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孤憶夜店(副標:衝啊!霹靂倒貼團!)——番外一
番外一 動物園一日遊


四個人,一人一休閒背包,談無欲為了遮擋醒目的白髮,還特意帶了頂帽子。
一到停車場,百朝臣就先High了。

“哇~~~談仔你真的掙到了!你看阿魃對你多好啊~~~這車真是酷呆了!!!”百朝臣圍著車繞了三圈。“嗯嗯嗯,以我天下第一神算百朝臣的預測,談無欲你後半生將是大富大貴,家庭幸福,除了晚上要多累一些外,其他都百分百圓滿呀~哈哈哈哈哈哈~~~”

“少廢話,上車。”




談無欲拿出鑰匙開車,劍雪則在談無欲耳邊小聲問道:“閻魔旱魃為甚米把他的車借你?而不是另派一輛比較普通的車?”

談無欲同樣小聲答道:“還不是他拉風,就要他的人也拉風。”

“談仔!我要做前面!!!”百朝臣說著已經躜進去了。

“嗯,那劍雪和尹秋坐後面。”

四人就座,談無欲啟動車子,正式出發。

剛出大門沒多久,百朝臣就扳著座椅扭轉身,一臉興奮的看著後面的二人。

“喂~你們抹防曬霜了沒?”

“沒。”兩人同時答道。

“為甚米要抹防曬霜?”這是劍雪的反應。

“又不是夏天,多此一舉。”這是尹秋君的反應。

“知道啥!你們知道啥!”百朝臣一聽,立刻嚴肅道,“就算不是夏天,如此晴天,紫外線強度那就不是一般~~~的強哦!會引發皮膚癌的你們哉不!最最最重要的是,臉是啥!臉是我們的命捏!哪怕只是黑一點點點點點,也是會影響到我的聲譽我的質量我的人氣我的業績還有我的……心情!你們這兩個被包下的站著說話不腰疼,這邊可是在靠臉吃飯,很努力的不拖軍師後腿。哼哼,你們八百年也不出一次門,防護就尤其重要!”

尹秋君和劍雪對望一眼,轉回到百朝臣,任憑處置。

“好!讓我來~~~”從包裏翻出防曬霜,百朝臣先向正對自己的尹秋君道,“臉,伸過來!”

尹秋君便把臉湊過去,百朝臣擠出防曬霜,在尹秋君鼻子,額頭,左右臉和下巴上分別點上。

“揉均勻哦~雪寶臉來。”

劍雪也把臉湊過去,同樣被點上五個大白點。

“嗯嗯嗯,要記住,人類的皮膚是脆弱的,需要我們的關心和愛護。”

在尹秋君和劍雪茫然抹勻時,開車的談無欲開口。

“這話怎麼那麼耳熟啊,好像是某護膚品的廣告詞吧?小百你要做推銷了?”

“哪有哪有!”百朝臣趕緊把防曬霜收起來扭正身子。“談仔你麥胡說!我這可是正當的經驗交流,是經驗交流~”

“是是是,交流交流。”

行駛稍時,在百朝臣的建議下,談無欲打開收音機,正好是新聞頻道。

“本次活動會雲集政界風雲人物,值得注意的是,這次是總統候選最熱門人選,清香白蓮素還真首次與司法界之首,有法界教祖之稱的殷末簫在公開場合會面,不知他們的初接觸,又會激起怎樣的火花呢?本台將為您……”

談無欲很快關上了收音機。

“天南筆殷末簫,嚴謹到過分的傢伙……”

一旁百朝臣見談無欲皺眉喃喃自語,回頭看看後面又看向旁邊說道:“喂,不高興了?你家那位的報導捏。”

“什麼我家的!臉又癢癢了是不是?”

語氣是十足的威脅,百朝臣馬上想起曾經因為說錯話而被談無欲大力捏臉的超級痛苦,瞬間捂住嘴,大力搖頭。“嗚嗚!嗚嗚嗚!我什麼也沒說!什麼也沒說……”

“哼……”

“無欲,聽歌吧。”劍雪的提議被直接採納,四人一路上好好享受了車內的高級音響。


進入動物園,談無欲領著三人,按照預定路線開始參觀。

“嗯……天氣不錯,濕度合適,因為是工作日人也不是很多,按原計劃,不要求把整個動物園逛個遍,挑想去的,不浪費時間。”

談無欲一邊走,一邊提醒著。

“是~~~團副!!!”百朝臣答的最歡快,像極初次春遊的小學生。

逛到大型哺乳動物區,四人發現有很多狼和豹子都在轉圈,也許過一段時間會轉反方向,但就是一直轉圈。

“唉,真可憐,它們一定很無聊。”百朝臣感慨道,同時他轉向尹秋君和劍雪。“喂,你們無聊的時候會不會也在房間裏轉圈?”

