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孤憶夜店(副標:衝啊!霹靂倒貼團!)——章二十五
章二十五


關於接下來所做的一切,素還真很清楚,絕不是出於自己的從動或一時興起。

來到印有月亮標記的房間前,手指舉起,略微停留,最後落下。

說避開也好無視也罷,已經將近一年,談無欲沒有與自己有過“正常”接觸。
是從什麼時候起,自己變了,談無欲也變了。

不是沒有思考過,只是得不出答案。

“叩叩。”

“門沒鎖。”




推門而入,人未走近,隨之而置的蓮香如尋得出口,紛湧而出。
談無欲在驚訝的同時捂了捂鼻子。

“晚息時間,你來做什麼?”

知道特意加上時間提醒的用意,素還真依舊擺好笑臉,忽視對方警告的眼神,翩然走過。

“師弟,我有東西給你看。”

在素還真的微笑充斥大腦之前談無欲半扭回頭,看向桌上滿堆的資料書本。

“我還有兩篇報告沒寫,你可以走了。”

“欸~師弟呀,我還有三篇沒寫呢。來吧,那可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奇觀。”

再提一步,素還真進至座椅之後,想去拉談無欲的手,卻見那纖細手腕上滿是青紫傷痕。

沒有任何表情,素還真繞過傷痕,抓住了談無欲的手。

從什麼時候起,談無欲身上總是佈滿大大小小的傷痕?
本人緘默不言,師傅的回答則永遠是練武所致。

到底,是誰先疏遠了誰。

“素還真你瘋了!?放手!!!”談無欲不明白,明明已經行同陌路,為何今日突然有如此舉止,難不成是童心大起,又想出什麼惡點子?

“前日對弈你輸下半子,答應過會應我一事,怎麼,要賴皮麽~”

“你!”

怒氣未退,談無欲忽然恍惚,這樣的對話,已經多久沒出現過了?

“哼……”

手任他拉著,談無欲什麼也不說,跟隨其後。

出到半鬥坪內山峰頂上的一塊空曠地,素還真拉著談無欲站定,抬手看表,再望回天空。

“是時候了。”

此句出後不久,星空突顯光芒閃爍,先是一兩處,其後漫天螢光,閃爍不絕。

“出現了。”素還真抓著談無欲的手緊了緊。

“是流星雨?”每天必看各類新聞的談無欲早就知道今晚會有流星雨,他不明白通曉此點的素還真究竟是何想法,因而驚訝出口,不解的語氣再次向一旁之人提問此行目的。

“是呀,哈哈哈……”輕笑數聲,素還真依然不做解答。

談無欲終於轉過頭去。

“師弟,許願吧。”

素還真一直仰著頭,雙目直視,辨不清焦距。

“這麽多,總有一顆能實現。”

談無欲沒再看那百年難得一見的流星雨,他看著素還真俊秀的面容在流星一瞬而逝的光芒下越趨
俊雅虛幻,及肩黑髮不時揚起,晚風吹送,滿身蓮香更盛。

“你……”抽回手,談無欲扭轉身子,“無聊。”

“無欲!”見談無欲要走,素還真不由得加大了音調,“怎麼就走?流星雨還沒結束,我還想與你商量你十五歲生日慶祝的事呢,還有禮物,你想要什麼?”

聽罷此言,談無欲頓時一頓,轉而望向天空。

癡癡望了少時,薄唇微啟,全無往時犀利。

“素還真,為什麼月亮不能自己發光呢?”

