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孤憶夜店(副標:衝啊!霹靂倒貼團!)——章二十九
章二十九


借著夕陽的餘暉,談無欲不甚專注的辨認著書中字跡。
窗戶打開,偶爾會有風的聲音。

他坐在窗邊,被渲染成橙黃的厚重積雲慢慢蠕動。
空氣中濕冷的水氣在城市中蔓延,如有生命,伴隨規則起伏或淩亂呼吸,通過肺部,成為過客,和一條條生命的見證者。




淡藍窗簾還在飄動,暗紅雙瞳卻離開了墨色字體。
這是一種單純的感覺,無法分清先發自心靈或身體。
只是他知道,組成談無欲這個人的細胞,零件,記憶,一切一切,全部,都在回應。
它們奔跑,跳躍,鼓動支配他,去做接下來他將要做的。

這是很熟悉的感覺。

於是他合起書,離開木椅,慢慢的,印證過程一般,走到門口。

腳步停止,敲門音響起。


行李箱隨意攤倒,門關閉後,他們面對面站著,沉默。
也許他們都在享受這短暫的時刻,只是看著對方。
最後一點光暈撫過他們的身體,映出整個房間的輪廓,消失。

“我回來了,無欲。”說著,閻魔旱魃按下門邊開關,房間便明亮,並漸漸暖和起來。

談無欲的眉挑了挑,臉部維持著自認完美的淺淺微笑。

“怎麼,你以為我會像那些日劇裏演的一樣,小媳婦樣陽光笑容說歡迎回來?”

“嗯?你會看那東西?”

“是小百拉我看的。”

“哦?嗯,大家都好嗎?”

“嗯,都很好。”

“那你呢?”

“也很好。”

嘴沒有完全合上,半張開,閻魔旱魃偏頭,像是在想什麼。
將近半分鐘過後,他看回對方。

“喂,果然我還是,挺想聽到那句。”

談無欲一愣。
反應過來後,他的笑容更美了,兩人間的距離也更加縮短。
最後,他乾脆將頭抵在對方脖頸,小聲,有些挑逗味道的說著。

“你想聽,我就說給你。”

當結實有力的雙手貼上後背時,談無欲感到自己的身體好似突然洩下勁,變成一種軟軟的,很舒服的狀態。
非是沒有力量,而是可以放鬆,放心依靠。

“歡迎回來。”

然後他們擁吻。
激烈,糾纏,混亂。

他們做愛,從門口,到浴室,最後在床上。
時間持續很久,偶爾有哈哈大笑,偶爾有甜蜜耳語,偶爾也有不滿拍打。

身體結合,聊著異國風景。
直到疲疲睡去前,他們瞭解,原來距離遙遠而心從未分離的感覺是這樣。


談無欲比閻魔旱魃早醒來。
揉揉眼睛,坐起,用薄被遮掩上身,四下看看之後算是清醒。

按照慣例,他應該去梳洗,替閻魔旱魃整理東西,然後去餐廳打來兩人份早餐。
不過今天他的腰經過長眠還使不上力,後面也酸疼,太陽照的房間暖暖的,旁邊那人也還睡的安穩。
於是他決定犯一次懶。

在犯懶過程中,他突然想起慕少艾曾問過的問題。

清晨醒來,睜開眼睛,自己希望第一眼看到的是誰?

答案在他想起這個問題時便已隨之出現,但他還是類似發呆的想了。

想到閻魔旱魃下意識的摸不到人而醒來。

“這幾天我不工作。”迷迷糊糊的,閻魔旱魃翻了個身。

“欸?但……”本想勸阻,但知道閻魔旱魃是說到做到,決定一旦說出便不會更改之人,談無欲便放棄了。“那麼,這兩天你都空閒?”

