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孤憶夜店(副標:衝啊!霹靂倒貼團!)——章十八
章十八


行過長長的走廊,慕少艾在眾人視線之下走的四平八穩,最終來到通路盡頭,坐上桌對面的椅子。

“慕藥師親自出馬,看來這件事有結果了。”

桌子的另一頭,坐著臉上有一道醒目疤痕的中年男子,男子笑的囂張做作,眼神鋒利又不失圓滑。
而在他身後,站著他的直系手下,其中便包括半邊臉綁著繃帶的阿虎。

“是呀,確實有結果了。李先生,我們是生意人,生意人便該用生意人的方式。”從西服內兜中掏出支票本,慕少艾快筆一揮,撕下支票放到男子面前。“生意人的方式,李先生。今後,我不想看到沐流塵再被你的手下打擾,不想看到我孤憶的員工再受到任何波及。





拿起支票看過數目,男子將一張紙放到慕少艾面前,笑容更加虛偽放大。

“沐流塵?誰是沐流塵?壓根沒聽說過。”轉過頭,男子瀏覽他的手下。“沒聽過這個人,喂,你們聽過麽?”

手下們一致大力搖頭,附和著“沒聽過”或“不認識”等等,誇張有餘。

男子於是轉回頭,聳了聳肩,眼睛擠的只剩下一條縫。

“嘿嘿~都沒聽過~生意人的方式~”

“沒聽過好啊。”收起紙,慕少艾又拿出一個看起來很厚的信封,放到桌上。“這是給阿虎的,算是醫藥費再買些滋補品。”

“藥師太好心了。小子壞了規矩我還沒罰他呢,自己做錯事就要自己擔。”拿過信封拍到身後阿虎手上,男子表現的好像為那些錢感到可惜一般。“臭小子,還不謝謝人家!”

“是!是!謝……謝謝慕藥師……”阿虎趕緊道謝,慕少艾看到信封拍到他手上時,阿虎下意識的一抖。

“事情解決,我也就告辭了,慕少艾祝你生意興隆啊~哈哈……”

慕少艾打個哈哈,轉身便走。

“喂!愣著幹嗎!還不送慕藥師!!!”

“不用,慕少艾認得路。”

再次在眾人視線下行過長長的的走廊,慕少艾的腳步力量不大,卻在每一步踏下之時敲擊沉澱進所有人的心底。留有兩道長眉的身影似有魔力,若得見,便再無法忘記。


506,百朝臣一進門就撲倒在沙發上,其後拿起茶壺就猛灌。

正在上網看動物園路線圖的談無欲與尹秋君同時回過頭來,雖然他們對百朝臣這樣的突然出現已經見怪不怪,但還是會被小小的嚇到。

“喂,你是一下子放了太多水麽?喂沙發沙發!我的沙發!慢點喝沒人和你搶。”談無欲知道就算提醒百朝臣也顧不上。

“呃……緩過來了……”放下茶壺擦擦嘴,百朝臣挺了挺肚子搖晃著走到電腦桌旁。“是啊……剛剛一下子放了太多水,簡直就快要虛掉了……”

“四無君和沐會計怎樣了?”談無欲問道。

“嗯?當然沒事啦~~~軍師是最強的!沐會計也很強很強,這樣小小小的場面,根本就不放在他們眼裏~”百朝臣答的眉飛色舞。

“嗯……”一轉念,談無欲繼續道,“那些人為何會找上沐會計和四無君?”

“欸?你們不知道嗎?”聽談無欲這樣問,百朝臣跳退三步。

“沒啊。”談無欲與尹秋君繼續見怪不怪,尹秋君在百朝臣不可思議的眨眼之後也搖了搖頭。

“嗯哼哼~這個呀~嗯嗯,咳咳,你們聽好哦~~~這是一個驚天地!泣鬼神!感人肺腑,又……”

“停,說重點。”談無欲直接給了百朝臣一個手刀。

“咳……是啦是啦,事情發生在三年前。”摸摸額頭,百朝臣一邊說一邊用手比畫著。“聽到別嚇到哦~軍師與沐會計原本是在軍隊裏的,那時候軍師可是大紅人,短短時間他就升到了同齡人望塵莫及的位置,可以說是前程似錦,一片光明。但是巨大反差的是,沐會計雖然也很有才華,也很優秀,可就是……呃……怎麼說呢,就好像哪根勁搭不對勁,明明是所有人中最強的,卻總得不到認可,得不到關注,長時間被埋沒在繁瑣無聊的文事之中。後來嘛……後來,出於一些內情,那個內情我是不大清楚啦,恐怕只有軍師知道。反正後來就是,沐會計挪用了一大筆公款,黑掉了很多很多錢,可那些錢都賠掉了,一分分也沒剩。再然後事情敗露,他被同僚威脅,為了補上這個大黑洞,沐會計逼於無奈只好去借高利率,就是那幫人啦。呃……大黑洞是補上了,可他還是遭人算計,被軍方發現,結果被開除軍籍。”

“嗯……”談無欲與尹秋君對望一眼,靜靜聆聽。

“離開軍隊,沐會計一點庇護都沒了,還要還那個該死利滾利的高利貸,簡直就是被逼到絕境。結果哦!結果你們猜怎樣~~~眼看就又要晉升的軍師竟然和沐會計一起離開軍隊,說什麼他也對很多制度潛規則不滿什麼什麼,要我看其實就是要和沐會計在一起,要保護他啦。可就算有軍師幫忙,家底也很快都還沒了。那種高利貸你們都知道,一旦借了,都很難還上。更何況沐會計是借了天文數字,就算約定每月還一部分,也是十分艱難。”

