吃憋的總是龍宿,因此團長之位他是當之無愧。談無欲莫名其妙的就成了團副。尹秋君則成了團老三,因為他雖然也同樣日日等待昭穆尊,卻能送上“老子今天不爽所以關門謝客”,對提高倒貼團士氣有積極作用。

倒貼團持續擴大中,而若是問起成員們是否會對這稱號不滿,他們往往一笑置之。
孤憶夜店 | 02:56:50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