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孤憶夜店(副標:衝啊!霹靂倒貼團!)——章二十
章二十


手機鈴音響了很久,談無欲翻過身,伸出手在床頭櫃上胡亂摸索。

“喂……”

“無欲,怎麼還沒起床,現在我這裏是晚上,一個小時的休息時間,之後就要去開臨時會議。照片我看了,任沉浮那傢伙技術不錯嘛。”

“嗯,後來我們和他一起逛動物園。”

揉揉眼睛,談無欲稍稍坐起,靠著床背。

“想不到他真的去了,明明是不喜歡麻煩事的人。喂,他不是對你產生興趣了吧?”




“呵呵……不無可能。”

床的另一邊,被吵醒的任沉浮翻個身,將自己弄清醒,看向談無欲。

“什……我說中了?!”

談無欲將兩人合蓋的被子提了提,免得同樣赤裸的身體受涼。
頭偏過,是令人倍感舒適的甜美笑容。

“是呀,任秘書作為客人,確實光臨了我這裏,我也接受了。怎麼,生氣?”

“……”

閻魔旱魃的聲音停止了幾秒鐘。

“……不,我不會生氣,至少不生你的氣,你既然這樣做,就必然有你的原因,我不會干涉你的自由,這種事情也當然不會影響到我們的感情。不過至於任小子,轉告他,準備迎接像山一樣多的工作吧!”

談無欲笑了,因為臉上“果然”的表情掛起淡淡而滿足的笑容。

“喂喂,不要整的太慘~”

“哼!這要看我的心情~~~”

“噗……好了好了說說你那邊怎麼樣吧,一切都沒問題麽?”

聊了一會兒,談無欲掛上電話看回任沉浮。

“不會要撕了我吧?”

“哈哈~不會不會,不過要加倍工作了~”

“這個是早有覺悟。”任沉浮苦笑兩聲。
“說起來,你會接受,真是讓我大吃一驚呢。”坐起身子,任沉浮理理頭髮,在微笑中拿捏著措辭。“雖然是MB,但你在這裏的身份畢竟不同,為什麼……願意……”

任沉浮連多壞的緣由都想到了,但他沒想到的是,談無欲會轉身下床,穿好睡衣,在倒茶時問出一個問題。

“任先生,你覺得我漂亮麽?”

“當然了!你當然漂亮!”

任沉浮沖口而出,談無欲則抿兩口茶,將另一杯遞到對方手上後搖搖頭。

“任先生。”

看到談無欲頗嚴肅的表情,任沉浮看看手中茶杯,沒有喝,而是放到床頭櫃上,之後轉回身子,緩緩言道:“確實,比起店裏的其他MB,你的臉蛋要遜色很多,也稱不上有多漂亮,初次見你時,之所以震撼,不是你長相如何,而是你的氣質。我想老闆應該也一樣,被你的氣質,被你身上所散發的一些東西所迷倒。我說不出那究竟是什麼,也不懂那算是什麼款的氣質,呵呵……工作太忙,我好久都沒看什麼時尚雜誌了~”任沉浮擠出笑容,轉而抬起頭,望著窗外。“我想……就像是月光吧。安靜的在那裏。並非高高在上,而是這世界,只有一個月亮。即便我曾佔有你的身體,一覺醒來,對視你的雙眼,卻感不到與你更加親近。誇張些說,就像宿命,你與其他人的距離一早註定。”

窗外,陽光照的正盛。

“月光,明明很弱,但當它靜靜地,鑲嵌在藍色的夜裏,便總能感受到它拼命努力呈現的光輝,無論盈缺,無論烏雲遮擋。站在月光下,煩燥可以歸於平和,憤怒可以被安撫,還有……最快樂的回憶會被勾起,就算我將雙眼緊閉。就像是……照亮往日時光的美麗吧~哈哈哈……”

任沉浮乾笑著,收回視線。
談無欲坐回到床上,目光轉向旁邊時瞥過窗戶。

“就是因為這個。”

“欸?”

談無欲展開笑容。

“原因,就是這個。”

“啊……那個……那個……”

“簡單來說,就是我也很喜歡你啊,任先生~”在任沉浮不知該說什麼時,談無欲用笑容回答,最後平視前方,雙眼所見,卻非身前之景。

“如何評定一個人是幸福或是不幸?曾經我認為自己是這世上最不幸的人之一,從一開始,就聚集各種災難。我認定我的不幸,於是不幸了很久很久,似乎愈加不幸。直到有機會回過身去,重新去看,才發現自己因為這樣盲目的認定而失去了多少幸福,還有,我究竟……得到了多少,得到了什麼……”

“我……”任沉浮突然想起一些東西,一些事情,過去的,可能發生的。

“任先生,和我一起的時候快樂麽?昨晚,滿意?”

