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孤憶夜店(副標:衝啊!霹靂倒貼團!)——章二十一
章二十一


慕少艾一個電話把談無欲吼到了經理辦公室,此刻的談無欲,站姿很標準,表情很認真,但事實上他的內心之景就好比是無賴男挖耳朵般不大耐煩。

“談大爺,談高人,談先天,你是不是忘記了你是在這裏工作的?看看你從進入孤憶以來的業績,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低!就算有閻魔旱魃經常光顧,但只要他一有事不能來,你就立刻變零業績!要不是有任沉浮那次,這個月的統計你就要和那隻只會發呆的大犬一樣了。喂談大爺,你知不知道你那一瞪眼給孤憶的客人們造成了多大的心理創傷,我們是服務業,不是鄙視業,麻煩你那個凶相收一收,不要降低孤憶的整體質量。”




慕少艾一口氣說下來,氣勢滿滿,搭配上煙管敲桌,頗有奴隸主的味道。

“不就是賺錢麽。”

談無欲手一揮,極不在意的鼻哼之後,手機拿出,號碼撥通。

“好友,這邊需要幫助。”


一邊沙發,談無欲與身旁秀氣女性聊的正歡,雖是一身男裝,也掩不住此女純粹的美麗。
茶几對面,慕少艾坐在金髮帥哥旁,就快要忍耐不住那股明顯的怨念波與那張太過媳婦的媳婦臉了。

“無欲,我既然把移動銀行帶來,你就隨便提吧。”

公孫月剛說完,便向一旁的服務生點了一瓶過萬的名貴酒。

雖然那一刻沒人說話,慕少艾還是覺得他聽到一聲極度痛苦的慘叫,發自內心靈魂深處的。

“多謝好友了。”

談無欲也不客氣,順手就點上另外兩種價格不菲的酒。

慕少艾覺得自己似乎又聽到了那聲發自內心靈魂深處的慘叫,儘管旁邊那人連大氣也不敢出。

“才這麼低啊,好友你實在太客氣了。”

瀏覽著價目表,柳葉眉稍抬,又是令人目眩的數字上漲。

“阿……阿月仔……錢……錢啊……”

只聽計價器狂響,蝴蝶君的臉色很像是便秘。

“反正是這邊的,花光踏實。”

雙目不離價目表,還在這裏的錢,公孫月是一點都沒打算留。

直到實在是沒什麼可點的了,談無欲和公孫月才放下價目表,經由慕少艾證實,蝴蝶君已靈魂出竅,沒准正飛向黃金做成的天國之門。

“如何,這樣我至少有三個月都完全不用工作了吧。”

此時的談無欲,拽的慕少艾直想一煙管敲下去。

“……算你厲害,豈止三個月,半年都有夠了。”明白來人與談無欲關係菲淺,聽出話意,慕少艾沒有多待,向二人打過招呼後便離開了。

剩下三個人,是另一番氣氛。

“這次回來,所有的事都處理完畢了吧?”

蝴蝶君靈魂回歸,點頭作答。

“抱歉,我什麼忙都沒幫上。”

談無欲說著,臉上滿是歉意。

公孫月翹起二郎腿,支著下巴看向旁邊。

“你能顧好自己,就是最大的幫助。”

“哈……好友放心,我在這裏一切安好。”

無論是手機或網上聯繫,公孫月對談無欲的情況都是很不放心。

“別讓我們歸隱的不踏實。”

雙月對望,回味那段攜手相伴,互相扶持的旅程。
泥潭中,泥潭外,伸手一瞬,印下不變真情。

“你們也小心。”

蝴月能歸於平靜,隨心生活,一直是談無欲的期望。

“對了,毛毛蟲怎麼樣了?”

但當期望突兀實現,卻是道不出的惆悵。

“已經開始胡鬧了,你這乾爹什麼時候去管教管教?”

“總有,總有……那麼一天吧。”

句子隨意飄出,談無欲知道,蝶月知道,那一天,虛無縹緲。

二人第一次離開,談無欲沒有送。
一是事務繁多,不克分身。
一是他怕自己想起,已經太久,不知明日是何意義。

“祝福你們。”看看二人,談無欲笑了笑,祈望他們一生平安。

神色轉變,看向蝴蝶君,是試探開口。

“蝴蝶君,那個號碼,還有效嗎?”

