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孤憶夜店(副標:衝啊!霹靂倒貼團!)——章十九
章十九


下午五點多,談無欲接到一通陌生來電。
對方的聲音溫潤柔和,雖從未謀面,談無欲已能在腦中描繪出此人樣貌大概。

孤憶停車場,沒走幾步談無欲便見到這位異度財團的第一秘書,任沉浮。

“談先生,幸會幸會。”任沉浮想給談無欲一個非常完美的第一印象,但事實上是,他現在半張著嘴,眼睛在談無欲身上上下左右來回轉悠,驚訝與興奮毫無掩飾。

“您好,叫我談無欲就好了,閻魔旱魃經常提起您,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談無欲對這種目光與反應已經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他心裏正把想像中的樣子與實際核對打分,無聊時的小遊戲。

任沉浮知道,他現在的行為當然很粗魯。




“啊……真是不好意思……哈哈……呃……談先生……呃不,談無欲,呃……還是談先生吧,哈……談先生那是我要說的啊,雖然我經常看到您的相片,但實際上,實際上卻是更加的……”

談無欲的笑容增加不少,他開始對眼前標準的帥氣小生產生一絲興趣。

“呃我沒有別的意思……哈哈哈哈……真是奇怪我一般不會說這個……呃……我是說我一般不會這樣……”任沉浮指了指自己的腦袋和嘴,頗為尷尬的笑著。“不會這樣語無倫次,沒有條理。”

任沉浮開始不由自主的思考一些他從未想過的可能。

“不。”談無欲搖搖頭,“就算沒有閻魔旱魃的介紹,我也看的出您是十分有能力的人。麻煩您親自將車送過來,真是不好意思。”

“談先生說差了,這可是我的分內事啊。而且,能有幸一睹月才子風采,是我莫大的光榮。”

雖然內心很快否定那些可能,任沉浮還是掛上他自信的微笑,盡可能的展現著他的優點。

“哈~哪里的話,只要負的起價錢,任何人都能隨便看的夠呀。”

談無欲只是自嘲加上調侃,他的想法只僅此而已。
但任沉浮卻沒有。

“哎呀,既然這樣,那在下想捧月才子的場,共進晚餐如何?最近過的很鬱悶,很想找人聊聊。”

談無欲先是一愣,但很快恢復自然。

“叫我談無欲就好,承蒙不棄。”


高雅的餐廳,臨窗的座位,美麗夜色一覽無遺。
氣氛浪漫非常,別人看過絕對會認為這對同性戀人正在約會。

但事實上,晚餐的前半部分,任沉浮用來向談無欲講述自己的種種不幸遭遇,諸如總被看作小白臉,被認定是吃女人飯,情感路崎嶇不平,前不久還被女友以性格太軟弱缺乏男子氣概為由分手等等。
後半部分,任沉浮則是滔滔不絕的講述了他的上司對談無欲是多麼多麼重視多麼多麼深愛,辦公室內充滿了談無欲的影子,無論開會閒暇還是休息時間總是在談論自己有個多麼多麼優秀的戀人等等。

直到兩人從餐廳轉到大堂一角,任沉浮才突然意識到,他講的這兩部分,不是暴露自己的缺點就是稱讚閻魔旱魃,不但對他的目的沒有幫助,反而全是消極影響。

口才,明明是他的優勢。為何情不自禁,便成南轅北轍。
談無欲所擁有的一種很特殊的感覺,或許是造成這結果的主因,任沉浮如此想。他也知道,自己已被這感覺迷住,如同掉入一個神秘的空間。
越是撥不開迷霧,越是想更加前進。

“哈……我都說了些什麼呀,你是不是覺得我很失敗?典型的小白臉?”任沉浮靠著沙發,手指撫了撫太陽穴。

任沉浮歎氣說道時,談無欲正在抿茶。他抬眼瞅瞅對面,放下茶杯,笑意不明顯,看上去像是彼此熟知的老朋友。

“失敗嗎?我是沒覺得,擁有漂亮臉蛋的男子可以做小白臉,小白臉卻不一定能做首席秘書。所謂的工作上得不到重視,不是因為任先生已經很清楚自己的定位與取向了麽。至於感情方面嘛,嗯……我只能說,我認為任先生是很好的人,是一位真正的紳士。”

談無欲再次拿起茶杯,抿了很小的一口,時間很長。

任沉浮放下手,“嗯嗯,確實我也適應了現在的工作,也覺得滿意,我還是需要比較多的私人時間,休息,娛樂,交友之類。”

“嗯。”談無欲微微點頭。

“我……很榮幸,呃……很高興你這樣評價我。與你聊天真是非常愉快。”

“我也是。”


從吃完飯,一直聊到十點多,真是什麼雜七雜八的都翻出來講了。
兩人之間,亦再無陌生之感。

話題總是有,任沉浮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時間一點點過去,茶水添了幾回,連洗手間都去過兩次,但是現在這樣堪稱絕佳的氣氛卻是沒有一點減退的跡象。談無欲臉上沒有變化,不時飲茶,但他心裏卻猜的出對方大概在想什麼,或者說在往一個方向引導。