劍雪想了一小會兒認真答道:“我沒有無聊的時候。”

“那你呢尹秋?”話剛說出,尹秋君便用一個直面手刀代為回答了。

靈長類館,四人來到館內最受歡迎的大猩猩區。
高連通館內兩層,四面寬皆足有二十多米的大玻璃區內,三只大黑猩猩在樹上各處休息,無論玻璃外的遊人如何敲擊玻璃或刺激,它們都不為所動,只是懶懶的待著,連眼睛都不睜一下。

百朝臣見狀,認為遠道而來看它們,它們卻如此不識抬舉,又怒又覺得不值,便半分嘲弄半分玩笑的做起鬼臉來。

其中一隻距離玻璃比較近的猩猩翻身中正好見到鬼臉誇張的百朝臣,抬眼看看,百朝臣見鬼臉有效,面目更加猙獰,而這隻猩猩也就更加注目。
再過一會兒,這隻猩猩竟然走到百朝臣面前,其他遊人連同他本人皆是驚訝不已。

百朝臣見效果竟然如此,更是手舞足蹈。
誰知,猩猩突然怒了,一掌猛拍玻璃。

“啊!!!”在百朝臣驚嚇到跳高高的同時,猩猩又是一掌並大聲怒吼,口水都噴到玻璃上了。

“呃……我看我們還是走吧……”在眾遊客驚奇的目光與猩猩的發狂怒視下,談無欲拉著百朝臣迅速消失。遠遠的,他們還能聽見遊客的議論還有拍玻璃的巨響。


到了劍雪最期待的海洋館,談無欲也終於放心不用再盯緊百朝臣,因為他們全都被絢麗繽紛的海底世界吸引,一路遊覽,盡情其中。

看完海豚表演,談無欲趕緊拉著劍雪去排隊,等待觸摸海豚並與之合影的機會。
排到四人,談無欲先把劍雪推了過去。

劍雪看著水池邊露出小半個身子的海豚,有些遲疑的走過去,慢慢蹲下,很小心的伸出手,剛剛觸上便猛地抬起,之後才又緩緩伸出手,一開始摸摸海豚長長的嘴巴,然後是頭頂,其後放下心來,便隨意撓抓海豚浮在水面上的脊背。
而那海豚也許是被劍雪撫摸的很舒服,竟然發出它特有的叫聲,並用嘴輕輕拍打著劍雪的手。

站在後面的百朝臣問道:“喂,摸著什麼感覺?”

劍雪答:“很涼很光滑,嗯……濕濕的。”

“哇哇~雪寶你的回答很黃很暴力哦~~~”一個側身,百朝臣擠到尹秋君和談無欲中間,拉著兩人的頭小聲道,“你們看那海豚被摸的多舒服,雪寶的技術一定很好!”

兩人一人一手齊刷刷把百朝臣的腦袋推了出去。

照完相,四人離開表演場,行至海洋館內的專賣店。

“喂!有特價區!快點快點~~~”

“是是是~~~”

行走之中,談無欲見劍雪還盯著摸海豚的手,似乎沉思,便湊過去低聲道:“海豚和你很合啊~。”

“嗯?”劍雪猛地抬起頭,驚訝過後稍想了想,再答,“我也覺得是,為甚米?”

“哈~因為你們都是可愛又溫和的傢伙。”

劍雪又想了想,舉目道:“無欲你也很可愛,但是有時候不溫和。”

“哼哼,能做到有時候溫和已經是很大的進步了。”談無欲揉了揉劍雪的綠髮,“走吧,看看有沒有喜歡的。”

在各櫃檯間轉悠著,劍雪突然在一個櫃檯前站定。
談無欲順著劍雪的目光望去,是一塊長方形的玻璃,裏面裝有一個很大的海星標本,海星斑斕的色彩透過玻璃更顯晶瑩質感。

談無欲看了看價簽,隨意道:“喜歡就買下吧,價錢還可以。”

“嗯。”劍雪點點頭。

在尹秋君和百朝臣也分別買好付錢的功夫,談無欲走到一邊,四處張望著,不似挑選商品,更像猶豫是否要買些什麼。

最後,目光鎖定在有各種小海底生物裝飾的水晶相框上,談無欲撓撓頭,注目端詳時,聲音自旁邊傳來。

“喜歡就買下吧,價錢還可以。”

“不是我用,送閻魔旱魃。”似乎不想被人看到自己的猶豫面容,談無欲立刻指指那相框,示意服務員。

“禮物嗎?”