“……”手早已伸出,素還真卻無法前進半步。

轉回頭,語氣亦恢復。

“慶祝不需要,禮物也不需要。很晚了,我還要趕報告,請。”

說完,談無欲提步離開。

素還真發現,任何人都好,這世上他獨不願看到談無欲的背影。

那年,素還真十六歲,半月後,談無欲十五歲。


回到家,殷末簫將傷口稍做處理,洗漱過後準備休息,迎接第二天,或者說今天的工作。

清晨出門之前,殷末簫拿了些現金放進空空如也的錢包,卻發現包中的證件不見了。

那是進入特殊資料區的證件同時也是鑰匙卡,不說辦理手續複雜繁瑣,只說此卡如果流失到社會上,將是莫大隱患。

將家中尋遍未果後,殷末簫不得不考慮到一種可能。

在那之前努力維持的遺忘頓時失效。

回到房間,他不知自己是用什麼心情取出衣櫃裏的槍,他唯一知道的是,槍身的冰冷與那雙大手的溫度是多麼巨大的反差。


也不敲門,殷末簫推門便入,正對上直視房門乖乖坐的無名。

四目相對,先前氣勢全無,看到對方雙手尚有血跡的白布,殷末簫更是無言。

“教祖,你來了。”無名站起身往門口走,低沉音調中透著單純的興奮。

“不用過來,我只問你一事,你可看見一張印有我照片的證件卡”

無名依然向前走。

“嗯,就在我這裏。”

確認東西所在,殷末簫放心不少,然見無名邁步走來,一時心安的表情頓時全消。

“請你把它交還給我,之後……之後你我再無瓜葛。”

無名距離殷末簫不到四米了。

“不行,真對不住,證件還不能給你。”

“什……為什麼?”人越是走近,殷末簫心中越是慌亂。“先生,請不要再前進了。”

“原因我也不大清楚,只知道不能把它還你。”

三米之距。

“我說過了不要過來!”當殷末簫發現一切皆脫出控制時,手中的槍已經指向前方。

“教祖,原來你有槍,太好了,我還怕你防備太弱容易出危險。”無名臉上顯示寬心不少。

兩米之距。

“別過來!我只要證件!還我!”

“教祖……”

最後一米。

“停!別……別……”

顫動的槍抵住胸口,進而掉落,發出刺耳音響。

“你來了……太好了……”

將整個人抱在懷裏,不管手上多痛,無名只是緊緊擁著,好似要將人嵌入自己身體之中。

“無名……放開我!”殷末簫以為自己在掙扎,事實卻是絲毫未動,雙手徒然張開著,修長手指僵硬茫然。

“教祖,你給了我名字,所以……”

殷末簫看到略顯呆滯的臉龐放大,朦朧,之後他再看不到什麼,一股黏膩的柔軟頂入口中,帶著炙熱,抽走他全部思緒。

不知道自己是在占便宜而強吻的很有道理很有氣勢的無名此時心中只有談無欲千叮萬囑的一句話:無名!就算殷末簫是用槍指著你,你也要狠狠給他咬下去!

於是,無名咬了,狠狠的咬了。
殷末簫聽到有奇怪的聲音自口中流出,而當感覺到一隻手逐漸下移,覆上了自己下身時,已無法思考的他終於明白一事,那張機密必取回不可的證件離他是越來越遙遠了。


這回殷末簫是穿著無名給他披上的白色長袍睡衣跑的,剛悶頭邁出幾步,就被突然出現的身影攔下。

“教祖,好久不見。”

殷末簫抬眼,本就混亂的大腦直接當機。

“你!月……才子……!?”

一抹輕笑,手起直擊脖頸,殷末簫只感一陣輕風吹過,霎時眼前一黑,直直傾倒。

在無名的默視之下,談無欲接住人,抱起轉身而去。


素還真從美國回來時,談無欲的十七歲生日已經過去許久。

當人活生生立在面前時,也許因為闊別時長,談無欲反而覺不出真實。
因為知道他不屬於這裏,不久之後也會再次離開。

盯著那頭銀白短髮看了半天,談無欲真是多年沒如此驚訝過了。

“嗯?這個?哦,因為頭上白髮越來越多,乾脆全都染白,省事事省,還夠時尚。”

素還真摸了摸腦袋,說的挺起勁。

翌日,素還真看到同樣銀白髮色的談無欲,笑言道:“這下真是日月長明了~”

談無欲譏笑回以:“日月一向同進退呀,哼哼~”

幾天後,談笑眉與素柔雲一起去了美髮店。
兩個小丫頭嚷著說要支持哥哥,一出門就嚇倒一票人。
孤憶夜店 | 03:54:06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