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孤憶夜店(副標:衝啊!霹靂倒貼團!)——章二十二
章二十二


慕少艾在時辦公桌上的電腦都開著,可隨時調取保安室的監控攝像。
所以一有什麼事情發生,他可以在最短時間內瞭解大致情況。

現在的他,完全停下手中工作,只盯著屏幕,調用各處監視器,追蹤著殷末簫的身影。


敲門,門開,衛無私剛要進入,卻聽一道極為低沉的音調:“只許殷末簫一人進入。”

“你!”衛無私就要發作,殷末簫拍拍他的肩頭,示意他在外面等就好,隨後進入房間。

人一進入,門便關上並上了鎖。

“教祖真是守時呀~”毘非笑轉身桌後,坐下的同時手指桌對面的椅子,算是請殷末簫同坐。
就在毘非笑身旁,聶商始終低沉著頭,期待而又不敢正視殷末簫。




“照約定,你與聶商的護照。”從懷中拿出兩本護照放到桌上,殷末簫同時將黑箱放上打開展示給對面。“這裏面是十萬美金。”

餘光看到那個黑箱子,聶商的頭更低了。

仔細檢查過護照與錢後,毘非笑拿出一個U盤,推到殷末簫面前。

“我知道的就這麼多,六禍蒼龍謹慎多疑,就算是我,也是他防備的對象。”

將U盤放入衣兜,對於毘非笑的陰笑與警告,殷末簫毫不在意。

“不管你是否因為聶商而願意與我們合作,這些錢足夠你們一時生活,毘非笑,我警告你,如果你令聶商不幸,天涯海角,我殷末簫也會讓你付出應有的代價!”

“嘖嘖嘖,真凶~”毘非笑盯著殷末簫,勾起聶商的下巴,印上欲逃脫的唇。
挑逗,嘲諷,宣示佔有。

殷末簫皺眉偏開頭,就算腦中曾設想過同樣場景,但身臨其境,是太大的不同。
當得知聶商被毘非笑所擒時,殷末簫就一直在忍耐,忍耐狠狠揍毘非笑的衝動。

“教祖!”推開毘非笑,聶商再也忍耐不住。
他最怕的,一直以來恐懼的,就是殷末簫此時的表情。

任性的做了選擇,卻是以傷害至親之人為代價。

他寧願,殷末簫根本不在乎自己。
他寧願,忘卻曾經溫暖回憶。

“教祖!我……”

“無論你做怎樣的選擇,我們都會支持你。”

慈祥聲音雖是打斷,卻無絲毫突兀。
彼此注目,是記憶中,熟悉的世界。

“這些錢,也有你的師兄們,大家的祝福。不要勉強,想回來的時候就回來,法門永遠都是你的家。”

“教祖……”曾堅定的聶商,此時此刻,眼眶亦逐漸濕潤。
放不下,卻依然決定追隨一個不確定的未來。

“好好……照顧自己……”殷末簫本想握上聶商的手,可他才發現,自己的身軀竟是如此沉重。“我一直後悔,後悔不該派你調查毘非笑,但……如果你確定你的希望,我的後悔,就可以……變成祝福。”

殷末簫終究還是看了毘非笑。

“祝福……祝福你們……”


出房間,殷末簫猛走數步。
一手撫額,另一隻手在去扶牆的瞬間硬是生生轉了回去。

衛無私在數步之外,望著殷末簫的背影。
他頭一次感覺他尊敬的師尊,是如此虛弱。此情此景,更是說不出的悲涼。

很短的時間之後,殷末簫右臂微抬,示意衛無私上前。
待人走近,音調回復了往日沉穩。

“要不要見他最後一面?”

“不。”衛無私回頭看了看緊閉的房門。“不見了。”

“那我們走吧。”

“是。”衛無私想,至少要殷末簫趕緊離開這房間附近。

下到一樓通向大堂的走廊,衛無私壓低了聲音道:“教祖,傾君憐在,愁落暗塵一定也在這裏。當初警察怎麼也查不到,想不到他們竟然藏匿在此!真是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們回去之後馬上佈置,此次絕對讓這對狗男女伏法!”

殷末簫一指印唇。

“我會處理。”


蝶月離開後,談無欲直奔經理辦公室。

人剛一進入,慕少艾就說道:“我已經做下安排,愁落暗塵一家天亮前就走。”說的時候,慕少艾依然看著電腦屏幕,手上工作不停。“老闆安排了船,他們會先到澳門,然後轉去菲律賓。之後再決定要落定在哪里。”

“大家會想盡一份心力。”

“不用,老闆全準備好了。”

“有什麼需要幫忙的?”

“沒有。這件事你也儘量不要和別人說,日後若有人問起,就說他們想要離開就好。”

“教祖還會再來嗎?”

“教祖與老闆是摯友,但他們從不會約在店裏見面。所以,除非特殊情況,否則他不會再來。”

“那此次出現的原因呢?”談無欲站在離門口不遠的地方,沒打算更近一步。

“是牛郎部的毘非笑。這個陰險的傢伙,隱瞞的事情著實不少。今天過後,恐怕他也會離開這裏。”

“想不到你也有失察的時候。”

“呼呼,孤憶內所有的人都擁有最大限度的隱私權和自由。老闆一向秉持,有好的心情,才會有好的業績。”

“亡羊補牢,尤未晚矣。”

“哈,教祖這一來,老闆恐怕又免不了要聽幾句責問了。”


無名呆呆的望著門口,一動不動,很像是被女巫施了魔法而變成了石頭人一般。
來往人客紛紛注目,並與同伴低聲私語,有猜測,多半是調侃。
談無欲緩緩走近,只有他知道,這位近期被老闆撿回來的自閉大犬是墜入愛河,萬劫不復。

“喂!客人們都在看你呢!你礙事了!”話一出口,犀利非常。

“啊啊?”猛然轉身,無名發現自己竟生平第一次沒有察覺來人氣息。“團副?”
今天,發生了太多第一次。

“啊什麼!不知道自己站的不是地方麽,跟我過來!”