談話繼續,突然,一抹紫色身影吸引了談無欲的目光,他瞬間抬起頭,並且毫不猶豫的放下茶杯站起身,幾乎是想一個箭步就沖出去。

“龍宿……”

“談無欲?”任沉浮順著談無欲的目光看過去,不過輪到他看時,只是一個小小的正快步走向電梯的模糊背影。看的出談無欲急著離開,任沉浮也不好再說什麼。

“抱歉任先生,我……我有點急事……”

“嗯,沒關係,你去吧。”

談無欲走出兩步,又被任沉浮叫住。

“真是的,差點忘記,我可是為了它才來的啊。”任沉浮拿出車鑰匙,遞了過去。

“啊,真是差點忘了,再一次感謝。”談無欲伸手拿鑰匙,卻感到一股力量抓住鑰匙沒放。

“我知道你是老闆的戀人,我也知道你們有多相愛,但是……我……”

任沉浮的話頭一次沒繼續下去,他在談無欲意味不明的微笑下鬆開手,禮貌的道了晚安,目送對方離開。


六樓走廊,龍宿故意放慢腳步。

在談無欲距離自己五六米之遙時,龍宿轉身,兩人面對面,沉默對視。
過了約莫半分鐘,龍宿在前,談無欲在後,中間三步的間隔,兩人魚貫進入607。

談無欲輕輕關門,龍宿則是逕自去浴室洗澡。

泡好一壺茶,談無欲坐在桌旁,自酌自飲。

等龍宿穿著浴炮擦著頭髮出來,談無欲便倒好一杯茶擺上,龍宿坐到談無欲旁邊,放下手中毛巾,拿起茶杯便喝。

龍宿喝茶的功夫,談無欲拿起毛巾,輕推龍宿肩頭,使其背對自己,隨後便拿毛巾擦拭長長的銀紫秀髮。
動作很輕柔,也頗有技巧,談無欲一段一段的擦,並用梳子理順。

“汝什麼也不說?”龍宿稍稍偏頭。

“你不說,我能說什麼。”談無欲繼續手上工作。

又是一陣沉默過後,龍宿摸了摸頭髮,起身拿過談無欲手中毛巾放到桌上,而後拉起人便走進臥室。

“嗯?”

“上床,滾床單。”

“哈。”

兩人同時脫衣上床,龍宿蓋好被子靠著床背,伸出右臂,等談無欲進被窩頭靠上自己右肩,龍宿便將手臂一收,順便理好被子。

床頭櫃上放著厚厚的一本書,書簽露出大半,幽黃燈光使得空間更顯靜謐。

龍宿閉目,身體與神經完全放鬆。

“吾進門時看到汝被登記了,有客人?”

“大忙人還記得關心我啊?”

“我們幾天沒見了?四天?五天?怎麼汝之脾氣又見長。”

談無欲枕著龍宿右胸,避開微弱光源,手搭在龍宿小腹之上,猶帶濕氣的髮絲不時繞過纖細指節。

“要不是一個星期沒見,我又怎麼能丟下客人不管。”

“哎呀,除了閻魔旱魃,有哪位客人真正入了汝的眼~”

“哼!少裝蒜!”談無欲使勁掐了下龍宿嫩白的小肚。

“唉喲輕點輕點,吾現在真是太佩服閻魔旱魃了,他真正是世間不可多得的標準人夫。”

“哼……”

談無欲在思量,一直到今日見到龍宿,他還是沒打定主意。
龍宿的眼睛眯起一條縫,只能看到暗黃下的大片雪白,右臂更緊了緊,他替談無欲做了決定。

“別問,還不是時候。”

“我說我要問了嗎!”音色是久違的尖銳。

“呵呵,我知道。說說別的吧,最近孤憶發生什麼大事了?”

“慕少艾在最恰當的時候解決了沐會計之事,準確說,是老闆出手。”

“嗯……吾就知道老闆早晚會這樣做。”

“你呢,有什麼新鮮的?”

“吾今天見了佛劍。”

“佛劍?佛劍分說?”

“嗯。還是一臉正經的勸導。這麼多年,總是毫無作用的兩頭勸,吾就不明白他怎麼就不能轉個彎呢?”

“對上你和劍子先生,轉彎有什麼用,哼哼。”

“嗯?是嗎?哈哈哈……”

“喂,我開始想念劍子先生了。”

龍宿關上了床頭燈。

“吾也想呀。”

“是時候你就給我說句軟話!”談無欲拽了拽指間髮絲。

“安啦,他離不了吾。對了,你們明天去動物園吧,幾點出發?”

“虧你還記得,預計是八點走。”

“冰箱裏有我做的點心,四人份肯定是夠了,書桌抽屜裏放著備用鑰匙卡,以後吾出門不在,汝就時不常的看看冰箱。”

“我建議你親自送506去。”

“呵呵……吾會。要早起,快睡吧,明早走的時候掛上請勿打擾,吾可是要睡個大懶覺。”

說完,龍宿便躺平面向談無欲,閉目安睡。
“知道了,晚安。”談無欲縮縮身子,亦沉沉睡去。

“安。”
孤憶夜店 | 03:24:18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