“是呀,他既然那麼喜歡用各種相框把我和他的合照擺出來秀,就讓他秀個夠吧。”

“無欲。”

“嗯?”

“你現在連笨犀牛都很少說了。”

“怎麼,你認為那代表什麼?”

“……我不知。”

“叫閻魔旱魃也不難聽呀~”談無欲手伸後,捏了捏劍雪的脖子。“那更適合他吧。”

之後,談無欲又給劍雪挑選了一個小號的海豚擺件,四人離開海洋館。


悠閒遊覽,行至草食動物路線,來到長頸鹿苑,談無欲買來供遊人喂食的樹葉,一人幾枝。

“喂!快過來快過來!”百朝臣把腳墊的高高的,使勁揮舞手上枝葉。“來啊來啊來啊~~~”

“別這麼大聲,只會嚇跑它們。”尹秋君舉著枝葉,轉頭瞥了百朝臣一眼。

“切~”嘟嘟嘴,百朝臣不出聲,很不耐煩的更搖擺枝葉。四人一排站立,高舉著樹葉,十分齊整,從後面看倒也挺有意思。
不一會兒,幾隻長頸鹿便慢悠悠的挪脖子到籠邊,咀嚼四人手上的葉子。
談無欲與尹秋君手上的葉子最先吃完,兩人便退到一邊給剩下的兩人照相。
百朝臣的也被吃完了,正要加入在一邊看相機的兩人時,突來一聲高分貝尖叫。

三人同時回轉視線,只見劍雪手上的葉子已經被吃完,長頸鹿正咀嚼劍雪頭頂如草葉繁茂的一團。
劍雪捂著頭髮不知該如何是好,而長頸鹿則是嚼的起勁,另人不禁聯想這綠色的一團似乎很美味。

“口……口口……口水……口水!!!”百朝臣離的近,趕緊跑過去驅趕。“口水流出來了啊!!!”

“劍雪別亂動!”談無欲和尹秋君也趕緊跑過去,從後面拉住劍雪的衣服,把人往後面拽。

“無欲……我的頭髮很疼……”對於現在的情況,劍雪很莫名其妙。而因為頭髮與頭皮越來越疼痛,他本能的開始估算傷害值並考慮是否需要親手將之排除。

“小百!用樹枝打它的脖子!”談無欲一邊拽一邊提醒百朝臣,雖然他和尹秋君很有力的在後面拽,可長頸鹿又粗又長的牙齒咬的結實,二人又怕弄疼劍雪,發力不敢超過。

“哦!好好!”舉起葉子被吃光只剩光禿禿一根杆的枝條,百朝臣使勁抽打長頸鹿的脖子。“走開!走開!!!不許吃雪寶!”

當三人氣喘吁吁慶倖沒造成更大傷害時,劍雪頭上黏液橫流,澄亮的雙眼望著眾人,語調依然平穩。

“為甚米我會被吃?”

拍了拍劍雪的肩膀,談無欲真覺得能碰上現在這些朋友,他這輩子是沒白活。“……因為你美味啊……”
從包裏掏出濕紙巾大概擦了擦,談無欲帶著劍雪去洗手間用水又給他洗了洗,最後由百朝臣噴上他隨身帶的小瓶男士香水,總算表面上恢復原狀並且聞不出異味。

折騰半天,到了正午,四人照原定計劃來到湖邊,在開放性的草地上找好一塊位置,於大樹下鋪好野餐布,開始野餐。

“看看~看看看!嘿嘿~沐會計版特製水果布丁~四人份哦~~~”

百朝臣在談無欲和尹秋君鋪野餐布時已經手舞足蹈迫不及待,劍雪則是照常面無表情。

“我帶了麵包。”

“欸~~~~~怎麼可以啊怎麼可以啊怎麼可以啊啊啊啊!!!野餐啊!雪寶!是動物園野餐啊!!!你……你你你……你怎麼可以只帶麵包啊!你看看這景色!你看看這藍天!你看看這美麗秀氣的野餐布,哪一點和你手裏那個超級普通的麵包搭調啊啊啊啊!!!”