“是。”知道自己做錯事,無名低著頭,默默跟在後面,來到談無欲常坐的吧台一角。

“那兩人走了?”剛一坐下,談無欲便直接問出。

“嗯?”同樣坐下,看到談無欲了然的表情,無名也便老實回答。“走了。”

“你對那位長者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句子一出無名汗毛都立起來了。“你!你怎麼知……知道!?”

“驚什麼!有什麼感覺都是你的自由,我是恰好看到。無論你承不承認,那種臉也實在是太明顯,我只是希望你親口說出來。”談無欲想,如果現在自己手裏有根木棍,肯定會使勁敲打這隻大犬的腦袋。

“我……”無名的頭更低了。“我……我很……很喜歡他……很想……能再見到他……”

“只是想再見到麽?”

“我!不……我,我不知這是什麼感覺……”一隻手抓上了胸前的衣料。“原來……這世界上有這樣美好的人……我……很希望那個人能一直快樂……一直……好好的……”

談無欲突然想起,就在今日之前,面前之人還是個從不言語,只知道服從命令,沒有靈魂的人偶。
現在的他,才有了屬於人類的表情。

“如果……能再見到他就好了……”雙手抬起,似乎想接住什麼,最終緩緩下落,似一場空夢。“希望……”

“希望?哈!”談無欲十分不客氣,語氣中也滿是嘲諷。“光是希望管什麼用?你可知那人是誰?”

“他告訴我名字了!”無名大力說道,似乎是得到了什麼珍寶似的。又或者,是一絲證明。“他說他叫殷末簫。”

“那你是知道他的身份了吧?”談無欲很意外殷末簫的直接。“哼,連幼稚園的孩童都知道他的名字。”最後這句聲音被壓低了許多。

“身份?我不知……”無名搖頭,眉頭也皺起。

雪白髮絲掩蓋了太陽穴處的井字青筋,談無欲想起,這隻大犬成天都只是呆著,什麼電視報紙都不看,完全與世隔絕。“我告訴你,幾乎沒有人會直呼他的名字。他的地位,他所受到的尊敬,遠遠超乎你的想象。”談無欲又想起,一個沒有靈魂的人,能想象到那裏呢。

“是……是麽……”無名再次低下頭。

“是啊。依你只想著人,心裏希望的做法,確實也不配妄想。”手揮過,談無欲說的毫不留情。

“是麽……”頭雖然低沉,無名卻無更多的悲傷。“我想……也是這樣……但他給了我名字,他告訴我,我叫無名,他給了我名字……”

“無名?你有名字了?”看著無名欣慰的神色,談無欲覺得自己的頭開始隱隱作痛。

“嗯,他給我的名字,我以後叫無名!”

闊別已久的頭痛,帶回熟悉之感。

“殷末簫……”就算沒有結果,無名依然滿足,依然感謝,能遇到殷末簫,對他而言已是一種幸福。

而談無欲的頭,則疼的更厲害了。

“愚蠢!”人站起的同時,尖銳音調不停。“你就繼續這樣希望下去吧,像你這種在沒做之前就肯定自己會失敗的怯懦者,也確實配不上他!”

說完,準確說是喊完,談無欲氣衝衝的走了。

無名頭頂上有一個大大的問號,還是綠色的。
他知道自己惹談無欲生氣了,但那時的他還不能理解,對方到底在氣什麼。


深夜,談無欲回到他初次接觸孤憶的地方,不起眼的通路,與那扇不起眼的後門。
隨意徘徊,只因進入孤憶後,鮮少再來這裏。

只能容四人並排通過的小巷內沒有路燈,想看清來路,惟有靠孤憶大樓一個個房間透出的燈光才能艱難辨認。

本來就看不清路,加上今夜烏雲掩月,連月光也無,談無欲不敢走遠,最後乾脆靠著牆壁,盯著三米開外的孤憶後門,回想在這裏大半年的生活。

就在談無欲回憶起百朝臣曾在很久之前借了錢到現在也沒有還的時候,小巷的黑影內突然出現一條朦朧的人影,談無欲瞬間起身,同是受過長期訓練的人,他能感覺到,那股不尋常的氣氛。

壓迫,孤冷,還有一絲無法儘掩的憂傷。

仿佛專為來人照亮路途一般,帶著神奇色彩,人影走近之時,月光浮現儘散,霎時銀白照耀,覆蓋在那一襲白紗隨意搭置之人身上,卷起一層朦朧的銀色光暈。

談無欲很努力的聽,依然聽不到那人的腳步與呼吸音。

一團銀白色的,漂浮一般翩然行至的東西。
莫非是鬼魂?

談無欲想,老天該不會和他開這麼大的玩笑吧。

那人走到門前時,轉頭看了談無欲一眼,隨後便進去了。

來與走,皆是悄無聲息。
人不見,氣氛也回復平常。
仿佛剛剛什麼也沒發生過。


夜晚的涼風,吹動白袍飛舞,吹散白色流絲。
四目相對,談無欲看到那人的雙瞳,在月光的映照下,泛著綠螢石的光芒。
孤憶夜店 | 03:37:26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