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孤憶夜店(副標:衝啊!霹靂倒貼團!)——章十六
章十六


談無欲發現自己坐在寬敞整潔的客廳裏,一個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地方。

他用手摸了摸沙發,懷念感頓時出現。再四下望望,確實是琉璃仙境無錯。

沒多時,一名青年端著茶快步走來,倒好茶,十分尊敬的遞到談無欲手上。

“談叔叔,我泡的茶,嘗嘗看。”

談無欲一邊飲茶,一邊端詳青年的英俊面容。

“談叔叔,怎麼樣?我泡的茶有沒有趕上父親?”

“續緣,你怎麼來了?”




誰也沒有回答對方的問題。

談無欲放下茶杯,他看到素續緣跪在茶几旁,深埋著頭,滿面悲傷。

“談叔叔,母親死了,母親死了。”

談無欲想要去扶,卻在伸出手臂的瞬間看到茶几上的屍體。

那是風采鈴,猶如沉入夢鄉一般,沒有死亡,只有平和安詳的美麗動人。

“談叔叔,續緣想要出來……雖然母親的體內溫柔又舒服,但續緣想要出來。

屍體全身開出了無數白色蓮花。

素續緣站起身,來到屍體旁邊,拔掉隆起腹部之上的蓮花,用力一捅,整隻手臂便深入腹中。
毫不費力的,他拉出一個嬰兒。
雙手抱著這個嬰兒,素續緣返回到談無欲面前,跪下,將這個血肉模糊的東西高高舉起。

“談叔叔!看!快看!出來了!續緣出來了!快看啊!”

談無欲看到素續緣走動的同時,那嬰兒的臍帶又長又粗,活像人的腸子,不斷伸長的同時帶出一堆內臟。他能聽到一陀黏糊糊的東西一點點順著桌腿滑落在地的聲音,他能看到臍帶不斷掉落血滴,像一場紅色小雨。

“看啊談叔叔!出來了!出來了!”

素續緣舉著那嬰兒,狂喜的,似乎要塞進談無欲的眼睛裏。

“談叔叔!是續緣!是續緣啊!哈哈哈哈哈哈!!!出來了!終於出來了!出來了!”

腐屍的惡臭終於蓋過了白蓮的清香。


談無欲瞬間驚醒。
稍稍回復意識後,他慶倖自己終於醒了,他無法想象在屍臭彌漫下吃下死嬰兒肉的場景。

抬抬手臂抹掉額上虛汗,談無欲發現自己半個身子都是麻的,並且脖子隱隱的疼。
苦笑,自己剛剛又驗證了不良睡姿會加大惡夢出現的幾率這一科學事實。轉頭看表,剛過六點一刻。

輕輕的翻轉身子,談無欲看向旁邊還在熟睡的閻魔旱魃。

他很仔細的看了看,然後起床,用一個髮夾將頭髮簡單束起來,然後毫無聲息的做完接下來他大部分早上會做的一切。

梳洗,去餐廳打回早餐,收起散落在地的衣物,熨好閻魔旱魃今日要穿的西服。

做完這些,是七點四十。談無欲回到臥室,早一步關掉閻魔旱魃手機的鬧鐘。

閻魔旱魃不喜歡被機器的聲音叫醒,並且如果音量不是特別大,也根本叫不醒。但如果音量更大,他被叫醒後就十分想砍人。

返回床上,談無欲輕輕的推了下閻魔旱魃。

一分鐘過去了,什麼也沒有發生。

談無欲乾脆側臥著,舉起手,觸摸閻魔旱魃的臉龐。

額頭,眉毛,眼角,鼻樑,顴骨,雙唇。
緩緩的,勾勒出一條堅實的線條。

談無欲突然想到,自己正畫出通向幸福的道路。

滑動的手指失了順暢,他狠狠的鄙視了下這個想法,臉上是淡淡的笑容。

閻魔旱魃的唇線很漂亮啊,談無欲趕緊轉換思路。
就在指尖在下唇遊走時,一只大手突然抓住了自顧遊戲的白玉。

“趕緊起床吧。”談無欲沒有掙脫,而是翻過身子,背向對方。

閻魔旱魃沒有說話,他伸手攬過談無欲的腰枝,將人緊緊的抱在了懷裏。然後他親吻白皙脖頸,將頭埋在雪色髮間,一臉的舒適愜意,連呼出的氣息也帶著滿足。

“別鬧……”談無欲縮了縮脖子,他蜷在閻魔旱魃懷中,努力將頭轉回去,想要告訴對方現在的時間。

“早安,無欲。”閻魔旱魃咬著談無欲的耳朵輕輕說道。

“……別磨蹭了,快起來吧。”無論過了多久,談無欲都還是無法習慣早上例行的短暫性身體發熱。

鬆開雙臂,閻魔旱魃終於起床。隨後,他做完接下來他大部分早上會做的一切。

梳洗,穿上談無欲熨好的衣服,坐到餐桌前開始吃擺好的早餐。
桌子的一頭永遠同時擺放著整理過的公事包。這是閻魔旱魃落過錢包、餐卡、車鑰匙,家鑰匙等等不計其數的東西後談無欲被迫接手的。

“要不再拿一套睡衣吧,昨晚任沉浮發短信說這次時間會拖久點。”閻魔旱魃一邊咀嚼麵包一邊說道。

因為還是不放心,談無欲正將閻魔旱魃的行李箱打開做第三次檢查,聽到這個,談版高音立時出現。

“你怎麼不早說!”