“那麼……”談無欲已能猜測出下面的部分。

“後來一次偶然的機會,軍師結識了慕經理,慕經理知道我們的情況之後就讓我們來這裏工作,提供給我們一個庇護的地方。打我們進孤憶之後,那幫人都不敢再找我們的麻煩,就只是等沐會計按月交錢而已。不過雖然是按月交錢,但卻有一個總期限。也就是在三年之後必須一次性全部交上。”

“三年之期到,他們是來警告的?”談無欲推測道。

“不錯~不愧是團副~~~”百朝臣大力點頭。

“不過,自始至終,你是不是忘記一個人。”

“啊?誰呀誰呀?”

“就是你啊,你都沒提到自己,你在這其中扮演了怎樣的角色。”

“啊?我啊,我當然是軍師身邊最親近最得軍師信任最值得軍師託付重任……”

“停,說重點!”又是一記手刀。

“哦……”又摸摸額頭,百朝臣面色未改。“我原本只是一個小小小的文官,多虧軍師賞識,讓我得以追隨。我當然是軍師去哪里我就跟去哪里,沒有軍師的地方,待著也沒啥意思。”

“但你應該明白四無君與沐會計之間……”

眾人皆清楚,只是從未開口問過,今日談無欲終於問出口。

“是啦,軍師喜歡沐會計,沐會計也喜歡軍師,他們很速配啦。不過,我知道我在軍師心內有一個位置,這樣就有夠了。再說,我可是軍師身邊最親近最得軍師信任最值得軍師託付重任最……”

“停,我們明白你的意思了。”再一記手刀,此回落下的手轉而揉摸了深綠髮絲。

“哦哦。”百朝臣傻笑著,自信滿滿。

“去叫劍雪來,我們討論明天路線。”

“嗯!我來去啦~”百朝臣繼續蹦蹦跳跳出門去了。

待百朝臣走後,談無欲緩緩開口。

“你認為呢?”

“大家都知道答案。”尹秋君沒有看談無欲。

“我是問你有什麼感想。”

“我從不懷疑我在昭穆尊心中的位置,但我也深知我永遠只是第二位。”

“自私的人心中首位永遠是自己,其二是他的目標,其三才是至親所愛。”

“是呀,所以能做第二位,我已經夠榮幸了。”

“硬要成為首位,確實是不合理的要求。”

“你我以前皆欲借助完成對方首位轉而成為首位。”

“哈~怎麼,現在醒悟了?”

“你呢?”

“嗯嗯,我呀,應該算是吧。”談無欲看向尹秋君,一手撐首,平靜淡笑。

“我不醒悟又能怎樣。”尹秋君同望談無欲,沒好氣的輕笑。


304,聽到敲門聲,沐流塵想去開門,卻是四無君先至門外走廊並關上了門。

“事情辦妥,你們可以徹底忘記了。”慕少艾將一紙借據遞到四無君手中。

“謝謝你,慕少艾。”收起借據,四無君感激額首。

“別謝我,謝老闆吧,是他的意思。”

“那替我帶一聲謝。”

“當然。”

“對他……老闆有什麼打算?”擔憂自四無君眉間釋出。

“沒打算啊,還是繼續工作,儘量還,反正你們暫時也沒有離開的打算。”吸兩口煙,慕少艾說的輕鬆。

“但是……我們根本沒可能在數年內還上。”

“不會啊,你的人氣那麼高,不偷閒就差不多啦。”

“哈!”明白話中意思,四無君收起難色,再展瀟狂。“無我不勝之爭。”

“是呀,回去吧。”慕少艾微笑轉身,悠悠離去。

有時候,多想不如不想,三年來四無君透徹此理。他回到房間,見沐流塵坐在床上等他,儘管臉上沒有多餘的表情,但四無君知道此時的他與自己,一如三年前一同離開軍隊的那個夜晚,有太多的話要說。

但並非有意,似乎是上天的安排,他們都沒開口。

一直到現在,默契鎖住了沉默,說與不說,已無必要。

“結束了?”

“嗯。”四無君走到床邊,遞上借據。

“結束了……”沐流塵接過借據,緊緊的攥在手裏。片刻過後,深埋的頭抬起,看向四無君。“我不能讓你與我一同被綁在這裏,你不屬於這種地方,你不能,你不屑,你不會甘心,這不是你想要的人生。”

“我的人生只有我自己能作主,我想要怎樣,難道我自己還不清楚嗎?”

“難道對著那些女人賣笑是你想要的嗎!”

“我不笑,那些女人也會圍過來。”

“四無君!”

“在軍隊的日子我已經證明了我的實力,燦爛過後,我所要的,是一份俗世之外的閒適平和。我所要的,是可以與你品茗談笑的日子。這些在從前,皆是可望而不可及,現在這樣,正合我意。”

沐流塵扭轉頭,暗暗咬住下唇。“這樣……太可惜了……我不願……”

“置疑你對我的意義,就是對我的不信任。沐流塵,你不信任四無君嗎?”

沐流塵再抬起頭時,四無君的面容已經下沉放大,眼神交會,緊攥借據的手鬆開,攀上了藍色衣領。

“好友,四無君助你壓驚。”

手交疊相握,唇舌印染。
很多話,已不用再說。
孤憶夜店 | 03:21:31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