“當然!”蝴蝶君直起腰板,總算是說了句有氣勢的句子。

“無欲,對你,那個號碼永遠有效。”公孫月拍了拍談無欲的肩頭,既似兄弟又有姐姐的感覺。

“……謝謝。”


久未見面,加上今日之後,恐怕再見之日無期,三人聊的甚是歡暢。
然而,就在談無欲抬眼準備叫些茶水時,目光盯住門口,一臉詫異。

“怎……怎會……他……”

見談無欲如此,蝶月也馬上轉目過去,見過來人,蝴蝶君的手下意識的按住衣內。

“蝴蝶君,老毛病又犯了是不是?殺氣收掉,你已經不是殺手了。”

談無欲嚴肅警告,一旁公孫月倒是悠閒飲酒,似乎預示著一場家暴的稍候降臨。

“打算如何?”蝴蝶君氣息一轉,淩厲之感頓時返回到媳婦怨念。

“看他們並未四處觀望,應該是有目標,不用管了,我們繼續。”

談無欲示意二人無視,自己則暗暗觀察。


衛無私走在前面,挺高的身材把身後之人護的嚴實,大踏步開路,氣勢很像是上法庭審罪犯。
而走在後面身材明顯要小衛無私好幾圈之人手裏提著個黑箱子,同樣一身西裝,但帶著墨鏡,雖身形成熟步伐穩健卻帶有明顯的抗拒之心。
二人一路走過,氣氛不尋常。

就在他們要穿過舞池去向電梯時,音樂響起,時間正好是舞蹈表演開始。
見人群圍過來,衛無私趕緊護著人走到一邊。

樂音起,燈光聚,一女翩然登場,台下歡呼不斷,台上繽紛燦爛,美麗容顏配上曼妙舞姿,一如天女下凡,實為震撼。

“教祖!那是!那女人不是傾君憐嗎!”

衛無私一聲驚呼,隨之就要走進舞台後方,想要看個究竟。

幾乎同時,一高大男子擋在了衛無私身前,而那始終沉默之人也伸手抓住了衛無私一臂。

“先生,這裏是客人止步。”

這名高大男子聲音渾厚低沉,臉蛋雖然生的俊俏,卻毫無生氣,雙目無神,似行屍走肉一般。

抓著手臂的手稍一用力,前後位置倒換,殷末簫摘下墨鏡,溫柔微笑盡顯。

“很抱歉,我們不太認得路,這就離開。”

那笑容是光,照入空洞雙瞳,那雙眼,開始看到這世界。
迷茫,但終於開始去看。
那聲音是鑰匙,落下之刻開啟沉重齒輪的運轉。
很慢,但終於開始轉動。

命運是否真的存在?

“你……我……”下意識的,男人抓住了殷末簫的手。

“喂!太無禮了!”衛無私想要打開那男人的手,卻被殷末簫阻止。

“先生還有事嗎?”笑容依舊。

“你……我……我是……”

混沌初醒。

“嗯?先生是?先生的名字嗎?”殷末簫雖然奇怪,但不知為何,眼前之人引起了他一絲興趣。“先生的名字是?”

男人搖頭。

“嗯?不對?或者……”殷末簫自己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這樣說出來。“難道先生的名字是……無名?”

“無……名……”

降生,因掌心的溫暖。
從此,無名存在。

“我叫……無名……”

初露的笑容,結下再無法分割的禁錮。

“看來我說對了~”那時的殷末簫並未察覺,看過無名的笑容,有什麼東西滴入他的心中。“您好,我叫殷末簫。”

“殷……末……簫……”

一字一頓,帶動靜止的時鐘轉動,停止,繼續。

“教祖,我們快走吧。”對於眼前這個大個子衛無私沒來由的不爽,加上現在他與殷末簫之間那股說不出的氣氛讓他更是難受。

“那麼,先生,我們還有事,先走了。”

殷末簫一說走,無名也便放開手。


微笑搖手後離開的殷末簫不知道,無名一直盯著他的背影,直至完全消失。
遠處,無名的表情談無欲全看在眼裏。

他覺得自己消失已久的頭痛又回來了。
孤憶夜店 | 03:35:13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