“當!當,當然!我是說……當然的。”任沉浮努力表達自己的肯定。

“嗯,那就好。嘛~反正都是要發光的,不如多照亮別人吧。畢竟,是相同的理想……哈……”
最後一句,聲音很小。

“無欲。”任沉浮伸手,搭在談無欲隨意垂在床面的手上。“你……你的幸福,你的幸福呢?”

談無欲看著任沉浮,依然是笑容。

“我的幸福閻魔旱魃會給我。”

搭著的手變為抓住,握上。

“我……”心中早知結果,任沉浮還是下意識的將視線轉向一旁。

“這樣約定吧,任先生,如果哪天我和閻魔旱魃分開了,那時你身邊還有空位,我會找你。”

對望,兩人同時笑了。

“好啊~反正我現在還要把女人要房要車的錢賺出來,不急不急~哈哈哈~~~”

“還有名牌包,衣服,高檔化妝品呢~”

“哈哈哈是啊是啊~~~”

笑聲未止,任沉浮舉起緊握的手,輕吻。

“暫時,我會在你隨時需要的地方。”

“……謝謝……”
靠上身體,儘管沒有閻魔旱魃的寬闊有力,談無欲尤能感受,那股包覆在安全下的溫柔。


劍雪抱著封小禪進入時,談無欲正翹著二郎腿悠閒喝茶。

拉開椅子坐到旁邊,接過談無欲倒好的茶,劍雪抿了一口很快便放下。

“我還是喝不慣這種紅茶。”

“我是覺得不錯,反正是人送的。”

“無欲。”

“嗯?”

“我沒想到你會接這位客人。”

劍雪把玩著封小禪用毛線做成的頭髮。

“是呀……我也沒想到。”

“有什麼特別的原因?”

“沒,也許……因為他是十分不錯的人吧。”

“多一個選擇?”

“噗~哈哈哈~”談無欲差點沒把茶噴出來。“別傻了,對任先生,你看到什麼?”

“我認同他是不錯的人,如果是他認定的對象,會很好的對待吧。”

“其它呢?”

談無欲放下茶杯,嘴角掛著弧度。

“其它?”

“對任先生,我看到的是美滿的家庭,對事業不會太超過的努力,三代人的聚會,第一次開車送孩子上學,偶爾與妻子的爭吵,用些浪漫的小手段請求原諒,等等……他與閻魔旱魃不同,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嗯……”

“所以~”

“但閻魔旱魃不會生氣嗎?”

“你認為呢?你們與他也算是相處了夠久,應該不會有這樣的疑問才對。”

“嫉妒不滿很容易產生。”

“喂喂別用那個紅頭髮的做標準。閻魔旱魃啊……我與他已有默契,他也漸漸明白我為何不願被他包下。”

劍雪想了想,道:“我想,這樣的人真是很少。”

“哈哈~是呀~我也很珍惜他。”

劍雪又試著品嘗他不喜歡的紅茶,最後還是皺眉放下茶杯。

“對了,有事麽?”

“百朝臣打電話來說,他今晚有客人,埋名的周歲Party他來不了了,要我們記得給他帶回一份特製點心。”

“……又是我帶麽……”談無欲黑線撫額。


是夜,偌大的房間內獨有一盞小小的燭燈,放置在遙遠的一角。
談無欲抱著雙臂,背靠窗台,望著窗外。

劍雪推門而入,轉身關門鎖上,緩緩步至談無欲旁邊。

“在看什麼?”

“月光。”

“我也喜歡月光。”

“是呀,不管人類的世界如何變化,月光依然是這樣~”

“你曾說過因為污染的嚴重可見度越來越差。”

“嗯嗯嗯~不錯不錯~你應該做科學家,而不是什麼特工~”

“我都不記得了。”

轉目身旁,手指勾上了胸前的一縷翠綠。

“記得劍雪無名就好。”

一同靠上窗台,那縷翠綠圍繞,愈加緊密。

“在想什麼?”

目光轉回窗外。

“想……過去的一些事情,還有龍宿。”

“龍宿大部分時間還是在房間裏,你既然想他,為甚米不去?”

“這嘛……”談無欲眨眨眼,放開手中柔軟。“還是不去了~”

劍雪望過窗外,最後轉回面前。

“還不算太晚,我們看你上次下載的電影吧。”

“好,我一次下了挺多,看哪個?”

同時離開窗台,兩人往電腦桌走去。

“我想看動作片。”

“啊?又看動作片?你還想回味下特工的感覺麽?”

“你也是受過訓練的,看他們演的很多漏洞,不覺得很有意思嗎?”

“喂喂人家導演演員要是知道你看他們的片子是因為看漏洞覺得有意思,他們可真是要哭死了。”

“上次那部你不也找的很快樂。”

“是是是,我那個是順便是順便。”

……


無論世間變幻如何,月光如昔。
孤憶夜店 | 03:32:08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