“沒錯。”知道談無欲完全醒了,閻魔旱魃便也起來。

“無欲,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你說。”閻魔旱魃理了理頭髮,再抬眼時氣氛便不同。

接下來,閻魔旱魃慢慢說,談無欲靜靜聽。

“我出國這段期間,把我們的事情好好想過了,我對你的希望,還有你對我的意義。有一條消息幫助我確定了對未來的計劃,九禍回來了,她的回歸代表不久之後,銀鍠朱武會正式出擊,即是意味著你我的敵對關係實際化。異度你知道,不是做做宣傳搞搞演講便罷,恐怕九禍一掌權就會下令對付素還真的地下勢力,身為月才子的你更是必除之敵。那麼,身為異度總裁,你的愛人,我只有兩個選擇。要麼放棄異度,要麼,放棄你。無欲,我要你選,你只要說出你的答案就可以了。”

閻魔旱魃甚至沒有得到談無欲一個思索的面容。
在他剛剛說完後,鳳眉一挑,高音立即出現。

“選什麼?!簡直可笑!!!我,脫俗仙子談無欲,豈會敗於異度財團之手!儘管放馬過來!”

這次輪到閻魔旱魃愣住了。
很快,充滿霸氣與邪惡的笑容浮現。

“哈哈哈哈哈哈!果然!果然!不愧是我閻魔旱魃看上的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狂放笑聲回蕩之際,閻魔旱魃想起他第一次看到談無欲時的情景。
他終於明白,一見鍾情這種頗奇幻的事情為何會發生在他身上。

談無欲想起龍宿。
他想,如果從一開始,龍宿就夠堅定,現在他與劍子,或許將是另一番情景。


吞佛童子並沒因劍雪第一次主動給自己開門而高興,相反,他開始思考,他是否曾希望他們之間的狀態發生改變,或者說,他是否準備好,面對改變。

將精緻木盒放到桌上,吞佛坐上靠椅,兩腿重疊,一手支顎,扎眼的紅色長髮靜止於白色風衣之上,給人以流動的錯覺。

“打開吧,禮物。”

劍雪打開木盒,取出其中鏈飾。

“腰鏈,和你很配。”

手中長鏈嵌滿各式寶石,尤以綠寶石居多,燈光照耀下,璀璨奪目。
劍雪眨眼,背過身,脫下全部衣物,連馬尾也放下。
白色髮帶尤繞在手腕,腰鏈微微垂著,不知是柔嫩肌膚襯托寶石或恰恰相反,劍雪走到吞佛面前,總也無多變化的面容盯視下方。

“配嗎?”

嘴角依然掛著玩味笑容,吞佛強迫自己不因心中巨大疑惑而讓那笑容走樣。

“我選的東西,當然沒錯。”

在劍雪爬上自己的大腿並逐漸挨近之後,吞佛確認,劍雪無名確實改變了什麼。但他抓不到,以為透徹瞭解的玩物突然隔起一道未知的牆,無法探測的距離,這樣的答案讓紅髮戰神不由氣惱。

“聽說九禍已經回來,銀鍠朱武應該也要認真起來了吧。”

劍雪趴坐在吞佛腿上,蜷縮身體,幾乎就要觸到對方的唇。

吞佛童子的招牌笑容終於因為驚訝而走樣了。

“看來你的消息很靈通。”當然,很快,吞佛便回復往常。

“所以,我們的時間不多了。”手指挑起一縷紅絲,綠瞳印染妖豔色彩。

勾起對方下顎,笑意加重,吞佛決不允許自己失去主導。“這麼說,你終於要回答我的問題了?”

劍雪搖了搖頭,“這次我要問你一個問題。”

“哦?好奇的小朋友,你要問什麼?”吞佛眯起眼。

“吞佛童子,你懷中,是劍雪無名,還是,鳩磐神子?”

灑滿月光的窗台,翠綠小瓶投下長長黑影,梅枝靜靜倚靠。
當純白花瓣突兀飄落,迷惑,金色雙瞳倒映重疊濃綠。
孤憶夜店 | 07:15:10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