“……這是我愛吃的那款麵包。”

“不搭……唉喲!談仔你幹嗎又打我!”

收手,談無欲從背包裏拿出點心盒並分發給眾人。“龍宿給我們做的點心。”

“哇~~~不愧是團長!看著都流口水~~~”

“這是白無垢本來想昨晚給你的,但你有客人不在。”尹秋君將袋子遞給談無欲時,二人對望稍時。

“他一直推薦的曲奇餅?嗯,看著確實不錯。”

品嘗美食,談笑風生,各種鴨鵝在銀白的湖面上遊弋,微風吹動樹葉沙沙作響,單純而快樂的野餐時間。


大片草坪對面便是鴿子廣場,吃完沒多久百朝臣便拉著劍雪去逗鴿子,只是百朝臣跑過去,鴿子嘩啦啦全飛走了。

因為不忍那群鴿子繼續遭受追趕摧殘,尹秋君買了幾袋鳥食灑到劍雪和百朝臣手裏。

這下鴿子們全都飛回來並落到三人身上啄食起來,直到手中食物吃光,鴿子們似乎也對他們熟絡了些,沒有食物也願稍作停留,拍拍翅膀,輕啄衣衫,帶有夢幻般的童話色彩。

樹下,談無欲抓准機會,用相機記錄下童話扉頁的美麗。

尹秋君放飛手中白鴿,目光轉向樹下時,談無欲在收拾東西。
他走回去,靠著樹幹,雙目隨意放至遠方。

“在想什麼?”

“龍宿。”

“你昨晚碰到他了?”

“嗯。”

“……他看起來怎麼樣?”

“一樣。”

視線所對,一對天鵝雙雙遊弋,連踏出的層層漣漪也帶著愜意。

“這裏風景好,照個合照吧。”

“嗯,我也有此打算。”

“那我去叫他們過來,你知道怎麼設置自動麽?”

“不用,我想是時候叫那位可愛的先生獻身了。”

說完,談無欲將頭轉向一個方向,露出十分甜蜜的笑容,並做著招手的姿勢。

沒多久,一位男士便邁著紳士的步伐摸著腦袋似乎不好意思的走了過來。

“哎呀……被發現了啊……哈……哈哈哈……”

“任先生,跟了那麼久辛苦了,要不要來吃些東西?”

“啊啊啊這個……嗯……那就麻煩了。”

任沉浮理理西服坐下,接過談無欲遞來的點心。

“旱魃不會下這樣的死命令,任先生是自願?”

“何必道破呢~不過老闆也確實希望我來,畢竟除百朝臣外,其他三個皆是身份特殊。”

“如果真有情況發生,任先生又能做什麼呢~”用保溫壺給任沉浮倒上杯熱水,談無欲笑的燦爛,當然對面之人則是略為尷尬。

身上還停著鴿子的百朝臣湊到頭頂上落著隻鴿子的劍雪耳邊,小聲道:“喂,你看談仔居然和個陌生人有說有笑的!奇怪,那傢伙怎麼湊過去了?”

“那人從我們出店起就跟著我們了,無欲有示意我們不要在意。”

“欸!!!啥!?什什什麼時候的事?我怎麼都沒發現?”一下驚叫,百朝臣身上的鴿子飛的乾淨。

“是你警惕性太差。”頭上頂著鴿子,劍雪答的自然。

“嘛~~~”返回到耳邊,百朝臣更壓低聲音。“你看你看,談仔和這個可疑的傢伙這麽親密!談仔居然爬牆!雪寶我們去給阿牛打小報告怎麼樣?”

“爬牆?為甚米是爬牆?為甚米不是爬桌?”劍雪轉頭盯著百朝臣,連同頭上鴿子的視線也一併射向盤算著壞主意的小百。

“……這……這……這個這個……呃……”人鴿二合一超自然純直視線忍受不能,百朝臣瞬間扭頭做擦汗狀。“不愧是牆頭數零的雪寶……國寶級別的就是不一樣……”

就在劍雪繼續用為甚米視線轟擊百朝臣時,尹秋君過來叫二人回去拍合照。


“好好,劍雪的頭稍微朝右邊點,對對就這樣不要動,尹秋君稍微低點,好好就這樣就這樣!大家看鏡頭,來笑~”

“喀嚓”一聲輕響,具現難忘記憶。
當時刻殘忍停留,總有透過枝葉的陽光,照映往昔路途。




全文完
孤憶夜店 | 03:28:42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