“收到短信的時候我們正在Happy呀,我才不想你分心。”閻魔旱魃滿不在乎的答道,“再說我一會兒去的慈善會只是公司內部的,我照個面就行,不用著急。”

“說吧,怎麼辦,你還回不回家取?總不能用你現在穿的那套吧,昨天晚上才……必須要洗!”

“沒事,我記得櫃子裏還有一套新的,拿來挺長時間了,你找找。”

談無欲於是開始翻櫃子找,找到之後麻利的塞到行李箱,又順便整理了一下,最後做到餐桌旁,也開始吃早餐。

“還有沒有忘記的,再想想。”

“沒有了,家裏大部分隨用的東西都放你這裏了,還能有什麼忘的?”

閻魔旱魃順手給談無欲倒上一杯橙汁,再包好一個雞蛋,這樣的動作他已經養成了習慣。

“下午幾點去機場?”

拿過橙汁喝了一口,談無欲沒再多看對方。

“兩三點鐘吧,本來我是打算中午再過去的,你知道我不喜歡那些應酬。但是任沉浮說有些材料需要上午處理,還得見些人。機票還在他那,對了,他送我去機場之後會把車開到你這,他有你的電話號碼,到時候他會聯繫你。”

“我都說了不用那麼麻煩,我們乘公車去就行了,或者打出租車去也可以啊。”談無欲抬頭抗議。

“沒事,劍雪不是不喜歡人多的地方麽,你又怕百朝臣惹麻煩,尹秋君又容易凶別人,還是開車去吧。用我上次送你的數碼相機多拍點照片,到時候傳給我,解我思念之苦。”

“我看我們會拍動物多些,劍雪想和海豚合照呢。”

“總之多拍多拍,到時候挑出來我給你們去洗。”咽下最後一口麵包,閻魔旱魃洗了手回到座位上,頗嚴肅的看著談無欲。“要不然我讓任沉浮陪你們吧,我怕會有什麼情況。”

“喂喂,去個動物園而已,能有什麼情況。”

“我是怕別人出情況,你們四個超級危險人物……”

談無欲用使勁掐了下正在憋笑的閻魔旱魃。

“哎呀疼!你真不心疼我!”摸著紅了的手臂,閻魔旱魃委屈的瞥了眼談無欲。“好好不鬧不鬧了,總之你們小心吧。還有,我再最後問你一次,你真的不和我去?現在辦理還來得及。”

“就算慕少艾允許我請長假,我也不會去。我們說了很多次了,結束這個話題吧。”

談無欲吃完,開始收拾東西。

“我明白。只是……那邊風景正好的時候,我一個人辦事無聊,玩的時候又沒人陪反而要應酬,很可惜啊。”

悶頭收拾好東西,略微沉默後,談無欲坐到梳粧檯前取下髮夾,梳上平時常梳的簪子頭。一邊梳一邊無所謂的說道:“又不是都沒機會,以後再去不就好了。這次主要還是你們公司的事情,等完全我們兩個人的時候再說吧。”

反應出話裏的意思,閻魔旱魃喜出望外,三兩步走到談無欲身後,一把將人抱住。

“這可是你答應的,不許反悔。”

“哎呀別鬧我梳頭呢,小心簪子。”談無欲用手推著黏在頸後的大腦袋,“小百說等你這次回來要開半年紀念會,他們打算組織個小聚會,你別忘記啊。”

後面的身子只是悶悶的“嗯”了一聲,兩隻手悄悄探入談無欲鬆垮的睡衣內。

“我下午要去304拿布丁,沐會計做了很多,還有你的一份呢,不過你那份我可就私吞了啊。”

又是一聲悶悶的“嗯”,兩隻手不安分的程度繼續增加。

“閻魔旱魃……”談無欲深吸一口氣,隨之大吼一聲:“給我去上班!!!”

只聽兩聲清脆的“啪啪”,閻魔旱魃摸著紅了的雙手再一次委屈的看著。

“稍稍晚點沒關係的……這次要去那麼久,我可是正在壯年啊!再說昨晚你不也很……你都很適應我的Size了,看起來似乎還有點不夠……”

談無欲使出了他最常用的馭牛絕招:掐耳朵

“疼疼疼疼疼~~~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麽……”

起身拿過平整的西服外套給閻魔旱魃穿上,回頭再把公事包塞進對方懷裏。

“昨晚我已經被你整掉半條命了!趁你走這段期間我要好好休息!!!”

一手提著包,一手摸著紅透了的耳朵,閻魔旱魃只好慢慢走到門口,打開門,回頭可憐巴巴的看著。

“到那給我發個短信。”談無欲回頭看了眼有無遺忘的東西後囑咐道。

“嗯,放心吧。”閻魔旱魃笑了笑,拉起放在門口的行李箱。“那再見了,無欲。”

“等等!”人剛剛轉身,談無欲仿佛突然想到什麼一般,上前一步,墊起腳尖,夠上閻魔旱魃的雙唇,深深一吻。

“等你回來,拜。”


吃完中飯又閒聊少時,百朝臣領著談無欲和尹秋君去304四無君的房間拿布丁,劍雪的份也由談無欲代領。

三人一路說說笑笑,晃悠到三層走廊,快到304時,走在最前的百朝臣隱隱看到門是虛掩著的,便小跑過去,大力推門。

“軍師~我來……”話未說完,戛然而止。

走近的談無欲和尹秋君所見,是百朝臣驚恐的面容與他隨之不顧一切的沖入。

他們聽到一聲尖銳的“住手”。
孤憶夜店 | 03:05:05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